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體內的能量波動是怎麼回事?”陸晨看看四下沒人注意他,才靠近明慧小聲的詢問。

他的金光是要保密的,絕不能讓人知道,纔會用氣功加以掩飾,他相信明慧體內的能量波動,也不願意讓太多人知道,是不能公開的,所以他在詢問的時候,纔會很謹慎的很小聲音。

“什麼?你說什麼?”明慧大吃一驚,兩隻眼睛充滿敵意和迷惑,整個人都高度警惕起來。

陸晨知道他猜對了,明慧體內的能量波動也是一種祕密,也需要保密,不想被其他人知道,甚至聽到他詢問的時候,會第一時間懷疑是不是聽錯了,才詢問,求證,並顯露出高度警惕。

相信如果不是在餐館,周圍沒這麼多人,明慧就會第一時間爆發了。

即使如此,陸晨也能感覺到一股寒氣,從明慧身上爆發出來鎖定他,隨時都可能對他出手。

陸晨又重複了一遍,這一次明慧確定了,看看四周沒有人注意到他們,說:“換個地方說話!”

陸晨點頭,和陸曦打聲招呼,就和明慧離開了,進入校園一個清靜的角落。


“你究竟是誰?”四下無人,明慧轉過身來,面對身後跟來的陸晨神色嚴肅,甚至有點嚴厲。

“我還能是誰?”陸晨糊塗了,不過很快就明白了,明慧很可能認爲陸晨調查她,要對她不利。

換位思考,如果有人指出陸晨擁有金光能力,他的反應絕不會比明慧差,甚至會更加激烈,畢竟他們的能力都是絕密,不會告訴任何人,一旦暴露了,就會引來一系列大大小小的麻煩,甚至會帶來生命危險的麻煩。

打!

看陸晨‘不交代’問題,明慧二話不說向前一進步,一拳,直奔陸晨的鼻子就打過來。

在餐館的時候,黃毛就是被明慧一拳打到鼻子上,看起來沒怎麼用力,黃毛就半天都沒緩過來,明慧打陸晨的一拳居然帶着風聲,分明是用力了,用很大的力量,還伴有劇烈能量波動,令速度、力量大增。

陸晨一點都不懷疑,這一拳要是打到他鼻子上,肯定會骨折,甚至會被打暈。

退!

陸晨的金光領域頓時張開,兩隻腳同時用力向後退,躲避拳頭。

明慧的胳膊長度有限,攻擊距離有限,她的拳頭,在距離陸晨鼻子一寸遠的時候到極限了。


然而她一點都沒有放棄的打算,跟身進步,向前第二拳打出來。

接二連三的,明慧一連打出十多拳,都沒成功打到陸晨,每一拳都是差一點點就能打打他了。

陸晨也一點都不輕鬆,雖然有金光領域輔助,可面對明慧的閃電快攻,他也只有躲避的份兒,步步後退,她的進攻能力絕不是那些小混混可以比較的,讓陸晨根本找不到還手的機會。

“你沒練過?”明慧忽然停下了,就和突然動手一樣,一點徵兆都沒有,說動就動說停就停。

經過長期訓練的人,有些習慣動作一輩子也丟不掉,已經化作身體本能根本就不需要思考,在激烈的對抗中本能展現出來,外行或者看不出來,內行人卻能一目瞭然,對內行而言就像黑夜中的明燈。

明慧對陸晨步步緊逼,發現他的反應快的驚人,卻沒有一點練過古武的痕跡,戒心消除很多。

“沒有,我並沒有惡意,我只是有點好奇而已。”陸晨馬上表明立場,否則可能又會開戰了。

“有什麼好奇的?”明慧雖然不動手了,可想要完全消除她的戒心,短時間內很難了。

“你體內的能量波動究竟是怎麼回事,方便說說嗎?”陸晨試探着說。

“你聽說過古武嗎?”明慧在旁邊的石墩上坐下來,看着陸晨,看樣子是暫時不會動武了。

最初陸晨詢問的時候,她懷疑陸晨也是一個古武修煉者,對她不懷好意,纔會先下手爲強,可試探之後才發才現,他根本就沒修練過,反應雖然快卻破綻百出,一點練過的痕跡都沒有,就是一個普通人,是她多心了。

“你是說電視上的,一縱身就能跳上房頂,一拳打穿一面牆的?”陸晨聽過古武,然而僅限於影視劇、小說中,掌握古武的人,擁有遠超一般人的能力,簡直可以說是華夏版的超人。

以前他只認爲是單純的臆想,是影視劇作品的需要,現實中最厲害的不過是一些硬氣功罷了,打碎磚頭瓦塊還行,要是真讓誰打穿一堵牆,肯定是在難爲人,就是拳頭打碎了也辦不到,可見過明慧的表現後,他的想法有點轉變了。

明慧體內的能量波動,能讓她力量大、速度快,如果能量波動足夠強,飛檐走壁也可以吧?

