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就在這個時候,救護車來了,從裡面走出來的一個醫生,見到葉宇的動作,立刻就暴跳起來,指著葉宇叫囂道。 這一嗓子直接把周圍的眾人給說愣住了。

葉宇是個學生?

嗎的,人家是教授好不好?而且還是一個博導。

甚至就在剛剛,人家還治好了癌症患者,這樣的一個人,竟然敢說他隨隨便便的行醫,這前來的救護人員也太能胡謅了吧。

葉宇深深的看了對方一眼,並沒有解釋。

因為他能夠從對方的面相當中看出來,這一個比較正直的醫生,可能就是有些暴脾氣罷了。

「張校長,現在我已經把他的血給止住了,你現在就命人去給他熬藥。」

葉宇回頭沖著張常旺說:「當歸二十克,茯苓十克,麻黃6錢……」

「分三段煎熬,每段一碗水,煎熬到半碗就行了,然後端過來讓周傑服用,就能夠保證他的性命無礙,便可以去醫院接受治療了。」

「你究竟是誰啊?竟然還敢指揮張校長?難道你不清楚,張校長是中醫大學的頭號人物嗎?他的醫學水平連我們中心醫院的老院長都自愧不如,你又有什麼資格在他面前行醫?這不是在班門弄斧嗎?」

那人聽到葉宇的吩咐,再次無語道。

對葉宇的行徑越來越不滿,甚至還責怪起張常旺,「張校長,再怎麼說你也是一校之長,怎麼能夠如此分不清局勢呢?」

「是你給我打電話,說這裡出了嚴重傷殘事件,讓我過來救急,怎麼現在卻讓這麼你的學生在這裡胡鬧了?你這是在給我扮難看的嗎?」

「這可是人命啊?不是你給學生做實驗的標本。」

「咳咳!」

張常旺尷尬的咳嗽了兩聲,苦笑著說:「馮醫生,你怕是誤會了,葉宇可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而是我們學校的老師。」

說話之間,張常旺也把葉宇交代出來的事情給安排了下去。

「老師?這麼年輕的老師?應該只是一個助教吧?」

馮醫生有些錯愕的說:「即便是助教,你也不能讓他來進行急救吧?他能行嗎?還不如你親自出手呢?這可是關係著我們中心醫院腫瘤科的主治醫生的性命啊,並不是小事,你怎麼能夠如此的輕率呢?」

一誤成婚:兜兜轉轉還是你 就在大家大眼瞪小眼,一陣無語的時候,突然從人群外面衝進來一道身影,直接跪倒在葉宇的面前,激動的說道:「葉教授,我爸爸的癌症完全好了,太謝謝你了。」

