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周倉兩人可不想趙雲那樣仁慈,凡是抵抗的,一律殺無赦,不僅連人口,就連錢財也是洗劫一空,所有有價值統統弄走,爲李易積蓄了不少的材料。

。。。

再看李易這邊,管亥好不容易集結完畢,看着亂糟糟的部隊,他也很是沒面子。 全能美女保鏢

可是他除了衝鋒陷陣,還真就不會訓練士卒,想要開口詢問李易,又怕丟了面子,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炳元有事?” 大魔王的佛系日常 ,李易問道。

“這個,那個,。。。實話說吧,請主公另派他人管理大軍,我實在不是那塊料。”管亥,咬咬牙,說了出來。

“炳元能想到這裏,很好,不過暫時沒人可以接替炳元的軍務,暫時就這樣,等過段時間我安排一人給你當副手。。。”李易考慮了一下,說道。

這一說,兩人都皆大歡喜,李易是高興管亥學會思考了,這是進步的表現,而且三國名將都不是傻子,只要願意甚至成爲謀士也不是不可能。

管亥則是開心兵權還在,不論是那個戰將都希望自己手裏有兵,沒有兵那還怎麼叫戰將。

部隊開始出發了,浩浩蕩蕩的近百萬士卒,亂哄哄的行進,看的管亥直皺眉,但是一時半會又無法訓練好,只得乾着急。

大軍的行進速度很快,就算亂糟糟的但是架不住士卒的素質高,平均等級在五十級以上,達到了三轉的標準,那移動速度很快。

看着前面的村子,李易笑了。

因爲他看到村子前面有很多的士卒,正擺好了軍陣,彷彿在迎接他們一樣。

這是一個玩家走了出來。他的頭上頂着“雲起山巒”

“駕,你們是何人?爲何直奔我的村子而來?”雲起山巒看着眼前的大軍,心裏直打鼓,但是一想到自己軍團的規模。就壯着膽子出來了。

李易沒有回答,而是看了一眼管亥,管亥一看,知道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直接走了出來。

“呔。你這亂臣賊子,我乃無天鎮下屬管亥是也,快快下馬受降,不然平了你們。”一聲大喝響起。

差點把雲起山巒驚到馬下。

“哈哈。。。怎是廢物,讓你們管事的出來,限你們一刻鐘內出來投降,不然就不要怪我”管亥放肆嘲笑,說出了這麼一番。

“你。。。你給我等着。”雲起山巒何時受過這等藐視,不過他看管亥是NPC,也就沒有計較。

立刻打轉馬頭回到了村子商議去了。等到雲起山巒走了,管亥回到了李易的身邊,正要開口,就聽李易說道。

“炳元,分出十萬軍隊攻擊他們,凡是反抗的一律殺無赦。”李易的心情不太好,說話有些冷。

管亥一愣,想要說要不要等他們一會,但是一聽李易冷冷的聲音,就閉嘴了,讓手下最精銳的開始攻擊。

“衝,滅了他們。”一邊大喝,管亥衝了上去。

而得到軍令的十萬大軍,看到管亥衝上去後,這纔開始行動。

李易搖着頭,看着管亥的屠殺,心裏卻是在想其他的事情。

“看來無天裏有內奸,不然雲起的人爲何擺好了陣仗,好像在等着我,看來要回去好好查查了。不過絕對的實力可是橫掃一切,我就不行你們能夠擋住我。”想到這裏,專心的看了起來。

只見管亥手持大斧,單槍匹馬的衝個上去。

對面的玩家們一看,就欣喜若狂,他們雖然看不到管亥的屬性,只是一堆問號,但是這就表明管亥是BOOS。

面對BOOS,玩家們興奮了,要知道BOOS可是裝備和聲望的集合體,只要殺了管亥,那聲望和裝備絕對很好,不等雲起山巒命令,玩家們衝了上去,對着管亥瘋狂的釋放技能。

無數絢麗的技能打在管亥的身上,玩家們欣喜的等着傷害飄起,但是過了很長時間,一個傷害也沒有,在看看管亥的頭頂。

發現出現了一個血條,和一個金光閃閃的名字。“管亥。”

