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李長風提醒,秦少羽也感到了虛空中那道閃電的威力,猶如天怒,不斷嘶吼咆哮,“來吧!就讓我嘗試下這絕世體質引發的最強一擊!”

“李長老,你不要怪我,這是秦兄他自己有意抗擊!”唐三解釋道,萬一秦少羽被雷電擊殺,他也好有個理由。

“不可!”李長風有心無力,秦少羽自己不願意躲避,雷電來的太快,他想要幫助,已然不及。

轟隆!

這最後一道閃電威力絕倫,就算一般的靈將級別強者,也很難硬抗,要付出血的代價,唐三和秦無極此時都在對抗這最後至強一擊。

“噗!”唐三和秦無極同時吐出一口鮮血,這雷電主要是針對他們倆,所有的力道貫穿而下,五雷轟頂,也不過如此。

“唐三,無極,你們沒事吧!”雷雲散去,此地恢復如初,唐三和秦無極雙雙被擊落在地,他們皮膚開裂,絲絲血水順着皮膚滲出,煞是恐怖。李長風驚訝,這絕世體質果然與衆不同,他並沒有幫助兩人,因爲,在對方沒有生命危險,他不會出手,而現在,明顯兩人硬抗了下來,並沒有生命危險。

“李長老,我們沒事!”秦無極應道,他再呲看向唐三,對方和他一樣,只是受了輕傷,並沒有危險。

“少羽,你怎麼樣了?”李長風看向擂臺角落的秦少羽,對方剛纔竟然和絕世體質一起在對抗那最強一擊,李長風擔心秦少羽的體質會扛不住那霸道的閃電,不由得擔心道。

“李老,我沒事,只是……”秦少羽說着盤坐在地,他感覺身體內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他體內蘊藏的五道靈泉即將開闢,他此時異常難受,想要徹底發泄。

“只是什麼?你怎麼了?”李長風擔心道,秦少羽表情顯得極其痛苦,對方似乎在運功療傷,“你受傷了?”

秦少羽沒有理會一旁着急的李長風,此時體內猶如翻江倒海,有一種想要狂噴而出的感覺,他極度難受!

“啊!你看,劫雲,它又來了!”有人驚恐,虛空中又突兀出現了漫天的烏雲,裏面蘊藏了大量的雷電。

“是雷霆之怒,似乎比剛纔的還要濃烈!”

“沒錯,難道他們還沒完成渡劫?”

“分明這最後一道雷劫已經落下,他們已經渡劫完畢,不可能再會出現這種現象!”

衆人驚道,覺得匪夷所思,讓他們很難理解。

“怎麼會這樣,難道這玄天宗有長老級別的強者渡劫嗎?”李長風疑惑,從烏雲中隱藏的雷電看來,這次形成的劫雷似乎更加濃烈,“不可能,其他長老我都清楚,他們都還沒達到登臨靈皇之境的實力!”。

“雷劫還在醞釀,是誰要渡劫?”衆人不解,一齊看向玄天銘,希望能從此處得到答案。

而此時玄天銘也疑惑,從這雷劫的產生的雷霆看來,至少比剛纔唐三與秦無極產生的雷劫還要強上數倍,而觀玄天宗衆人,那些長老級別的強者,明顯還沒有達到渡劫的實力,畢竟平常人突破一個大境界不可能有雷劫產生,除非達到了靈皇圓滿境界,而渡靈帝之劫,玄天宗各大掌門的實力他都很清楚,都沒達到那個實力,所以,這直接排除了。

“到底是誰?”玄天銘頓感不妙,他登臨高空,不斷審視這片區域,突然,他眼裏露出驚恐的表情,方向來自擂臺,“少羽,難道是少羽渡劫?”

玄天銘眼裏滿是驚訝,秦少羽才靈兵 圓滿,且不說他是不是絕世體質,即使他是,以他靈兵圓滿之境突破道靈士之境,也不可能產生這樣霸道的雷霆,這一切都不可思議,讓他無法相信。


“啊!”伴隨着擂臺傳來一聲巨大的吼叫,虛空中醞釀的雷霆猶如泄堤的洪流,對準整個擂臺傾注而下。

“快走!”李長風眼疾手快,在雷霆流入之時,他捲起身旁的唐三和秦無極,瞬間遁走!

