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何人!擅闖水牢重地!”老龜突然喝道。

但這聲音卻被江北圍困在了一個密閉的空間之內,根本不能擴散出去!

江北露出了看白癡的一樣的表情答道:“我就是滅霸尊者。”

“找死!”四妖頓時大驚,抄起傢伙就要擒主江北。

江北撇了撇嘴,跟這三個地境一個天境一階的辣雞搞是真的沒意思。

“砰砰砰砰!”

賞他們一人一腳,反正是都躺下了,至於死不死就不知道了。


看了一下,拿起桌子上的一串鑰匙,這才朝着裏面繼續走去。

神識早就看到了幽冥的位置,而此時,幽冥像是有感應一般突然身體打了個冷戰。

“怎麼回事,到底出了什麼事了?”

幽冥喃喃自語了一句,有點搞不懂狀況。

實力都被那老鱷魚封住了,很難受。


不過多時,耳邊傳來清晰的腳步聲。

頭皮發麻!在這黑夜之中,這不是海妖的聲音!是人類!

瞬間,神識外放出去!黑夜一時間都成了白晝一般。


而他,也終於看到了那個熟悉的人影,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他,他爲什麼會出現在這!

江北看到幽冥這個樣子就知道了,他肯定是發現自己了。

重生之工程大佬 ,肯定也是有神識的啊!

嘴角勾起一抹看起來就很善良的笑容。

瞧瞧幽冥這個慘樣啊,看起來飯都吃不飽,可憐,靈力也被人封住了。

不錯,不然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轉了個彎,不緊不慢的來到了關押幽冥的牢房前。

“好久不見了,幽冥尊者。”

“滅,滅霸!你怎麼會來這裏!”幽冥低聲驚叫了出來。

“怎麼,看到我不開心嗎?”

“開心,自然是開心的,少魔主,您是不是來解救老夫的?”幽冥笑的比哭難看不了多少。

“當然啊,我就是來帶你出去的,不用擔心,你知道的,我很善良,不會欺負你的。”

幽冥:???

身體徒然顫抖了一下,不由得想起了當初在幽山,這滅霸砸人家牙的一幕。

這特麼……人言否? 幽冥現在只覺得整個人都傻了,就這麼傻愣愣的看着江北。

他剛剛的話,恍然已經成了自己心裏最大的魔障。

“我很善良的,不會欺負人的……”

這特麼,還是人說的話嗎?

看着江北這一臉真誠的笑容,半晌,幽冥的身體狠狠打了個冷戰。

我信你個鬼啊!

“滅,滅霸!你到底想幹什麼!”幽冥低吼了出來,想要掩飾住自己的畏懼。

倒是江北還一如往常,這個表情,讓人看起來就是個好孩子。

微笑着說道:“不幹啥,來救你,然後咱來好好地談談人生。”

“少,少魔主,我知道是我萬魔宗對不起你江家,而且……”

“而且!這次那老鱷魚來阻截你,我真不知道啊!我拼死攔住他,可是你也看到了,我也被他擒住了。”

幽冥眼珠子滴溜溜的轉,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了。

他還是服軟了,雖然現在好像已經晚了,但是人生在世,有時候就得出現點不可能!

不然自己這麼高貴的地位,還沒回萬魔宗呢就涼在半截,他接受不了。

江北撇了撇嘴,一臉無奈的看着這幽冥。

他是真把自己當傻子了啊?現在這情況本公子還看不懂嗎?


加上老爹此前說的明明白白的,幽冥提前回去叫人了。

他是被關起來了,但這不就是黑吃黑的套路嗎?

現在這死鬼還敢堂而皇之的說什麼是爲了攔住那老鱷魚,哼!

這糟老頭子夠壞的啊!

雖然心中一萬個草泥馬奔騰着,但是表面上江北還是那一副和聲細語的鄰家小哥哥樣子。

“幽冥尊者,我懂,我都懂的。”江北趕緊擺了擺手,生怕是幽冥誤會了一般。

幽冥狠狠地搖了搖頭,不,你不懂啊,你什麼都不懂啊!

