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相信無邪能處理好彼此間的關係,真武大陸男尊女卑,一夫多妻並不是稀奇的事情。

這一點徐義林看的很開,包括他自己也是一樣,最近很多人希望讓他再納妾,為徐家傳宗接代。

徐凌雪進入修鍊界,大燕皇朝的徐家,終究還需要人來接手。

子嗣的事情,自然被提上了日程。

況且徐義林歲數也不大,不過四十幾歲,放到修鍊界,跟年輕人一樣。

「無邪來信了,他手裡有五個名額,我打算讓你跟藍余兩人進入修鍊界,輔助無邪。」

徐義林還是說了出來。

話音一落,兩滴豆大的淚珠,從陳若煙眼角滑落。

藍余身體一晃,險些一頭栽倒,他好久沒有聽到關於師父的消息了。

「家主,萬萬不可,我要是離開了,誰幫您打理家族這些瑣事。」

藍余雖然很想念師父,還是一口回絕了。

「我已經決定了!」

徐義林擺手制止,讓藍余不用繼續往下說。

「徐伯父,你真的願意將名額給我?」

陳若煙聲若蚊蠅,緊緊地咬住雙唇,有些不敢相信。

她心裡非常的清楚,這五個名額,肯定沒有她。

坐在上首的天寶宗使者,睜開雙眼,目光落在陳若煙臉上,閃過一絲驚訝,沒想到世俗界竟有如此美女。

「你擔心無邪生氣?」

徐義林知道陳若煙擔心什麼。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她喜歡柳無邪,後者對她無動於衷,去了未必是好事。

