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林秋雅看了看四周,竟然笑了笑,說道。“你晚上就將就的睡地板吧!”

“啊!!”林天的臉色一下子就變成苦瓜了…“那個,秋雅啊,怎麼說我也救過你吧?”

“香雪,你的情人在發春了,快點教育一下她,我去洗個澡。”

譚香雪噗嗤一笑,點點頭。


林天無奈的打開了電視。

“香雪,你去睡覺吧,別管我。”

“恩,親愛噠,那我去睡覺了。”譚香雪在林天臉上輕輕地親了一下,然後回到了房間。

林天小小的安慰了一下自己,至少他還有電視陪伴着他,這個時候林天發現其實深夜劇場的泡沫劇挺好看的,雖然他不知道在講什麼。


過了一會兒,林秋雅洗完澡,走了出來,發現林天還沒有睡,笑了笑,走進了廚房,拿出了剛纔的啤酒,還有炸雞塊。

“犒勞你的,你慢慢吃,我去睡覺了。”

林秋雅放在桌子上說道。

林天看了一下林秋雅,眼睛就移不開了,林秋雅現在穿着一件白襯衫,有些長直接蓋住了下面,一片白嫩嫩雪白的大腿裸露在空氣當中,這簡直就是在引人犯罪。

“看什麼?”

林秋雅心中暗自得意,讓你剛纔裝成正人君子,現在怎麼了?看的眼睛都快掉了。

“我在看美女。”林天坦白的說道。

“你!”林秋雅瞪了林天一眼,然後說道,“你慢慢看,我走了。”

看着林秋雅離去的背影,林天吞了一口口水,這個妞簡直就是在引人犯罪!那翹臀,看得他心中一片火熱!

“這個小妖精。”林天笑了笑,拿起一瓶啤酒,敷在了自己臉上。

雞塊很想,配上啤酒正好,林天吃着吃着就睡着了,連電視都沒有關…

第二天早上,林天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上重重的,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壓到了一樣。

林天睜開朦朧的睡眼,突然發現,一個女的正趴在他的下面睡得正嗨。

“尼瑪啊,這什麼情況?難道林秋雅那個飢渴的在酒裏下藥了、”林天想道。



幾秒鐘以後,林秋雅從房間裏走了出來,她正好要去洗漱,經過大廳的時候,她看到了林天正在擺弄那個女子,一下子,她就精神了!

“你在幹什麼!!!”林秋雅吼道。

林天心中有些納悶了,怎麼是這個外國妞?這回死定了,真的是有理說不清了。

“你覺得我像是那種人嗎?我褲子都沒脫好不好?是她自己來到我這裏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信你我纔有鬼。”

林秋雅將信將疑的將女子扶起來,她的衣服雖然有些凌亂,但是看起來並沒有被動過的痕跡,林天應該什麼都沒有做。

難道外國人都喜歡睡在別人身上?林秋雅想想都惡寒。

“還不快點起來收拾一下桌子,難道你等着讓我收?”林秋雅問道。

林天屁顛屁顛的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這個睡相極其難看的外國友人…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開始收拾起來。

過了一會兒,譚香雪也起來了,洗漱也完畢了,便遇到了一個問題。

這個外國人怎麼辦?林天和譚香雪要去上課,而林秋雅今天也要上課,總不能把她放在家裏吧。

經過協商,衆人決定將她叫醒。

“你去吧。”林秋雅看着林天說道。

“你可是男人。”林秋雅理直氣壯的說道,“而我們是女人,所以應該你叫。”

“行!”


林天走了過去,然後搖了搖那個女人。

“嗯?”

那個女的翻了一個身體,繼續睡。

林天真的想要說,“睡你麻痹,起來嗨!”

但是真實的情況確實。

“大姐啊,快起來了,我們還要去上課呢,大姐啊!日上三竿了、”

經過林天的不屑努力,那個女人終於睜開了眼睛。

她晃了晃腦袋,拍拍頭,看了看四周的情況。

“你們?是什麼人?”

她抄着一口算不上流利的中文問道。

“大姐啊,我還想問你是什麼人呢,你還記得昨天晚上的事情嗎?”

“昨晚?”那女的想了想,然後點點頭,說道。“那兩人死了沒有?”

“啊?”

“算了,謝謝你救了我,你真帥!”

那女人親了一下林天,然後說道,“我叫碧昂斯,你叫什麼。”

“林天。”

林天對於這個碧昂斯的熱情倒是可以接受,畢竟他在國外呆過一段時間。

“恩…林天,能不能請你忘記我的存在。”

“啥?”

“還有你們兩個。”

林天瞬間就摸不到頭腦了,什麼叫忘了存在?難道是忘了愛?國外肥豬流?

“記住我對你們沒有好處,請你們忘了我吧…好了,我要走了。”

碧昂斯站起身來,說道。“感謝你們!”

