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木的脊背微微顫抖著,伏在驚天的胸前。

在這個時候,她害怕。

怕無法通過東海界域。

怕救不下鏡天。

怕被魔尊抓走,落得蘭月馨的下場。

在上一世,她的畏懼也同樣多。那時候,沒人能為她分擔。沒人跟她共享福禍。

這一世,起碼有鏡天,跟她分享同樣的命運。


仙木緊緊偎在鏡天的胸前,享受著他的保護,他的憐愛。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一直都是鏡天,在背後,默默保護她。

家族富貴,人丁興旺的墨大老爺沒管過仙木。

魔界至尊的魔尊沒管過女兒。

是鏡天,一直在默默照顧她。

就算真的陪他一起死了,也是幸福的吧。仙木如此想著。

「傻丫頭。」鏡天在她頭頂,低聲說道,「不會死的。」

「那,我們怎樣才能去東海界域?」仙木問道。

「我早已找到去東海的途徑。」鏡天說道,「只是時機未到。」

仙木明白,所謂時機未到,是因為葯皇聖女沒有出現。

說完,鏡天手中銀光一閃,無數冰晶凝結在一起,形成法杖的形狀。

鏡天手中的法杖,銀光閃爍,稍微一晃動,甚至可以看到靈力以各種色彩盤旋,強大到幾乎濃縮這個空間!

鏡天用法杖向虛空一指,法杖上面的藍色色晶石發出強大的靈力。

這股靈力,強大得似乎連空間都被撞擊到扭曲變形。

仙木這才知道:對於一般修行人而言,最高品階的晶石是紫晶。因為它本身可以蘊含強大的靈力。

但對於大教宗來說,晶石只是一種容器。

鏡天以複雜的程序,把自身的靈力,長年累月得凝練在一起,最終,形成藍晶。

原因無他,因為鏡天是冰系屬性,他的靈力如果實體化,自然就是藍晶。

轟。

法杖整體都在顫動,強橫的靈力從法杖上向杖首的藍晶涌流,衝擊著已經脆弱的空間壁壘。 米雪彷彿又回到了這兩年一成不變的生活。

在廚房裡面,米雪突然忘記了一切的煩惱,開始專註的做飯,淘米,洗菜,刷鍋,做菜……

一個多小時后,三菜一湯已經放到了桌子上,湯是鄒子川喜歡喝的酸菜魚湯,她已經做了二年多,但是,她從來沒有喝一口,她不喜歡那酸酸的味道。

裝好飯,幾乎是下意識的,米雪站到了鄒子川的門口。

「子川……」

剛準備敲門的手突然凝固在了空中,一臉獃滯的看著關閉的房門。

鄒子川已經離開了這裡,鄒子川已經去讀書了。

米雪突然有一種空蕩蕩的失落感覺。突然,她有一股強烈想進入房間的***,這種***就像飛蛾撲火一般明知有危險也無法遏制,彷彿,那房間裡面充斥著一股巨大魔力在召喚著她,又好像有種未知的力量牽引著她似的。

終於,米雪伸出了潔白如玉的手,門沒有鎖,輕輕的推開,房間裡面一如既往的整潔,書架上面的書很整齊,被子有點和以前不一樣,疊得方方正正的,有稜有角,書桌上面放著一堆圖紙,床頭櫃放著一個小小的鏡框……

米雪拿起鏡框,鏡框裡面的照片是她和鄒子川的照片,這也是鄒子川擁有的唯一一張她的照片,而且,這照片是還是鄒子川在她做飯的時候偷拍之後通過計算機PS的,鄒子川的PS技術並不好。照片的做工很粗糙,一看就知道是PS的。

