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那會,不是已經來過了嗎?

路南心裡,也有同樣的疑問。

"你們那會,不是已經來過了嗎?"路南盯著自家的兩隻電燈泡,很是無語的說道。

電燈泡一號,理所當然的看著他。

"你跟媽咪親親,是理所當然,我們來看媽咪,也是天經地義,希望爹地不要出言阻止,不然的話,我們問問媽咪,在她的心裡,究竟誰更重要!"蘇寒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赤裸裸的挑戰路南的權威。

路南挑眉看著他。

"北北,告訴你的寶貝兒子!"路南說。

蘇北囧囧的看了路南一眼。

"當然是兒子重要!"蘇北平靜的說道。

路南猛地看著她,差點吐血。

蘇寒得意的挑了挑眉。

蘇凜優哉游哉的走到蘇北面前。

當著路南的面,吧唧一口,親到蘇北的嘴上。

蘇北傻眼了,路南臉黑了。

"爹地,你親媽咪,天經地義,我親媽咪,理所當然,我小時候,媽咪經常親親寶貝呢!"蘇凜唯恐天下不亂的說道。

路南看著這個電燈泡二號,這麼囂張放肆。

他頓時覺得,自己是不是該把這兩個熊孩子,扔出去鍛煉鍛煉。

不然的話,他都可以預想到,自己以後的命運,何其悲慘。

估計他剛要拉著蘇北親熱,就要被這兩個臭小子打斷了。

怪不得說,生男孩子,就是天生來跟自家老子作對的。

這樣下去可不行,他堅決得想個辦法。 路南正盤算著,怎麼將自家的兩個臭小子丟出去訓練。

兩個小傢伙,就主動請纓了。

"爹地,媽咪,我們這次來找你們,其實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跟你們商量!"蘇寒瞬間變成很是認真。

"什麼事情?"路南挑眉看著自家電燈泡。

"爹地,我跟哥哥,找了一個武術教練,打算進行系統的練習,經過這次的事情,我們深深的感覺到,自己的能力太弱小了,手無縛雞之力,就算腦子再怎麼聰明,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連一點自保之力都沒有,更何談保護媽咪,所以,我跟哥哥決定,一起去訓練,回來之後,好好保護媽咪!"蘇凜凝重的說道。

路南瞬間眼睛亮了。

自己本來就是這樣想的,沒想到,兩個臭小子,跟自己想一塊去了!

"你們找的武術教練,靠譜不靠譜,要不要爹地幫你們驗證一下!"路南問。

蘇寒和蘇凜,兩個小傢伙,立馬搖頭。

"爹地,不要!"兩個小傢伙,異口同聲的拒絕。

路南皺了皺眉,什麼武術教練,他們這麼維護。

蘇寒和蘇凜,相視了一眼,都緊緊的捏了一把汗。

他們口中的系統訓練,並非武術教練安排。

其實,在蘇北不在的這一年時間。

蘇寒和蘇凜,兩個人通過互聯網等高科技,不斷的去找蘇北,卻沒想到,被一家名為龍行的國際組織,招攬了。

對方明面上有一家華陽集團,私下裡,卻經營著各種高端武器,很是厲害。

蘇寒和蘇凜,覺得這個組織雖然目前模式不叫小,但是,未來發展前景不錯。

他們每一次有新人進入組織,都會進行系統的組織。

他們組織里的少年,幾乎都是以一當十,以一當百的角色。

而蘇寒和蘇凜,現在也尚未跟對方接洽過,對方組織的老大,一直以為,蘇寒和蘇凜,至少都是少年了。

蘇寒和蘇凜,能答應這次集訓,龍傲天根本沒有想到。

因為他們平日里,很是警惕。

雖然同意加入龍行組織,可是身份極為特殊,一位是網路系統里的王,一位是天才科學家。

他們的聰明才智,很讓龍傲天折服。

他早就有打算,將這兩個孩子,打造成他們龍行組織,下一任的領導者。

直到前兩天,他來到南希市,見到兩個小傢伙后。

他終於明白,為何他們處處小心謹慎了。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兩個小子,竟然是兩個萌寶,乳臭未乾的小屁孩嘛。

