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通通去撞牆好了!

1998年世界盃0:3負於克羅埃西亞、2000年歐洲杯三球被葡萄牙羞辱,兩個「0:3」催生了德國足球的十年計劃,培養年輕人才是其中重之又重的一環,常年只信任老將的德國因為慘痛的失利不得不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青年球員,想要培養他們,通過新一代的成長來迎接德國足球的復甦。

然而在這樣的大環境下,這個常年都在海外的孩子卻遭受了球迷的侮辱?!


這豈不是讓他們自己被打耳光!

要知道德國的年輕一代里,可有不少的移民後裔,其中不乏天資出眾的孩子。如果他們對這一次視而不見,任由這股妖風越刮越烈,那豈不是寒了那些球員的心?!

德國足協火燒火燎起來,他們再也不可能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明眼人都知道,現在,這堆火都快燒到了他們的身上!對那些漢諾威96的極端球迷們,他們必須拿出一個看法來!

而這個時候,風暴中心的波爾圖人卻漸漸平靜下來,他們,已經將目光瞄向了下一站——

慕尼黑! 慕尼黑,是德國巴伐利亞州的首府,它坐落在阿爾卑斯山脈的北麓,位於伊薩爾河畔,是一座歷史文化名城。

悠久的歷史賦予了慕尼黑豐富的文化底蘊,讓這座城市在繁榮之外,依舊保留有巴伐利亞王國都城的古樸風情。然而它的盛名並不僅僅來自於這兩點,這座城市還因為另外一點而吸引了大量的遊客——

足球!

慕尼黑這座城市裡有兩家針鋒相對的俱樂部,分別是拜仁慕尼黑和慕尼黑1860,而兩者之間的比賽也被稱為「慕尼黑德比」。

同一地區或者同國里的俱樂部之間,有一些因為歷史的原因而被賦予了「德比」的稱號,或許它們的來源五花八門,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一定是那裡最火爆的賽事。但是在歐陸足壇的各大城市德比里,慕尼黑德比的氣氛卻遠遠趕不上「米蘭德比」、「馬德里德比」,甚至還不如「北倫敦德比」熱烈。

原因無他:實力懸殊。

拜仁慕尼黑與慕尼黑1860之間的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在經歷了一個顆粒無收的苦澀賽季之後,在這個夏天,拜仁慕尼黑終於再度捧起了德甲與德國杯的冠軍,他們以「雙冠王」的榮譽宣告了自己的王者歸來。但是慕尼黑1860呢?他們在德乙里沉淪了非常長的時間,好不容易重返頂級聯賽,居然在上個賽季里,從德甲聯賽里降級了!

這樣的兩支俱樂部,一支是德甲班霸,儘管曾經被戲稱為「綠茵好萊塢」,卻從來都不掩蓋其強大實力。另一支卻常年累月在次級聯賽里沉浮,成績起伏彷彿過山車。而這樣的德比——也難怪沒有那麼熱烈的氣氛。

塞巴斯蒂安對於這座城市的熟悉程度,要遠遠超過他的隊友們。畢竟,在他七歲之前,就生活在這座城市裡,如果誇張點說,在波爾圖之外,恐怕他最熟悉的城市,也就是慕尼黑了。那個時候他甚至還去拜仁慕尼黑位於塞貝納大街上的青訓基地里晃蕩了一些時日,但是很快,他們就舉家搬到了波爾圖。

當球隊大巴緩緩駛向慕尼黑市郊的哈拉興的時候,他剛剛費勁千辛萬苦,終於從自己腦袋裡扒拉出了點點模糊的記憶,而當他興緻勃勃觀察窗外景色的時候,終於覺得有那麼一點點不對勁。

這條路,怎麼看,目的地都是塞貝納大街啊!

而位於塞貝納大街上的那傢俱樂部……

塞巴斯蒂安,打住,打住,這怎麼可能!

