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不相信,他自己沒有陸思誠帥。

「我的天!一模一樣的衣服,被周學長穿出了廉價感。」

「學長還真是心機重,竟然想插足校花他們。」

「突然感覺周雲更多餘了。」

聽到這些聲音,周雲的指甲深深陷在了掌心之中。

一切就都在大會上見分曉吧!

主持人介紹了參賽選手之後,露出了一個神秘的微笑。

「今天,我們還來了一位特別的評委,就是咱們的齊方齊教授,大家歡迎。」

主持人的聲音結束,場地響起了震耳欲聾的聲音。

齊教授都出山了,可見這場比賽的重要性。

齊教授走上枱子,拿過主持人手中的話筒。

「今天我來,是給我的學生加油的。」

周雲聽到齊方的這句話,臉上出現了得意的臉色。

看吧,最後齊教授還得承認自己的身份。

齊教授的話一出,會場又不淡定了。

其餘的學生聽到齊方的聲音,流露出了羨慕的神色,低聲討論起來。

「這還是第一次聽到齊教授承認有學生。」

「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啊?」

「那還用說,肯定是周學長啊!他給齊教授鞍前馬後那麼久。」

「那也不一定,齊教授可不是那種人。」

就在他們討論的時候,齊方看着陸思誠所在的方向說道。

「陸思誠加油!」

周雲聽到齊方的這句話,原本得意的臉漸漸石化,眼睛裏全是不相信。

自己鞍前馬後的那幾個月,就真的抵不過陸思誠的天分嗎?

齊方的話一出,場地里的驚訝聲此起彼伏。

「啊!齊教授的學生竟然是陸思誠啊!」

「難道他就是最近盛傳的那個天才?」

「要是這樣的話,估計周雲就會吃力了。」

張揚和黃盈他們聽到這個消息,臉上也是滿滿的震驚。

他們一直以為那只是齊教授的說辭,

沒成想齊方竟然會當着這麼多的人的面說了出來。

他們心裏對陸思誠是越來越佩服了,尤其是張揚。

齊方說完話,走到了評委席上。

就在主持人打算宣佈大賽開始的時候,

會場入口處傳來一陣騷動。

「我去!校長竟然也來了!」

「他們的面子可真大。」

「可不是么,很久沒有看到這麼巔峰的場面了!」

「我現在突然想去拿桶爆米花了。」

校長方宇邁著穩健的步伐走到了評委席。

這種場面他是可以不出現的。

但是這兩天一直聽齊方在耳邊念叨陸思誠,

他倒也想看看這個學生到底是何方神聖,

能讓他的老夥計惦記這麼久。

方宇入座之後,就示意主持人可以開始了。

「歡迎大家來到一年一度的數據分析大賽,舉辦大賽旨在…」

「我宣佈,大賽現在開始。」

主持人的聲音一落,原本熱鬧的會場,更加的沸騰起來。 太陽在天空閃耀著,但是殘酷的冷風卻把這明媚之光的暖意驅散了,讓人感受不到一絲溫暖。

更何況現在還是歲末之月,寒潮正在無冬之海匯聚,然後攀過連綿起伏的大劍痕山脈,即將為翡翠原野披霜蓋雪。

兩隻食人魔守衛懶洋洋地站在哨塔上,不時地利用居高臨下的目光,警惕地打量著茫茫四野。

他們上身覆蓋著連陽光都閃不出光芒的粗糙金屬護甲,護肩與鐵護腕上還鑲嵌著尖釘,下身則是一條用獸皮縫製的長褲,手中則各持一把外形醜惡的釘頭錘與鐵刺盾牌,肥胖的身影在陽光下晃來晃去。

簡陋的哨塔是用粗糙的石頭混合夯土搭建而成,然後頂部再覆蓋一層茅草用來遮風擋雨。

「碎骨食人魔部落的勇士最討厭站崗了。」

一名食人魔守衛嘟囔一句,先是望了一眼盡職盡責的同伴,接著便很隨意的坐了下去,將肥胖的身體靠到石牆上,偷偷地掏出一串各種牙齒串連而成的項鏈,帶著一臉傻笑地在手中拋來拋去。