只不過,這樣更好,他們經過系統的訓練之後,應該會變得更加強大。

龍傲天都能想象到,未來的幾年後,這兩個孩子,將會帶領龍行組織,走向世界科技前沿。

讓龍行組織,成為世界第一大組織。

讓華陽集團,變成世界上最強大的集團。

龍傲天跟蘇寒和蘇凜商量了之後,他同意,給他們一段時間,給家裡人做思想工作。

因為他們這次訓練,是為期七年的時間。

中途如果不是有事,很難回家一趟。

看著爹地和媽咪不解的眼神,兩個小傢伙頓時感覺到,他們剛才的反應過激了。

"爹地,我不是不願意告訴你,只是我的武術教練,行蹤比較詭秘,他不喜歡我們向別人,透露他的事情,希望爹地能夠理解!"蘇寒說道。

蘇凜趕緊跟著點頭。

"對啊,爹地,你現在雖然很厲害,可是,人終有老去的一天,我們怕您老了,我們兩個還是無能小子,我們最害怕,我們不能保護妹妹和媽咪,保護我們這個家,這次的決定,我和哥哥做了很久了,一直想等著媽咪出院后,再告訴你們。"蘇凜說道。

蘇寒接著蘇凜的話。

"是啊,爹地,我們不敢騙你和媽咪,我們這次的訓練,為期七年,中間可能會很少回家,我怕你們不同意,所以只能提前告訴你們,等媽咪出院后,我們就要離開了!"蘇寒說道。

路南皺著眉,蘇北眼神有點恍惚,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們決定好了嗎?小寒,小凜?"路南問道。

蘇寒和蘇凜,一致的點點頭。

"爹地,我們決定好了!"他們說。

"好,你們的事情,爹地不再過問,因為我知道,你們想事情,比成年人還要周全,爹地尊重你們的選擇,但是,你媽咪才跟你們相逢,多過來陪陪她,不然你們走後,她會難過的!"路南說。

兩個小傢伙一起點頭。

"爹地,我們也捨不得媽咪,但是,我們會盡量多陪陪她的,如果我們不強大,以後我們的家,誰來保護!"蘇寒說。

"是的,爹地,我們現在離開,是為了以後變得更好,讓你和媽咪為我們驕傲!"蘇凜的眼神,閃爍著堅定的光。

路南無奈的點點頭。

"好,我答應你們,但是,你們也必須答應我,不能讓自己受傷,處處小心謹慎,不然的話,我跟你媽咪,會心疼的!"路南說道。

蘇寒和蘇凜,聽話的點著頭。

從始至終,蘇北一句話都沒有說。

兩個小傢伙相互看了一眼,低著頭,乖巧的走到蘇北面前。

"媽咪,你是不是生氣了?"蘇寒小心的問。

"媽咪,我知道,你跟我們剛剛相認,又知道我們要離開,心裡肯定很生氣,很難過,可是,媽咪想想,以後要是再遇到壞人,我跟哥哥還是一如既往的不能自保,到時候,就成為你跟爹地的負累了,我們不想這樣!爹地是盛世集團的總裁,本來商業上樹敵就多,我舉個例子,萬一壞人將我和哥哥抓走,威脅爹地和媽咪,豈不是讓你們兩難,我們不想這樣的,媽咪,我們也捨不得你!"蘇凜說的異常委屈。

蘇北看著兩個兒子,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各種軟磨硬泡。

她無語的嘆口氣。

"算了,你們愛幹什麼,就幹什麼,你們長大了,媽咪管不了那麼多了!"蘇北說道。

聽著蘇北的語氣,兩個小傢伙頓時急了。

"媽咪!"他們一起喊道。

"你們出去吧,媽咪想安靜一會!"蘇北平靜的說完,就拉上被子,將自己捂住,一句話都不想再多說。

蘇寒和蘇凜的決定,實在是來的太突然。

並不是說,她這個當媽的,想要阻止兒子的發展。

實在是,他們剛剛見面,她心中有千萬不舍,沒有人能知道。

看著蘇北拉著被子,不願意再跟他們說話。

蘇寒記得小臉都紅了。

蘇凜眼淚都快出來了。

"媽咪,你不要生氣,好不好?"蘇寒委屈的說道。

"媽咪,你別這樣,實在不行,我跟哥哥不去了還不行嗎!"蘇凜說的有點哽咽。

他剛說完,就受到蘇寒的一記白眼。

這個臭小子,肯定又忘記了,他們是怎麼答應龍傲天的。

"媽咪,我們以後什麼都聽您的,唯獨這件事,好嗎?"蘇凜趕緊彌補自己剛才的口誤。

蘇北依舊背對著他們,一言不發。

路南看著這一幕,他無奈的走過去,將兩個小傢伙拉開。

"你們別為難你媽咪了,她心情不好,等過兩天再過來吧!"路南說道。

蘇寒和蘇凜,看著蘇北的背影,最後無奈的離開。

路南走出去,在門口看著他們。

"小寒,小凜,你們要理解你媽咪的苦衷,她愛你們,永遠都勝過愛自己,你們這樣逼她,會傷她的心,你們慢慢來,多用點耐心,你媽咪那麼愛你們,肯定最終會答應你們的!"路南說道。