周夢凱一邊磕頭,一邊拿出一張檢查證明。

張常旺見狀,一把就給奪了過來,看到上面顯示的數據,他也失態了。

雖然葉宇說他能夠治好癌症,可並沒有真憑實據。

哪怕他也聽到醫療協會內部的傳言,可那些東西畢竟只是傳言,並沒有親眼所見,張常旺也不有些懷疑。

不過是因為葉宇的身份,覺得他不會妄言,所以張常旺才力挺葉宇。

現在見到了真憑實據,他的那顆心也徹底的落了下來。

他又把檢查證明給了身邊的那些人,讓眾人傳閱。

「什麼情況?治好癌症?做夢呢?那可是我們華夏國死亡率最高的疾病,哪怕是我們這些腫瘤科的專家,都束手無措,怎麼可能被治好呢?你們該不會被騙了吧?」

馮醫生皺起眉頭說:「張校長,你的醫術也非常高明,你來說說,這玩意是那麼輕易被治好的嗎?」

「馮醫生,我爸的癌症真的被治好了,那個就是剛剛檢查出來的結果,絕對不會有錯,葉教授真的能夠治好癌症,請你不要再懷疑葉教授了。」周夢凱看了一眼馮醫生說。

這個醫生之前參加過他父親的診治,所以周夢凱認識。

倒是馮醫生,聽到這話,不由得一愣,深深的看了周夢凱一眼,驚疑不定的問:「你認識我?那你是不是姓周?」

「對對。」

周夢凱狂點頭說:「我叫周夢凱,你參加過我爸的治療,所以我認識你。」

「你爸的癌症真的治好了?這怎麼可能呢?」

馮醫生眉頭皺的更深,「你爸的腫瘤細胞在肝臟內,已經到了晚期,損傷了他體內大部分的身體機能,即便是不斷的進行化療,恐怕也沒有多長時間的壽命了,你現在告訴我被治好了,你這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馮醫生,你看看這個。」

張常旺把檢查結果遞給了馮醫生說:「葉教授剛剛給周夢凱的爸爸進行了一番治療,這個就是治療之後的檢查結果。」

「這,這怎麼可能!」

只是掃了一眼,馮醫生就瞪大自己的眼睛,不敢置信的說:「這檢查結果完全就是一個正常人啊,絕對不可能是周夢凱父親的。」

「為什麼不能?」

葉宇反問道。

「很簡單啊,周夢凱的父親已經到了癌症晚期,把他身體的各項技能都給拖垮了,即便是真的能夠把那些癌細胞殺死,也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讓他身體的各項技能都恢復,這絕對不是周夢凱父親的檢查結果,你們一定是弄錯了。」

馮醫生堅定的說。

如若是之前,大家興許還真的會相信他的話。

可聽到葉宇講的課程,再加上他現場給周夢凱父親治病的情況,現在又有了檢查結果,大家便再也沒有懷疑,瞪著馮醫生說:「你這還是一個醫生嗎?報的什麼心思?人家的癌症明明都已經治好了,你非要說人家弄錯了檢查結果,你想幹什麼呢?」

「我聽說現在有些醫生往往會謊報病情,故意誇大,然後趁機坑患者的錢。」

「不是吧,怎麼這麼黑暗?等我畢業之後,一定要當一個正直的醫生,就跟我們的葉教授一樣,全心全意的為人民服務,守護好我們醫生的醫德。」

面對眾人的指責,馮醫生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他從醫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做過一件有違醫德的事情,今天不過是對一個病例產生了質疑,竟然就要受到這種待遇,也太讓他鬱悶了。

「馮醫生,有些事情你做不到,並不代表別人也做不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世界之大,總有一些奇人是你所無法接觸到的存在。」

葉宇淡淡一笑,解釋說道:「就好比做軟體編程,那些程序員能夠寫出來window這麼厲害的系統,而你卻無法寫出來。相同,你能夠治好很多的疾病,他們程序員卻不行。」

「你的意思是在告訴我術業有專攻嗎?」

馮醫生陰沉著臉質問。

被別人鄙視他的醫術,馮醫生的臉色自然不會好看到哪裡去。

尤其是被一個二十齣頭的毛頭小子鄙視,簡直就是對他的侮辱啊。

從醫這麼多年,他還從來沒有受到過這麼大的侮辱呢。

「難道你專攻的就是癌症嗎?」

馮醫生冷冷的問:「可你才多大年齡,即便是從娘胎里開始就專研腫瘤,恐怕也不過二十來年。而我,從小就跟著我們那一代的名醫學習,之後又考入醫學大學讀書,甚至還在國外留過學,在腫瘤上花的時間,即便是沒有三十年,也快了。」