而且血量是滿值的,一點也沒有減少,這說明,他們根本不破防。

“呀呀呀。殺。”這一下,可是激怒了管亥,直接開了技能殺了過去。

“瘋魔衝擊波。”大斧狠狠的揮舞一下,只見一道長長的氣波直衝前面而去。

玩家們看到BOOS放技能了,都想要躲開,可是哪有那麼容易。

衝擊波一開始速度不快,但是玩家們剛要閃開,就加速了數十倍,直接裝了上去。

撞上去後,無聲無息,前面的玩家都消失了,只留下一地的裝備是士卒,那是玩家死後掉落的裝備,和官印空間中的物品,統統掉了出來。

看到玩家們的屍體也沒有留下,剩下的玩家都是回退了幾步,這是被嚇得。

不過雲起山巒這時大喝道。“給我上,我不信,咱麼這麼多人還殺不了他,殺了他,每人獎勵一千聯盟幣。”


這是看到管亥棘手,想要殺之,反正玩家也不多,也就幾萬,幾千萬的聯盟幣他還是拿得出來,而且他也是看到了管亥金色的名字。

“金色BOOS,一定會爆出好東西,這可不能錯過。”雲起山巒這一刻眼裏只有金色的管亥,忘記了管亥身後的大軍。

都是貪婪的罪,本來想要和平解決事情的雲起山巒,在見到管亥金色的品級後,瘋狂了,要知道整個雲起軍團,也沒人聽說有金色等級的BOOS,雖然管亥很強,但是他也是管不了那麼多了。

“殺,殺。”聽到金錢的獎勵,雲起的玩家們瘋了,反正死亡也是有着撫慰金,頂多損失一級的經驗,萬一殺了BOOS,那獎勵讓人瘋狂。

李易看到這一幕,爲他們默哀了一會,看着他們義無反顧的衝向管亥,然後就沒有然後。

所有衝過來的玩家,直接被一個技能秒殺了。

“瘋魔氣波。”三道氣波飛出,直接把衝過來的玩家打沒了,只剩下一地的裝備和士卒。

管亥見到這裏,有些不爽,但是想到李易的任務,收起鬱悶的心情,衝着村子衝了過去。

如果雲起山巒見到這一幕,估計會放棄擊殺管亥的想法,不過他已經死了,如今正在復活空間等着復活。

一路橫掃,直接來到村子門口,看到有許多的村民拿着武器,正站在門口,見到這裏管亥停了下來。

“你們還不投降?難道想死,放下武器,我饒你們不死。”管亥的大喝,傳遍了村子,這一喝管亥用上了全力。

只見門口的村民直接放下了武器,雙手捂着耳朵,有不少體質弱的直接被震死了。

而村子裏的玩家則是統統死亡,因爲這一吼是管亥對準玩家釋放的,只要是三轉以下的玩家,直接死亡。


管亥在村子裏來回的跑動幾回,發現村民們都躲在家中,不敢上前,而那些原本手拿武器,堵在門口的也是跑回了家中。

等管亥巡視完,後面的十萬士卒這才衝到門口,剛剛要開始殺戮的他們,發現沒有了目標,呆呆的看着走出來的管亥。

“主公,已經清理乾淨了,接下來怎麼辦?”屁顛的跑到李易的身邊,笑着問道。

“把所有的村民都帶走,再把這村子給我拆了,所有能帶走的,統統帶走。”看着空無一人的街道,李易笑了。

因爲這些可都是材料,等無天鎮升級爲無天城的時候,材料的缺口可是很大,甚至比人口的缺口還大,就算把這個村子都拆了,還是相差很多,不過後面還有很多的村子,等全拆了,也能彌補一些。

管亥一聽,也就下去執行了,這次的效率很快,不管怎麼說以前他們也是幹過這樣的事情。

不到兩刻鐘,整個村子變成了一片廢墟,那些都是無用的材料,也就被扔在了地上。

李易看着眼前的廢墟,在看看大包小包的部隊,很是驚訝,沒想到管亥的部隊效率這麼高,本來以爲要一個時辰才能拆完,沒想到僅僅兩刻鐘就完事了。

“好,炳元做的很好。”見到這裏,李易誇讚了幾句,只把管亥說的不好意思了。

管亥心裏還在嘀咕。“這還是慢的,要是以前有黃巾術士的幫助,一刻鐘就可以拆完。。。”

