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褚凌宸坐著一動不動的,只拿那一雙極其富有侵佔性的眼睛,掃視著花虞。

花虞覺得身上有些發涼,也不敢去問他這是何意了。

只咬了咬牙,伸出了手去,就好像是主動擁抱著他一般,環抱上了他的腰身。

褚凌宸看著花虞做出了這樣的舉動,眼中頓時便劃過了一抹深意。

還未等花虞將那腰帶解下,就已經將花虞整個人,按在了自己的身下了。

花虞只覺得眼前一陣天旋地轉,等反應過來了之後,卻已經被褚凌宸按在了身下,動彈不得!

她面色動了一瞬,這才察覺到了褚凌宸的意思,剛想要開口,卻被褚凌宸掠奪了自己所有的呼吸。

他的唇舌很燙,就好像是恨不得將她整個人都吞下去一般。

帶著濃濃的侵佔意味,這樣的吻,比之前的任何一次,要更加的用力和深入。

花虞一時間,竟有些推拒不得。

整個人迷迷糊糊的,倒在了他的身下,任由著他為所欲為。

在褚凌宸撲過來的一瞬間,花虞本以為,他就跟往常一般,要通過這樣的方式,來泄了心頭的恨。

可事實證明,是她錯了。

當她整個人被剝光,褚凌宸蓄勢待發之時,她才猛地反應過來。

這一次,褚凌宸,是要來真的。

「皇、皇上!不可!」反應過來的花虞,是驚的一頭的冷汗,她忙不迭坐了起來,想要將褚凌宸整個人推拒開去。

「聽話,乖。」褚凌宸撫了撫她的腦袋,湊了上來,在她的唇邊,印上了火熱的一吻。

可花虞都已經知道他想要做些什麼了,此時哪裡還肯讓他糊弄過去。

只慌忙著想要將他整個人推開了去!

偏她被褚凌宸吻得迷迷糊糊的,整個人手腳都是軟的,本身力氣就不如褚凌宸的大,眼下做出了這樣子的動作來,落在了那褚凌宸的眼中。

彷彿就像是與她玩鬧一般,讓他內心當中的渴望,是更深了。

墨染梨香 不等花虞反應進來,他便死死地按住了花虞整個人……

「皇上!您之前答應過奴才的!」花虞制止不了他,也知道他今日是存了心思,想要辦了自己。

便只能夠拿之前褚凌宸跟她的承諾來說事了。

褚凌宸原本還足夠的溫柔,在聽到了花虞的話之後,他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一些什麼,冷笑了一聲,道:

「朕是答應了你,但是為了讓你能夠早些接受朕,而不是讓你去外面勾搭別人!你既是都不聽話,朕為何還要信守承諾。」

「皇上!」花虞整個人都驚了,她此時顧不得什麼骨氣之流的了,骨氣也不能夠當成清白使啊! 只忙不迭道:「奴才錯了,奴才再也不敢了!」

「知錯了?」褚凌宸挑了挑眉,那一雙幽幽的墨瞳,牢牢地籠罩著她。

花虞連連點頭,就怕自己的動作慢了一瞬,他就直接動手了。

「可惜,晚了!」伴隨著這一句話,是褚凌宸毫不猶豫的進入。

「啊——」

一聲驚呼,劃破了宸心殿的上空。

外面的孫正聽到了這個聲音,面色一變,當即就站了起來。

「幹什麼去?」劉衡瞧著他這個樣子,忙叫住了他。

「剛才那個……你沒聽到嗎?」孫正愣了一下,頓住了腳步,忍不住看向了他。

「聽到了。」

「那你還?」

「皇上的事情,不是咱們可以管的了的。」劉衡冷眼掃了他一下,孫正聽到了他的話之後,先是整個人都愣了一瞬,隨後反應了過來,便也止住了腳步。

不敢往裡頭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只覺得剛才那聲驚呼,像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做好皇上吩咐的事情就夠了。」劉衡輕聲說道。

孫正聞言,抬眼看了他一下,只覺得他面色有些複雜,卻也不敢多問,想了一下,便遲疑地點了點頭。

「日後,對花公公恭敬一些。」劉衡只扔下了這麼一句話,便要起身離開。

孫正有些不明所以,卻也知道劉衡是皇上的心腹,他所說的話,大抵都是沒有錯的。

劉衡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還有一句話他沒有說,那就是……

花虞很有可能,會成為他們日後的女主子。

而且還是第一個名正言順的女主人!

