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一想到明天趙大哥對這新出海鮮大讚不絕,還要下單,光是這樣的畫面,她就覺得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等著吧!

她還多掙一點錢,她就搬到鎮上去住。

徹徹底底跟杜美華和陶紅雲遠離了。

然而,她的夢想還沒實現,有一個人就回來了!

當第二天她從鎮上回來之後,一進家門口就看見了一個皮膚健康色,面龐英俊,一米八幾的個子,身上穿著一身的軍綠色軍衣,身姿無比筆直,氣場冷硬而強大,眉宇間都透著堅毅,自信與銳利,那深沉如海的眼眸,給人深不可測的感覺。

唐小芯一眼就想起他。

她的名義上丈夫——席錦琛。 唐小芯一眼就想起他。

她的名義上丈夫——席錦琛。

只是——他要回來,她怎麼連一丁點前兆都不知道呢?

不,該說恐怕連老爺子都不知道,如果老爺子知道的話,那一定會很高興拉著她的手,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她了。

但又想想,在這個年代通訊還不是很發達的情況下,一封信都要寄一個星期才能夠收到,他突然要回來,這也應該沒什麼。

再說了,杜美華的事,也才過是兩天三個晚上而已。

與唐小芯一起進家門口的還有席桂花,她一看見席錦琛,喜上眉梢,高興快步朝席錦琛跑了過去,拍了拍席錦琛的肩膀,感慨:「錦琛你可算是回來了!」

「大姑媽!」席錦琛淡淡喊著。

困獸進化場 「你啊,一走就是這麼久,也不知道帶個信回來,小芯來了咱們家這麼久,你都不知道關心她一下,她還是你老婆呢,你就這麼把她丟在家裡,你覺得合適嗎?錦琛,你要記住,現在可不再像以前了,你是有老婆的人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一回到部隊,啥事都不管,一門心思鑽在部隊里忙……」席桂花對他就是一頓數落。

席錦琛跟席桂花的感情還算是可以,之前他父母都在忙,席桂花就會帶著他們倆兄弟,他也特別尊敬席桂花,他就靜靜站原地聽席桂花訓話。

直到席桂花說完后,他才說:「大姑媽你剛從鎮上回來,想必也是累了,我給你倒碗水。」

席桂花笑呵呵看著他。

他也看席桂花。

但唐小芯卻感覺到他的視線時不時往她這邊看來。

她表面上當什麼都沒看見,別過目光,盡量盯著門口看,等一下周哥就會送豬肉過來。

等席錦琛一進屋了。

席桂花蹭到唐小芯這邊來,笑嘻嘻地說:「小芯啊,我這大侄子還是很不錯的,跟他媽不一樣,會聽我話,也是有自己想法,以後有我在,我絕不會讓他欺負你,你們兩個就好好過日子。」

唐小芯啼笑皆非,「大姑媽我們才見過兩次面而已。」一次還不是她呢!她充其量就是現在見到席錦琛,這就讓她跟席錦琛好好過日子,這會不會……

「那你們還是登記的夫妻呢!」席桂花覺得這都沒什麼,想當初她跟張大剛認識的時候,也是才見過一面就結婚了,兩個人還不是一樣過日子。

當然,她也知道唐小芯跟她可能不太一樣,不能以她的標準來衡量唐小芯。

但是,現在眼前的情況,要是席錦琛不爭取跟唐小芯好好相處,可就要錯過像唐小芯這麼好的媳婦了。

「……」對啊,她跟席錦琛還是軍婚呢!

現在這個時候軍婚那是受國家保護的。

要是萬一她跟他分了,也是比較麻煩。

席桂花見她不出聲,也知道唐小芯是個極其有自己想法的人,不由放輕語氣,勸她:「錦琛真是個好孩子,小芯你就聽大姑媽一句,你就先陣時好好跟他處著,你會發現他的好。」

「大姑媽,他過幾天應該就要走了!」那什麼培養感情的事,所以還是算了吧!

