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相信,只要再給一點時間。

自己一定能夠到達武道的終點,到時候在回到北溟城,做一個吃吃喝喝的富家公子。


豈不快哉?

шωш◆ ttκǎ n◆ ¢Ο

提升。

消耗二十萬經驗值。

修爲變成築元三重。

體內的每一個細胞走在急速分裂,真氣沸騰不已。

非常的舒坦。

實力越高,每一次的修爲提升,都會有一種酸爽的感覺。

大概這就是爲什麼人們不斷提升實力的原因吧。

有些小興奮,錢家的衆人。

你們的買命錢,準備好了嗎?

豎日,臨近夜晚時分。

看着眼前漸漸映入眼簾的城池,林寒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首先,需要低調的進城。

不能打草驚蛇,畢竟錢家的家主的實力不知道。

小命最爲要緊。

悄悄地進入臨江城,四處打聽關於錢家的消息。

直接打上門是不可能的,那不是叫裝逼。

那叫找死。

林寒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滅掉錢家暫時沒有那個能力,但給你們找點麻煩,總可以吧。

這個時候,系統彷彿很懂他。

叮!

觸發報仇任務(氣死錢家)

目標:錢家作爲臨江城三大家族,掌管許多生意,明天清晨,錢家的三長老將會親自領隊,率領錢家的商隊出城交談生意,這正是報仇的最好時機。

獎勵:十萬經驗值。

耳邊傳來系統的聲音,彷彿天籟之聲。

很好,原本還有些害怕那個土匪說的是假的。

系統都說是報仇了,肯定不會錯。


三長老,洗乾淨脖子等着吧。

據小道消息以及七嘴八舌的臨江城百姓的話。

這位三長老叫做錢有道,最近剛剛突破築元境不久。

爲人囂張跋扈,天賦卻是一等一的好。

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貌似還挺年輕的。

明天押送的貨物價值不凡,除了他自己之外。

還有許多練氣境的錢家護衛。

很好,這樣才能讓你們知道社會的險惡。

林寒很是期待,在城內找了一間客棧住下。

開始修煉,等到明天。 清晨,天矇矇亮。

林寒出了客棧,先來到一處頗爲有名的兵器鋪。

一番討價還價,還是很肉疼地買了一柄靈階長劍。

在鏡子前打量着自己,白衫背劍少年。

整挺好。

錢家門前。

兩座比人還高的石獅子立在兩側。

紅漆銅門,氣象森嚴。

看到這些,林寒的心裏更加期待。

有錢人家啊。

過了許久。

錢家的銅門打開,一名身穿石青色長袍的中年男子走出來。

身後跟着數十名帶刀配弩的護衛。

好幾輛馬車跟在身後。

看着他們想着城外駛去,林寒嘴角勾勒起一抹弧度。

悄悄地跟了上去,不漏一點痕跡。

不怕護衛多,就怕你太少。


越多不就意味着運送的東西越珍貴嗎。

大約清楚他們的走向後,林寒來到一處偏僻的小巷。

腳尖點地,直接躍上屋頂,飛快地出城。

三輛馬車並排而行,駕車的馬伕同樣佩刀,顯然也是有點實力。

錢有道獨自騎着一匹馬,眼神銳利,鋒芒畢露。

這也難怪,畢竟是錢家中最年輕的長老之一。

突然間,錢有道瞳孔一縮,眼中閃過一抹陰鷙酷厲。

揚起手,身後的馬車全部停下。

十多名護衛訓練有素地下了馬車,抽出閃爍着寒芒的長刀。


官道上,林寒拄着買來的長劍。

錢有道身邊的親信上前一步,冷聲說道:

“來者何人,不知道這是錢家的商隊嗎?”

林寒歪了歪頭,臉上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

輕聲說道:

“你們的命,值多少錢呢?”

錢有道聞言,哈哈一笑,說道:

“哪裏來的狂妄小子,竟然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三爺,我去解決他。”

身邊的親信說道。

還不等錢有道發話,林寒便率先出手。

反正都是要打架的,廢話還是少說一點。

拋出長劍,起手式,直接就是適合羣戰的醉吟化清劍。

霎時間,天空中出現數百道鋒利的長劍。

向着錢家的馬車疾馳射去。

宛如數百道絢爛的流星雨。

親信見此冷哼一聲,拔出腰間的長劍,下令說道:

“弩箭迎敵。”

身後的數十名守衛抽出背後的弓弩,拉弦搭箭。

箭雨和長劍相互碰撞。

在空中發出轟鳴的爆炸聲。

儘管如此,還是有七八十道長劍刺向衆人。

錢有道的親信腳步一踏,速度極快。

體內的真氣傾瀉而出,手腕輕抖。

手中的長劍在眼前劃出一個劍幕,擋住數十道飛劍。

剩下的護衛們絲毫不慌,用手中的長刀砍向飛劍。

錢有道面色平靜,眼裏露出幾分興致。

這種劍法有點意思,開口說道:

“小子,交出劍法,可饒你不死。”

林寒見到眼前這一幕,心底有些驚訝。

沒想到錢家的這些護衛還都是高手。

不過沒有關係。

運用劍道祕法,手中凝聚出來青色長劍,隱隱有雷霆閃爍。

腳尖點地,整個人如鴻毛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