轟隆~

天地之間,被漫天的雷霆貫穿,整個擂臺被轟炸成灰燼,幸好 此時圍觀的衆人早已撤去,不然一旦被波及,那還不和這擂臺一樣,被炸成渣滓。

“秦大哥,不……”陸瑤遠遠看着,她不斷嘶吼,整個擂臺之上,唯有秦少羽處在那裏。她不甘,衆人都已逃離擂臺,而秦少羽就那樣灰飛煙滅,她不甘心,秦少羽好不容易從廢體的窘境中走了出來,如今,能與玄天宗這一代強者勢均力敵,是多麼不易。自己還想和他結爲道侶,共同練道,如果就這般消逝,這對她來說,莫過於喪夫之痛。

“天災人禍,這秦少羽真是太傻,人家絕世體質渡劫,他去湊什麼熱鬧,這回好了吧,天發大怒,將他擊殺!活該!”唐大和唐二此時不但沒有因秦少羽遭遇雷霆襲擊而悲傷,反而幸災樂禍。

“這是天罰,秦少羽奪人家道果,想以他人雷劫錘鍊己身,沒想到最終落個五雷轟頂,死無葬身之地,可悲可嘆!”有人嘆道,認爲秦少羽引來了天罰,才導致雷霆之怒,最終被擊殺。

“穆師姐,你相好被雷劈了,好慘!”蘇月看着漫天雷海還在繼續轟擊擂臺,她不由得看向身旁的穆槿夕道。

穆槿夕聞言一怔,她內心深處竟然有隱隱之痛,不過轉眼之間,便恢復如初,“天妒英才,能以靈兵之力獨戰靈將級別的強者,竟然就這般消逝,唉,可惜了!”

“哈哈,劫我道兵,死有餘辜!”宇文浩對秦少羽劫他道兵一事一直耿耿於懷,今天見秦少羽被雷霆之怒擊殺,他內心顯得無比興奮。

“唉,秦兄弟命苦,老天不但讓你淪爲廢體,現在又要將你劈死,真是於心何忍,老天無情啊!”這是秦少羽的追隨者,他們都是一些天賦極差的外宗弟子。

本來秦少羽昨天以廢體之軀,硬是過關斬將,贏得了他們的尊敬,更是把秦少羽視爲他們人生修道路上的模範,如今,自己的精神偶像被雷劈死,他們怎能不傷心?

“這真是天罰嗎?”玄天銘獨立虛空,他也無可奈何,雷電來得太過,此時去救,已經爲時已晚。

他原本猜想是秦少羽要渡劫,但當他看到那猶如洪流般的雷霆,他明白,這一定不是雷劫,而是真正的天譴。

也許,秦少羽奪絕世體質道果,真的惹來了天罰,他也只能這樣揣測,畢竟,一個靈兵級別的修者突破,就算是絕世體質,也不可能產生這樣霸道的雷劫。

特別是,這雷霆之威,可比唐三和秦無極所帶來的雷劫還要強烈數倍。 衆人的聲音,秦少羽來不及去傾聽,因爲此時他正在應對這突兀降下的雷劫。

沒錯,他沒死,而是活了下來,而且,秦少羽此時確實不是遭受天譴,而是真正的渡逆天劫。

以他這個境界渡這種雷劫,真的可以說是前無古人,這種級別的雷劫,當真猶如天罰,上天降下此等雷劫,是以針對逆天之人,逆天修道,上天以罰,重降雷霆,滅之。

“啊!”秦少羽怒天一嘯,蘊藏在他體內的五口靈泉終於噴發,似火山,狂噴而出,似銀河,一瀉千里。

五雷轟頂,雷霆之中隱藏了五道金色閃電,像五條火龍從天而降,在嘶吼、咆哮……

“吞噬!”秦少羽一聲爆喝,五口靈泉大口大合,竟然想要吞噬虛空中降下的金色火龍,他通體被強大的雷電轟擊,一片焦黑,但是他全然不顧,依然在抗爭,在屠殺……

沒人知道雷海中的戰況,大家都以爲秦少羽已在漫天雷霆之中化爲灰燼。陸瑤撕心裂肺,這是她摯愛,曾經幻想私守一生。王豪和柳楊黯然神傷,這是他們救命恩人,是爲兄弟。玄天銘自責,沒有及時出手,歷代掌教曾經交代過,要好好保護秦少羽,他沒做到……

唐三、宇文浩等人幸災樂禍,覺得秦少羽死有餘辜,衆人表情不一,有喜有憂。

轟!

天雷滾滾,接連不斷,似乎想要把這片天地貫穿,玄天銘想要出手,但是,秦少羽已然化爲一培黃土,他不想做無畏之爭,只能任其道而行,畢竟,在他眼裏,這是天怒,不可抗爭,不然,會迎來更加強烈的天譴。

“日你個仙人闆闆!”秦少羽怒罵道,這雷劫太過逆天,五條火龍何其強大,比起唐三和秦少羽的雷劫來,強上十倍不止,這讓他無比憋屈,試想,他可還是靈兵之境的修者,要不是他體質特別,早已化爲虛無,那火龍產生的烈焰有種焚天滅地之感,以他血肉之軀抗爭,那還不被燒成烤雞。

“來吧!”秦少羽大喝一聲,他**着身子,焦黑的皮肉竟然傳來一陣陣香味,這是烤肉的味道,被赤焰灼燒的滋味,又豈是常人能夠忍受,“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我要逆天而行!若成燒雞,必先屠你!”