蘇寒低斂著眸子,心情明顯不好。

"好吧,既然爹地這樣說了,那我們慢慢跟媽咪說吧,努力徵得她的同意!"蘇寒說。

蘇凜也跟著說。

"爹地,你也別說了,我們很清楚,你雖然同意我們離開,但是,還不是因為,我們會打擾你跟媽咪,還有,無論何時,你都是向著媽咪的,我們理解你!"蘇凜一副乖巧懂事的樣子,說的路南臉上的神情,不斷變化。

"行了,臭小子,你們趕緊回去吧,路上小心點,我進去開導開導你媽咪!"路南說道。

兩個小傢伙點點頭,轉身離開。

路南無奈的搖搖頭,轉身向著病房走去。

聽見病房門響了。

蘇北依舊背對著房門。

雖然她沒有睡著,可是,她現在誰也不想理。

"北北,別生氣了,好嗎?"路南走到病床邊,溫柔的看著蘇北。

蘇北背對著他,壓根不搭理。

路南無奈的皺眉。

"你看啊,孩子長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小寒和小凜兩個人,本來就是那種早熟的孩子,我們想將他們拴在身邊,估計也不可能,何不放手讓他們飛翔呢!我知道你心裡難受,畢竟,一年多的時間,沒有見兩個孩子了,現在剛見面,就要分開,你心裡捨不得,可是,就算有再多的捨不得,你也要慢慢接受,和孩子置氣,最後生氣難過的,還是你自己,北北,你應該知道的,我捨不得你有一點點難受!"路南語重心長的說道。

蘇北終於大發慈悲的轉過頭。

她頂著一臉紗布,路南也看不清楚她的神情,所以,也不明白她究竟是怎麼想的!

他只能在心裡,胡亂猜測。 董雅寧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賴太打斷,「行了,別哭了,我也沒說是你的責任。」這個董雅寧就會哭,而且還說得那麼好聽,都是為了她,呵呵。

董雅寧吸了吸鼻子,說話的語氣哽咽又委屈,「我知道你不怪我,可是我一想到,我這個做母親的,在孩子出事的時候,半點作用都起不到,只能看著澌鈞為了收拾這個負面新聞,娶了木……」突然反應過來意識到自己說錯話,董雅寧趕緊捂住嘴。

正在喝水的賴太聽到這話,猛地抬起頭看著董雅寧,「你說什麼?」

「我,我沒說什麼,你聽錯了。」董雅寧眼神閃爍一臉心虛。

她聽錯了?如果董雅寧表現出自然一點,她還真的以為自己聽錯了,賴太死死盯著董雅寧的眼睛,質問一句:「你是說,紀總娶了那個小賤人是不是?」

「我……」董雅寧一副瞞不住的樣子,蹭的起身來到賴太跟前,坐下后,雙手搭在賴太胳膊上,「印蓉,這事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當時極力阻止,可老夫人堅持要讓澌鈞娶她,澌鈞只能娶了,還好,在我的勸阻下,老夫人才答應暫時不公開婚事。」

「呵呵,當然是不公開了,公開了,不怕我們賴家不持支紀家嗎?」賴太用力甩開董雅寧的手,將手上的杯子用力放回桌上,「沒那麼簡單,你是知道媛媛和紀總那晚的事情,一句平復風波就讓那個小賤人踩著我們家媛媛的清白上位嫁入紀家享受榮華富貴,豈不是把我們賴家當作死的,我告訴你,這事沒那麼簡單……」

「印蓉,印蓉,你冷靜點,別衝動,我來的時候,外面還有不少記者,要是讓記者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媛媛的聲譽,賴家的未來都毀了。」董雅寧起身拉著賴太。

本來就氣在頭上,被董雅寧這麼一拉,賴太更來氣,甩開董雅寧后,怒氣沖沖離開,「欺負到我頭上來了是吧,我倒要上門看看,紀家的人是有多不要臉,毀了我寶貝女兒翻臉不認人還想名利兼收,看我怎麼撕爛她們的臉!」

「印蓉,印蓉……」董雅寧做樣追了幾步就停下步伐,裝的一臉著急來回踱步。

這下有戲看了。

澌鈞應該還沒跟那個小賤人結婚,畢竟是那麼嚴肅的一件事,澌鈞又那麼喜歡那個狐狸精,如果結婚的話,肯定會找她商量相關事宜,不會那麼匆忙,所以她得趁著還沒結婚前,就讓黃印蓉知道這件事,讓黃印蓉出手去干預,能成功自然好,不用她再另外想辦法對付那個狐狸精。

董雅寧焦急的面色下是暗暗竊喜和得意,就在她等賴太下來時,放在沙發的包包響了,董雅寧回頭看了眼樓上的方向沒看到賴太下來,就先去拿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