陳若煙沒說話,等於默認了。

她貿然前去,柳無邪必定不高興,畢竟名單里沒有她。

「三公主,你放心吧,我大哥不是那種小氣之人。」

松陵走過來,安慰的說道。

「范院長,畢大師,現在就差你們兩個的意見了,如果你們同意,兩日後你們就動身,別讓使者等的太久了。」

徐義林最後拍板,至於三公主跟柳無邪的事情,還是讓他們當事人自己去解決。

也許到了修鍊界,見到更多年輕才俊,眼界放寬了,心態自然也會變化,以她的容貌,不愁追求者。

徐義林相信無邪在不傷害雪兒的基礎上,處理好他們之間的關係。

范臻跟畢宮宇是柳無邪欽點,徐義林無權過問,他們不去,準備好說辭交予使者就行。

到時候自然會把口訊帶給柳無邪。

「徐家主,容我考慮一天,明日一早,我給你答覆!」

范臻需要回去考慮一下,要跟學院高層領導商議,他離開了,由誰來接替院長之職。

「好,那我就不送范院長了!」

家裡還有客人,徐義林沒有親自送范臻離開,由藍余代勞。

「徐家主,我決定去,丹寶閣還有些事情要交代,我爭取兩天內處理完。「

畢宮宇毫不猶豫的答應。

他對柳無邪,無條件遵從,沒有柳無邪對他的照顧,他現在依舊是滄瀾城一個小小的閣主。

當年論丹大會沒有柳無邪參與,他可能早已貶為普通煉丹師了。

他今日的一切,都是拜柳無邪所賜。

現在柳無邪需要他們,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好,那畢大師請便!」

送走畢宮宇,大殿只剩下藍余跟三公主。

「家主,您還是請派其他人吧,我年紀不小了,去了修鍊界,並不合適。」

藍余希望家主考慮清楚了,他已經三十多歲,境界又不高,去了有可能給師父拖後腿。

「別磨磨唧唧,你現在下去把手裡的活安排給其他人,兩日後再過來,你的家人我會替你照看。」

徐義林一副不耐煩的樣子,擺了擺手,讓藍余趕緊下去。

「是,家主!」

藍余只好鞠身告退。

這種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落在他的身上,藍余很感激。

只要他修鍊有成,即可帶著家人一起進入修鍊界。

目光看向陳若煙,只剩下她一人還未回復。

「多謝徐伯父信任我,我答應您,絕對不會破壞無邪跟雪兒妹妹之間的關係,一年能看他一面,我就很滿足了,不敢奢求更多。」

陳若煙鄭重表態,說出自己心裡話。

徐義林讓她去修鍊界,對她是一種莫大的信任,這份恩情,陳若煙記在心裡,不敢有一絲逾越。

「回去吧,收拾一下,兩日後動身!」

徐義林擺了擺手,他也是思考了很久,才做出的決定。

出於私心,他應該阻止陳若煙接近柳無邪。

出於朋友,他不希望看著三公主鬱鬱而終,當年沒有三公主站出來為柳無邪出頭,早已死在秦立手中。

就當是還了這個人情。

有些事情,終究要面對,柳無邪遲早會回來,要是知道三公主為了他鬱郁而死,道心會留下裂痕。

與其等到那個時候,不如提前解決掉。

陳若煙怎麼離開徐家她都不知道,整個人恍恍惚惚的回到宮中。

……

看著高大的天寶宗門楣,還有來來往往的弟子,松陵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見到什麼都好奇。

范臻的思緒,從一個月前回到現實當中來。

目光中流露出希冀,還有一絲渴望。

誰不想成為強者,范臻歲數不小了,卻一直沒有成家立業。

希望有朝一日,能毫無牽挂的踏足修鍊界。

這一天終於來了,他整整等了七十年。

五人之中,他的歲數最大。

踏入天寶宗,帶他們前來的使者一路上除了跟陳若煙交流,跟其他人從未說過話。

對於他來說,這些人前來,純粹是湊數的,用不了多久,就會死在修鍊界。

帶著五人穿過演武場,進入功德殿,領到屬於外門弟子的物資,接下來就是分配院子。

因為是天坤峰的名額,他們五人自然成了天坤峰的弟子。

使者離開,接下來會有人安排他們住處。

等了約莫盞茶時間,一名白衣弟子走進來。

「誰剛從世俗界過來,拿到我們天坤峰五個獎勵名額,現在請跟我走。」

白衣青年接到命令,說天坤峰獎勵的五個名額,人已經到了,由他安排住處。

「這位小兄弟,正是我們五人!」

畢宮宇非常客氣,態度也很恭敬,初來乍到,必須要低調行事。

他們都是活成精的人物,心裡非常清楚,還沒見到柳無邪,千萬不要惹事。

「好了,跟我走吧!」

青年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讓范臻等人眉頭一皺。

按理說,小小的外門弟子,應該對他很客氣才對,因為信里寫的很清楚,柳無邪已經是內門弟子了。

為何態度如此惡劣。 三法司會審就是走個形式,開始的快結束的更快,十名晉地大商對自己販賣違禁品給草原,裡通外國的罪行供認不諱。

會審的過程中沒有誰問起眾商是通過什麼途徑販賣,更不涉及任何一點其它方面的事宜,最後十名商人被判斬立決!

嘉靖二年十一月初三上午三司會審,下午二十八名人犯被押赴刑場斬立決!

可以說自從有三司會審以來,官府辦案的效率就他么沒這麼高過……

觀刑的百姓人山人海,值得一提的是,國子監從祭酒到教習都去了刑場,他們來當然不是為了給馬慎送行的,而是不得不來,因為天子口諭讓他們必須到刑場。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口諭,大家心知肚明,只不過誰都不會戳破罷了。

京城最近幾天熱議的話題也在二十幾顆人頭落地之後告一段落,顯得有些虎頭蛇尾,那些心懷叵測,還指望皇帝會借晉商之事掀開大案的官員卻難免有些失望。

人都是有私心的,對於官員而言,他們撈取好處屬於正常操作,可他們心心念念想的更是如何能夠加官進爵。

如果這次天子掀起大案,那說不得得要死上一批京官,空出來的位置一層層遞進,那麼他們不就有了陞官的機會?

可惜他們失望了……

很顯然這次皇帝不打算追究官員和將門,以後會不會追究不知道,因為誰都知道今上喜歡翻舊賬,這次的案子也是典型的舊賬。

沒準以後皇帝想要收拾哪個官員,就會拿出一個黑本本,然後……

不過那是以後的事了……

京城的風浪漸漸平息,而此時遠在數千里之外的廣東英德武定侯府卻是劍拔弩張!

三千戰兵將武定侯府圍的已是水泄不通!

候府的圍牆上面兩三百名護府家丁,手裡面有的拿著強弓,有的手持勁弩,還有的手裡赫然是火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