“不知道!”

“他們吃什麼喝什麼?”

“不知道!”

柳芸:“……那你讓我過去幹啥?試驗品還是炮灰?”

姜理事擡起頭看着柳芸,理所當然地說:“總要有第一個人去做這件事。”

“我可以不去嗎?”

“可以!”姜理事的回答依然簡單明瞭。

“……”柳芸頓了頓,“你這麼直白的回答,我竟無言以對了!”柳芸撓了撓頭繼續問:“我不去不用付什麼代價嗎?”

“不用!”

“這怎麼可能?我知道了你們那麼多的祕密!”

姜理事盯着柳芸看了一會兒,慢條斯理地說:“你可以嘗試把這些告訴別人試試,看誰能信你。”

柳芸:“……”

“況且,以我們對你的瞭解,和你現在的生活狀況,好奇心會戰勝一切!”姜理事很確信地說。

沉默,柳芸緊皺着眉頭思考了好久。不確信地問道:“其實,你們找到我,還因爲現在的我孤身一人,父母……也都不在了,背景關係比較簡單。所以我消失了,需要的善後成本比較小。”

姜理事點點頭:“這也是我們綜合考量的一部分。”

“那我突然消失,也要有個說法吧!難道直接人口失蹤?”

“你會死於車禍!”姜理事略帶冰冷地說,“所有準備工作都已經完成,只等你的個人意願了。”

“那我大學畢業後處處碰壁,也是……”

“沒錯,任何一個工作,都沒有我們現在給你提供的工作有價值、有意義。”姜理事依然逐信地說,“不是嗎?”

又是一段長時間的沉默,柳芸輕嘆口氣:“如果我去他們那裏做臥底,具體負責哪些工作?暴力的事情我幹不來。”

姜理事:“不需要,你只要融入他們的生活,習慣他們的生活,瞭解他們的社會結構、社會制度等等,所有的一切都需要知道和體驗,因爲……我們對他們的認知,幾乎爲零。”

柳芸露出了輕鬆的微笑,說道:“那還好。那麼,我如何把信息傳給你們呢?”

“自己想辦法!”

“……姜理事,你是在開玩笑嗎?”柳芸苦笑着說。

姜理事搖搖頭:“我們只有去他們空間的方法,但如何回來,需要你自己去找。因爲,他們是可以穿越到我們這個世界的。只要你融入了他們,回來不是問題。”

“穿越到我們這裏?他們到人類社會來臥底?”

“不需要,他們認爲人類不會對他們產生任何威脅,所以,不會對人類如此重視,之所以來這裏,也許是爲了歷練吧!”姜理事不確信地說。

“所以,你們的科技比外邊的科技要發達,也是一種欺騙,對他們的欺騙?”

“沒錯,知己知彼。不讓他們完全瞭解我們,對人類來說是一種保護。”

“好吧!那我們什麼時候開始工作?”

“現在就可以。”

柳芸:“……吃了飯再說唄?”

姜理事:“可以!”

……

柳芸換上了一身白色的漢服,服裝偏於中性,是對照視頻里人的穿着打造。柳芸本就優美的身材,在這套服裝中,更增添了幾分古典美,讓負責穿越裝置的工作人員都有些看呆了。只有姜理事,平淡地看了眼柳芸,平淡地評價了聲:“很好!”只是,能從姜理事口中說出這個詞,已然十分不易。

柳芸正躺在一個船型的金屬設施裏,只是,這個船,只能躺下她一人。船被鋼化玻璃罩住,很多信息導管,從船體連到一個懸空的透明顯示屏上。柳芸透過鋼化玻璃,可以看到姜理事和四個工作人員就站在船體的旁邊,逐一對比數據。

“血壓正常!”

“心跳正常!”

“身體各項指標穩定!”

柳芸心中有一絲不捨,心道:再見了地球!接着,她又在心中爲自己鼓勁:我一定會回來的!

姜理事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響起:“啓動預處理程序,粒子機預熱!”

“那邊的人是什麼樣子呢?是不是也有很多的美女和帥哥?”柳芸帶着些期盼地想道。

“啓動保護預案,準備穿越數據覈對!”

末世最強武團 ,心道:“這個經歷如果能夠加到簡歷裏,是不是很耀眼?!呸!都穿越了,竟然還在想找工作的事情,真是沒見過大世面。”柳芸在心裏狠狠地鄙視着自己。

而姜理事和四個工作人員已經開始穿越前的最後準備工作。

“年齡?”