“你說的不是不可能,只是能做到的人很少。”令陸晨意外的是,明慧居然給他肯定的回答。

頓時他的世界觀就混亂了,原來影視作品中的那些遠超常人的能力,居然真的存在!

不過很快他又鎮定下來,古武能算什麼,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才真會讓人的世界觀崩潰。

聽明慧的說法就知道,古武,不是一個人修煉的,而是一個不小的羣體。

而他所擁有的金光腦域,從目前他掌握的情況來看,是獨一份兒,沒人擁有他一樣的能力。

“你也能?”陸晨反問。

“不能,做到你說的程度,需要很強大的力量,絕大多數人一輩子也做不到。”明慧搖搖頭。

陸晨心說這纔對,要是有很多人都能一拳打穿一堵牆,一擡腳就竄到二樓、三樓甚至更高,世界豈不亂套了?

不說別的,看電影電視裏搶銀行、搶金店的,要是有一拳打穿一堵牆的能力,還用錘子做什麼?還有逃跑的時候,如果有一擡腳就跳到二樓、三樓的能力,誰能抓的住?誰又能追的上?

想到這陸晨不由得有些期待,他的金光腦域也一直在進化,開始只有透視鑑定能力,後來隨着金光的不斷成長,不僅透視、鑑定能力更強了,還出現治病救人的能力了,將來會不會有一天,能做更神奇的事兒呢?

如果能飛……如果……一時間,陸晨陷入無限遐想之中,金光,前途遠大啊!

“喂,你在聽我說嗎?”正在陸晨神遊太虛的時候,明慧的聲音讓他清醒過來。

“我在聽。”陸晨回過神來。

“你是怎麼感受到我的內力波動的?”這點明慧很奇怪,正常情況下只有同類人才能發現。

古武練到一定程度會產生內力,產生質的飛躍,甚至有些人把內力當做一個標誌,只有修煉出內力的人,才被承認是真正的古武者,陸晨所感受到的就是明慧動用內力時產生的力量波動,所以她纔會懷疑陸晨是古武者,

“我感應比較敏銳,而且練過氣功。”除此之外,陸晨真找不到其他藉口了,也沒有其他藉口。

感應敏銳?

還練過氣功?

明慧嗤之以鼻,沒聽過感應敏銳的人能感應到內力的,氣功就更是不可能了。

在她看來,廣爲流傳的氣功,只能健身長壽而已,想要修煉出古武的效果,實在是太難了。

“不想說就不說,何必找藉口?”果然是一個直爽的姑娘,白了一眼找藉口的陸晨。

“咳,對了,你們的實力是怎麼劃分的?”陸晨連忙轉移話題。

“簡單,後天,先天和宗師三個大境界。”明慧倒是沒有隱瞞,她說古武實力劃分並不是祕密。

修煉古武的人,一旦修煉出一絲內力,就可以化爲後天階段了。

然而內力得來不易,通常需要按照正確的方法修煉好幾年,資質差的甚至一輩子也練不出來。

後天階段的古武者數量,佔據古武者總數的絕大部分,大多數人一輩子都停留在後天境界,所不同的只是有些人功力深厚一些,有些人功力差一些,在小的境界方面有差距,大境界相同。

還有一少部分資質好,肯下苦工練的人,經過十幾年、幾十年的努力,能邁入更高的境界,先天,能進入先天境界的,絕對是鳳毛麟角,不管他們的品性如何,每一個都是資質超凡之輩。

至於更高的宗師境界,太難了,不僅僅需要資質和努力,還需要好運氣,纔有可能邁進去。

從古至今,宗師境界的人,在每一個時代都是極少數,最少的時候一隻手就可以數過來。

每一個古武宗師,都會獨領風騷數十年,給所在的勢力,帶來巨大的影響,產生巨大的飛躍。

“我能問問,你是什麼境界嗎?” 平步仙路 ,陸晨點頭表示明白了,隨即提出一個問題。 問題出口,陸晨就做好被拒絕回答的準備了,畢竟這是一個很隱私的問題,被拒也很正常。

“我剛進入後天境界。”令他稍感意外的是,明慧倒是沒做隱瞞,甚至都沒有爲難的表現。

剛進入後天境界?

陸晨也有點吃驚,根據明慧表現出來的戰鬥力,至少能對付十多個一般壯漢不成問題吧?

雖然沒有實際證明,可他的推測也相對保守,如果實測,相信這個數字只會擴大不會減少。

剛進入後天境界就如此厲害,先天會厲害到什麼程度?宗師境界呢?

