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沒有派對,別墅里依舊燈火通明。

昨晚留宿在這邊的女人依舊還在,都沒有休息,三三兩兩地散落在別墅各處,顯然是在等待西蒙。

別墅大廳東側大家最喜歡的那間起居室依舊被四隻大妖精佔據,正在一邊聊天一邊看電視,很是悠閑的模樣。

脫掉外套一身休閑的西蒙來到這邊,制止了辛迪·克勞馥幾人想要起身招呼的動作,左右打量一眼,來到卡拉·布呂尼和丹妮拉·普斯特娃佔據的長沙發一側坐下,旁邊就是某位食男女妖。

剛剛坐下,A女郎跟著進來,將一份文件交給西蒙,又給男人倒上咖啡,然後悄無聲息地離開。

這是洛杉磯那邊剛剛結束的金球獎頒獎典禮結果。

西蒙剛剛翻開文件,一股幽香就已經靠近,瞄了眼貼過來的卡拉·布呂尼,笑問道:「你的事業重心不是在歐洲嗎,怎麼來美國了?」

卡拉·布呂尼右腿隨意地蹺在左腿上,身體自然開始向左傾斜,與西蒙觸碰在一起,也跟著笑道:「我來討好格蕾呢,要不然以後就不好拿到工作了。」

這倒是實話。

去年執掌Elite之後,格蕾絲一直都在收攏這家經紀行業巨頭的權力,很多不願意放權的約翰·卡薩布蘭卡時代高管都被掃地出門,結果也非常顯著。去年年底《VOGUE》雜誌的一篇文章上就已經稱呼格蕾絲是模特經紀領域的新任女王,比約翰·卡薩布蘭卡當初的模特經紀行業教父頭銜還要高。

這也是事實。

背靠維斯特洛體系的支持,格蕾絲不僅將曾經Elite旗下辛迪·克勞馥、琳達·伊萬戈琳斯塔、克勞迪亞·希弗等大部分頂級客戶都親自抓住手中,還成功地對Elite的架構進行了改革,即使不熟悉模特經紀行業的人,也都清楚想要對一家已經尾大不掉的公司進行改革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情,格蕾絲卻成功做到了這一點。

現在的Elite,已經是類似於好萊塢CAA的模式。

這也是西蒙親自推動的結果,為了幫助格蕾絲進行架構改革,西蒙還將邁克爾·奧維茨介紹給了對方,看在西蒙的面子上,奧維茨對格蕾絲的指導也不遺餘力,兩家公司還建立了一些合作關係。

於是,當下的Elite,因為所有客戶的合約都從單獨的某個經紀人轉到了公司身上,將來無論是誰離開,包括格蕾絲自己,都無法再像其他模特經紀公司一樣帶走一大批客戶。

看似權力分散,實際卻是,只要格蕾絲不抽風離開Elite,她就是這家模特經紀巨頭的女王。

因為作為總裁,她擁有絕對的權力,包括雇傭或者解僱任何一位Elite旗下的經紀人或者模特,其他經紀人想要這麼做,卻需要得到格蕾絲的批准,全新的合約,也讓那些模特跳槽的難度大幅增加。

這種地位與原時空中好萊塢權力榜第一人的邁克爾·奧維茨一模一樣。

可惜曾經的邁克爾·奧維茨做出了一個錯誤選擇,主動放棄了自己的權力,想要更進一步,卻一腳踏空,一無所有,後來再想返回經紀行業,發現連他自己都無法撼動CAA的地位,只能黯然隱退。

哪怕是兩年前,格蕾絲從來都沒想過能夠擁有現在的一切,女人也非常清楚自己為何能獲得這些,如果沒有西蒙的強力支持,對Elite的改革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因此也就根本沒有奧維茨那樣的野心,只打算堅持守在Elite總裁的位置上,精心幫某個男人打理好這家公司。

