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經過將近一天的會議,兩份商業方案還是很快敲定下來。

這次的兩份方案,將依舊依附於伊格瑞特公司,利用伊格瑞特的IE瀏覽器平台和電子郵箱用戶群作為推廣載體。

同時,女管家將作為在線軟件商店團隊的負責人,暫時掛伊格瑞特項目經理職銜,級別卻是直接向西蒙個人彙報。因為擁有豐富的華爾街工作經驗,傑夫·貝佐斯將親自負責在線支付系統的開發。

當會議結束,在線支付工具和在線軟件商店的名字也確定下來。

大家都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太糾結,分別命名為Ypay和Ystore。其中的『Y』,自然是伊格瑞特(Ygritte)的首字母。

除了銀行的問題,女管家的兩份商業方案想要成功,還需要面臨各種各樣的挑戰。

西蒙的態度依舊沒變,想法並不值錢,關鍵還是將想法轉化為現實的執行力。

經過將近一天的會議,兩份商業方案還是很快敲定。

這次的兩份方案,將依舊依附於伊格瑞特公司,利用伊格瑞特的IE瀏覽器平台和電子郵箱用戶群作為推廣載體。

同時,女管家將作為在線軟件商店團隊的負責人,暫時掛伊格瑞特項目經理職銜,級別卻是直接向西蒙個人彙報。因為擁有豐富的華爾街工作經驗,傑夫·貝佐斯將親自負責在線支付系統的開發。 念白不知道自己的戲精爸媽從小就一直忽悠她。

她天生那麼皮還不是變異出來的。

大概會打架這種事情真的也可以遺傳吧。

在念白每天都在心理鬥爭到底要不要偷跑去找蘇言,爸媽兩個人每天都在糾結到底要不要將她放出去的時候…..