姜理事:“不變!”

“身高?”

姜理事:“不變!”

“體重?”

姜理事:“不變!”

“膚色?”……

柳芸在船裏不住感嘆:“原來這些都是可以設置的呀!嗯,好先進。”

“性別?”

姜理事頓了頓,肯定地說:“反轉!”

四個工作人員同時驚訝地擡眼看向姜理事,姜理事加重語氣再次說道:“反轉!”同時冷漠地看了一眼船裏的柳芸,眼裏閃過一絲歉意,只是,一閃即逝。

柳芸躺在船裏一時矇住了。“性別反轉?什麼意思?我到那邊就成男人了?”

姜理事最後說道:“啓動!”於是,儀器開始倒計時:“十、九、八……”

柳芸在船裏極力掙扎,但雙手被鋼箍束縛住,無法脫手。當倒計時到五的時候,柳芸大喊一聲:“不要!”怪力從身上爆發出來,直接掙脫了鋼箍,並捅破了鋼化玻璃,坐起身一把抓住了姜理事的衣領拖到自己面前。

姜理事古井不波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驚恐,大喊:“不可……”

這時,倒計時到了“一”,“滴……”的一聲,一束白光射在了柳芸和姜理事的身上,兩個人的身影模糊了一下,同時消失了,只留下四個目瞪口呆的工作人員站在空空如也的船旁邊。

好久好久之後,一個人才驚歎:“媽呀!”

另一個人癡呆地點頭應和:“出大事了!”…… 這是一座滿是茂密森林的山峯,山腰上飄着一股紫氣,似護山的靈氣一般,縹緲着,環繞着。突然,在茂密森林的某處,兩個白色的身影突兀地出現在了一顆粗壯的大樹下,正是穿越而來的柳芸和姜理事,只是……兩人身上的衣服都不知所蹤。

兩人從不知所措到慢慢清醒。柳芸大呼:“天呀!我的衣服怎麼沒了?”聲音渾厚而富有金屬的質感,是柳芸曾經很喜歡的男人的音色。

姜理事深嘆口氣:“唉……”聲音嬌俏悅耳,令人癡迷。

柳芸:“我的胸沒了?!”

姜理事:“我的胸……”同時,用雙手無奈地託了託傲人的雙峯,一臉的無助。

柳芸:“天呀!我下面這個,是什麼東西,模樣好怪?”

姜理事:“我的下面啊!”說不出的惋惜模樣。

柳芸用他渾厚地嗓子大叫:“你這個流氓!我沒穿衣服還那麼看我!”


姜理事咬牙切齒卻也無限嬌羞地說:“柳芸先生,喊流氓的人應該是我吧!”

“那個……姜女士,你的胡茬是不是需要處理一下?”

……

這是柳芸和姜理事穿越到這裏的第二天,他們在密林裏走了整整一天,還沒有看見一個人影。 刑名師爺 ,性情也極其溫順,見到他們就繞道走。

柳芸和姜理事身上的關鍵部位用樹葉遮蓋住,只是,柳芸只需要蓋住一處,而姜理事需要蓋住三處。

即便如此,姜理事還是被柳芸時不時瞄來的,有些耀耀的目光看得不太自在。原來一個女人被一個男人看着,是如此的感覺。姜理事如此想。

柳芸則不時看看姜理事那窈窕的身段,光滑的皮膚,還有那冰冷卻精緻的臉龐,心頭一陣陣的熱血澎湃,很有飈鼻血的感覺。本就對漂亮女生很沒什麼抵抗力的柳芸,此時的他更是被只着寸縷的姜理事所吸引,並不時會引起生理上的衝動。柳芸怯怯地地想:原來男人看見漂亮女人的感覺是這個樣子的!

他們正在穿越的密林,花草樹木似有靈性般,當兩人走過,草自動像兩邊傾倒,而樹木,在豔陽高照的時候,會在兩人的頭頂遮起一片綠蔭,當晚上來臨,樹木會把廣闊的星空呈現在他們面前,最大限度地給他們最廣闊的視野。

這一切,讓柳芸驚叫不已,他撫摸着地上的小草和樹幹,露出最和藹的微笑:“你們這麼有靈性,那你們叫什麼啊?你們會說話的吧!”

