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也勸過,但是田爸田媽就是不聽,搞得梓悅不認他們,老太太他們也沒辦法。現在看着梓悅願意慢慢接受,也是一個好兆頭,不過這不過是這幾天美好的表象而已,終有一天會被撕開。

。 曲璐璐還是有些擔心,本身父親就不願意她和墨凌霄還有什麼牽連,如果這會讓堂而皇之的還要幫著墨勿言,那不就是明擺著的和墨凌霄作對嗎?

墨勿言似乎也看出曲璐璐的心思了,繼續說道:「曲小姐,你可不要忘記了,我們兩個人還是一條船上的,我如果出事,你也是逃不掉的。」

「此事我會回去想辦法,會最快的速度告訴你結果,」曲璐璐自然也是知道,墨勿言會用這樣的辦法來激自己,也沒有辦法,只好回去在父親的面前撒潑打諢。

不過,讓曲璐璐倒是沒有意料到,這一次父親還很支持她。

曲璐璐詫異的問道:「爸,你就不擔心我這邊還要出什麼事情嗎?」

「不管出什麼,你也是我女兒,璐璐,你自己小心一些才是,正好,我也想要借用這次機會,踩在他們墨氏的頭上,」這些年,他還被墨凌霄在商場上壓住,自己好歹也是一個前輩,在墨凌霄的面前還要被人說閑話。

「還是爸你想的長遠,也難怪你還會這麼厲害了。」曲璐璐笑著說道,也回到屋子裡給墨勿言打電話告知。

墨勿言有了和光的支持,股東們也都紛紛幫著他。

某天,股東大會。

葉清苒上任以後第一次,所有的股東幾乎都來了。

「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剛接手公司,以後肯定還有很多地方都不懂的,也有不少需要你們各位指點的,還望你們都能如實告訴我,做的不好不對的地方我一定會改。」

「葉清苒,你就不要說這樣的話了,你的事情沒人還會接受你,我勸你還是從上面下來。」墨勿言的聲音突然就打斷了葉清苒。

葉清苒朝著他看去,「墨勿言,這裡是公司,不是在家裡,如果在私底下,你要是這樣和我說話,我倒是無所謂,但當著股東的面前,我希望你還是不要這麼說,不然丟人的只會是你。」

墨勿言冷哼,「別這麼說,葉清苒,之前你雖說拿出來了墨凌霄的文件,但我們都認為是假的,即使是真的,你一個女人,也沒有那麼大的本事,還能將一個公司給領導好,我認為為了公司的利益,也為了在座各位股東的利益,你還是辭掉這個職位。」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還想要逼宮不成?」

「沒錯,我確實有這樣的想法,但我也是為了公司,葉清苒,你的能力不行,並且墨凌霄如果真的死了,你就是一個外人,我不能眼睜睜的還讓公司落到你的手中。」

葉清苒氣憤,「你別太過分了。」

墨勿言又朝著那些股東看去,「各位,我相信你們也是和我一樣的想法吧?公司需要一個能幹的人,需要一個能鎮得住的人,葉清苒可不行。」

「墨勿言,你自己有這樣的想法,不要將股東給拉進來。」

「至少也要問問他們的意思,如果大伙兒都覺得你不行的話,我想你也沒有資格坐在這個位置上,葉清苒,我覺得為了你的面子,你要不現在自己離開?」

葉清苒看著那些人,不相信所有人都會幫著墨勿言。

可葉清苒想錯了,這些人早就已經被墨勿言收買,他們一邊倒,全部都同意墨勿言所說。

「凌霄在的時候還那麼信任你們,沒想到,你們現在都要背叛他。」

「葉小姐,這事情你也不能怪我們,總裁不是都已經不在了嗎?剛才墨勿言說的也沒錯,你這平時做點事情倒是還可以,真的要來領導公司的話,我相信不僅是我們,就算是員工也會有意見的。」一個股東說道。

其他的人也都紛紛表示贊同。

葉清苒也清楚,現在可不能還要指望這些人了,墨凌霄不在,他們都已站在墨勿言的那一邊。

她起身,「真是失望,我相信今天你們的選擇一定會錯誤的。」

回到辦公室,沒一會兒墨勿言也跟著進來了。

墨勿言的臉上還帶著得意的笑容,「葉清苒,我早就已經告訴過你,你沒辦法還要和我作對,為什麼不聽?現在你看好了吧?事情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你還有什麼話可說的?」