席桂花一頓,對啊,錦琛是要過幾天就要走了!「那小芯你就要抓緊時間跟他處著,處好了,你到時生個孩子,我給你帶。」

「……」她有點無語。

千金小姐的自定義生活 這說到了生孩子去了!

還幫她帶孩子?

屋裡。

席建立開懷大笑看著唐小芯,「小芯你是不是不好意思啦?你怎麼不說話?」

「你們講,我在聽。」你們講的都是席錦琛小時候的事,她哪插的上嘴。

「我們家錦琛從小就不用我們操心,一直都是個好孩子,小芯你也是好孩子,你們好好在一起,爺爺就放心。」

唐小芯只能呵呵了!

閃婚千億總裁:吻安,小嬌妻 她並不是要抵觸什麼,只是這進展太快了吧!

她都還沒真正去了解席錦琛這個人。

尷尬處境也幸好是周哥送豬肉來了才得以解脫。

「我來吧!」席錦琛二話不說接過唐小芯和席桂花手上的豬肉豬肘子等,大概有四十斤,面不改色,轉身就走。

在唐小芯眼裡看到就是,這斤數對席錦琛來說,這根本就是提這紙一樣。

果然是個當兵的,就是不一樣,力氣大。

到了村尾井口。

席錦琛還幫她們打水。

村裡熟人都跟他們打招呼。

還有不少人當著唐小芯的面,跟席錦誇獎她,說她能幹,是不錯的媳婦!

第一次聽到,唐小芯會覺得有點窘然,聽多了,她還是窘然,只是擅長掩飾在心裡而已。

家裡又剛好沒柴火了。

唐小芯要上山去砍。

「大姑媽你先回去,我跟小芯一起去砍柴火。」

「行!」也好讓他們兩個單獨處著。

席桂花走之前還來了一句,「你們也別著急回來,家裡的滷水我來煮。」

這話一出,唐小芯無法控制自己,臉上泛起了羞赧的淡紅。

山上蚊子多,還多待?那她回來的時候不是要帶滿了蚊子的『親吻』回去了嗎?

大姑媽該不會以為他們到上山,以地為席來一回那啥嗎?

一想到這時,唐小芯感覺自己臉上的溫度一直都沒下去過,轉身背對著席錦琛,大步往山上走。

可不想,她這一米六幾的個子哪能跟一個大長腿比。

席錦琛沒幾下就追趕上她。

唐小芯目不斜視,一直走著。

席錦琛也走著。

兩個人誰都沒說話。

氣氛特別的尷尬。

你不說話,我也不說話,就這麼一直下去也行!

唐小芯正要這麼想著時,席錦琛開口了。

「你好像跟我上次見你的時候不太一樣!」

她心裡咯噔一下,難道是席錦琛懷疑什麼了?

「上次你還是個大小姐的脾氣,現在一看,你並沒有,可能是你已經習慣這裡的生活。」

「……」

「你怎麼不講話?」

「我講什麼?」靈魂都換了,她待在這裡已經成了事實,她早已經認了!

「你知道這次我為什麼回來嗎?」

這次第一次席錦琛對她對視,他瞳孔非常深沉,也如同包裹萬象浩瀚的海洋般,又恍若一個漩渦一樣,瞬息間將她吸了進去。

如果不是他眼底的淡然平靜,恐怕就算是她定力再好,也會被他迷惑了。

「那你為什麼回來?」唐小芯勉強出聲問他。

「是秋怡給我寫信。」

唐小芯的心遽然咯噔了一下。

不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席秋怡那性格肯定是在信上寫了不少關於她的壞話吧!

那他是回來跟她算賬的了?

看他這架勢,應該是。

「我還特地去了鎮上看了秋怡,你猜她又跟我說了什麼?」

還能是什麼,一定是又往那上面添油加醋說她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可是現在如果她要是不說點什麼,兩人就這麼一直僵持著,那氣氛可就尷尬了!

