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想給蕭凌絲毫喘息的機會!

「來!」

蕭凌浴血而狂,他目光滿是不屈的神色,哪怕是死亡,他也要戰鬥到最後。

嘭!嘭!嘭!

吞噬深淵上空之上,蕭凌與二亦的身影不斷穿梭,在吞帝等人目光注視下,以極為硬撼的姿態轟撞在一起,每次對碰,都能攜帶其驚天動地的衝擊波。

「呵呵,沒想到這小子竟然變得這麼強大了!」

吞帝注視著戰場,目光陰沉無比,蕭凌讓三亦和四亦受到重創,已經很讓他驚訝了,接下來,蕭凌還能夠與二亦戰鬥到旗鼓相當,這讓內心他動了殺機。

蕭凌此子,不可留!

「吞帝,待會你出手吧。」

怪傑葯帝眉頭微皺,道:「這小子挺邪門,讓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蕭凌不是二亦的對手。」

吞帝沉聲道:「激發了這麼多潛能,他看似戰鬥力還在巔峰,其實已經是風中殘燭了!用不了半刻時間,二亦就能夠將他斬殺!」

伴隨著吞帝語音落下,蕭凌的氣息陡然暴漲起來。

「狂血,給我煉化!」

蕭凌已經戰鬥到疲憊,戰鬥到油盡燈枯。

在這一刻,他瘋狂煉化起煉獄血珠的狂血能量,他已經顧不了太多了!

哪怕因此,他留下暗疾,他也沒有辦法了!

再不拼的話,曇花就要死了!

望著流下血淚的曇花,蕭凌怒喝一聲,他此刻的氣息已經到達了半步武帝,身形猛然轟出,朝著二亦狠狠地轟去。

「瘋子!」

看到蕭凌的實力再度暴漲,二亦瞳孔猛地一縮,明白蕭凌這個小子是徹底不要命了! 轟!

又是一次兇猛到極點的對碰,蕭凌與二亦瘋狂轟撞在一起,最後雙方的身影皆是倒飛而出,在空間上搽出長長的痕迹。

此刻雙方,已經渾身浴血。

蕭凌身穿烈火九天,鮮血沾滿了烈火九天,顯得更加妖艷。

二亦全身已經皮開肉綻,露出大量鮮血。

饕餮巨獸的肉身強悍無比,堪比九階玄器,此刻竟然被蕭凌擊破了防禦!

「這小子!」

吞帝目光陰沉到極點。

「怪不得大家都稱讚你,你真的有些本事!」二亦咬牙切齒地說道。

沒有將蕭凌斬殺,反而纏鬥到現在,二亦已經非常憤怒了。

「殺!」

蕭凌沒有廢話,再度朝著二亦轟撞而來。

「不管你多麼拚命!我也不會讓你上去的!」

二亦開始燃燒精血,獰笑一聲,道:「你註定只能眼睜睜看著曇花被煉化成血葯!」

轟!

二亦開始拚命了,一拳又一拳朝著蕭凌轟來。

滔天般的妖氣,在他的拳頭之上瘋狂匯聚,化為了數百丈的巨蟒,以極為恐怖的速度,朝著蕭凌呼嘯而來。

「殺!殺!殺!」

蕭凌仿若癲狂,攜帶著三大玄器瘋狂施展各種攻勢,與二亦的攻擊轟撞在一起。

轟隆隆!

鋪天蓋地的能量瘋狂爆炸,頓時間,那狂暴的漣漪將周圍的建築,空間,全部摧毀,摧毀城虛無!

迷藥玩偶:難逃惡魔總裁 那恐怖的戰鬥波動,甚至是波及到了上方的吞帝和怪傑葯帝。

嘶啦!

吞帝目光陰沉,抬手一揮,恐怖的吞噬之力呼嘯而出,將那些戰鬥波動全部吞噬完畢。

「我說了吧,你不出手,二亦這傢伙未必打得過蕭凌。」

怪傑葯帝看著下方的慘烈戰鬥,目光變得無比凝重,道:「那小子,已經不要命了!」

「我知道!」

吞帝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我相信二亦能夠擊敗蕭凌,他可是三星獸帝!」

「朱雀手印!」

「七色火!」

「血弒眼!湮滅!」

蕭凌怒吼連連,瘋狂施展攻勢砸在二亦身上,根本沒有絲毫保留。

「該死啊!」

二亦憤怒無比,他已經被打得節節敗退,根本沒有任何優勢。

蕭凌的手段太多了!

無論是正面的攻伐攻勢,還有詭異的靈魂攻伐,都讓二亦應接不暇!

「剎那永恆!」

蕭凌手持帝皇劍狠狠地劈過,這一劍,已經匯聚了他絕大部分力量了。

「不!」

二亦瞳孔猛地一縮,在這一招下,他感受到致命的死亡氣息,然而,他卻根本無法躲避!

嘶啦!

這一劍,蕭凌的帝皇劍刺入了二亦的巨大身軀。

噗!

鮮血狂飆間,二亦的巨大身軀,差點被蕭凌劈成兩半,若不是二亦瘋狂暴退,他早就死在蕭凌手上了!

「你該死啊!」

二亦眼睛都紅了,出道至今,他還從未受到過如此重創!

若不是饕餮巨獸的生命力強大無比,剛才蕭凌那一招,早就將他斬殺了!

