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錦寒揉揉她的腦袋,溫柔的說道,「你不太高興她這樣做。」

沈未晞搖搖頭,抿唇道,「沒有,只是覺得現在自己的成就對不起她的付出,心情有些複雜罷了。」

「是想要大紅么?」傅錦寒沉吟了一瞬,覺得這樣的她糾結的讓人心疼。

「怎麼說呢?作為藝人自然是想要大紅的。」沈未晞說道這裡,忽然想到什麼,莞爾一笑,「不過,這事兒你就不要插手啦。」

傅錦寒低笑,「你還是這樣倔強。」 「野雞,野兔,還有一隻野豬。」路江清點完后,跟隨行的工作人員報備了一下,工作人員便將這些野物安排送回。

沈未晞的槍法一般般,所以只獵到了一隻野雞,白樺是兩隻,其餘的基本都是幾個槍法好的獵到的。

白樺笑了笑,「這果然是貴族玩兒的遊戲,我們兩個就像陪襯。」

「是啊,平時沒練過,這臨時上陣就是來碰運氣的。」沈未晞在一塊石頭上坐下來,笑著說道。

下一瞬,頭頂上傳來一隻溫熱的大掌。

她一抬頭就看到傅錦寒在她的頭頂上輕輕的撫著,「累了么、」

「沒有,我就是坐下來說會兒話,這山林的空氣很好啊,多呼吸新鮮空氣,其實就算不獵到獵物,我也很高興,在這樣的環境里,人真的是很容易放鬆,快樂起來。」

「嗯。」傅錦寒的大掌扣著她的後腦勺,將她擁進懷裡,低聲笑道,「喜歡的話,我們一起看。」

坐在一邊的白樺又被刺激到了,她一個孤家寡人果然是不適合呆在未晞的身邊,時刻都被這甜甜的狗糧虐。

她偷偷摸摸的起身,朝文昊天走去,「文公子,我突然有了個奇想,你想不想聽?」

文昊天笑道,「什麼奇想?」

「你看我們在這裡打獵,我忽然想起我前兩天看了個劇本,就有一場打獵的戲,非常的非常的好,如果可以,我們把這部戲接下,你投個資看看?」

白樺唇角一咧,笑嘻嘻的,看著是一副討好的樣子,實則是精明的很。

文昊天臉上的笑容一僵,盯著她看了半響,慢悠悠的道,「白樺,你真是見縫插針啊,這都能讓你想到要融資?」

白樺嘿嘿一笑,「你覺得怎麼樣?」


文昊天的手指撫MO著槍,沉吟一會兒笑道,「自然是可以,不過你今天得好好的陪我一天,我高興了,投資好說。」

「成交!」白樺是不會放過任何機會的,她的鼻子是聞到資本就會一直咬著不放。

說著,她抬起手掌,示意擊掌為誓,對於文昊天這樣的公子哥來說,臉面比什麼都重要,自然是不會輕易反悔的。

唐燁城蹙眉,「他們倆在幹什麼?」

赫連蒼淡漠的看了一眼,「交易。」

「這麼遠,你都聽得到他們說什麼?」

問了好久,赫連蒼也沒有回答他,是怎麼知道那兩個人是在交易。

「看來,小白又在談融資的事兒了。」沈未晞嘆息一聲,她知道這才是白樺來這裡的真正目標。

玩,只是順帶,想到她這麼拚命的為自己拉投資,她是既感激又有幾分愧疚,白樺和姜毅這算是把一切都堵在她的身上了,而她自然是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了。

傅錦寒揉揉她的腦袋,溫柔的說道,「你不太高興她這樣做。」

沈未晞搖搖頭,抿唇道,「沒有,只是覺得現在自己的成就對不起她的付出,心情有些複雜罷了。」

「是想要大紅么?」傅錦寒沉吟了一瞬,覺得這樣的她糾結的讓人心疼。 「原來如此,在如今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開放這樣一片獵場確實讓人驚嘆。」白樺知道農莊的老闆一定不是普通的人,至少是跟在場的四大公子一個級別的。