對於花虞的身份,劉衡多少也知道了一些。

平日里她和皇上荒唐的時候,他們都在外面守著,前幾日,皇上甚至讓他吩咐了人,去找內務府,做一套極其精緻的女裝。

有些個事情,也就不言而喻了。

對於劉衡來說,花虞是個女子,總比她是個太監來的好,只要皇上喜歡,別的什麼都合適。

外面靜悄悄的,再沒有人說話了。

而裡面的花虞,卻好像是生活在了水深火熱之中,在褚凌宸真正地衝進去之後,便也放棄了掙扎。

她自己清楚,用那種辦法來搪塞褚凌宸,到底算不上一勞永逸。

這到了嘴邊的肥肉,不吃才是不對的。

只是她也沒有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甚至沒有給她反應的機會,就已經……

褚凌宸若是鐵了心要她,她是反抗不得了,就好像是此時,她只能夠被動地承受著褚凌宸的熱情,被他引領著,在一片深海當中,起起伏伏。

聲音都叫得嘶啞了。

這個男人尚且不願意放過她,一次又一次,好像是要將今日在她身上受得氣,都給找補回來一般。

到了最後,花虞連骨氣都不要了,只他說什麼,她便能做些什麼,只求他能夠快些結束,放過自己了才是。

她卻不知道,她那一把嬌軟低沉的嗓音,對於褚凌宸來說,亦是瘋魔的根源。

她越是求饒,他就越是興奮。

這一夜,一下子變得無比的漫長來了。

最後,花虞整個人都被他弄得迷糊了,脫力地昏厥了過去,臨昏厥之前,還不忘記罵上一句——

「褚凌宸,你混蛋!」 翌日一早,花虞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渾身上下哪哪都疼,整個人就像是被人給拆開了又重新裝上去一般。

尤其是有一處,火辣辣的疼,簡直是人生不能承受之痛。

「醒了。」一個極其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她的頭頂上響了起來。

花虞抬了抬眼皮,便看到了褚凌宸那一張放大的俊臉。

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 他滿面春風,那一張本就妖孽的俊臉,看起來又平添了幾分誘惑力。

花虞瞧著他這一張臉,心口便是一堵,她征戰沙場那麼多年,還沒受過這麼憋屈的傷呢,不對,這也算不上傷!

總歸,還沒有人這麼欺負她過!

褚凌宸這個混蛋!

她越想越生氣,連自己這哪哪都疼的身子都顧及不了,騰地一下,便翻過了身去,用自己的背,對著褚凌宸。

褚凌宸瞧著她這一副表現,唇邊便浮現了一抹溫柔的笑容,就連那一雙動人心魂的墨瞳當中,也染上了細碎的柔光。

這神色一閃而逝,花虞翻過了身去,壓根就沒有看到。

「生氣了?」 二嫁冷血總裁 褚凌宸將手,輕輕地搭在了她的肩膀之上,目光落在了她那漂亮的後背之上,深邃非常。

二十幾年來第一次嘗到了女子的滋味兒,萬沒有想到,竟是這般美味。

對她,他簡直是要不夠。

昨晚她都已經哭成了那個模樣了,那是她在他面前從來都沒有流露出來的柔軟之色,可他還是沒辦法控制自己。

這麼多年來,褚凌宸都要以為,沒有任何事情,能夠讓他失控了。

沒想到,眼下出現了這樣的一個花虞。

讓他所有引以為傲的自控能力,都變得土崩瓦解了起來。

「別碰我!」他的手才剛剛放上去,花虞便不耐煩地給彈開了。

沒成想用力過猛,帶動了她這僵硬的身子,頓時疼得她是齜牙咧嘴的。

「禽、獸!」這不疼還好,一疼,花虞就更加生氣了。

她恨恨地罵了一句,也不管眼前的這個人,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身份了。

褚凌宸可不就是一個禽、獸嗎?