因為Elite的這種改變,曾經幾乎在歐洲自立山頭的Elite歐洲團隊也完全被格蕾絲遙遙掌握在手中。

信息時代的到來,也讓這種遙控變得非常便捷。

完全一體的Elite,旗下客戶想要獲得更多工作,與某位女BOSS打好關係也就是必然。

西蒙沒有接卡拉·布呂尼的話語,目光瀏覽著手中的資料,一邊道:「其實,你們應該明白,Elite的這種專業化改革對你們所有人都有好處,就像好萊塢的CAA,八十年代明星片酬的大幅提升,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於上下一體的CAA在製片廠面前擁有更強的話語權。」

卡拉·布呂尼腳尖摩挲著西蒙小腿上,不知不覺又湊近了一些,道:「我們知道啊,呵呵,說起來,西蒙,你才是Elite真正的老闆呢。不過,Elite針對的目標客戶,很多又是維斯特洛體系旗下的公司,你不擔心我們的薪酬漲得太高嗎?」

女人說著說著,手臂已經搭在了西蒙肩頭,話語間呵出的熱氣也撲到了西蒙耳畔。

起居室里另外三位女郎見卡拉·布呂尼這麼明目張胆,當然不會甘心,伊娃·赫茲高娃插嘴道:「卡拉,你覺得西蒙會在乎我們賺的那點錢嗎?」

丹妮拉·普斯特娃跟著幫腔:「是啊,說起來,最近有雜誌說西蒙今年的身家可能會達到1萬億美元呢,1萬億啊,真難想象。」

兩個女人插科打諢一下,立刻將注意力搶了過去。

坐在卡拉·布呂尼旁邊的辛迪·克勞馥也沒有放過這次機會,壓著卡拉·布呂尼後備探身過來,主動提起了另外一個話題:「西蒙,這是金球獎結果嗎,剛剛我們也看了,真遺憾,超蝙大戰沒有獲得提名,你說它衝擊奧斯卡有戲嗎?」

西蒙搖頭:「說不定,不過大家很快就能知道了。」

今天是1月21日。

奧斯卡已經官宣,將會在1月29日公布本屆奧斯卡的獎項提名。

卡拉·布呂尼這時又道:「其實也不錯呢,《理智與情感》不是獲得了劇情類最佳影片獎項嗎,這應該是金球獎最具含金量的一個獎項了,呵,我還看過簡·奧斯汀的這部呢,或許有空也要找來電影看一下。」

剛剛結束的金球獎,高門影業出品李安執導的《理智與情感》成為大贏家之一,成功斬獲了金球獎劇情類最佳影片提名。

音樂喜劇類的3D動畫電影《美女與野獸》自然落敗。

除此之外,丹妮莉絲娛樂旗下的一眾提名影片還拿到了最佳導演、劇情類最佳女主角等五個獎項,含金量也都非常高的那種,算是大獲全勝。西蒙雖然不在洛杉磯,那邊現在應該也在舉辦慶祝派對,艾拉·多伊奇曼白天還因此特意返回了洛杉磯。

起居室內。

辛迪·克勞馥聽到卡拉·布呂尼的話語,眸子突然轉了轉,說道:「西蒙,我看到別墅里也有很不錯的放映廳呢,還有那麼多拷貝,不如我們去看電影吧。」

和這處燈光明亮的起居室比起來,別墅的私人放映廳里,等燈光暗下,可是能做很多事情的。

因此,辛迪這麼說起,其他幾位女郎都紛紛表示贊同,一起慫恿。

西蒙也沒有反對,匆匆瀏覽過手中的資料,起身摟過已經不知不覺貼在他身上的卡拉·布呂尼一起走向別墅私人放映廳。

不過,看電影當然還是熱鬧一些更好,於是又喊上了別墅里其他幾位女郎。

迷離的聖丹斯之夜。

小城東南山頂的別墅內,風月無邊。 葉紀在一邊聽完他們的對話,腦子裏只有一個想法。

我是誰?我要幹什麼?我闖進了哪個小劇場?

