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個家族,或者是一個個人,都絕對會當成最寶貴的東西,可現在林逸竟然要泄了白家的龍氣,那白家以後豈不是要一落千丈?

「有舍有得,至於具體怎麼做,看你自己的意思了。」

林逸何嘗不明白白飛雲心中所想,當即淡然說道。

一時間,白家父子都陷入了遲疑之中,龍氣是白家的根本,可現在林逸卻要動搖他們的根本,這的確讓他們心中有些擔憂。

可同樣,白家已經昌盛幾萬年了,盛極必衰,這也是古往今來的定律,是誰也無法改變的事實。

如果不能夠完美的避開,白家早晚肯定會出事兒,這是誰也不否認的,只是白家到底要多久才會出事兒,白飛雲卻是不清楚。

半晌后。

白飛雲抬頭看著白俊傑神情有些複雜的笑道:「俊傑,其實之前我都已經考慮了好了,白家是時候交給你了,這件事兒怎麼決定,你做主吧!從今天開始,你就是白家的家主!」

「父親!」

白俊傑一聽,頓時面色大變。

「好了,不要說了,眼下就是你成為家主的第一個決定,把你心中所想告訴林少吧!」

白飛雲直接抬手阻止了白俊傑,本來他正當壯年,這家主之位是無論如何也不應該交到白俊傑手裡的。

只可惜,他現在迷茫了,最少,這件事兒他不知道該怎麼解決,而白俊傑雖然年少,可很顯然,他現在的運氣還算是不錯,否則也不可能結識林逸這麼逆天的人物啊!

人老成精,綜合考慮之後,白飛雲決定放權了,反正是自己的兒子,而且他也十分相信運氣之說。

之前的陳天雲不就是因為運氣逆天,成為了整個太白天年輕一輩中最超然於世的存在了嘛?

有的時候,運氣這東西你真的說不清楚,可有一點,運氣好的人,他們在做選擇的時候,正確率肯定會比較高。

而且就算是出事兒了,也一定能夠化險為夷。

白俊傑一聽自己的老子讓自己做出抉擇,這心裡瞬間也多少明白了一些,幾乎沒有任何的思考,這幾扭頭盯著林逸大笑道:「林少,我聽你的,白家現在的地位如此超然,都是因為您的功勞,您怎麼說,我怎麼做!」

林逸聞言,點了點頭,面帶一絲滿意之色,笑道:「你放心好了,只是暫時打開一個缺口,讓龍氣散去,反正這些年有我罩著你們,我想應該比龍脈更好吧!等我離開太白天之後,你們想的話可以重新封印龍脈為白家所用,不過最好每間隔五十年打開一次,盛極必衰,千萬不要極致的鼎盛!」