「這太陽,可真刺眼啊。」一個身形有些佝僂的女人,一瘸一拐的走出監獄的大門。

她抬頭,眼神直勾勾的看向天上的太陽,露出了一道有些詭異的笑容。

「終於出來了,哈哈哈…..我要讓你們,全部都付出代價!」

蘇言有些疲憊的伏在桌面上。

這幾天沒了念白的約束,他又熬了幾個大夜。

晚上也不如之前幾日睡的舒服。

曾經困擾他的噩夢,如今又回來了。

與其睡覺,不如保持清醒,多做些有意義的事情。

蘇言在噩夢中被驚醒,手指按在太陽穴上,半天才緩過神來。

這次夢到的倒不是那個以前漆黑的雨夜。

算了,早都過去了。

蘇言拿起旁邊的電話,讓余青給他端杯咖啡過來。

余青端著咖啡進來,滿口的抱怨,「哎,不是我說,你能不能別老壓榨我。」

「你這麼多雜事,招個助理不好么?我是給人端茶遞水的么?」

「你不願意干啊?」蘇言端著杯子,微微一笑。

余青感覺後背一涼。

「怎麼可能!我愛工作!工作愛我!我願意當只勤勞的小蜜蜂,每天飛舞在花叢中。BOSS我先撤了,手頭的文件還沒處理完呢。」

「老大我愛你!」余青鞠躬退出去關門的動作一氣呵成。

「……」不是,他有那麼嚇人么?他還什麼都沒說呢。

蘇言轉轉椅子,按了下滑鼠。

亮起的屏幕上,一套精緻的紅色婚紗,宛若鋪滿了天邊流火的雲一般絢爛。數百層極細的輕紗鋪陳開來,形成極富層次感的流動效果。

沒有什麼多餘的佩飾,唯一的佩飾大概就是腰間的一枚寶石扣了。

玫瑰形狀的寶石扣讓整套婚紗除了自然生動之外,更多了一抹華貴感。

「我也沒什麼好送你的了,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

忙完設計稿沒費他太長時間。

這些天忍住沒有去找念白,是因為他一直在準備著這樣一份禮物。

他給不了念白更好的。

最多做到的,只是將自己給出去。

婚紗是他唯一能拿的出手的東西,他願意,從今往後,只為她一個人拿起畫筆。

也該著手把這套婚紗做出來了。

蘇言摩挲了一下手指,沉吟了數秒之後,又拿起了電話。

「老大……又有什麼事兒找我啊。」

「你去面料廠,幫我把紅線紗都拿來。」

「紅線紗?你要哪個東西做什麼?軟趴趴的,又不好處理。」

「讓你去拿回來,問那麼多幹什麼。」

「我錯了!立刻去!馬上去!」

蘇言好笑的聽著話筒里的忙音。

余青回來的很快,午飯時候就叫人把六大箱子的紅線紗都搬過來了。

「這東西軟是軟了,但是太容易破了,你要它幹什麼啊。」

「自然是做衣服了。」蘇言拆開了一個箱子,摸了摸面料,果然是記憶中的感覺。

他微微勾起唇角,像是見到歡心事物的孩童。

「你要親手做衣服?」余青震驚的瞪大了雙眼,「我沒聽錯吧。」

「這裡的紅線紗不太夠。」

「這玩意兒只能做抹布,蠶種也早都沒人培養了,現在想要也沒地方找去吧。」余青感到發愁。

「之前是從哪兒收到的。」

「啊,這得問程方了,他採購時候第一次見,收回來測試的。」

「不過後續判定這布料沒什麼使用價值,堆了都有幾年了,你怎麼突然想到這個了。」

「程方?」蘇言愣了一下,這個人之前因為挪用公款,已經被開除了。

如今突然聽到這個名字,蘇言下意識的皺了皺眉。

但他構想時候,想到的就是這種蠶紗。這紗極細,還不易褶皺,缺點是太透了。

二十層疊在一起還不顯色。

也就是現在滿滿塞了一箱子,才能看見這火一般的紅。

蘇言嘆口氣,「幫我聯繫一下他。」

「不是吧,老大,好馬不吃回頭草,更何況他現在跟我們不對付。」

「我真的很需要這批紗。」

「行吧行吧,你是老大,您讓聯繫誰就聯繫誰。」余青無奈的坐在一邊打電話。

蘇言拿出模特衣架,開始著手用紅紗拼接底層布料了。

「不是我說你,你真的打算用這個做衣服?」余青拿著電話晃悠過來,「這玩意兒手工做件衣服,得一兩年吧。」

「想要做一件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婚紗。」

「嘖嘖,你不會是打算求婚吧?你倆直接跳躍了男女朋友的過程?」雖然明眼人都能看出兩情相悅吧。

但也不能跳躍幅度這麼大吧。

「廢話那麼多,問到了么。」

余青卡了一下才回他,「問到了,不過那孫子出價一百萬,而且只給一個地址,有沒有人還不能保證。」

「給他。」

「不是吧,蘇言你墮落了。」

「十二星座伴娘裝不是已經落實了,一百萬的現金流現在公司賬面應該出的起吧。」

「服了你了,錢你給我吧,我請偵探幫你找找哪兒有紅線紗成不?」

「你要是能找到那自然是好的。」蘇言聞言笑眯眯的抬頭看他,「我看好你哦,年終給你發十萬獎金。」

「???」

「你早在這兒等著我呢吧!」余青表情控訴,「你還想讓我自己去請偵探倒貼幫你找這破紗布?」

「你放棄吧!!」

「這點兒事兒都辦不好?現在這事情給到你了,你必須給我干好。」

「BOSS,你神經最近是不是不正常。」

蘇言:「我好的很。」

他是不是應該給念白打個電話求救。

看著余青迅速消失的背影,蘇言搖搖頭,繼續婚紗的製作。

並沒有餘青說的那麼誇張。

這套婚紗在他腦海中從初稿到現在,已經有五年的時間了。

所以每一塊兒布料,他都能裁剪成自己需要的形狀。

完美無缺的拼接,沒有一處錯漏。

僅僅一個晚上,角落裡裝著紅線紗的箱子,就已經平了兩箱。 戰天殤眉頭微皺問到:「炎龍,既然你說你們龍族,把這原始的極致破雷決加以改進,但還是比較危險。就說明原始的極致破雷決修鍊起來更危險。那以我人族之身修鍊,你有幾成把握?」

炎龍思考了片刻道:「有我們兩個輔助,再加上你的靈體,如果再加上提前有準備的話。吾有三成把握你能修鍊到第六重,要是能突破第六重。嗯,吾至少有五成把握你能修鍊到最後一重。」

戰天殤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還真是拼了命的修鍊啊,不成功便成仁。」

「小子,正如你所說的,有便宜不佔是傻子。這可是世間最頂尖的煉體功法。危險和機遇是並存的,有五成已經非常不錯了。小子別不知足。」

「好了,先不說這個了。修鍊這個功法也不是現在的事。現在主要是今天你就可以化器,正式開始修鍊了。不過在正式開始修鍊之前,吾還有兩樣東西送給你。」說著只見炎龍巨口一張,從嘴裡慢慢飄出了一滴金色的血滴。

那金色的血滴在陽光的照耀下,散發著陣陣的金光。仔細看去,那血滴中還有一個縮小版的炎龍在遊動,而一陣強烈的威壓自那血滴向外擴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