另一名警惕的食人魔守衛似乎覺得這粗糙的護甲很彆扭,肥胖的身體像個小姑娘一樣扭來扭去。

食人魔守衛最終實在忍受不住這種痛苦的折磨,將武器丟在地上,開始拆卸穿戴在身上的粗糙護甲。

當他注意到護甲內襯那稜角分明的澆鑄痕迹竟然沒有被打磨圓潤后,簡單的腦袋竟然明白了為什麼穿戴的鎧甲會這麼彆扭和不舒服的原因。

「砰!」

食人魔守衛憤怒的將粗糙的金屬鎧甲摔到石牆上,沉重的鎧甲直接砸裂石牆的一角,摩擦出耀眼的火星。

「該死的狗頭人雜碎!又他媽的偷工減料!」隨後食人魔守衛又忍不住低聲咒罵一句,聲音就像嗓子眼裡塞了一大團棉花。

接著便轉身走下哨塔,準備去找狗頭人的麻煩,突然食人魔守衛注意到北邊的荒野中出現一道黑影,正在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向著靠攏。

「蠢貨!敵人來了!」反應過來的食人魔守衛立刻用蒲扇般的巴掌拍了一下坐在地上傻笑的同伴。

同時,趕緊拾起地上的釘頭錘與盾牌,一雙大眼睛警惕地打量著越來越近的身影。

「是半精靈!」傻笑的食人魔慌忙將駭人的牙齒項鏈塞到褲子里,望向荒野的方向。

當他看清楚來人的模樣后,醜陋的面部浮現一抹興奮之色,而後又下意識地舔了舔乾裂的嘴唇,露出一口猙獰的大黃牙。

「只要是細皮嫩肉的敵人,不管有多少,都要馬上彙報首領,趕緊去!」褪去鎧甲的食人魔對流口水的同伴踹了一腳,提醒道。

「哦哦!」反應過來的食人魔立刻點點頭,扭動著肥胖的身體跑去鎮子內彙報情況。

「前方的半精靈聽著,這裡是號角鎮的領地,再膽敢往前一步,碎骨食人魔首領絢麗的法術將會讓你品嘗到來自死亡的恐懼。」簡陋的哨塔上,剛剛趕到的食人魔巫師對不遠處出現的半精靈咆哮道。