「我有話可說,墨勿言,你現在就儘管得意吧,遲早有一天,你也會從上面給摔下來。」

「這可不是一個失敗者該說的話,你看我還算是關心你的,至少還會來安慰你,」墨勿言面帶笑容,「葉清苒,你還不如趕緊的回家帶孩子,找一個地方安安靜靜的生活,以後也不要回到這裡來了,這對你沒有什麼好處。」

葉清苒看著他,「竟然你已經得到了你想要的,墨勿言,你也該是告訴我真相了吧?」

「什麼真相?」

「我和凌霄,為什麼會遇到危險,這是不是你所為?」

墨勿言也知道,現在葉清苒已經不是自己的對手,在公司也沒有什麼地位了,即使告訴她,也沒有什麼。

「葉清苒,你還算是有點腦子,那些事情確實都是我安排的,不除掉你們,我哪裡還會有今天?不過,你也不要怪我,如果當初墨凌霄會好心的將公司給讓出來,我也不會還要和你們對著來的,你們擋了我的路,我不得不把你們給清除。」

葉清苒冷笑,「凌霄對你一向都不錯,你還會這樣害他,你還是人嗎?」

「反正他已經死了,我還不信他能來找我報仇?」墨勿言依舊很得意,「我也不怕你還要在這裡多說,葉清苒,你們已經成為過去了,以後這公司也是我的,你要不想難堪的話,趕緊的從公司離開,別讓我來趕你。」

「該走的人不是我,」葉清苒見著墨勿言如此的猖狂,知道他馬上就要完了,她和墨凌霄早就已經猜測到墨勿言會說這些話,葉清苒在辦公室里安插了監控,而剛才墨勿言所說也都被錄音。

墨勿言,現在該是你哭的時候了。

「肖沫寒,趕緊走吧,你要哭就回家哭去,即使在這裡,我相信也不會還有人同情你的。」他又朝著肖沫寒看了一眼,才有些激動的離開了。

肖沫寒拿到監控,準備起訴墨勿言。

。 「糰子,既然你已經和我結契,就該了解我的脾氣。」

「我承認你,你就是我的家人,傷害自己,或者損傷自己根基的事,我不希望發生在你身上。」

「這件事,我可以有其他的解決辦法,你就不要再多想了。」

吶吶的應了一聲,糰子又悄無聲息的隱了,孟夢卻好像能感受到對方情緒很低落。

嘆了口氣,孟夢決定等晚上再好好和糰子談一下這件事。

她既然接納了對方,就肯定不能讓對方這樣的傷害自己。

就算可以由她把那些靈力補上又如何,這個念頭就不應該有。

「夢夢姐姐,你快吃,小小吃的太快了,一會兒魚丸都要被吃完了。」

壯壯把裝着魚丸的碗往孟夢的身邊挪了挪,伸手摸了摸旁邊的蛋蛋。

「誰說的!我給夢夢姐姐留了整整一大碗出來,都在廚房放着,才不會吃光。」

小小把嘴裏的蛋羹咽下去,眼睛瞄著孟夢,嘟著嘴反駁。

孟夢笑了笑,對於崽崽對自己的維護很受用。

「姐姐知道了,你們都很好,壯壯只是不知道小小另外留了,小小也是因為知道有才敢這樣吃的。」

「都是為了姐姐好,姐姐都知道的。」

看了看眼前幾個崽崽的吃飯情況,孟夢把旁邊的勺子拿了起來。

「趕緊吃飯,等會兒還有一個大哥哥要過來,我們可不能在餐桌上面招待人家。」

今天的直播剩下的幾個崽崽沒有來得及看,香香和他們一直都在查那對過來找洛洛的夫妻。

人有什麼好他們沒有找出來,對洛洛有多麼想念他們也看不出來,就看到了一群噁心巴拉的私料。

尤其是她們家的那個大兒子,簡直就是個人渣!

外表長的人模狗樣的,私底下陰狠極了,為人還特別的濫,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玩的飛起。