「是!林少放心,我白家一定謹遵林少的吩咐,那您看龍脈的尋找?」

白俊傑越發恭敬的說道,他雖然在風水上的造詣不如林逸,可卻也不是傻子,林逸簡單的幾句話,卻已經讓他明白了很多,而且在心裡也隱約覺得林逸這種做法才是最正確的。

「我心裡已經有了想法,走吧!」

林逸直接起身,朝著白家老宅的東南方向走去,紫氣東來,貴不可言,而且這白家的格局跟周圍的地形,也都顯示著貴的地方應該是在東南。

「來人,馬上把這小子封印修為,扔到世俗界去!」

白飛雲看著自己的小兒子,慌忙的呵斥道,倒不是厭惡白俊雄,而是不想自己的兒子成為整個白家的罪人。

「是!」

門口的下人馬上恭敬的走了進來。

「父親,父親,我不要,我不要當凡人,我不要當凡人啊!」

跪在地上的白俊雄慌了神兒,猛的起身盯著白飛雲焦急的喊道。

只可惜,他平日里雖然享受著常人難以企及的資源跟待遇,可自己卻不怎麼爭氣,修為倒是不怎麼地,在兩名教主之境的下人鎮壓之下,幾乎瞬間就被帶離了院子。

「哎,你好自為之,希望你能夠活下去吧!」

白飛雲看著白俊雄離開的方向,有些唏噓的嘀咕道,隨後神色一寒,盯著院子門的下人呵斥道:「把整個院子拆了。」

話落。

白飛雲就像是一下子蒼老了幾十歲一般,搖著頭,一臉無奈的轉身離去。

而在林逸的帶領下,白俊傑也很快來到了一座荒廢的院落,整個院子的地板縫間長滿了雜草,到處都是灰塵,充滿了廢棄的感覺。

便是白俊傑看到這一幕,都是微微一怔,壓根兒沒有想到白家竟然還有如此落魄的地方。

「林少,龍脈可是在這裡?」

白俊傑盯著林逸恭敬的笑問道。

「嗯,按照白家建造的方位,應該是如此了,你去前方十米處挖吧!」

林逸淡淡的笑道。

白俊傑聞言,不敢遲疑,急忙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一個鋤頭就開始對著地面挖了起來,堅硬的青石板地面,在他的鋤頭之下,簡直就像是豆腐渣一般輕鬆就被挖開。 泥土翻飛,白俊傑就像是一隻專業的地鼠一般不斷的挖掘,整個過程更是幹勁十足。

只是這一挖就是十多分鐘,當林逸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走眼的時候,突然,叮的一聲脆響。

白俊傑停下了手裡的動作,慌忙抬頭,盯著頭頂上方大聲喊道:「林少,我挖到東西了!」

洪亮的聲音通過幾十米深的隧道,帶著迴音在林逸的耳邊響起。

「挖到了嘛?好,我馬上下去!」

林逸聞言,也忍不住悄悄的鬆了一口氣,要是再挖不倒,他都要懷疑自己的堪輿之術是不是有問題了。

當即也不遲疑,直接縱身一躍便順著白俊傑挖的深坑跳了下去,雖然不是專業挖洞的人,不過為了自己能夠方便活動,白俊傑還是把坑挖的比較大的,所以林逸跳下去倒是比較順暢,只是那濃郁濕潤的泥土氣息卻讓林逸有些不太適應,其中還夾著一些樹根之類被斬斷散發出的特殊氣味。

當林逸落下的時候,整個人也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一塊兒巨大的石頭,形狀如同巨龍一般,被埋在泥土中,僅僅只是露出了大概三分之一的樣子。

不過哪怕只露出了那麼一點點的外貌,而已足以讓人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了。

「老大,這,是不是就是我白家的龍脈所在?」

白俊傑同樣有些激動的盯著林逸問道,畢竟龍脈這種東西,傳聞的比較多,可是見過的人卻比較少。

哪怕他歸為白家的大少爺,卻也從來不曾見過這等至寶。

林逸聞言,微微點了點頭,笑道:「不錯,應該是了,不過我倒是沒想到這東西竟然如此神奇,看樣子,當年那位名匠的確不俗,如果不是太過貪婪,挑選到了極致,你們白家恐怕真的要綿延萬萬年了。」

「那我現在砸了?」

白俊傑抿嘴淡淡的笑道,福不可享盡,機緣不可盡占,這幾乎是修真界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

白俊傑自然也清楚這些年,白家得到了多少的好處,佔據了多少的天時地利,現在泄一點龍氣絕對是對白家最好的選擇。

「砸?你瘋了啊?有這石龍在這裡,你白家註定要昌盛的,稍微挪動一下就行了,然後每隔五十年,稍微轉動一下方位,這樣就可以自己調整白家的氣運了,免得天道輪迴,那就不是人為能夠控制的了!」

林逸一聽,白俊傑這小子竟然想要把這東西給砸了,頓時有些急眼了,狠狠的瞪著白俊傑說道。

這白家的機緣也的確是逆天了,直接居住在龍脈上,而且,這可是真正的龍脈,遠不是一般的小龍脈能夠相提並論的。

如果白家一直居住在這樣的地方,千萬年之後,這石龍甚至有可能誕生靈智,成為白家的守護神。

到那個時候,能夠給白家帶來的好處更是恐怖到無法言喻啊!雖然時間看似非常的遙遠,可誰敢說白家就不能等到那一天呢?