秦少羽意志堅定,他在抗天,拳頭不斷轟擊在五條火龍身上,吭鳴之聲不絕於耳。

此時五口靈泉在不斷擴大,靈力所化的液體終於全部噴射而出,在不斷滋養他的肉身,那焦黑的皮肉,在靈液的滋養下,竟然開始長出新的血肉。

“吞天!”伴隨着秦少羽再次大喝,他靈魂深處竟然有一道拇指粗細的小金人幻出,仔細一看,那金人竟然和秦少羽長得有幾分相似,金人禪唱,口中振振有詞,古老的經文從其嘴中念出,幻化成一朵朵道花,不斷環繞金身。

五口靈泉此時花發出絢爛神光,竟然真的在吞噬那五條金龍,金龍驚恐,想要反抗,秦少羽順勢再次轟出幾拳,拳力崩天,五龍抗拒的更加激烈,想要遁走,靈泉神光更甚,似五口黑洞,形成無盡深淵,在瘋狂吞噬金色火龍。

“吞!”金色小人禪唱的越發強烈,道花閃耀着五彩佛光,神聖**,五條金色火龍終於承受不住,在玩命抵擋,。

轟隆!

雷霆之聲蓋天,接連整個玄天宗都在震動,何其震撼。

“想走,沒那麼容易!”秦少羽眼神中閃耀着嗜血的紅光,他殺紅了眼,五條金龍已然被他靈泉吞噬一半,想要遁走,他豈能輕易放過,秦少羽一飛沖天,順着貫穿天地的雷霆直上。

“殺!”秦少羽一拳蓋過一拳,狠狠的重擊在金龍之身,屠龍,也不過如此。

“雷霆消失了,秦少羽化爲了虛無!” 從仙俠世界歸來 ,而九天之上,雷鳴之聲依然響徹天地,似在警告這片天地的生靈,天道不可忤,天罰不可逆。

秦少羽登臨九天,沒人知道他在與天爭鬥,大家都以爲他已消逝。

西遊之成佛 日你個仙人妹妹,還想逃!”秦少羽怒道,他身上的死皮不斷脫落,又接連重生,換皮之苦,只有身臨其境,才能體會,他憋屈,如果就此放任金龍遁走,也許,他就不會遭受此非人的痛楚,但是冥冥之中,他有種感覺,絕對不能放任這五條金色火龍,不然,他會遭受更大的劫難。

“収!”秦少羽用盡最後一道氣力,五口靈泉終於將無色金龍吞噬,“煉化!”

儘管金龍已被鎮壓,但是秦少羽擔心異變,他只有徹底煉化,才能安心。


轟隆隆~

秦少羽還來不及休息片刻,天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座古老的宮殿,那裏傳來異樣的大道之音,猶如衆佛在哀鳴。

“長生殿!”秦少羽驚恐,他再一次看到了那座大器滂沱的殿宇,那是荒天古帝與衆仙煮酒論事的聖地,爲何在此出現?傳言那是長生者封神之地,是一片樂土,爲何會出現這等佛音?

秦少羽疑惑,會不會又像仙墓中遇到的那樣,會有衆神戰場出現?自己父親是否還在浴血奮戰?他們真的登臨了葬天路?在與神祕強者廝殺?

“長神殿”越來越近,神祕的大道佛音不斷在他耳邊纏繞,擾亂其神志。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無情便是生!”長生殿籠罩,它在幻化,形成一個巨大的骷髏頭像,其上有冥火跳動,那是骷髏頭的第三隻眼。

“不!”秦少羽頓感不妙,一團冥火從那第三隻眼射出,速度極快,直接射入他靈魂深處的那座小金人身上。

“你終究是一個可憐蟲,註定成爲一具傀儡,萬物凋零,你註定化爲一抹灰燼,安息吧,無畏的爭鬥只會讓你萬劫不復!”冥火入體,露出醜惡的嘴臉,幻化成一個鬼臉面具,異常恐怖。

