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不說.夕月也不會去問.

晚些時候.老夫人來到夕月房間看她.撫著她的手.和謁的說道:「夕月啊.你看你和無塵雖然沒有正式成親.但無塵已經對外宣布你是他的妻子了.」

「嗯.」

夕月平靜的看她.倒讓老夫人有些不好意思開口.

老夫人看向紫兒.讓她說.紫兒掩嘴偷笑.接過話題.「夕月.老夫人的意思是.你們是不是趕緊成親呢.公子年歲也不小了.我們墨家莊還沒有少莊主呢.」

這話把夕月說得一愣一愣的.這都什麼跟什麼.為了少莊主的出生.就讓她趕緊和墨無塵成親.

不過.「這事不是應該問墨公子嗎.」


「那混小子說.你若同意今晚就洞房.讓我來問你.」

老夫人渾然未覺.她那句『你若同意今晚就洞房』一出口.夕月的臉就爆紅.她卻還在問她.

「咦.」老夫人疑惑.「你生病了嗎.」

夕月連連搖頭向後退.她感覺和老夫人聊天很考驗人的臉皮和智商.「我沒事.您不用擔心.」

「呀.怎麼能不擔心呢.你若同意.明天就是我兒媳婦了.就該稱呼我一聲娘親了.這都一家人.怎麼能說兩家話呢.」

「紫兒.還不去請大夫來.」

老夫人著急的說道.

夕月被她強悍的邏輯弄得一頭霧水.還未聽清楚她說的是什麼.就被下一句嚇到了.

「還是去叫無塵來.」

「叫公子幹嘛.」

「叫他幹嘛.」

這下紫兒和夕月都被弄迷糊了.皆開口問道.

「你們呀.真笨.這媳婦有事.當然要先請丈夫了.不然誰來心疼你們呀.」

老夫人一臉你們真笨的表情.好生叮囑著.

「生病不是應該請大夫嗎.」紫兒有疑惑便問.

「嗯.大夫也是要請的.紫兒快去.」

老夫人點頭.覺得這個也有必要.

夕月無語的看著兩人.「我沒病.」

「嗯.」

「所以.不用請大夫.老夫人.天色不早了.您還是早點回房休息吧.」

夕月笑眯眯的起身.示意紫兒趕緊勸老夫人走.再這樣下去.她都被她們拐得以為自己真生病了.需要看大夫了.

最後老夫人千叮嚀萬囑咐的.終於在紫兒和夕月的完美配合下出了明院.

夕月剛鬆了口氣.就看到外面一個鬼頭鬼腦的小傢伙在亂晃.

「進來.」

夕月聲音有些清冷.落落眼神怯怯的看著她.但姿態卻很高調.

「你來做什麼.」

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夕月都差點忘記了落落這號人物.見她出現.心裡還是有些緊張的.

「本姑娘好心來看你.你這是什麼態度.」

落落小姑娘一扭頭.賭氣的不看她.

夕月一愣.倒沒想到這整天裝成熟扮大人的小丫頭也會有這麼傲嬌的一面.


當下啞然失笑.「坐吧.這麼晚了怎麼還不休息.」

「太無聊了.本姑娘出來轉轉.就看到你在發獃.所以好心來陪你聊聊天.」

落落擺擺手.一幅本姑娘可憐你的模樣.

陪我聊天.夕月想.是你太無聊想找人聊天吧.

說起來.自從來到這裡.落落幾乎都不出門.就算出來也是晚上.白天從來不在旁人面前露面.整天呆在屋子裡也不知道在做什麼.


她沒問.墨無塵似乎也不去管她.給她分了個院落.讓人侍候她便沒再關注.

再次見她.夕月已經能控制自己的心緒了.她與墨無塵走到這一步.什麼都可以消逝的.

「嗯.你想聊什麼.」

「哎呀.我想想哦.」落落撐著下巴.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巴.不時轉動著.

夕月覺得今夜的落落有些不同.應該說她像一個正常的小女孩.會搞怪.會調皮.

但她卻知道.這個女孩在慶懍宮的身份不一般.不能將她當做一個快樂無憂無害的孩子.

月上樹梢.漸漸掛上高空.夕月看了看天色.說道:「很晚了.回去睡吧.」

「我不要.我想呆在你這裡.」

誰知她突然這樣回答.不管不顧的趴在桌子上.小嘴嘟著很是不滿.