輕輕的擦拭上面的灰塵,米雪心裡突然有一種難受的感覺,鄒子川讀書去居然沒有帶上她的照片。

緩緩的站起身體,環視了一下這個小得可憐卻異常整潔的房間,米雪發現,這個經常進來打掃衛生的房間居然如此的陌生,她從來沒有試圖了解鄒子川的生活……

輕輕的把鏡框放在原來的地方,米雪默默的退出了房間,關上房門,坐到了餐桌上。

以往這個時候,客廳會很明亮,鄒子川會坐在自己的位置安靜的喝湯,眼睛看著她,而現在,客廳裡面一片昏暗。

「啪。」

米雪輕輕的按下開關,客廳變得明亮起來,不過,依然冷清。

米雪坐到了鄒子川坐的位置上,用湯勺舀起一勺酸菜魚湯,輕輕的喝了一口,酸酸的,卻很鮮,很有回味……

……

星瀚機甲大學。

鄒子川赤裸著上身,渾身貼滿速效創可貼正在做劇烈的運動,在他的不遠處,幾個一身疙瘩肉的肌肉猛男一臉恥笑的看著鄒子川。

也怪不得這裡的人要恥笑鄒子川,因為,鄒子川的選擇的是一副五公斤重的啞鈴,這種重量對於重型器材訓練區的猛男們簡直是個笑話。

讓一群肌肉猛男們鬱悶的是,這個渾身貼滿創可貼的大胖子一副施施然旁若無人的表情卻似乎是沒有絲毫羞恥的感覺,手拿兩個小啞鈴不停的做著機械的動作,彷彿是一架不知疲倦的機器……

任何人都看得出,這個胖子似乎非常痛苦。

鄒子川的臉上因為那些小傷口被拉扯而疼痛得扭曲變形了,先是在七號訓練室高強度的訓練,又在桑拿房和二十三個高手形成的精神力場領域對抗,鄒子川幾乎已經是到了油盡燈枯的境地。

不過,鄒子川要的就是這種絕境中的訓練,而且,啞鈴是健美訓練的重要器械之一。它猶如一把鎚子和鑿子,能雕塑身體的每塊肌肉。哪怕是只有一副啞鈴和一條長凳,你就能隨心所欲,進行種種健美訓練,為自己雕琢出一身完美的肌肉。所以說,鄒子川一開始選擇啞鈴並不是沒有道理的,特別是對於現在迫切需要減肥的他。

一百!

二百!

三百!

……

鄒子川把所有啞鈴的動作都做了不知道多少遍,羅馬尼亞式硬拉,啞鈴飛鳥,垂直跨步,雙側啞鈴划船……

慢慢的,周圍開始變得安靜起來,幾乎是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這個做著一絲不苟動作的大胖子身上,那嘲笑的目光也變得驚訝凝重起來。

這個胖子雖然只是拿著一副五公斤的啞鈴,但是,其耐力簡直到了讓人恐懼的地步。

每一個泡在健身房的人都知道,人體肌肉始終只是肌肉,而不是機械,無法做到像機械一般不知道疲倦的長時間運動,哪怕是拿著一支筆,始終保持一個訓練動作也是相當艱苦的事情,而這個胖子,從進來后就一直沒有停止過,那肥胖的脂肪不停的上下起伏,彷彿蘊藏著無窮無盡的力量……

終於,在眾人越來越震驚的目光之中,鄒子川停止了練習,他感覺到自己的體力已經到了盡頭,他在按摩椅上鬆弛了一會肌肉后離開了一號訓練室。

「這個胖子是誰?」

「不知道,有人認識這大胖子嗎?」

「奶奶,還真沒有看到如此玩命玩啞鈴的,今天可算是見識到了。」


「你們說,這胖子是不是想減肥?」

「可能是,搞不好是受了什麼刺激,嘿嘿!」

「我開盤,誰和我打賭。」

「賭什麼?」

「誰賭這胖子多久能夠把那身肥肉減下來?」

「三個月!」

「五個月!」

「半年吧,這麼胖,嘖嘖……第一次看到這麼胖的……」

……

最後,一群經常聚集在一起健身的肌肉猛男達成一致意見,認為鄒子川至少需要四個月減肥成功,而開盤的人則認為是二個月就足夠了,賠率是一比二……

鄒子川洗個澡后就趕往出租屋,自然是不知道健身房裡面的打賭,不過,哪怕是知道了他也不會有任何想法,他現在很忙,非常忙,恨不得把時間拉長了使用,在趕回家的途中,他在號稱瑞德爾帝國最大的圖書館借了數十本關於機甲改裝的紙質書籍,通過對X三三改裝后,他突然對機甲改裝充滿了興趣,當X三三從一架民用機甲變魔術一般成了一架相貌猙獰的格鬥機甲時候,鄒子川的靈魂深處似乎有了一種蠢蠢欲動的原始***。