「嘿嘿,我這不是有點著急了嘛!那行我稍微挪一下好了!」

白俊傑沾滿泥土的大手,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有些尷尬的訕笑道,隨後彎腰便抱住那石龍,想要把對方挪動一下位置,讓龍氣泄出一部分。

只是這一動,白俊傑的神情卻是瞬間變得有些啞然了,竟然搬不動,彷彿整個石龍已經跟大地融為一體一般。

「有些意思了!」

白俊傑詫異的笑道,他的實力在整個太白天都可以稱得上是數一數二,這看似簡單的一般,實則動用的力量確實無比恐怖的,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便是一座大山都能夠輕易的搬動。

可現在,竟然搬不動這一條石龍,的確讓人有些詫異。

當即,深吸了一口氣,發出一聲爆喝之後,白俊傑的力量再也沒有絲毫的保留,雄渾的神力猶如滔滔的江水瘋狂的在經脈之中沸騰,他的氣息在這一刻也驟然變得恐怖起來,宛如一頭蘇醒的雄獅一般可怕,威風。

「給老子動!」

白俊傑揚天咆哮。

只是,下一秒,整個人卻是狼狽不堪,直接砰的一聲趴在了地上,雙眼之內更是充斥著濃濃的震驚之色。

「不可能,這,不可能,就算是他跟大地融為一體,也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啊?」

白俊傑慌忙起身,盯著紋絲未動的石龍,震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港行他可是一點保留都沒有啊!

可結果呢?

自己給累趴下了?

「讓我來吧!」

林逸見狀,淡淡的笑道,白俊傑的力量也就是在三百萬龍之力左右,的確恐怖,至死這石龍顯然也不是凡物,指望白俊傑是沒戲了。

「嘿嘿,那老大你可小心了啊!這石龍不俗!」

白俊傑聞言,訕訕一笑到。

林逸點了點頭也不廢話,彎下腰雙手抱住石龍就用力的挪了起來。

「轟隆隆!!!」

一陣陣恐怖的震動驟然從地心深處傳來,便是白俊傑都在倉促之下,踉蹌了幾步,差點都摔倒在地上。

整個白家內的所有子弟在這一刻更是面色大變,一個個如同驚弓之鳥一般慌忙從房間內沖沖了出來,不解的看著四周。

而一直無法撼動的石龍,此時也在林逸的恐怖到讓人咂舌的力量之下,緩緩移動了分毫。

「嗤……」

一道龍氣就像是滅火器噴出來的乾粉一般,直接從石龍之下噴了出來。

「我擦好東西!」

正在修行煉化最近從林逸這裡搞到修行資源的神府,一感受到龍氣的存在,頓時面色大喜,幾乎是瞬間就張開大嘴,在悄無聲息之間把龍氣吸入腹中。

頓時,那如同房屋一般的神府本體上竟然有一道金龍一閃而過,房屋的外觀顏值似乎都有了一些十分明顯的提升。

「老大,再來一口,再來一口啊!瑪德,這可是真正的好東西啊!」

神府激動不已的大笑道。

「來你妹,這可是白家的底蘊,你要是都給吞了,你信不信白俊傑找你拚命?」

林逸沒好氣的臭罵道。 如果這白家不是坐落在靈氣如此精純的龍脈上,恐怕還不見得有機緣遇到他林逸,成為這太白天數一數二的巨頭呢。

「嘿嘿,我這,我這不是急著想要提升一下自己的實力,好幫老大你雄霸天下嘛!」

神府被林逸一頓臭罵之後,一臉尷尬的訕笑道。

「好了,別給老子廢話了!」

林逸沒好氣的臭罵了一句,隨後起身盯著白俊傑笑道:「想要搬動這東西,最少需要四百五十萬龍之力的力量,白家以後恐怕要專門培養力量型的人才了,否則,龍氣過盛,萬一白家那一代的子弟命格比較一般,可是非常危險的。」

「什麼?四百五十萬龍之力?」

白俊傑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這可是堪稱恐怖絕倫的力量啊!