既然解決了這件事情,林天也不在意了,對於碧昂斯的不正常,林天絲毫沒有去在意,因爲這不是他的事情。

碧昂斯先走了,林天等了一會兒林秋雅,三人這纔出了門。

來到樓梯口的時候,牆上竟然有些斑駁血跡。 林天衝了出去,剛纔下樓的碧昂斯已經不見人了。

“血!這是血!”林秋雅顫抖的說道。

林天點點頭,昨晚那幾下他根本沒怎麼用力,最多隻是讓人失去反抗的能力罷了,覺得不會致命的。

那眼前這一攤血跡是怎麼回事?林天仔細回想了一下早上碧昂斯說過的話?他們死了沒?這句話一下子引起了林天的注意。

難道是她?

林天皺着眉頭想道…不過現在一切都嗎,沒有證據,最關鍵的是碧昂斯對自己等人並沒有任何殺氣,所以林天也懶得去管了。

“其實這個是昨天晚上我下手偏重,他們磕到了腦袋,才留下來的。”林天羞澀的說道。

“不早說!我還以爲真的發生命案了呢!”林秋雅瞪了林天一眼,轉念一想也對,要是真的發生了什麼命案,早就被人叫警察了,而且應該也會留下屍體吧?看起來確實是林天所致。

她深深地看了林天一眼。

“看我幹什麼?”林天頓時感覺到林秋雅那算不上善意的目光。

“沒…上課去吧。”

“嗯。”

林天牽着譚香雪的手,兩人跟在了林秋雅的後頭。

剛走進校園,就遇到了熟人,正是昨天那個叫姜博文的猥瑣胖子,當他看見林天之後,竟然一溜煙就跑了,彷彿看見惡魔一般。

“這是什麼情況?”林天問道。

林秋雅瞪了他一眼,說道。“是不是你做了什麼壞事?”

“你覺得我有時間嗎?”林天無奈的問道。

“也對。”林秋雅點點頭,說道,行了不管這些了,林天你們兩個先去班級吧,我去一趟辦公室。

“嗯…大體方向在那?”




所謂工商管理這個專業林天以前還真沒了解過,不過既然選擇就讀這個專業,自然要了解一番,這個專業也算的上是近幾年比較熱門的專業,至少對於FJ大學來說是的,他是在00年的時候設立了這個專業,距離現在也十幾年了,算得上是一個新生代專業吧,涉及面也相當之廣,可以學習市場營銷,或者一些其他什麼的,反正林天看的林林總總的。

林天和譚香雪兩人是從前門進去的,教室裏已經坐了很多人了,幾乎都是自己在做自己的事情,但相對還是比較安靜的。

林天原本是不想要引起注意的,畢竟做人要低調。

突然,一聲哎呦臥槽的聲音從林天的兜裏傳出…然後又是各種限制級的聲音,林天的臉色一下子就綠了。

“啊~”

“哎呦臥槽,自己什麼時候看過那種東西了?”他飛快地抽出了手機,才發現竟然是手機鈴聲,他似乎記得他的手機鈴聲一直都是震動吧?在一旁的譚香雪目光有些奇異的看向了林天,只是輕輕一笑,並沒有講話。

有些無奈的接起來電話,是黃建華打過來的,他約林天今天中午去吃一頓叫上歐陽珣什麼的,林天一下子就答應了。

掛完了電話,林天這才發現,班裏的聲音似乎更加安靜了,幾乎全班的男生都盯着自己手裏的手機,死死地看着,女生也有不少,有的是炙熱的眼光,而有的是鄙視,不屑,甚至還有冷笑的。

“嘿嘿,又是一個靠自己手的屌絲。”坐在第一排的一個女孩子說道。

長得還不錯,皮膚挺嫩的,上面打了一層粉底,塗上了口紅,身上穿着一件黑色包臀裙子,看起來就十分不俗的樣子,她放在桌子上的包包只要是女生應該能一眼認出來,是一萬多一個的尼瑪牌手提包,還是限量版,很多女人搶破頭都想要擁有的,雖然不知道是不是A貨,但是就這一身行頭,就已經足以自傲了。

林天只是搖搖頭,牽起譚香雪的手,準備找個位置坐下。

班上有幾個看熱鬧的人紛紛有些可惜,這個傢伙怎麼那麼慫?至少也要反駁一下嘛,他們已經習慣了看熱鬧了,今天也不知道是第幾個男的亦或者是女的被眼前這個富家女鄙視了,有的也是選擇了隱忍,而有的還嘴了,甚至打算動手的時候,旁邊兩個身手不錯男生會主動出手,把鬧事的人打得像是死狗一樣…

“等等。”

就在林天想要走的時候,那個富家女的眼中突然閃過一絲嫉妒。

林天彷彿沒有聽到一樣,牽着譚香雪的手,四下找位置做。

女子臉上多了一絲怒氣。

一旁的男子看了,站起身來,抄起桌子上的一本書就扔了過去,手法十分老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