有時候,鄒子川甚至於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繼承了身體原來主人的一部分記憶力,他實在是無法解釋只是幾天的時間就完成了X三三的修復工作和改裝工作,這在以前簡直是無法想象的事情,要知道,他對機甲從來沒有涉獵,哪怕是軍用機甲他也只是了解性能,而不了解其構造……

很多東西並不是努力能夠解決問題的,而是需要天賦,如果說健身減肥只是需要毅力,那麼,維修和改裝機甲無疑是需要天賦的,鄒子川從來不認為自己對機械有著什麼天賦,但是,現在他的確對機械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鄒子川無法解釋這種心理變化,當然,他也不需要搞清楚,鄒子川從來不是一個鑽牛角尖的人,人的大腦是人體裡面最神秘的區域,雖然現在的科學家對大腦的研究工作進展非常快,甚至於達到了移植靈魂的地步,但是,任何一個科學家也不敢說自己把大腦研究透徹了。

大腦中有超過一百四十億個神經元和中樞神經系統超過一千億的神經元相連接,而且,大腦的適應性相當強,每時每刻都在變化,在一個人身上是不可能克隆出另外一組相似的神經元,這也是光腦無法在電腦屏幕上模擬出人類共通的文字和圖標,因為,人類的神經元根本沒有共同性,哪怕是光腦也無法甄別其中細微的變化……

其實,人類腦部的還蘊藏著不計其數的秘密,光是對精神力的研究都讓科學家們嘔心瀝血絞盡腦汁,人類至今還無法解釋腦部為什麼會釋放出排山倒海的精神力量。

如果真的有一天科學家破譯了人類大腦的秘密,那麼,所有的機甲格鬥師都將失業,因為,到了那個時候,任何一個人只要把光腦連接到大腦就會成為一個格鬥高手,他們不需要操縱機甲,只需要坐在哪裡想象就可以完成一些平時無法完成的格鬥技巧和動作……

鄒子川回到出租屋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絞刑手菲利普。

菲利普身著筆挺的保安服裝,如同標槍一般站立在門口,一雙灰色的眼睛空洞木然。

=====

PS:強烈的需要推薦票…… 法杖整體都在顫動,強橫的靈力從法杖上向杖首的藍晶涌流,衝擊著已經脆弱的空間壁壘。

啪。

空間打開了一個通道。仙木立刻就聞到了海水的腥氣。

鏡天一把抱起仙木,騰空進入空間通道。

海水的腥氣還很單薄。這意味著,他們距離東海界域,實際上還非常遠。

但,界面和界面的交接處,是不穩定的。

到處都是高山。

有些高山在噴發,有些還在冒著黑煙!

「吼!」不知從什麼地方,傳來了巨大的獸吼,震地仙木靈識幾乎粉碎!這獸吼的響聲太可怕了,最可怕的是,它帶著靈念力的摧毀力。


仙木的腦子裡一陣混沌,然後出現了一隻巨大的猛獸的形象。

那隻猛獸長著數十丈長的肉翼,渾身披滿鱗片,通身都是血紅色,眼睛卻是貓科動物一般的豎立著,正張開巨口,露出滿口鋒利的牙齒,發出震天動地的吼聲。

嘩。

猛獸的形象突然自仙木的意識中消失。

仙木從昏暈中醒悟過來,鏡天正抱著她,向前飛行。

「那是空間的血翼蜥蜴獸,算是龍獸的遠親,」鏡天說道,「它們嗜血嗜殺,不管是魔界,人間界,還是神界,都不能容忍這種獸類。所以,它們只能在各大空間的邊緣地帶活動。」

話正說著,鏡天帶著仙木,又跨越了一座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