天知道他現在看到江北這個笑容是多慌,多難受?

江北皺了皺眉,他有點不耐煩了,不過還是笑呵呵的說道。

“沒事,我這次就是來救你,不然我怎麼麼會冒着這麼大的危險來這裏呢,你說是不是啊?”

聽到這話,幽冥愣住了,對啊,不然他怎麼能冒着這麼大的危險來這東海王的老巢呢!

可是他的目的是救自己?

別特麼搞笑了!信他的話那才真是智力有缺陷。

冷酷總裁,賺翻了 ,微微一轉動,牢房算是打開了。

不由得感嘆一下,這水牢挺高科技的,看着這四下的裝修,嘖嘖嘖,牆都沒有。

“幽冥,跟我走一趟吧。”江北笑着說道。

幽冥打了個冷戰,趕緊搖了搖頭說道:“不,少魔主,我在這待着挺好的,還是不走了,而且你帶着我也不方便是不?”

在這待着,那頭老鱷魚沒把這江家的人給捉住,他倆就產生不了利益的衝突,早晚也得給自己放回去。

只要答應他了對這次他的行爲不記恨,估計事情也就過去了。

但是要是跟這江北走了……幽冥不敢想了。

“廢什麼話,走!”江北皺起眉頭,冷喝一聲。

幽冥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不走,打死就不走!

江北一時間犯了難了,他不是特別喜歡強硬手段的人。

輕輕的拍了拍水元珠,水元珠也顫抖了一下給予迴應。

而下一刻,侯煙嵐憑空出現在了江北的身旁。

幽冥傻了,怎麼就冒出來個人?

怪不得說的什麼江家四人,只來了這麼一個,原來他們有裝人的手段!

那他……

想到這,喉嚨滾動,狠狠地嚥了口唾沫,今天算是栽了。

“江北,他是……”

侯煙嵐也很不解,雖然已經明白了江北這次逃亡的路線,但卻怎麼也沒想到來到這麼個地方。

江北答道:“我們在那海妖的老巢,這裏是水牢,至於他嘛……他叫幽冥。”

侯煙嵐的雙眼頓時瞪大,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他就是幽冥?”聲音明顯有些懷疑,很驚訝。

“這小子化成灰我都認識,被那老鱷魚關起來了,正好,咱們給他帶走,回頭讓老爹好好樂呵樂呵。”江北一臉笑容的說道。

幽冥:江家的人都是騙子,都是大騙子!

還特麼給他爹好好樂呵樂呵,他爹那不就是江萬貫嗎!

想到這,幽冥徒然愣住了。

對啊,他爹呢?

照理來說,要是江萬貫發現了自己的藏身之處,肯定就忍不住上來弄了自己。

但是他竟然沒來?

明白了!


誤惹夜帝:神祕老公帶回家 !然後江萬貫拼了全力把他兒子給送了出來!

想到這,心中大定!命保住了!

而且看這情況,江萬貫應該是不太可能把他當年做的事都跟他兒子說。

那麼……一個還沒發展起來的少魔主,可不就能任由他擺佈了?

幽冥的心當時就樂開花了,好事,這是天大的好事啊!

趁着這個機會,好好的拐騙一下這少魔主,然後讓他跟着自己回萬魔宗。

不就是他娘被關了嗎,他要是想,以後在萬魔宗好好的討好老魔主,然後就放了唄!

反正那江萬貫是說啥都打不過老鱷魚的!

而此時的侯煙嵐,倒是一臉戒備的看着幽冥,不過她也想明白了。

肯定是利益上出現了分歧纔有了今天這一幕。

“煙嵐,用水元珠給他裝起來吧,也不知道老爹那頭是什麼情況了。”江北一臉擔憂的說道。

前半句,幽冥沒聽明白,但是後半句,他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