「難道老大剛剛那麼輕鬆一動,就已經有了四百五十萬龍之力?」

白俊傑驚訝十萬分的在心裡嘀咕道,這個猜測簡直要把他嚇的魂飛魄散啊!四百五十萬龍之力,就算是很多戮仙之境的強者都無法做到啊!

可林逸呢?很隨意就做到了,不但如此,林逸的修為也才只不過是聖人之境啊!

這代表著什麼?

這代表著林逸的未來擁有著無限的可能跟潛力啊!

畢竟,前期的修為可是非常好提升的,只要林逸的修為再一次提升,那他的實力肯定還要有一個質的飛躍啊!

「老大,你,你這邊可有提升力量的修行法門,我白家雖然傳承久遠,可是修行卻是以吸納靈氣為主,這,力量方便的修行倒是少的可憐!」

白俊傑有不自然的盯著林逸訕笑道,現在林逸給了他一個讓白家傳承萬萬年的康庄大道,可前提他們要能在這條路上走下去啊!

按照白家現在的情況,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想要撼動這石龍是根本不可能的了。

「哈哈,你放心,我既然交給了你們方法,自然不會放任不管的,走吧!先去看看你們白家的修行功法,我幫你們修改一二之後再說!」

林逸聞言,卻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是,老大,這邊請,我父親已經準備好了午宴,咱們邊吃邊說!」

我真要逆天啦 白俊傑一聽,頓時一臉激動的大笑道,現在,他們白家仗著林逸的虎威,在太白天的身份地位都恐怖到了極致。

可那畢竟是狗仗人勢,誰不想自己變得無比強大,利用自己的實力橫行一方呢?

只要白家的修行功法能夠得到修改,威力能夠得到提升,到時候,他們完全可以仗著自己的實力在太白天打出屬於白家自己的威風啊!

「呵呵,好,我也想要看看太白天有什麼特色!」

林逸淡淡的笑道,隨後手臂一揮,四周的泥土便直接全部又重新落入了深坑之中,只不過是眨眼的功夫,原本被挖出幾十米深坑的地面,卻是再度變的如履平地一般。

這等神乎其技的靈氣運用法門,再度讓白俊傑驚嘆萬分。

在他的眼裡,林逸除了修為不高之外,那真是哪哪兒都是高人。

白家會客大廳。

此時,可謂是群英薈萃,白家最傑出的女孩子幾乎都已經到了這裡,個個都打扮的花枝招展,宛如璀璨的明珠一般,綻放著獨一無二的光芒。

便是林逸這位見過無數美女的存在,已進入會客大廳的瞬間也有種恍惚的感覺。

年輕,漂亮,身材完美,皮膚白皙,這是所有白家晚輩的共同點。

可偏偏每一個人的漂亮又是截然不同的,又帶著屬於自己的特點,就像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華港的那些女神一樣。

每個都是那麼的漂亮,那麼的渾然天成,完全不像是現在的女明星幾乎每個都差不讀,如果站在一起的話,你幾乎很難記住任何一個存在。

可眼前的這些女子卻不同了,每一個都讓林逸心頭狂顫啊!

美,實在太美了。

而且,今日顯然一個個也都是精心打扮過的,不管是穿著還是妝容都精緻到了極點,簡直完美的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瑕疵啊!

「瑪德,老衲要還俗,老衲要還俗啊!老大,這些小妞實在太漂亮了,太漂亮了啊!」 重生之王者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