「你覺得,咱們兩個人比起來,在腫瘤上,誰更有說話的權利呢?」

總裁,你被踹了 「馮醫生,本來不想打擊你呢,可是你非要仰著臉讓我打,我也沒有辦法。」

葉宇苦笑著搖搖頭說:「有些人出生就是天才,而有些人哪怕努力了一生,恐怕都沒有辦法超越那些天才。而我就是一個天才,你就是那個努力的人。」

「你,你……」

馮醫生被氣的話都說不囫圇。

這是天才的問題嗎?完全就是在說他沒腦子啊。

他做為中心醫院腫瘤科的專家,在整個雲海省,能夠在腫瘤研究方面超越他的人壓根不存在,現在竟然被人這麼說,他豈能忍住。

「葉教授,葯已經熬好了。」

只是還不等他爆發呢,就又有人沖了進來,他還端著一個碗,碗里是按照葉宇的要求煎熬的中藥。

「餵給他喝。」

葉宇吩咐一聲,就把周傑給扶坐了起來,讓對方給他喂葯,而葉宇暗中悄悄的往周傑的身體內輸送靈力,幫助他消化那些葯。

「張校長,我真服你了,竟然真的任由這麼一個助教胡來,你就不怕鬧出人命嗎?」

馮醫生無語道:「這周傑明明是被匕首划傷了喉嚨,而且看傷口的樣子,還特別深,即便是到我們醫院進行急救包紮,恐怕也很難保住他的性命,現在他只是扎了幾針,並且餵了一點重中藥,就想救活他,這不是在拿人命開玩笑嗎?」

「張校長,如果周傑死在你這裡的話,我一定會起訴你,讓你以及你們學校都名譽大損。」

「咳咳。」

好似打臉一般,在馮醫生的話音剛落,周傑竟然猛的咳嗽了兩聲,然後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他環視了一周,看到馮醫生的時候,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然後就沖著葉宇說:「葉教授,謝謝你救了我……」

「你最好別說話,我只是暫時性的穩住了你的病情,真要徹底治癒的話,還需要到醫院進行專業的治療。」

葉宇打斷周傑說。

「葉教授,謝謝你,這下我也能夠放心的去警察局了。」

周恆見狀,鬆了一口氣之後,苦澀的說。 「小恆,你想明白了,真好。」

周傑沖著周恆笑著說:「叔叔這一刀沒有白挨,好好改造,等你出來之後,咱們叔侄兩人一起好好行醫,為這個社會貢獻,來償還我們欠下葉教授的恩情。」

「叔叔,你別說話了,小心傷口。」

周恆擔憂道,然後又沖著馮醫生說:「馮醫生,你們不是開著救護車來了嗎?那還等在這裡幹什麼呢?趕快帶我叔叔去醫院進行治療啊。」

蜜戰100天:獨裁Boss,撩一下 「好,我這就走。」

馮醫生點點頭,一臉慚愧的說。

他身為這次救護車的領隊,在來的之後,沒有第一時間救治病人,是他的失職。

現在病人已經脫離了危險期,他如果再不把病人帶走醫治的話,那就是他的責任了。

不過馮醫生看向葉宇的目光已經完全不同了,由先前的懷疑,到現在的肯定,認可,讚歎。

就周傑的情況,哪怕是他親自出手,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讓他脫離危險,甚至能不能救下周傑都是問題。

而葉宇那,只是扎了幾針,然後餵了一點中藥,就把人的病情給穩住了,這份醫術,讓他不得不佩服。

「對了,剛剛我聽他們都喊你葉教授,莫非你不是助教,而是中醫大學的教授?」

「他何止是教授啊,還是博導呢。」

周圍的學生鄙夷道。

竟然敢懷疑他們的葉教授,活該被連續打臉。

「什麼?博導?這,這怎麼可能?他才多大的年紀啊?怎麼可能當上博導呢?」

馮醫生不可思議的說:「張校長,你是不是搞錯了?」

「沒有搞錯,他師承中醫泰斗華平華老爺子,我給他一個博導的身份不為過。」張常旺笑著說:「再說,他的醫術這麼高明,別說是博導了,即便是當個專家都有些拉低他的實力了。」