“你到底是誰?爲何幻化成長生殿,迷人心智?”秦少羽疑惑道,這道冥火給他極大的威脅,那座小金人禪唱的聲音越發變小,那五彩道花煥發出的神光忽明忽暗。

“我是天地的主宰,人類頂禮膜拜的長生仙,我就是天,天就是我!”冥火不斷靠近金人,那道花幻出的神光即將熄滅。

“爲何要我化爲灰燼,我命由我不由天,葬天路上,我還要和父親並肩作戰!”秦少羽靈魂震盪,那冥火越發強烈,竟然想要吞噬那道花。

“哈哈……笑話,誰又能葬我?荒天古帝已逝,再也沒有人是我對手,選擇臣服,順應天道,纔是你的歸屬,安息吧,孩子……”鬼臉面具竟然開始張開血盆大口,想要吞噬秦少羽靈魂深處的神祕道花和金人。

“不,我不能死,葬天之路,我必登臨,阻我修道之路,必殺!”秦少羽嘶吼,他不甘心,不想就此消逝,父親還在浴血奮戰,他必須活着。 金色小人在秦少羽怒吼聲中,再次爆發出強烈的聖光,似佛光普照,古老的禪音響起,在普度衆生。

“你妄圖與天鬥道,終究會死無葬身之地,不……”鬼臉面具驚恐,它觸碰到了那些佛光,在不斷後退,古老的禪唱傳來,竟然要將它撕裂。

長生殿消失,冥火不現,鬼臉也消散離去,秦少羽一陣虛脫,他差點被那鬼臉迷惑了心智,如果讓其得逞,後果不堪設想,秦少羽一陣後怕。

他再次蒞臨九天,站在雷海之上,金龍被他吞噬,鬼臉被其撕裂,爲何這漫天雷霆未曾退去,依然在對其身不斷轟擊。

死皮重生,又不斷被雷電灼燒,血水不斷滲出,秦少羽咬牙堅持,他頭頂上方,那裏是雷霆之源,所有的雷電都從上傾注而下,滾滾不斷。

“與天鬥道,死無葬身之地,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徹底與你決裂,血戰到底,如果你真代表了天,那我今天就要屠天,殺!”秦少羽舉拳凌空,一路直上,勇猛無比。

以鐵拳轟擊雷電,每一道雷霆的威力,都不弱於唐三和秦無極渡劫時那最後一道雷電,秦少羽奮力抵抗,每一拳轟出,都是肉體極盡之力,要不是五口靈泉噴射而出的靈液不斷滋養他的肉身,估計秦少羽早已被轟成了渣滓。

秦少羽在急速上升,他真的在尋找雷霆的源泉,模糊中,他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輪迴磨盤,所有的雷電都是從磨盤中並射而出。

“輪迴磨盤,屠戮衆生的罪魁禍首,爲何在此出現,又降下這逆天雷劫?”秦少羽疑惑的同時,眼中更是噴發出嗜血的紅光,雖然這輪迴磨盤與滅世那天的有極大區別,不可相提並論,但是,既然想要將他置於死地,秦少羽豈能就此放過,況且,在秦少羽看來,這而其中,定有關聯。


“殺!”秦少羽直接衝了上去想要結束逆天雷劫,必須要毀掉這雷霆之源。

“咔擦!”

越靠近,那雷霆之力越發強大,秦少羽感覺到,他的手骨已經骨折,有幾根已經斷裂,只有一絲皮囊吊着,但他仍忍着疼痛,繼續揮拳。

近了,雷霆之力更甚,彷彿要將人置之死地,秦少羽券商也能骨架不知斷了多少根,但他未曾放棄,因爲,在他看來,如果不徹底擊毀這輪迴磨盤,他根本逃離不了這雷劫的天罰。

“殺!”


秦少羽怒吼,猶如一尊世外魔主,狂發飛舞,血水四濺,他越戰越勇,戰意無敵。

轟隆隆~

輪迴磨盤旋轉的越加快速,它在醞釀終極一擊,在秦少羽拳頭即將觸碰到輪盤磨盤時,突然一道水桶粗細的金色雷光從中噴發而出,毀天滅地,不過如此。

轟!

秦少羽無可躲避避,他唯有硬扛,那終極雷霆,貫穿了他整個身子,時空彷彿停止,秦少羽血濺九天,而他無敵的拳意,仍然一往無前,最後轟擊在輪迴磨盤之上。

天崩地裂,虛空中發生了大爆炸,衆人驚恐,這天譴太逆天,雷霆之怒救救回蕩,讓人心顫。

“結束了,終於結束了!”不知是誰嘆道,看着漫天的雷霆退去,衆人情不自禁的鬆了口氣,那種壓印,讓他們這個級別的修者壓印到了極點,彷彿面對的不是雷劫,而是一頭萬古惡龍。

“咦?那裏有一個人影!”有人驚道,擂臺之上,有一道黑影,半跪在地。

“那是誰?爲何全身焦黑,看不清面目。”

“奇怪,那人好像是從九天之上墜落!”

衆人一齊看向擂臺,甚是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