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頃刻間,龍炎聖劍的品質,就突破了天階靈器的界限。

成為了聖階靈器。

這還不算完。

龍炎聖劍一直突破到了聖階中品靈器的範疇,方才停了下來。

聖階中品靈器,在中土聖域之中,絕對屬於至寶了。

靈器的珍貴程度,有時候,比武學還要高。

聖階武學,在中土聖域之中,還是有不少的。

各大頂尖勢力的天驕,基本上就有資格修鍊聖階武學了。

但,他們的身上,未必就有聖階靈器。

聖階靈器的價值,往往比聖階武學要高很多。

靈器,拿到手,將其煉化之後,就能使用了。

武學的話,那就不一樣。

就算有聖階武學在手,修鍊個幾百年,都未必能練成的。

「他的劍,竟然升級了!」

「臭小子,竟然敢過來撿便宜!」

「大家一起上,先殺了葉青再說!」

在場的大佬們,都是怒不可遏。

一開始動手的就是他們。

而他們一丁點的好處都沒有得到。

全部便宜了葉青。

實話說,如果沒有他們的圍攻,葉青的仙魔法印,想在一瞬間破開血炎巨龍的防禦,還是有點壓力的。

在血炎巨龍遭到了圍攻的基礎之上,葉青再動手,那就輕鬆很多了。

「哧啦!」

葉青揮動龍炎聖劍,在血炎巨龍的身體當中攪動。

再度削下了一大塊的血肉。

這一次,葉青眼疾手快,直接祭出儲物戒指,將其裝了進去。

免得二狗子那傢伙,趁機搶奪。

不過,話說回來,二狗子得到的那一大塊血肉,估計一時半會,是吃不完的。

暫時不會跟葉青搶奪。

「吼!」

葉青的一系列操作,對血炎巨龍造成了嚴重的創傷。

血炎巨龍發出了一道怒吼聲。

眼神就像是要殺人一樣。

血炎巨龍怒了。

徹底怒了。

眼眸之中,有着無限的殺機。

下一刻。

血炎巨龍的一條龍尾,掃蕩而來。

只聽轟的一聲。

葉青的身影,當場就倒飛而出。

在血炎巨龍的猛烈攻勢之下,葉青受傷了。

口吐鮮血。

血炎巨龍的含恨一擊,確實非常威猛。

好在,葉青把楚淺淺保護了起來。

楚淺淺沒有受傷。

倒是葉青,感覺五內如焚,這一下,就連他那強橫的肉身,都沒能頂住。

「叮,檢測到宿主受了重傷,防禦點+4000!」

「叮,正在為宿主修復傷勢,已經修復成功!」

連續兩道系統提示音響起。

葉青的臉色,一下子就恢復了紅潤。

好像沒事人一樣。

血炎巨龍呆住了。

原本還打算追殺葉青。

現在看來,血炎巨龍完全就是想多了。

葉青的防禦能力,超過了血炎巨龍的想像範疇。

更加令人震驚的是,葉青的恢復能力。

前一秒,還受了重傷。

下一秒就恢復了過來。

受傷簡直跟鬧着玩一樣。

現在,葉青的防禦點,已經超過了12萬。

就算是強大的血炎巨龍,都未必可以讓葉青受傷了。

「沖啊!」

「殺,殺了葉青!」

一群天武九重境的大佬,還在那裏鬼喊鬼叫。

不過,他們喊著要殺葉青,卻沒有真正對葉青動手。

他們的眼睛,都盯着血炎巨龍受傷的部位。

失去了龍鱗的保護,血炎巨龍的血肉暴露了出來。

就在陽光之下。

那些天武九重境的強者們,就跟蒼蠅一樣,飛了過來,眼中滿是貪婪之色。

「滾開!」

血炎巨龍暴怒。

葉青挖走了他的血肉。

他已經很生氣了。

這些天武九重境的傢伙,還想過來撿便宜,血炎巨龍豈能罷手。

「轟!」

剎那間,只聽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

朱破軍、白芷兒等天驕,一下子就飛了出去。

就連百花門的白髮老嫗,還有武聖殿的護道者,都不是對手。

身形如稻草人一般,爆射出去,渾身滿是鮮血。

血炎巨龍動了真怒。

在重傷的狀態之下,血炎巨龍的戰鬥力,反而更強了。

他在燃燒精血。

強行提升了自己的戰力!

另外,血炎巨龍的恢復能力,同樣驚人。

他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治癒。

「嗖!」

葉青見狀,直接就跑路了。

血炎巨龍狂暴了。

他殺不死葉青。

葉青同樣弄不死他!

仙魔法印,頂多重創血炎巨龍罷了。

但是,血炎巨龍有着強大的生機。

沒那麼容易死。

這種情況之下,葉青當然跑路。

把血炎巨龍交給那些天武九重境的傢伙去對付,那就太舒服了。

葉青拿了好處就跑路,中土聖域的那些天驕們,硬是拿葉青一點辦法都沒有。

很快,葉青就聽到了一連串的慘叫聲響起。

許多中土聖域的大佬,都是遭到了血炎巨龍的轟擊,傷勢慘重。

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還有更多中土聖域的強者過來。

發現血炎巨龍受了重傷,他們就跟發了瘋一樣。

想在血炎巨龍的身上撈好處。

如此,一場慘烈的大戰爆發。

血炎巨龍跟那些中土聖域的武者們扛上了。

葉青和楚淺淺,早就開溜了。

躲在了一處叢林之中。

葉青沒有走太遠。

就在原地,打算煉化血炎巨龍的精血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秦舒無奈地搖搖頭,「不是因為這些,我只是……」

「小舒。」

褚序打斷了她的話,神色和剛才比起來,多了幾分惆悵的意味。

他看著秦舒,語氣緩了下來,「其實我這麼做,還有一個私心。」

秦舒眼中一閃而過疑惑。

她輕抿著唇沒有說話,等待他開口。

褚序說道:「要是臨沉真的發生什麼意外,我希望你能一直留在褚家。畢竟……巍巍他,離不開你。」

說出自己的用意后,這位曾經的褚家當家人臉上閃過一抹羞愧。

臨沉的情況持續惡化,繼續下去,甚至可能性命不保。

如今褚序做出這個決定,也是無奈之舉。

巍巍是褚氏的未來,必須留在褚家。

記住網址et

但他知道,一旦秦舒離開,巍巍一定會追隨他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