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被鍾國念叨的受不了了,haha哥逃也似的從廚房沖了出來,直接來到承浩身邊,蹲下身子一把抱起又在因為學走路和自家爸爸僵持起來的小承恩,就往廚房跑了回去。

獨留下一臉負擔笑容的承浩,默默的看著自家寶貝閨女被人抱走。

而隨著小承恩被haha叔叔抱入廚房被迫參戰,廚房裡鬧哄哄的戰局瞬間轉換。

原本在兩個弟弟面前威武霸氣的金鐘國,像是怕因為自己的大聲嚇到小承恩,語氣在不知不覺中率先低了三分。

金鐘國這種無形之中的示弱,導致迎接他的就是,haha和梁世燦各种放肆的挑釁,撩撥。

「承理事,有些事情想和您商量一下。」

就在承浩起身來到廚房,依靠在牆壁上,一臉微笑的觀望廚房內,幾個大老爺們幼稚卻很是搞笑的戰爭時。

其中一位「我家的熊孩子」vj,在確定廚房各個角落的固定攝像機還在正常運行后,放下肩膀上的攝像機,有些局促忐忑的來到承浩身邊。

「有什麼事情嗎?」

收回目光,承浩扭頭看著身旁這位vj,有些疑惑的問道。

「還請跟我來一下,事情是這樣的,我們想……。」

對著承浩鞠了一躬,這位vj坐了一個請的手勢,帶著一臉問號承浩的走入一旁客房,隨即將自己想要剪輯預告的請求緩緩說了出來。

「其實…,不要刻意誤導就可以了。」

聽完vj的請求,承浩抬頭看著面前的這位中年大叔不安的樣子,瞬間將今天的一切都聯繫了起來,忍不住輕笑著搖了搖頭,這兩個哥真的是的…。

「不會的,還請承理事放心,真的萬分感謝!!」

見這位承理事同意了,vj臉上露出鬆了一口氣的模樣,隨即急忙感激的再次對著承浩鞠躬行禮。

要知道剛剛要是面前這位承理事拒絕,甚至是直接拒絕出演上銀幕,今天的拍攝就算白忙活了,他們也沒有辦法的。

「你們在說什麼?我們的小承恩在找爸爸呢。」

就在承浩剛剛點頭同意「我家的熊孩子」vj的請求,就見金鐘國彎腰那雙健壯的胳膊分別握住小承恩肉乎乎小手,一大一小兩道身影就出現在了門外。

「小寶貝,快到爸爸這邊來。」

看著在鍾國哥手中,因為看見自己而張開小嘴開心笑著,邁動著小短腿跌跌撞撞往自己的方向衝來的寶貝閨女,承浩笑著張開手臂蹲下身去。

「巴~巴~巴…。」

眼看著距離爸爸的懷抱越來越近,小承恩已經開始迫不及待的呼喚起自家爸爸時,只見原本雖然跌跌撞撞,卻筆直衝向自家爸爸的小傢伙,突然轉彎完美的避開了爸爸的懷抱沖向一旁。

「摁~。」

停住腳步,小承恩扭頭傻呼呼的看了看還蹲在原地的自家爸爸,又抬起小腦袋傻呼呼的看了看自家鍾國叔叔,很是疑惑自己為什麼好好的會突然拐彎避開爸爸。

「哈哈(??ω??)hiahiahia。」

看著小傢伙傻呼呼的可愛小模樣,控制小傢伙轉彎的鐘國哥忍不住爽朗大笑起來,彎下腰親昵一把抱起小承恩,就往門外走去,顯然是不想將小承恩歸還給承浩了。

「哥這麼喜歡小孩子,就早點結婚吧!」

無奈的收回手,承浩沖著鍾國哥背影真心的建議道,笑著也站起身跟了出去。

「你是要給哥介紹嗎?」

金鐘國自從參加「我家熊孩子」以來,已經多次表明想要結婚的想法,可惜就是碰不上合適的,他也很無奈。

「還真別說,我還真的有一個,人很好又漂亮還溫婉,而且廚藝也很不錯,最主要的是這個人哥你不緊認識,還是一位藝人,哥你肯定會喜歡的。」

跟在金鐘國身旁,正在和自家寶貝閨女做鬼臉的承浩,聽完鍾國哥的話,腦海中第一時間就浮現出一道美麗開朗的身影。 封雲霆正在尷尬,耳根微微有些紅,小心翼翼瞄了時繁星一眼,見她神色如常一派淡定,臉上的笑容僵了僵。

他很快就調整好了臉上的表情,沉聲道:「換好了,你快進來吧,就等你的燙傷膏了。」

文森這才做出一副姍姍來遲的模樣,摸著頭髮進了書房,他不好意思的說:「我對藥品沒什麼了解,所以找了半天才找到,也不知道哪個好一點,所以把能找到的藥膏都拿來了,太太看這些怎麼樣?」

他手中赫然握著一大把藥膏,從消炎的紅霉素軟膏到治療濕疹的莫米鬆軟膏,可謂是一應俱全。

封雲霆嘴角微抽,常青藤高材生看不懂藥品說明書?