「我是來自瀑上鎮半精靈遊俠,索恩。來找你們的領主地精巫師瑪爾維莎,勞煩你幫我通報一聲。」佇立在陽光下的半精靈遊俠緊了緊被寒風吹得獵獵作響的斗篷,說道。

「混蛋東西!號角鎮最偉大的地精女王的名字也是你敢隨便亂叫的。半精靈雜碎,還不趕快賠禮道歉,要不然碎骨食人魔部落的首領尼爾高將會讓你品嘗一下被火焰肆虐的痛苦。」

彷彿被觸動要害的食人魔巫師朝著半精靈遊俠憤怒的咆哮一聲,蒲扇大的手掌中上也迅速浮現出危險的魔力波動,一個暗紅色火球逐漸開始成形。

「咻!」

食人魔巫師的話音剛落,一支跳躍著電弧與淡橙色火焰光芒的箭矢撕裂空氣,精準地擦過食人魔巫師的手掌,凝聚的魔法能量也隨之潰散,消散在空氣中。

「廢話怎麼這麼多,趕緊去彙報。」手持複合長弓的索恩冷冷地瞥了舔狗食人魔巫師一眼,將籠罩在面部的兜帽掀下。

距離馬拉崇拜者舉行『牧鹿宴』已經過去五天時間,而他也在養好傷勢后,向雙塔鎮的阿爾薇領取了酬勞,便馬不停蹄地來到了這裡。

來這裡的原因,主要就是為了向獸人劍聖學習「提氣斬」與「旋風攻擊」的訓練方法。

至於梅莉凱神殿,他並沒有去,而是利用召喚的動物夥伴向神殿的兩位豎琴手成員簡單講述了一下任務的經歷,表示自己已經圓滿地完成了他們的委託,讓其放心。

「是你?」食人魔巫師看清楚遊俠的面容,立刻認出了對方的身份,隨後眼神一縮,將內心的怒火強行壓了下去,對守門的食人魔說道:「快開城門!」

「隆隆隆!」

沉重的石門緩緩上升,索恩見此,掃了一眼鎮子內的情況,便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

號角鎮的領地不像暮光鎮那樣平坦,也不像鐵馬鎮一樣建立在半山腰上,它的地形看上去更像是用簡陋而又粗糙的石塊築成城牆將一座規模不是很大的小山團團包圍。

進入鎮子后可以發現,山坡下方是一排排數量不多,相對來說還算精緻的石屋,以及密布的獸皮帳篷。

而半山腰則是各種被地精或者狗頭人挖掘出來的洞穴,透過稀稀疏疏的樹叢縫隙,就可以看到從洞穴不時鑽出來的地精狗頭人身影。

索恩並不在意各種類人生物的好奇目光,一個人默默地漫步在碎石鋪滿的寬闊道路上,觀察著鎮子內各種稀奇古怪的事情。

一名赤裸著上半身的巨魔將整個身體趴在一塊大石頭上,雙眼微閉,很是愜意,因為他的背上有兩隻灰皮地精正在用小爪子給他清理覆蓋的綠蘚。

憨厚的食人魔推著一輛拉滿嘰嘰喳喳的小地精的板車,揚起一陣令人作吐的腥風,從他身邊走過。

牙尖嘴利的小地精站在一顆大樹下,雙手叉腰,喋喋不休地訓斥著一隻將腰彎得,頭顱都快貼到地面的巨魔。

一群背著籮筐,手中拿著礦鎬的狗頭人被一隻食人魔拿著皮鞭像攆鴨子一樣趕往半山腰的洞窟。

……

「怎麼樣?號角鎮還可以吧,遊俠先生。」這時,身著灰色巫師袍,頭戴黑色尖角帽的地精巫師瑪爾維莎,無聲無息地飄到索恩身前,與他的身體高度保持平衡后,輕抬淡紅色眼眸,緩緩說道。

索恩望了一眼對方腳下的浮空碟盤,立刻知曉了她之所以能夠漂浮到半空中的原因。

二環法術「譚森浮碟術」,對於地精種族這種輕巧的體型來說,用於行走或者趕路的確很適合。

「還不錯,在這裡讓我看到了邪惡的類人生物們的另一面。」索恩一邊走,一邊出聲附和一句。

「不管在什麼地方,只要是智慧種族,他們都擁有善與惡,只是沒有被引導出來而已。就像在地精的字典中沒有『善良』『美好』之類的讚美詞語。」地精巫師瑪爾維莎將帽檐往上抬了幾分,笑著說道。

以往的索恩與地精巫師談話時,對方都是乘騎著牛犢大小的座狼,面容被尖角帽籠罩,只能讓他看到帽檐的陰影下閃爍的淡紅色光芒。

如今,對方利用二環法術與他的身體齊平,又將帽檐往上抬了幾分,以至於他現在可以輕而易舉地看清對方的相貌。

望著地精巫師精緻的面容以及嘴角勾起的一絲淡淡的笑意,半精靈遊俠腦海中突然蹦出了『挺漂亮的』這四個字。

同時有些疑惑自己最近這是怎麼了,腦海中浮現女術士的身影,倒沒什麼問題,畢竟人家長得漂亮,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覺得地精眉清目秀的話,那問題就有點嚴重了。

緊接著索恩下意識地又將目光移向身邊路過的另一隻地精,這才鬆了一口氣,內心暗想:原來我的審美觀並沒有被扭曲。

「那你培養的這些地精中有沒有成為巫師潛質的。」索恩神色尷尬了一下,趕緊轉移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