“好了,統計出來沒有?”見到拆解完畢,李易問道。

“主公,已經完畢,人口35111人,黃金總計14254兩,柳木4511根,小毛皮214111張。。。”姬嶺擦去汗水,慢慢的說道。一邊說,一邊興奮。

“哦,這麼多,不錯,炳元,安排一萬士卒,把他們帶回無天,呂魁會安排他們。”很是驚訝村子的富有,不過該做的還是要做。

“是。屬下這就去。”

安排好了一切,一部分帶着人口和材料回去了,大軍繼續前進。

此時雲起山巒也是復活了,不過看着眼前陌生的村子,他懵了。

“我記得復活點應該是雲起二百六十五號村?這裏是哪?”雲起山巒疑惑的走了起來。 天雷地火,向來是世間最為恐怖之物,不管是人類,還是自然萬物,自古以來,便對雷火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最新章節訪問:。更不用說如今由雷洪勾動出的這些雷火中,還藏著一絲劫罰之力!


何為劫罰?道家謂天地一成一毀為一劫;術數家謂劫罰為命中之中註定的厄運、大難、大限!而且最重要的是,劫罰之力之中藏著一線因果,沾一絲而動全身!

一道道電弧高速運轉下,就像是一條條正在瘋狂遊動的蝌蚪,原本漆黑一片的天穹,在這些光華照耀下,顯得詭異莫名!而且電弧旋轉之下,隨著越來越多的雷元匯聚,那圍繞在張三瘋周圍的電弧竟然猶若如海浩煙,最後更是形成了一條巨大無比的蛇形電弧!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那只是佔據了一個蛇形,並不是真正的巨蛇,但自那蛇影中卻還是有一股叫人無比壓抑的威壓不斷垂降而下,叫人不寒而慄。

此時此刻,沈凌風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這雷洪會能在諸多天人中,享有此種赫赫凶名!他所操縱的這雷元之力實在是太恐怖了,甚至沈凌風覺得,假若是自己碰觸到這雷元之力的話,如果不竭盡全力,恐怕根本無法破除,但即便是拼盡全力,也不見得就能獲勝……

因為這雷元中的那一線劫罰之力,實在是太可怕了,沈凌風如今正處在勘天境巔峰,正是天地反噬最為嚴重的時刻,假若被這劫罰之力碰觸,必然會引發一場恐怖無比的天地反噬。

望著那鋪天蓋地的電弧,感受著其中蘊藏著的恐怖威壓,沈凌風不禁為張三瘋捏了一把汗。雖說張三瘋如今已經晉階至化神之境,而且經過無支祁前輩的一番調教后,更是穩固了境界,天地已無法對其產生反噬,但仍然不能視劫罰之力為無物。

而且這一年來,張三瘋一直在潛心鑽研推衍之術,他賴以成名的風水堪輿、操縱地脈之法根本從未溫習過。修行便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雖然一年的時間看似並沒有過去多久,但誰也不知道一年沒有修習操縱地脈元氣之術的張三瘋,會不會施術時有所桎梏。

最重要的是,因為張三瘋這一年來推演天機實在是推演得太狠了,他的雙眼已經變盲!這對於一場驚心動魄的鬥法而言,更是一個極大的破綻!因為你不能看見,只能依靠自己的感覺來感知事物,所以很可能便會比對方慢上一線!

高手過招,拼的便是這電光石火的瞬間,哪怕是慢一線,怕都要落入下風!

難道今日真的要擱在這裡?!感受著那恐怖無匹的雷元威壓,沈凌風心中不禁流露出一絲挫敗,尤其是想到未來的一段時間內,像這樣的爭鬥更是無窮無盡,便更叫他絕望。

不知是真的經歷了一年的耽擱后,術法已經懈怠;還是因為雙眼變盲,無法看清身周的情況,張三瘋眼下的動作,明顯要比雷洪慢了一線。更準確的說,即便是在這無盡雷元之力,似乎馬上就要以泰山壓頂之勢擊下之時,張三瘋仍然沒有任何動作!

且不說沈凌風,即便是雷洪,都被張三瘋這姿態搞得有些迷糊,他甚至有些懷疑,會不會是張三瘋因為瞎了雙眼,所以心中萌發死意,想要死在此處!