他腦子裏有一點東西,卻始終也抓不住,要是有個棍大的人告訴他就好了。

這劇情很熟悉,他怎麼也想不起來。

「算了,不想了,睡覺。」

又重新閉上眼。

過了不知多久。

「先生,麻煩你讓一下,我去上個廁所。」

夏暖暖細聲柔語的對過道座位上的男人說着,男人側身讓開。

她越過去,眼中滿是驚艷,這個男人長相氣質居然比那個狠心的渣男還要完美。

葉紀靜靜看着那道背影走開,精緻到無可挑剔的容貌,盈盈一握的細腰,楚楚動人的氣質…

眼神閃爍了下,離開座位。

飛機廁所,夏暖暖上完廁所剛推開門,一股巨力突然又將她拽了回去。

等她回過神才發現,自己居然被一個男人摁在牆上,還是剛剛那個第一次讓她覺得驚艷的男人。

「你要幹嗎?」

她臉上出現一絲氣憤和紅潤。

這個男人,也就是葉紀,兩根手指捏住她的下巴,露出邪魅一笑。

「當然要。」

完美級洞察能力,讓他很清晰的就知道眼前的女人最喜歡這款笑容,所以他用了出來。

還有這女人應該最喜歡那種既霸道又溫柔的男人。

為了向某些人證明完美級洞察能力是真的很准。

所以他直接低頭印了上去。

強調一下,這不是他的本意,只是想證明一下罷了。

「唔…混蛋,你幹嘛?」

「唔唔…不要,你太霸道了。」

「唔唔唔…你…嗯…輕點…」

二十分鐘之後,廁所門被推開。

夏暖暖紅著臉,一邊整理頭髮,一邊步履緩慢的走向座位,葉紀緊跟其後。

「暖暖,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還有,你的嘴怎麼腫了?」

暖男沈縛言關心的問道。

這話讓她似乎想到了某些畫面,忍不住俏臉一紅,瞪了一眼旁邊座位上的男人,好在沈縛言沒有注意到。

夏暖暖努力平靜着緊張的聲音:「縛言,我沒事,只是有點拉肚子,嘴巴剛剛不小心咬到了。」

「還有很久回國,我們都先睡一會吧。」

說完,她趕緊閉上眼睛假寐。

葉紀聽完他們的對話,微微一笑,看來完美級洞察依舊是那麼准。

機倉陷入寂靜。

飛機不停的飛駛着,在快要進入東國境內時。

「嘭!」

「所有人抱雙手低頭,錢和首飾都交出來。」

兩個渾身充滿著兇狠氣息的悍匪舉著機槍,沖着頭等艙的乘客們吼叫。

或許是太恐懼了,幾個女孩忍不住失聲尖叫。

「噠噠噠噠!」

臉上紋著匕首的悍匪毫不猶豫向她們舉起槍,然後用滿是殺意的眼神看着所有乘客。

「再吵這就是下場。」

這般狠辣的手段,所有人都嚇得禁若寒聲,當即都把財物掏出來,然後雙手放在頭頂,低頭。

除了兩個人,一個是閉目休息的葉紀,一個則是懵逼、不知所措的夏暖暖。

「嘿嘿,這花姑娘的幹活,長的花。」

「那個男的,你想死嗎?」

兩個悍匪先是邪惡的笑了一聲,隨後兇狠的看向旁邊閉目的男人。

「該死的黃猴,我會把你的腦袋…」

葉紀緩緩睜開眼,一雙不含任何感情的眸子幽幽注視着他們。

話語戛然而止。

身體在顫抖,這一瞬,他們彷彿看見那個男人化為了深淵,無盡的冤魂在其中掙扎沉淪,怨恨哀嚎、蒼白手掌…

似乎要將他們也拖入其中。

撲通一聲跪下了,他們在戰慄,好像惹到了傳說中的變種人?

他們此刻是無比的恐懼,期盼眼前的大佬饒他們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