難以想象,他只能根據看過的電影、電視腦補,飛檐走壁?登萍渡水?還是一拳打塌一堵牆?

“你們是怎麼得到功法的?”陸晨來興趣了,事實上很多男孩、男人,都會有一個武俠夢,只是限於條件,根本就實現不了,慢慢的也就放棄了,如今看到希望了,他就有點興奮了。

“你也想修練古武?”明慧倒是沒有意外的表現。

“我能練嗎?”陸晨殷切的等待答案。

“能,但有一點你必須清楚,練武,從小開始最好,一旦成年身體發育完成,可塑性會大幅度降低,能取得的成就極爲有限。”明慧說話還是很婉轉的,她就差直接告訴陸晨:“你這個年紀,別指望能修煉有成了,放棄吧!”

陸晨已經在職場打拼過一段時間了,明慧的言外之意他當然能聽出來,卻並沒有放棄打算,因爲他與衆不同,他擁有神奇的金光腦域,或許在修煉古武的時候,會有一定的意外幫助呢?

最不濟,也能強身健體,延年益壽。

見陸晨沒有放棄,明慧也就沒有繼續勸說,在她看來,修煉幾個月沒效果陸晨就會放棄了,這樣的例子她見多了,有不少成年接觸古武的人,總認爲自己是幸運兒,與其他人不一樣,結果少則三、兩個月,多則一、兩年,不見效果就放棄了,能真正取得一點成果的少的可憐。


當然也不是沒有奇蹟,相傳在清朝時期,就有一個書生,二十多歲開始習武,卻突飛猛進最終成就一代宗師,然而這樣的特例太少了,絕大多數人都不屬於特例,都能用一般情況來解釋。

最終陸晨得到了一門功法,代價就是一百萬,還不是祕傳功法,只是一門普通功法。


然後他就離開了,明慧承諾她拿陸曦當妹妹看待,會照顧好她的,這些天她會經常去小餐館,小混混們如果敢再來,她就會給他們留一個卻刻骨銘心的教訓,看他們還敢不敢來搗亂?

剛回到別墅,他就遇上專程來找他的楊天和王嫣。

“你太不夠意思了,去港都不叫上我,實話告訴我,有豔遇沒?”楊天見面一拍陸晨的肩膀。

“你腦子裏還能有點別的不?”王嫣在一旁看不過去了,楊天的話簡直是太露骨了。

“這你就不知道了……”兩人又開始對上了。

“好了,我錯了還不行嗎?下次一定叫上你。”陸晨真被兩個人打敗了。

“對了,陸晨,現在你也有一些資本了,怎麼不自己開一家公司呢?”閒聊中王嫣就問陸晨。

“太對了,我說陸晨,你也在拍賣行工作很長時間了,工作流程什麼的,你也應該熟悉了,自己出來幹吧!”揚天也在旁邊插嘴,自己創業這年頭太流行了,不過絕大多數都受制於資金。

陸晨以前也是受困於這一點,資金,沒錢,想幹什麼都不成,只能當個小職員。

如今他有錢了,而且是億萬富翁,並且不怕虧本,就當交學費了,因爲隨時可以再賺錢投入。

陸晨眼睛一亮,是啊!

他剛出校園的時候,就有創業的念頭,一是資金限制,二是經驗限制,如今都不是問題了,可開公司不是撿漏,撿漏一個人就行了,有好眼光就夠了,開公司不一樣,要有員工公司才能運作。

他一眼看到王嫣,不錯的人選!

還有徐子怡,他打算把徐子怡也拉進公司,夫妻店也是不錯的!

首先是註冊公司,王嫣就有朋友做代理,只要交錢、按要求提供必要的資料,其他全都不用管,代理註冊的公司會走好一切流程,等拿營業執照就行了,完全不用陸晨親自去跑各種部門。

公司的團隊,就交給王嫣去解決了,他當場任命王嫣爲公司的第一任總經理。

招人組建公司的任務,就落到王嫣頭上了,讓她大發牢騷,說他壓榨員工要找徐子怡告狀!

接下來的幾天,陸晨就開始往古玩市場跑了,他要準備第一場拍賣會的拍賣品。

作爲公司的第一場拍賣會,必須要成功,要打出名氣,來一個開門紅,然而公司團隊還沒有建立起來,沒有員工去籌集拍賣品,只有他這個老闆親自操刀上陣,去收集一些拍賣品了。

古玩市場依然人來人往,不管是真對古玩感興趣的,還是想撿漏賺錢的,都不少。

陸晨一邊走一邊看,猛然看到一個景泰藍小罐,不過半尺多高,一眼就能看出來是件民國品。

“老闆,這個小瓶怎麼賣?”陸晨還沒走過去,已經有一箇中年人,搶先拿起景泰藍小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