「你,你竟然是華老爺子的高徒?」

馮醫生震驚的說:「怪不得呢,如此年紀就在醫術上有這麼深的造詣,如果沒有名師指點,根本就不可能。」

「葉教授,我為之前對你的呵斥懷疑道歉,希望你不要怪罪。既然周傑的病情已經穩定了,我現在就帶著他回醫院接受治療,改天有空的話,我想請葉教授吃個飯,當面給你賠個不是。」

果真是人的名樹的影,在得知葉宇師承華平之後,馮醫生已經徹底放下了對葉宇的成見,說話都很是謙虛。

「沒事。」

葉宇擺擺手道:「你也是實事求證的說話,並沒有任何的錯,只是有些偏執罷了。」

「葉教授,謝謝你治好了我的病,這個給你,我知道不夠診費,可我們家現在只能拿出來這麼多,求求你,能不能給我們寬限一段時間,我現在病好了,能夠外出打工,你說個數,我儘快掙錢還你。」

這會周夢凱的父親擠了進來,手中拿著一把錢,而且還都是零錢,估計能有幾百塊的樣子,一臉懇切的看著葉宇說。

「你是周夢凱的父親?」

馮醫生見到周夢凱的父親,臉色一滯,猛的衝到他身前,抓起他的手腕,一邊號著脈,一邊搖頭說道:「怎麼可能?你怎麼能夠下地行走呢?看你這紅光滿面的樣子,根本不像是患了癌症啊?這究竟是怎麼個情況?」

「馮醫生,是葉教授治好了我的癌症。」

周夢凱的父親說:「今天早上我還不能下地行走呢,是我兒子周夢凱給我打電話說他的老師也就是葉教授在這邊開一堂公開課,在講有關癌症的治療知識。」

「中間有人提出了質疑,所以想要當場拿個實例,便把我給叫了過去。」

「當時我也覺得這是騙人的,而且葉教授只是在我身上扎了幾針,就告訴我已經好了,不管是我,還是我的家人都在質疑葉教授。」

「甚至當時就把我氣的從床上跳了下來,想要找葉教授的麻煩,結果卻發現我能夠行走了,而且身體沒有任何的異常,除了想去衛生間。」

「然後我就跑到衛生間方便了一下,葉教授就讓我過去做個體檢,這樣就能夠用科學的依據證明我的癌症已經好了。」

「我剛剛體檢過,周夢凱擔心這邊還有人去質疑葉教授,所以就提前帶著體檢單子回來了,我們又再三的向醫生確認,並沒有弄錯單子,這才跟著趕過來。」

「對了,馮醫生,你怎麼會在這裡呢?莫非也是來聽葉教授的公開課嗎?」

「我跟你說,葉教授的本事真大……」

馮醫生已經傻眼了,這尼瑪,癌症真的被治好了?

而且從周夢凱父親的情況來判斷,他不但被治好了癌症,甚至他身體內其他受損的機能也都被治癒,完全變成了一個健健康康的人。

這哪裡還像是一個被癌症折磨的軀體啊,壓根就是不可能的情形啊。

「馮醫生,我知道你可能一時間無法接受,不過這就是事實。」

張常旺來到了馮醫生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寬慰道:「葉教是當著我們的面把他的癌症治好的,全程都有錄像,如果你仍舊有所懷疑的話,等這件事情過後,可以來我們學校的官網查看一番,我會把葉教授講課的內容以及他治療癌症的經過全部給掛在網上。」

「葉教授用的是什麼手法?真的就那麼扎了幾針,就把他的癌症治好了?」馮醫生仍舊不相信,驚疑不定的問。

「八卦神針。」

張常旺說:「做為華老爺子的弟子,他深的華老爺子的真傳,八卦神針用的出神入化,我們根本沒有看清楚他是如何施針的,那八針卻已經被他扎完了。」

「也就是說,他治療癌症的時間,前前後後不過幾分鐘的樣子。」

說這話的時候,張常旺的臉上都洋溢著光彩,顯得非常得意。

「這,這……」

馮醫生說不出話來,他內心的震撼無以復加,簡直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