少年完全被自己腦海里的猜想給驚呆了,然而他舉目四望,卻發現自己的隊友們雖然很多都在欣賞窗外的景色,但是眼裡根本沒有名為「驚訝」的這一種情緒。

他戳了戳坐在自己身旁的隊友,巴西人德科將掛在自己耳朵上的耳機給摘了下來,終於將目光投向了他。

而這個時候,塞巴斯蒂安還在木然地盯著窗外,沒有回頭:「……嗨!安德烈,先生有說,我們來慕尼黑,是要和哪傢俱樂部踢比賽嗎?」

德科搖了搖頭:「先生沒說,你忘了么,開始還只通知我們,友誼賽是在德國呢!」

也是,那個時候只通知要來德國,至於漢諾威96,都是後來才說的!

巴西人望著窗外的景色,忽然一拍自己的腦袋:「塞巴斯蒂安!既然我們之前是和德乙的俱樂部踢的比賽,那麼現在……在慕尼黑里也應該是找一家德乙俱樂部?!」

德乙?!

可是……這裡明明是塞貝納大街啊!

即使塞巴斯蒂安已經離開了這座城市非常之久、久到幼年的記憶已經模糊不清,但是他也可以肯定,位於塞貝納大街51號的那傢俱樂部,絕對和德乙扯不上什麼關係。

要有關係,也是他們的老對頭才對……

大巴的車速非常慢,慢到他們老遠就看到了那一座白色的建築物,還有上面紅色的裝飾,還有位於玻璃正中央的標誌。

而當他們坐的大巴終於開到那座白色建築物之前的時候,大家都驚呆了。

塞巴斯蒂安的聲音木木的:「……安德烈,你的意思是……這是一家德乙俱樂部嗎?」

巴西人……他終於勉強將睜圓的眼睛恢復了正常,可是他的頭卻像撥浪鼓一樣搖了起來。

開玩笑!

怎麼可能!

他將頭抬起來,向後方掃了掃,果然,在很多隊友的眼裡,都看到了驚訝,當然,還有更加濃重的好奇色彩。

任誰也沒有想到,在這條路上,他們居然會看到德甲班霸——

拜仁慕尼黑!

.

還好還好,更加令人震驚的事情並沒有發生,他們乘坐的大巴直接駛過去了這座有拜仁隊徽的建築物,朝著前方開過去了。

眼見著大巴開走了,大家失望之餘,又紛紛鬆了口氣。

雖然剛才還在猜測他們的友誼賽對手會不會就是德甲班霸,但是現在見到不是了,還是難免會有失望的情緒。

拜仁慕尼黑在德甲里的地位,大概可以類比與皇家馬德里在西甲里的地位,不同的是,西甲好歹還有一個巴塞羅那,可是在德甲里,基本就是他們一家獨大了!

至於波爾圖……葡超聯賽積分還沒有趕超德甲呢!

可是……大巴開出去后不久,就在一家酒店門口停下來了。前方教練組成員紛紛起身,宣布大家下車。

於是眾人的眼裡再度寫上了震驚。


不會吧,他們的友誼賽對手,難道真的是拜仁慕尼黑?!

.

無怪乎波爾圖的隊員們不敢相信,實在是在友誼賽上,他們基本上沒有遇到過什麼可以稱之為「豪門」的球隊。上個賽季的巴黎聖日耳曼不算,法甲可是和葡超一樣邊緣呢!

像這樣的隊伍,基本上就指望冠軍杯里見上一見,要是自家球隊發揮不好,可能見面的機會都沒有。除了冠軍杯,基本上,俱樂部和球員都不會有什麼交集。

別的不說,語言,也是很大一個難題呢!

波爾圖裡的大多數球員都沒有想過以後到德甲里發展,對於德語更是一竅不通。當他們拎著自己背包下車的時候,猶自不敢相信。對手從德乙俱樂部一躍為德甲班霸,這也太超乎意料了一點兒……

但是驚訝歸驚訝,其他的還是要繼續的。大家都是職業球員,這點兒好歹控制得住。

塞巴斯蒂安跟在德科後面下車,就看到穆里尼奧與達科斯塔兩人笑著站在大巴前。

咦,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

主席居然沒有率先進入酒店?!