但就在他這念頭剛剛出現的那一瞬間,張三瘋的手卻是突然動了,兩隻乾瘦如枯竹的大手,在虛空中不斷勾畫出種種詭異莫測的結印,而且他那張如雙眼一般,古井無波的面頰上,更是陡然流露出一層詭異的光彩,就像是有一層寶光在他面頰上流動。

不對勁,這老瞎子的架勢有些不對勁!雖然張三瘋的動作還未完成,但雷洪心中卻是驟然一凜,隱隱覺得有些不大對勁,覺得冥冥中有一股危機感在不斷靠近。

「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就在雷洪遲疑的這一刻,九字真言一字一頓,猶如春雷初綻般,一字一頓自張三瘋口中念誦而出!

轟!九字真言乍一落下,順著張三瘋的身軀,氣息突然大變,驟然有一股恐怖到了極致的氣息陡然脫體而出,猶如一道流光般,直衝九天而去!

而且在這股氣息出現的那一瞬間,場內驟然有陣陣凜冽風聲響起,宛若風捲殘雲,吹皺了一池春水,又似江濤怒浪拍碎江邊礁石,引起千堆雪!

彷彿在這一瞬間下, 重生軍婚:首長,放肆寵! ,叫人為之而膽顫心寒。


這老瞎子沒那麼簡單,絕對不是善茬!這威壓之下,雷洪心中暗道一聲不妙,兩手之上的手勢猛然變化,口中發出一聲如雷鳴般的厲喝,操縱著那些恐怖至極的雷元氣息,向著張三瘋的身軀便轟擊而下,漫天滿地,皆是狂暴的電弧,端的是恐怖非常!

那模樣就像是有人在虛空中點燃了成千上萬噸炸藥一樣,無窮無盡的威勢驟然爆發開來,在這威勢下,就連空氣都開始出現一道道如水波般的蕩漾波紋,似乎隨時可能崩裂虛空。

「找死!」望著張三瘋的動作,雷洪心悸之餘,怒吼出聲,沒有任何遲疑,手勢迅速變化,口中大喝道:「老瞎子,以後你不用再受目盲之罪了,今日我便送你去見閻王爺!」

話音乍一落下,那圍繞在張三瘋周圍的電弧驟然變動,以一化萬,億萬歸一,這一切的變化,都只是在一眨眼的功夫之內發生,又在須臾之間結束!

只是短短的一瞬明滅之變,雷霆散發出的氣息卻是猛然大變,無數電弧就像是一方牢獄般,將張三瘋困在其中,以無窮無盡的雷元威壓,以雷火之力,將其焚燒成灰!

這一招,乃是雷洪最引為得意的一招之一,被他稱為雷霆一擊!天下之間,速度最快者,莫過於雷霆閃電,而聲威最強者,也莫過於此物!是以這一招,不但速度奇怪,而且威勢也極為恐怖,自雷洪出道至今,以此招擊敵,只需這一擊,便能立於不敗之地!

但和過往不同的是,張三瘋好像根本就沒有讓他這一招完整施展出來的打算!

「九字出,法相凝!」口中一聲長嘯,張三瘋的雙手頓時捏成玄妙無比的手印,隨著他的動作,自他身軀直衝虛空而去的那股氣息,陡然爆發出璀璨到了極致的光亮,倏忽間,光華流轉,陡然便在虛空中凝聚出了一個宛如張三瘋一般的法相!

那法相周身璀璨至極,一伸一縮之間,更是發出陣陣恐怖的氣爆之聲,而且雖然只是過去了一年,張三瘋的法相卻已是凝實了許多,栩栩如生,凌空而立!

「法相攻襲!地氣動!破雷霆!」頃刻間,張三瘋那原本沒有任何神採的雙眼中,卻是陡然流露出一抹璀璨到了極致的光華,那光華只是一出現,凌空而立的法相,驟然而動,就如同是一桿標槍般,直衝而下,向著那無窮無盡的雷霆之間奔襲而去!

而且在法相騰飛而起的那一瞬間,機場周遭被諸人踩在腳下的地面,驟然開始顫動起來!

旋即無窮無盡的地脈氣息,猛然向著法相匯聚而去!燕京乃是龍氣所鍾之地,地脈之氣變為真龍之氣,氣息威勢和旁處截然不同!頃刻間,無窮無盡的地氣連綿而起,猶如一道真龍般,向著法相匯聚而去,向著四方散發著恐怖無比的威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