她白皙的面容透著淡淡的,目光未從他身上轉移,淡淡:「然後呢?」

「……」席錦琛微怔。

他是沒想到她會說出這三個字,然後一下子話也不知道該接著怎麼說了。

「你想說什麼?」說她欺負他親妹妹和親媽?然後要將她趕出去?

一向正直的席錦琛,第一次覺得自己看不懂一個人的心思——就是眼前的唐小芯。

他在部隊就收到秋怡寫給他的信,列出好幾條唐小芯欺負她以及對他父母不尊重的那些罪行。

他去看秋怡時,又說唐小芯將他媽趕出了席家,沒地方可以去,只能留在了娘家。

回到家,他爺爺和大姑媽呢,盡在他面前誇獎唐小芯的好,說她如何如何孝順,如何如何勤快,如何如何懂事,如何如何……總之就是把唐小芯誇到了天上那般好。

都是他的家人,聽到唐小芯種種行為,他有些看不透她了。

心思矛盾,索性他也不多想了,席錦琛從她身上斂回目光,繼續往山上走。

唐小芯黝黑黝黑的瞳仁裡布滿了不解,看著前面的席錦琛,這人到底是怎麼啦?剛才說那樣的話,不是要問罪的嗎?怎麼說著說著就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

她也有點搞不懂他了。

默不作聲,跟在席錦琛後面又走了一段路。

席錦琛還是一個字都沒說。

這是走高冷范?

不自覺在心裡嘀咕起席錦琛。

到了山上,唐小芯開始撿柴,把席錦琛這個人都拋之腦後去。

柴推在一起,很高了,唐小芯轉身去找藤條綁。

席錦琛在另一頭撿木柴,他注意力有一半是放在唐小芯身上,原因是好奇她。

唐小芯忙著找藤條,並沒有留意席錦琛以及周圍的環境。

而這時一條小花蛇正慢慢從草叢爬出來,吐出小紅舌,那眼睛幽深,看起來很詭異。

唐小芯找了兩條藤條,正轉身體,來不及從唐小芯身上斂回目光的席錦琛,他正好看到那條小花蛇。

而這小花蛇也極其聰明,見唐小芯轉了身,它爬行的速度轉眼間就到了唐小芯身後,距離咫尺,眼看它一鼓作氣朝唐小芯撲咬。

就在這個時候,席錦琛手裡像手臂粗的木柴,順勢而快速飛過來,剛好將小花蛇擊中。

唐小芯轉身之後正好是面對著席錦琛,當她一看見席錦琛拿著木柴朝自己扔過來,她下一秒怔住了,眼看木柴就要砸中自己。

完了完了!

她沒想到席錦琛會暗算她。

肯定等一下疼個半死!

木柴越離她越近,她下意識閉上眼。

然而,等了片刻,沒覺得有任何的疼痛。

她漸漸睜開眼,只見席錦琛站在她面前,快速伸手將她推到他身後去。

這是什麼情況?唐小芯一臉蒙圈眨著眼睛直直瞄看他。

沿著他視線看過去,驟然間發現地上有條小花蛇,而他扔過來的木柴正在小花蛇不遠處。

這……這到底是怎麼情況?

席錦琛冷厲盯著地上的小花蛇,發現它還在動,他手上的木柴直接又扔過去。

這下小花蛇可沒剛才那麼幸運砸身體,這下砸中了腦袋,很沒骨氣直接暈了過去。

小花蛇躺在地上不動,席錦琛轉身對她說,「好了,我們趕緊下山去吧!晚了在山上很危險。」

唐小芯一想到剛才要不是席錦琛及時將小花蛇砸中,那小花蛇是要咬到她,光是一想到被咬到的畫面,她就毛骨悚然,心有餘悸應席錦琛。「哦!」

藤條讓席錦琛抓在手上,沒幾下將柴火捆綁住,隨手將柴火扛在肩上。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