這不科學!

少年打算跟著德科直接溜過去,結果遠遠地就被人給叫住了:「塞巴斯蒂安!」

教練有召,莫敢不從。

塞巴斯蒂安乖乖地背著旅行包溜到了兩人面前。

達科斯塔笑眯眯的:「我看過你前幾次比賽,踢得很好!」

塞巴斯蒂安受寵若驚,立馬錶示不敢當不敢當,自己會再接再厲。

結果主席繼續表揚:「看到你,我就覺得我們呀,都老了……要是再年輕上個幾十歲,也想上場去踢球啊!」

「主席您現在上去也不晚的!」這個時候順著說一句總沒有壞處!

「老啦,老啦……我幾乎都是看著葡萄牙這黃金一代成長起來的。我就眼睜睜看著競技隊和本菲卡把我們甩下去一截……你也要多多加油啊!」

「主席,您別傷心,咱們還有先生呢!」

達科斯塔笑眯眯的,就是不說話。

「主席!您看,先生一來了,咱們立刻就在聯賽里穩住陣腳了……先生執教了一個賽季,咱們就立刻拿到了冠軍!而且不是一個冠軍,是三個冠軍!我們還有先生呢,天塌下來讓他頂著!先生在手,天下我有!」

塞巴斯蒂安語氣要多真摯多真摯,表情要多誠懇多誠懇,但是穆里尼奧額角直接蹦出三根黑線,他一記爆栗子直接賞給了少年:「……平時沒見得你這麼多廢話,自己去酒店睡覺吧!」

隔岸COS雕塑的德科瞬間復活,過來把塞巴斯蒂安拖走。

達科斯塔嘆了口氣:「這孩子……何塞,他似乎很喜歡你。」

穆里尼奧:……

波爾圖少帥非常想翻個不雅觀的白眼:「他就人太單純,腦子太笨!別人說什麼,都可以把他哄得團團轉!」

可是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的嘴角微微翹了起來。 塞巴斯蒂安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俱樂部超級大BOSS叫住自己是什麼意思。

雖然達科斯塔偶爾也會到波爾圖的訓練基地里去溜達,但是畢竟他和球員接觸的時間也不算太多!一般情況下,他們在訓練基地里都是和教練組還有工作人員打交道,主席想都別想,更別說像剛才那樣,把他給單獨拎出來了!

至少塞巴斯蒂安在波爾圖一線隊過去的一年裡,基本都沒和他說上幾句話。至於青年隊的時候,就更加別想了!

想不通乾脆就扔到一邊,不自尋煩惱一向都是塞巴斯蒂安的優秀品質之一——雖然經常被媽媽說太過大大咧咧。現在少年已經打算把這件事扔到腦後了,反正就像他先前說的,天塌下來還有先生在前面頂著,總歸不會砸到自己的頭上去!

與這個相比,他還比較關心漢諾威的極端球迷,但是現在,先生都已經出手了,他只要關心結果就好了!

當晚,大家所關心的一切都得到了答案。

若熱·科斯塔走進了餐廳,向大家宣布消息——這次友誼賽的對手,正是拜仁慕尼黑!

雖然早有預料,但是真的成為現實,大家還有小小的驚訝。餐廳里產生了一陣騷動,但是很快,就平息了下來,隊員們的注意力完全轉向了另一個地方。

「隊長,雖然能夠和他們比賽是一件好事……可是我們隊里沒有受傷的人,還能夠湊出來一個首發嗎?!」

老隊員努諾·馬尼切首先開口了,他是上上個賽季跟著穆里尼奧從本菲卡來到波爾圖的,和大家關係非常融洽。

在這個關鍵問題被提出來后,大家都啞巴了。

誰也說不出來話,因為這個問題,都在他們的腦海里盤桓。

在前幾天的那場意外之後,波爾圖隊內沒有受傷的球員已經是寥寥無幾,大多人都掛了彩,只是有的輕一些,不影響到踢球——比如被揍成了熊貓眼的塞巴斯蒂安,他的形象是徹底毀光了;還有的重一些,連去大名單里打個醬油都不行,只能在看台上當拉拉隊——比如他們不幸手部受傷的隊長,科斯塔可能要休養好一些時候。