他們覺得,就算洛洛真的回去了,也早晚會在那裏吃大虧。

「大哥哥是幹什麼的啊?」

美美最小,一般這類問題都是她開口問。

孟夢聽了挑了挑眉,把碗裏面的魚湯喝完,用紙巾擦了擦嘴。

「還記得秦爺爺嗎?大哥哥是秦爺爺的弟子,姐姐的師兄。」

「曾經大哥哥還來過孤兒院,抱過小美美。」

美美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她還太小,記憶里沒有見過這位大哥哥。

「是秦哥哥嗎?」君君兩隻眼睛都亮了起來,他還記得這個哥哥,長的高高大大的,之前好像當過兵。

孟夢點點頭,她也沒有想到,君君居然只要自己說出來,竟然就能想起來對方姓什麼。

這是當初沒有介紹名字,不然的話恐怕小傢伙要連著名字也一起記住了。

「秦哥哥不是後來去當兵了嗎?」

這句話一出來,孟夢立馬知道君君這麼興奮的點是在哪裏了。

「他現在也是,只是最近有假期,所以在家。」

這話一下去,君君都差點坐不住,臉色通紅的搓了搓自己的手,被孟夢扶著坐好。

「所以,趕緊吃飯,客人一會兒就到了。」

君君現在怎麼還有心思吃飯,但是東西不吃會浪費,他從小接受的教育也告訴他,食物不可以浪費。

皺着小眉頭,君君食不知味的往嘴裏扒飯,生怕晚了耽誤他見人。

其他幾個崽崽反應倒沒有那麼大,但是人家都快過來了,即便他們還小,也從來沒有這麼失禮過,自然讓這事發生。

風捲殘雲的把桌子上的飯菜全部吃完,幾個崽崽和開了光速一樣,趕緊去洗漱。

孟夢好笑的看着這群小豆丁的身影,把碗盤都收了起來。

門外響起制的鈴聲,孟夢抬手看了看自己的光腦。

沒有通訊啊?難道師兄直接過來了?

孟夢把光腦打開,連接了新裝的視頻探測器。

從羅淳來過之後,孟夢就裝了這個東西,不然每次都走到門口才知道是誰,未免有些被動。

探測器打開之後,孟夢把畫面放大,左右調整了一下角度,就看到自家師兄在那裏笑着看着自己。

呀!真的是師兄,看樣子就知道,自己裝的這個東西被師兄發現了。

把身上的衣服撫了撫,孟夢腳下生風,往門口疾步走。

她可忘不了,她這個師兄平時最注重的就是時間,當初晚一點,實驗室的其他學生就要挨罵。

自己當初壓根沒有幾天在那裏,可是被這個師兄好長一段時間看不順眼。

喘了口氣,孟夢伸手把門打開。

「秦師兄,你怎麼不提前聯繫我一下,我好給你開門。」

門被打開就露出站在外面的秦澈,孟夢一口氣都不帶停歇的,就把自己的話全都說了出來。

「怎麼這麼急?我只是很久沒有來過,想多走走而已。」

面前的青年身材頎長,寬肩窄腰,黑色的短髮清爽的只留到耳尖,往下露出線條流暢的脖頸。

黑色的瞳孔溫潤晶亮,眉眼卻生的凌厲,只微微一挑眉,就看得出這人平時也不是那麼好相與的。

孟夢咧開嘴笑了笑,這讓她怎麼說,她可是對其他學長學姐說過的話記憶猶新。

而且,就算師兄來過孤兒院,孟夢也沒有覺得對方真的就是對自己印象好,怎麼敢怠慢了。

「師兄,你快進來吧,我家幾個崽崽聽到你要過來,都很高興。」

挑了挑眉,秦澈對於自己竟然能招小孩的喜歡還是挺新奇的。

不過,現在他關注到的卻是另一件事。

「你說,你家崽崽?」

孟夢愣了一下,她也沒有想到,對方的重點竟然是這個。

「對今天早上剛去辦的手續,我和幾個崽崽都上到了一個戶口上。」

「君君不願意被收養,但是他必須考慮入學問題了,不想和我分開就只能這樣了。」

手指在身側摩挲了一下,秦澈扯了扯唇笑了。

「你還沒成年吧?能照顧的了他們?」

孟夢對於這話是最驕傲的,畢竟,她就是養活了這一群崽崽。

「怎麼不可以!這兩年我也證明了我能做好,一定沒有問題的。」

秦澈目光深沉的看了孟夢一眼,笑了一聲轉過頭。

「那還真的是辛苦了。」

孟夢滿心的得意,還沒說自己不辛苦,就聽師兄接着說了後半句。

「不過,等他們上了學,估計你就必須找個大家長了,最近的教育政策會有改動,恐怕……你還不知道這件事。」

秦澈說到後面頓了頓,有意引導著孟夢跟着往下聯想。

臉色一變,孟夢可沒有聽說有這個,但是師兄說的話就肯定沒有錯。

那豈不是,現在洛洛的父母過來,自己的那些倚仗很有可能沒有用了?! 「局長,這怎麼可以?」聽到方正元的話,水冷涵不敢相信,驚叫道,「他可是我們的嫌疑犯啊!」

「水大副隊長,你不用擔心,只要我們得到了我們想要的,我們自然會把許林還給你們。」

說到這裏,這名少勛便是浮現出了一抹淡淡地笑容,說道:「你放心,我林重說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