就算是全英文全法文也不至於看不懂,根本是故意的。

但看在他幫自己爭取了跟時繁星獨處的時間的份上,還是淡聲道:「嗯,放著吧。」

「還是我看看吧,你們男人在工作上各個都厲害的不得了,但是這種生活常識類還是差得遠。」時繁星輕聲道道,「這個燙傷不算嚴重,只要用最普通的燙傷膏再輔助消炎的紅霉素軟膏就可以了。」

文森恍然大悟,崇拜道:「太太,你懂的真多。」

時繁星的神情有些複雜:「文森,你好好說話。」

文森不太好意思,撓了撓頭:「是……是懂的多啊。」

時繁星大概能猜到文森今天各種不正常的表現是為了什麼,她跟封雲霆之間似乎就只剩下一層薄如蟬翼的窗戶紙,她不願捅破,封雲霆不敢捅破,其他人在旁邊抓耳撓腮,這她都知道。

比如鬧著要見爸爸的三個小寶貝,比如話里話外各種勸說的林伯,還有今天一反常態格外活潑的文森。

文森見時繁星抿著唇沒說話,手裡拿著兩管藥膏,本想接過來,可是想了想又沒接,弱弱道:「太太,要不換藥的事還是你來吧?你說得對,男人就是沒有生活常識,讓我做其他的還行,上藥我是真不會,而且我笨手笨腳的,怕又給老闆弄嚴重了。」

封雲霆面無表情的收回目光,決定不再搭理他。

而時繁星則是敏銳的捕捉到了文森的意思,果斷說道:「沒關係,這個活兒不複雜,就拿著棉簽抹上藥膏,一天抹兩次,抹到快好了就行,我相信你肯定沒問題。」

說完,她故作輕鬆的對封雲霆又道:「我還有工作,就先走了,你記得換藥,還有就是燙傷的話要忌口,林伯應該會提醒你。」

「小星星……」封雲霆下意識的喊了時繁星的小名,想要讓她再留一會兒,但才出口一個字,就忽然反應過來兩人如今的關係,硬生生的將剩下的話都給咽了下去。

時繁星的步伐因著這個字頓了一下,在意識到封雲霆收聲后也裝作沒有聽到,繼續往樓下走。

文森看了他們倆的彆扭模樣,有些喜色道:「老闆,我還是覺得太太心裡是有您的。如果她心裡沒你,就不會為了你的傷這麼用心……」

「別說了。」封雲霆低垂眼睫,將複雜幽深的目光盡數斂在眸中。

心裡有沒有他,都不是他能左右的。

沒有,那是應該。

如果還有……

他還敢奢望嗎?

時繁星回到樓下時,三個孩子已經喝完了熱巧克力,裝著滿兜的小餅乾跑到後院里玩去了,說是要去看看池子里的小金魚長大沒有,林伯獨自坐在沙發上等她,見她在樓梯上現身,笑吟吟的問:「小星星,少爺怎麼樣了?」

「他被熱咖啡燙傷了大腿,不過不嚴重。」時繁星在林伯面前,鬆懈了不少,囑咐道,「這段時間就辛苦您多照看他一番了,他那個性子要是倔強起來,是不會記得上藥的。」

林伯是看著封雲霆長大的,對他那個倔強性子再了解不過,答道:「你就放心吧,我不光讓他上藥,還會盯著他注意飲食,我這個老頭子要是煩起人來,就由不得少爺他不照做了。」

時繁星輕輕點頭,不由得又想起了小時候他踢球小腿骨折的那段日子。

有些事是不能多想的,因為越想越難受。 天上橫空出現的大鳥,驚呆了眾人,人人驚懼,膽小的腿肚子轉筋,不知出現的是妖是魔。

大鳥在山坡之南,自東向西快速滑過,一道深溝橫在了高地和南坡山賊之間,激起高達兩丈的土堆,聳立在空曠的原野上。

大鳥的頭扎在了土裏,這隻大鳥前後動了幾下,後退了一些,屁股後面的火焰逐漸變成了紅色,暗紅,慢慢消失了。

三面的山賊和高地的商隊靜靜地看着,不知所粗。

庫艾伯慶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臉頰,確實有點疼,內心一下子狂喜起來,趕緊伏地磕頭,「恭迎聖子!恭迎聖子!」