「大概……能夠湊一個全『受傷』陣容?」隊長科斯塔不確定道。

「哇喔!別人都是湊全明星陣容,只有咱們湊全挂彩陣容……真是別具一格啊!」德爾萊驚嘆道。

塞巴斯蒂安摸了摸鼻子:「……所以,輕傷不下火線,重傷不去醫院嗎?!」

少年突然發現,在他說完了這句話后,他的隊友們目光都轉向了他,就好像他是一個發光體,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一樣。

塞巴斯蒂安警惕地望著自己的隊友:「……你們看我是什麼意思?」

但是他的隊友們左望望,右望望,都不說話,反而是心照不宣地對視了一眼。


塞巴斯蒂安:……

這感覺怎麼不對,好像有一個針對自己的驚天大陰謀正在展開?!

終於,一向笑眯眯的老好人費雷拉站出來了。但是他小心地後退了一步,讓科斯塔攔在了自己的前面。

「塞巴斯蒂安……中國的那個國寶,圓滾滾憨呼呼的熊貓,也會喜歡摸自己的鼻子嗎?」

才剛剛摸了鼻子的塞巴斯蒂安:……

他覺得自己的玻璃心咔嚓咔嚓地碎了一地,就是拿強力502膠水都粘不起來。

「你們……這群魂淡,還能不能做朋友了!」餐廳里響起來少年悲憤地大喊,還伴隨著男人們的哄堂大笑。

他跟那個胖乎乎毛茸茸的熊貓才沒有一毛錢的關係呢!

.

當穆里尼奧走進餐廳的時候,聽到的就是自己隊員們快活的笑聲,自從大家受傷后,這還是第一次見到。

他將目光掃向中央,就看到了自己小弟子悲憤欲絕地站著,揮舞著刀叉,高呼自己才不是大熊貓。

可是,配上他黑掉的眼圈兒……

於是波爾圖少帥微笑起來:「塞巴斯蒂安,你說什麼?你就是一隻大熊貓?」

當聲音入耳的時候,塞巴斯蒂安揮舞刀叉的動作完全僵硬了,他的脖子像機器人一格一格地扭過去,就看到面帶微笑、風度翩翩的穆里尼奧。

如果是在其他時候,塞巴斯蒂安絕對衝上去滔滔不絕地表達自己的讚美之情,他最喜歡先生這種微笑的樣子了!不動聲色就把對方給噎得個半死。

可是……絕不代表他想成為那個人啊!

他默默地放下了刀叉,默默地滾回了自己不遠的座位,最後,憂鬱的將自己縮進了椅子。

波爾圖眾人面面相覷。

他這是怎麼了?被他們說像熊貓,說的太傷心了嗎?

這群唯恐天下不亂的隊員們終於開始回想自己的作為,視線停留在少年瘀傷的臉上,終於難得地產生了那麼一丁丁愧疚感。

這孩子都被打得這麼悲慘了,他們還去開他玩笑,是不是有些不對?前些日子,那名漢諾威球迷可是很兇惡呢!

波爾圖隊員一向都護著他,護著護著,漸漸就成了習慣。這下子看到少年憂鬱的去長冬瓜灰了,頓時慌了神,還沒見過這孩子這麼沉默呢!

「……塞巴斯蒂安?」這是小心翼翼的隊長科斯塔。

穆里尼奧站在遠處,挑了挑眉毛。

他看見少年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

椅子里,傳來了少年萬分艱難地聲音:「不要和熊貓說話,他吃撐了……」

波爾圖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