姜理事則用纖細白嫩的手撫着額頭,處變不驚地說:“它們就是植物,只不過應激反應比地球上的植物敏感罷了!”

柳芸“哦”了一聲,恍然大悟地說:“那我們就放心了。”

姜理事一臉疑惑地看向柳芸。

“我還擔心在上廁所的時候被它們偷窺呢!”柳芸如是說,“我還沒什麼,現在是男兒身,姜理事你可就虧大了!”

姜理事被嗆得輕咳了幾聲,盡顯美態,咬牙切齒地說:“那我還要謝謝你的關心了!”

柳芸眼神耀耀地盯着姜理事,還不自覺地嚥了口唾沫,有些憨憨地笑道:“這都沒啥!”


姜理事被看得一陣心虛,也一陣心涼:“沒想到呀!我也有今天!”心中長嘆一口氣,也不敢再和柳芸說什麼。

當兩人餓了,就找野果子吃,這裏的野果子汁多鮮嫩,生津止渴,且同一棵樹上,果子的味道竟各不相同,那種美味,是在地球上無法想象的。

這日,兩人迎着夕陽繼續往前走,柳芸右手拿着果子,不時吃一口,並很貪婪地吸允着果肉裏的汁液,一副很享受的樣子。姜理事則眉頭微皺着,目不斜視地向前走,本來姜理事就是個冰冷的人,自從來到這裏,又變成了女人,這冰冷裏還帶着些陰沉。

柳芸輕瞄了一眼姜理事那秀氣、美豔的臉龐,輕聲說:“其實吧!做女人挺好的。尤其是像你這麼漂亮的女人,不管到哪裏,必然都是萬衆矚目、倍受青睞、招蜂引蝶,那個……勾魂攝魄、五迷三道……”

“行了!”姜理事及時打斷了柳芸的勸慰,長嘆口氣說,“我這也是作繭自縛。”

柳芸偷瞄着姜理事只着寸縷的肌膚,使勁嘬着口中果肉的汁液,說道:“還有可能是化繭成蝶。”

姜理事每看到柳芸類似這種神情和動作,就立時閉嘴。

柳芸很無趣地嚥下了嘴裏的果肉,問道:“姜理事,爲啥你最後要性別反轉呢?若非如此,你還繼續在那個世界做你的冷酷理事。看看現在這個事情,被你搞成了這樣。”柳芸略有責怪地看向了姜理事,並一副“都是你的錯”的樣子。

姜理事冷冷地看了一眼柳芸,搖搖頭:“是因爲這裏幾次派出和人類進行比試,都屬男性。所以,我纔有此種決斷。”

柳芸一攤手說:“那就怪不得我了!”

姜理事眼睛微眯地看向夕陽,過了一會兒繼續說:“這樣也好,我可以在這邊監督和協助你,掌握更多這裏的資料,爭取可以早日回到我們的世界,爲下一次共平之戰做準備!”姜理事眼神堅定、目光炯炯,在夕陽柔和的光幕下,和柔美的外表形成了一副動人心魄的美人圖。

柳芸一時又看得癡了,直到姜理事目光漸漸冰冷,甚至冷如寒冰時,柳芸纔不好意思地咳了咳說:“姜理事,這麼說,都穿越到這個世界了,您還是我領導?”

姜理事沒有回答柳芸,而是平淡地說:“從今以後不要叫我姜理事,我本名姜凌,看來,以後只能叫姜玲了!”說罷,淡淡地唏噓。

柳芸看着曾經的姜凌,現在的姜玲,點點頭,“那我還叫柳雲,去掉草字頭的雲。當然,更是義氣雲天的雲!”說罷,柳雲昂首挺胸,英姿勃發,淡淡威懾傾瀉而出,使得姜玲心中微微點頭:這個柳雲,在正經的時候,還是比較有型的!

但,和柳雲接下來的對話,把姜玲心中微微升起的好感撲扇得煙消雲散。柳雲說:“既然到了這個世界,我們就要想方設法好好生存下去,獲得更多有用有價值的資訊,傳遞給人類,讓他們不再被輕視不再被辱沒。這,也是我們存在的最大價值和意義所在!”柳雲說罷,還奮力擺了擺手,一副激昂慷慨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