原來這個商隊來大漢朝是為了尋找他們大巫師預言的聖子。

商隊的成員也都反應過來,嘩啦啦都跪了下來,磕頭不止,恭迎聖子的喊聲此起彼伏,漸漸匯成了一處,聲音嘹亮,聲達於天。

山賊們互相看着,交頭接耳,指指點點,吳青心中先怕后喜,接着狂笑起來,「殺了神仙,奪了坐騎,我去天宮做天帝。」

猖獗、狂妄,不知天高地厚。

一盞茶的功夫,大鳥沒有任何動靜,商隊眾人停止了朝拜,偷偷抬頭看着。

山賊們膽子壯了起來,吳青命人慢慢地靠近了過去,膽大的山賊小頭目摸著大鳥,「真滑啊,跟小婢春蘭一樣。」

吳青咬牙發狠,帶着心腹撥開眾人,近前查看。

吳青心腹端著軍弩,護衛在兩側,雙眸緊緊盯着,「灰狗,你躲開,大寨主在此。」

「大寨主,您請,您摸摸。」

北面和西面的山賊也繞道靠了過來,都不管商隊了,一眾拱衛在吳青的隊伍兩側,和商隊隔着幾十步,警惕地監視。

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大鳥身上,偶爾有幾個山賊趁機撿幾顆珠寶金銀,放到了懷裏。

大鳥的紫黑色獨眼突然翻開,山賊們嚇得後退數步。

一個穿着白衣服的人形怪物坐在裏邊,戴着圓圓的金色頭盔,面龐光亮如鏡,表面七彩連連,炫光不止。

眾人屏住了呼吸。

那人形怪物抬腿跨了出來,黑靴子、黑手套,多彩的面罩在星光下閃著波紋,身後懸浮着一個金色的球狀物,金光璀璨。

那人形怪物左手拎着一個棍子,右手拿着一個小物件,慢慢站在了大鳥屁股後面,大鳥的眼睛刷的閉上了。

「神仙啊神仙!」有個山賊恐懼的喊叫起來,扔了刀,趴在地上。

他一帶頭,大部分山賊都扔了兵器跪伏在地。

吳青臉色閃爍,幾個心腹親隨,放低了軍弩,迫於吳青的淫威,勉強克制住跪下的衝動。

此時場中只有吳青和其身邊的十幾個人在站着,與白衣人對峙。

「恭迎聖子!」庫艾伯慶又一次激動的喊了起來,用膝蓋疾跑幾步,離得更近些。

武士和美姬膝行向前,高聲呼喊著,「火瓊花開,月氏歸來,聖子臨台,福澤四海。恭迎聖子,恭迎聖子。」

只見白衣人,左手一晃,棍子長大成四尺,噴著四尺長的藍色火焰,三道紫色光線閃爍,噼噼啪啪爆炸著白色火花,全場鴉雀無聲。

兩個孩子此刻也不哭鬧,胖乎乎的孩童瞪着大眼看着這個奇怪的人,撇嘴哭了,管岩趕緊上屈了手臂,讓孩童的臉貼近了胸脯,安撫著。

而另一個瘦小的嬰孩卻睜著大眼,呵呵地笑了起來,笑聲清朗歡快,在這突然寂靜下來的夏夜裏,格外的嘹亮。

嬰孩眉眼彎彎,透著精靈的光芒,嘴上開始吐了一個個小泡泡,小手撓撓地沖着神仙比劃。

管岩不知道怎麼辦,或許神仙也懂的這是善意的微笑和舉動吧,可千萬別會錯意,大發雷霆。

白衣人注意到了孩子們的舉動,慢慢走向了商隊一眾,金球跟着白衣人,如影隨形。

庫艾伯慶把頭壓得更低了,武士們屁股撅得高高的,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美姬身形婀娜,同武士們一般的動作,只不過腰更細臀更圓,翹得高高的,弧線優美,自有一番風景。

白衣人駐足美姬身後,久久未動。

美姬氣息紊亂,覺察到自己姿勢的魅惑,扭頭看着站在身後的神仙,臉紅了,眼波流轉,好似滴出水來。

白衣人扭身走開了,美姬心中一陣失望。

鮑泰挪到管岩身邊跪着,微微抬頭看着神仙,管岩本想貓腰,可有兩個小孩兒在懷,無法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