可惜,二亦不敢立馬對蕭凌出手,他已經失去戰鬥力了。

「蕭凌,你擊敗了我三個兄弟,你足以為傲了!」

吞帝的聲音響徹開來,他冷冽的目光盯著蕭凌,寒聲道:「曇花,你救不了的!所以,你可以去死了!當然,我不會讓你立馬死去!我要讓你親眼看著曇花被怪傑葯帝煉化成血葯!」

咻!

伴隨著吞帝語音落下,吞帝的身形頓時消失不見。

下一刻,吞帝的身影來到蕭凌面前。

都市神級超人 蕭凌反應過來,吞帝已經一拳轟了過來,狠狠地砸在了蕭凌的胸膛之上。

「噗嗤!」

蕭凌倒飛而出,口中吐出大量鮮血,整個人轟在一處廢墟宮殿之上,濺起大片碎石。

四星獸帝的力量,果然是撼人心魄!

「噗嗤!」

蕭凌佇劍而立,再度吐出一口鮮血,氣息立馬萎靡不振起來。

當他抬起頭來的時候,吞帝的身影,再度襲來。

嘭!

一腳,將蕭凌再度狠狠踢飛!

轟!

蕭凌的身軀再度轟撞在地面上,那巨大的力量,使得周圍的地面露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紋,由此可見,四星獸帝的能耐不凡。

以他現在的力量,根本沒有反擊的餘地。

「還敢站起來?」

吞帝目光看向蕭凌,只見蕭凌再度佇劍而立,拖著鮮血淋漓的身軀,朝著上方的曇花走去。

「蕭凌哥哥!不要啊!」

曇花凄厲叫著,看著蕭凌被打成這樣,她的心都在滴血。

一切都怪她自己!

若是她沒有進入吞噬深淵,或者發行吞噬深淵的異常,獨自逃離的話,也不會發生這些事情。

可是,一起都晚了!

望著鮮血淋漓的蕭凌,氣若遊絲的蕭凌,曇花雙眼已經被淚水布滿,泣不成聲。

「蕭凌哥哥,我不配你這樣!」

曇花哽咽道:「曇花雖然怕死,但不希望蕭凌哥哥因我而死!」

說到這裡,曇花瘋狂催動自己體內最後的力量,想要自裁身亡。

「小丫頭!想要在我怪傑葯帝面前自殺,你是不是把我當成空氣了?」

怪傑葯帝屈指一彈,元氣化為鎖鏈,制止住了曇花的行為。

「你會死,但是不是現在!」

怪傑葯帝陰測測地說道:「你馬上就要成為血葯!不僅如此,我看蕭凌體質特殊,到時候,我也會將他煉製成血葯!那樣的話,我會把你們兩人融入在一起,這樣算是做了一件善事!哈哈哈!」

噗!

吞帝狠狠地將蕭凌踐踏在地上,阻止了蕭凌繼續前進。

「蕭凌!能夠將逼得我出手,你足以為傲!」

吞帝冷笑一聲,道:「日後,我崛起神武大陸,我定然會將你的事迹說出來!當然,大家聽了之後,只會唏噓不已!並不會在乎你輝煌的過去!」

「死去的天才,根本不叫天才了!而是一堆廢土!」

說到這裡,吞帝忍不住狂笑起來。

「主人!」

「蕭凌!」

蕭凌的奴僕們,還有六亦看到這一幕,眼睛都紅了。

「嗯?」

感受到蕭凌想要爬起來,吞帝目光頓時陰沉下來,腳猛然用力,狠狠踐踏著蕭凌。

「是個硬骨頭! 仲夏夜的祕密 可惜了!」

吞帝譏諷道:「現在,你就不必掙扎了!安心看著曇花如何變成血葯!到時候,我會當中你的面,將血葯吃掉!」

「我必須站起來!」

蕭凌咬著牙齒,瘋狂催動體內的力量,他不能坐以待斃,可是吞帝的力量太強大了,將他徹徹底底的壓制住了。 「還想做無謂的掙扎?」

吞帝踩著蕭凌,忍不住狂笑起來,情緒無比美妙。

蕭凌在西天妖域的這些時日,不知做了多少驚天動地的事情,而這些事情,也讓西天妖域的妖族,開始愛戴蕭凌,稱呼蕭凌為千古第一人!

的確,就是這個千古第一人,給西天妖域做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

甚至,就是因為這個千古第一人,破壞了他諸多計劃,害得他不得不背井離鄉,帶著吞噬深淵的眾人離開西天妖域,來到混亂動蕩的東海。

這些日子,他夜不能寐,擔心受怕,害怕帝域的超級強者得知他勾結天魔宗,從而圍剿他,也因此,他才不得不將吞噬深淵內所有血脈不純的人全部吞噬,增強自己的實力。

為了重見天日,他必須將曇花也吞噬掉,那麼他的實力,將再也不懼神武大陸那些超級強者了,哪怕打不過,他也能夠逃得掉!

「吞帝,可以了。」

怪傑葯帝目光看向蕭凌,眉頭微微一皺,道:「這小子的目光太讓人不舒服,你速度將他解決吧,免得節外生枝,橫生變故。」

「也罷,就依你所言。」

吞帝微微點了點頭,他做事一向是小心謹慎。

今日,他的情緒會有這麼大的波動,完全是他徹底制服了蕭凌!

令得天魔宗都頭疼不已的蕭凌,就被他徹底踩在腳下,吞帝心中暢快無比啊!

「蕭凌,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