而且,還是衣冠禽、獸!

喪心病狂!

不講道理!

「還有更加禽、獸的,你要不要試一試?」沒成想,這男人聽到了她所說的話之後,非但不生氣,還湊到了她的耳朵邊上,吐著熱氣,冒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花虞光是一聽,就覺得眼前一黑。

昨天晚上絕對是她這麼多年來,度過的最難受的一晚上。

叫得她嗓子都啞了。

這個男人就跟瘋了似的。

哪裡像是一個皇帝,分明就像是一個瘋子!

雖然後來他耐著性子,讓她也感覺到了幾分不同尋常的滋味,可到底還是給花虞幼小的心靈,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創傷!

沒錯,她就是幼小的心靈,就是創傷了!

怎麼樣吧!?

「不行!」她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頓時就黑下了臉,也不管褚凌宸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便直接吐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再弄下去,皇上就等著給奴才收屍吧!」花虞黑著一張臉,用一種頗具警告意味的語氣,怒聲說道。 褚凌宸一聽這個話,頓時就笑了,他伸出手,一把將花虞攬到了自己的懷裡。

從身後將她整個人環抱住,還要將他的頭,放在花虞的脖頸之上,兩個人之間,頓時不剩一絲一毫的縫隙。

花虞有心想要將他推開,可她壓根就沒有多少的力氣,更別說那還顫抖著的兩條腿了。

拒絕不得,就只能夠任由著他這麼抱著自己。

「哪有你說得這麼嚴重,朕不過就是多要了幾次。」褚凌宸的聲音里,染上了一層說不出的慵懶之感。

他說話的時候,還輕笑了一下。

花虞不看,都能夠知道此時他的面上,是怎樣的一種表情。

她有些氣結,忍不住道:

「多要了幾次?皇上,您是皇上!不是什麼土匪,你只是這樣子的行為,叫做什麼嗎!?霸王硬上弓!這是土匪才會做的事情!」

花虞心裡這個火氣啊,是怎麼樣都止不住,還越想越生氣。

可不是嘛,她一個清清白白的大姑娘,莫名其妙的就被人佔了身子,偏偏這個男人還一點兒悔意都沒有,看起來是十分的怡然自得。

簡直是要氣煞人也!

她這話一說出口,身後的褚凌宸沉寂了一瞬,花虞冷哼了一聲,也不管他,只顧著發泄自己的情緒。

沒想到,她第二句話還沒說出口呢,整個人卻一下子,被人翻過了身來。

他們兩個人的姿勢,一下子變成了她躺在了他的身上,他那雙大手,還死死地摟著她的腰肢。

「你做什麼!?」這一番動靜倒是沒有嚇到花虞,只是讓她的惱怒,又多添了幾分。

她抬手想要推開褚凌宸,卻發現沒有了武功的自己,是一點兒力氣都使不出來,努力了半天,也不過是白費勁罷了。

「霸王硬上弓!?」褚凌宸低下了頭來,好整以暇地看著她,那一雙墨瞳當中,泛著些許危險之色。

花虞瞧了一眼,手上的動作便停頓了下來。

又是這樣的表情。

昨天見到褚凌宸的時候,她還在奇怪呢,因為褚凌宸並不像是她想象當中的那麼暴怒!

然而後來呢!

花虞一想到了昨晚發生的事情,就覺得心痛非常。

她早就應該知道,像褚凌宸這樣的人,壓根就不是什麼好人,哪裡會輕易地就放過了她去!?

「朕是不是應該身體力行地教你,何為霸王硬上弓?」褚凌宸微眯了眯眼睛,看著花虞,勾了勾唇。

只是那個笑容,落在了花虞的眼中,瞬間讓她拉起了警鐘!

她是真的受不住了,褚凌宸要是再來一次的話,她只能夠死給他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