夕月神色一動.「為什麼.」

「你沒那麼討厭.」

額.

「我很榮幸.」夕月無語.這小女孩真是不討人喜歡.

這一夜.落落在夕月的房間里睡著.夕月則望著門口.不知為何.她的心有些亂.

直到黎明時分.一陣敲門聲驚動了正在沉思的她.這才發現.一夜已經過去.

揉了揉有些發酸的胳膊.夕月起身去開門.見是紫兒.她心中一動.來到外面反手將門關上.

「可是無塵出事了.」

紫兒先是一愣.隨後點頭.「你去看看吧.」

兩人快步離去.來到墨無塵住的地方時.外間董少華正焦急的走來走去.

見她過來.立刻迎了上來.看了一眼紫兒.「你怎麼來了.」

「我不能來嗎.」夕月反問.隨後看了一眼裡間.有人影在晃動.

「他怎麼樣了.」

董少華蹙眉.「傷得有些重.不過沒有生命危險.」

昨晚.墨無塵便讓她早點休息.說自己有事處理.夕月便回到自己的院落里等著.本就心不在焉.不過經老夫人一鬧.落落反常的舉動.便讓她沒有時間去考慮那麼多.

這時大夫掀開幕簾走了出來.董少華連忙上前問道:「吳大夫.怎麼樣.」

「沒事.休息半個月即可.」

沒事.休息半個月.董少華眼睛瞪得大大的.這叫沒事.「怎麼回事.」

他記得墨無塵的傷口並不深.最多也就休息幾日而已.再說他們這種人.那點傷算不得什麼.

「可能要睡上幾日.老夫也沒辦法.」 走進內室.滿屋的葯香味襲來.夕月有些不喜這種味道.聳了聳鼻子.向床邊走去.

墨無塵靜靜的躺在那裡.臉色有些蒼白.眉頭緊蹙.夕月撫了撫他的額頭.冰冷的溫度讓她有些不安.

自從認識他.從未見過他這麼虛弱.就算那會在迷霧森林.快死的時候也不曾這麼讓她難過.

「他怎麼會中**.」

「有什麼好奇怪的.那種地方各種奇香混雜.一時不查也很正常.」

董少華說得有些尷尬.夕月疑惑.「什麼地方.」

「你不要問我.無塵不讓說的.等他醒來你問他吧.」

董少華連連擺手.然後逃之夭夭.反正有夕月照顧.他也放心了.

老夫人那邊.他還要去看看.雖然老人家早就看開了這些.但還是需要安慰的.

幾日時間.墨無塵都陷入暈迷中.夕月將他照顧的很好.大家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

收拾好一天的疲憊.剛準備休息.董少華突然來找她讓夕月有些意外.

「進來吧.」

董少華也是知分寸之人.站在院子里.沒有動.

夕月想了想.也跟了出來.

「我要出去兩天.外面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墨家莊就交給你了.」

平日里.都是墨無塵坐鎮莊裡.董少華負責情報交際.不過他也是插手墨家莊事宜最多的人.墨無塵不在時.基本都是他在處理事情.

整個墨家莊從上至下.都沒有什麼意見.

「夕月……」

見夕月發愣.董少華呼喚她.

「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夕月問道.神色嚴肅.聲音好比這靜夜.

董少華有些為難.夕月問道:「你不相信我.」

「不.無塵信你.我便信你.」

董少華沉聲回道.「不是我不說.而是這件事非比尋常.你不知道也是為你好.」

「為我好.」夕月問道:「在你們的眼裡.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只要站在他身後看著他受傷.看著他痛苦.看著他忙碌.看著他憂愁而不管不問.只要站在他身後.讓他為我擋風擋雨嗎.」

「少華.我希望你明白.無論無塵他怎麼想.我不希望自己躲在他後面.而是可以與他並肩作戰.你明白嗎.」

董少華嘆息.「他是想保護你.」

「可是我不願.」夕月說得很乾脆.不帶一絲猶豫.「若他要的是這樣的夕月.那世間千千萬.又何必執著我一個.」

董少華將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眼睛盯著她看了許久.才說道:「夕月.我只希望你永遠不要傷害他.」

「不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