接下來,兩兩一組,邊玩邊打獵,臨近中午,很快將打好的獵物歸納到了一起。

「野雞,野兔,還有一隻野豬。」路江清點完后,跟隨行的工作人員報備了一下,工作人員便將這些野物安排送回。

沈未晞的槍法一般般,所以只獵到了一隻野雞,白樺是兩隻,其餘的基本都是幾個槍法好的獵到的。

白樺笑了笑,「這果然是貴族玩兒的遊戲,我們兩個就像陪襯。」

「是啊,平時沒練過,這臨時上陣就是來碰運氣的。」沈未晞在一塊石頭上坐下來,笑著說道。

下一瞬,頭頂上傳來一隻溫熱的大掌。

她一抬頭就看到傅錦寒在她的頭頂上輕輕的撫著,「累了么、」

「沒有,我就是坐下來說會兒話,這山林的空氣很好啊,多呼吸新鮮空氣,其實就算不獵到獵物,我也很高興,在這樣的環境里,人真的是很容易放鬆,快樂起來。」

「嗯。」傅錦寒的大掌扣著她的後腦勺,將她擁進懷裡,低聲笑道,「喜歡的話,我們一起看。」

坐在一邊的白樺又被刺激到了,她一個孤家寡人果然是不適合呆在未晞的身邊,時刻都被這甜甜的狗糧虐。

她偷偷摸摸的起身,朝文昊天走去,「文公子,我突然有了個奇想,你想不想聽?」

文昊天笑道,「什麼奇想?」

「你看我們在這裡打獵,我忽然想起我前兩天看了個劇本,就有一場打獵的戲,非常的非常的好,如果可以,我們把這部戲接下,你投個資看看?」

白樺唇角一咧,笑嘻嘻的,看著是一副討好的樣子,實則是精明的很。

文昊天臉上的笑容一僵,盯著她看了半響,慢悠悠的道,「白樺,你真是見縫插針啊,這都能讓你想到要融資?」

白樺嘿嘿一笑,「你覺得怎麼樣?」

文昊天的手指撫MO著槍,沉吟一會兒笑道,「自然是可以,不過你今天得好好的陪我一天,我高興了,投資好說。」

「成交!」白樺是不會放過任何機會的,她的鼻子是聞到資本就會一直咬著不放。

說著,她抬起手掌,示意擊掌為誓,對於文昊天這樣的公子哥來說,臉面比什麼都重要,自然是不會輕易反悔的。

唐燁城蹙眉,「他們倆在幹什麼?」

赫連蒼淡漠的看了一眼,「交易。」

「這麼遠,你都聽得到他們說什麼?」

問了好久,赫連蒼也沒有回答他,是怎麼知道那兩個人是在交易。

「看來,小白又在談融資的事兒了。」沈未晞嘆息一聲,她知道這才是白樺來這裡的真正目標。

玩,只是順帶,想到她這麼拚命的為自己拉投資,她是既感激又有幾分愧疚,白樺和姜毅這算是把一切都堵在她的身上了,而她自然是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了。

傅錦寒揉揉她的腦袋,溫柔的說道,「你不太高興她這樣做。」 「也是,你是傅家的少主,自然是從小不會做這些事兒,有人排隊為你做了,可是你不覺得這樣生活太過沒意思了嘛?」

傅錦寒看著她不解鬱悶的神色,動了動唇,最後什麼也沒說。

沈未晞盯著他,自然沒放過他微小的表情,實在是不明白,這男人有的時候話挺多的,至少對她的時候是有問必答,此刻,卻是倔強的要命。

她沉默片刻,淡淡一笑,一把攥住他的手站了起來,「來。」

「去哪?」傅錦寒問道。

「跟我來。」沈未晞歡快的說道。

傅錦寒看著她緊緊握著他大手的小手,低聲說道,「慢點,小心腳下。」

沈未晞見他不再那麼抗拒,低聲笑道,「放心吧,我可沒那麼脆弱。」


待走到路江的身邊,沈未晞鬆開了他的手,對路江笑道,「路特助,這裡交給我了,你去忙別的去吧。」

路江正拿著用竹枝串起來的肉串,看看她,又看看傅錦寒,見自家少主面無表情,忙笑道,「沈小姐,你陪著少主就好,這些我一個人足以。」

「他不需要陪,我覺得我需要和他一起運動運動。」沈未晞淡笑。

路江怔住,喃喃的道,「運動?和少主?現在?」

「路特助,你在想什麼呢?」沈未晞揉了揉眉心,意味深長的笑道。

路江怔了一下,連忙低頭說道,「抱歉,是我言語不當。」

沈未晞微微搖頭,「沒事。」

路江暗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真是掉以輕心了,對沈小姐居然會說出這樣不得體的話來,轉身一看,差點撞上傅錦寒,頓時脊背一寒。


「少主。」

傅錦寒淡漠的瞥他一眼,冷冷淡淡的說道,「最近你很閑。」

路江心裡感嘆,您最近清閑,所以我也會清閑的,想來這種日子還是要比工作要舒服的。

見他低著頭不說話,傅錦寒涼薄的哼了一聲。

路江立刻噤聲轉身離開。

沈未晞接下了路江手中的活,看了一眼站著不動的傅錦寒,微微笑道,「既然來了,就放下你的身份,融入我們,你看,很有意思的。」

「這有什麼意思。」傅錦寒看著她拿著先前就已經準備好的肉串放到火上烤,淡淡的說道。

「怎麼沒意思,這是野外燒烤啊,而且燒烤的也是我們親自打的獵物。」沈未晞不解的看了他一眼,既然他不願意親自動手,也無所謂了,所以盤腿在一塊石頭上坐下來,一邊烤串,一邊撒調料。

傅錦寒站在原地沒有挪動分毫,居高臨下的盯著他看了半響,最終嘆息一聲,蹲下來拿了烤串來烤。

「你不是不做這些的嗎?還是妥協了嘛?」沈未晞笑的有幾分得意。

傅錦寒懶得搭理她的這股勁兒。

另外一邊就沒這麼安靜了。

白樺不停的嚷嚷道,「文昊天,你到底會不會啊。」

「誰說我不會了。」文昊天自然是不服氣的,哼了一聲反駁道。

「你會你還放這麼多的鹽,你這是要咸死我們啊。」白樺擰了一瓶礦泉水猛灌了幾口才咬牙說道。 傅錦寒盯著她,眸光深邃,沒有回話。

沈未晞嘆息一聲,「你說了,我們是來享受的,那麼,什麼事都交給路特助做了,便無趣了。」

「不需要你做這些。」傅錦寒對她的話置若未聞,溫淡的說道。

「哎呀,你在顧忌什麼啊。」沈未晞不解的看著他,下一秒,又嘆道,「也是,你是傅家的少主,自然是從小不會做這些事兒,有人排隊為你做了,可是你不覺得這樣生活太過沒意思了嘛?」

傅錦寒看著她不解鬱悶的神色,動了動唇,最後什麼也沒說。

沈未晞盯著他,自然沒放過他微小的表情,實在是不明白,這男人有的時候話挺多的,至少對她的時候是有問必答,此刻,卻是倔強的要命。

她沉默片刻,淡淡一笑,一把攥住他的手站了起來,「來。」

「去哪?」傅錦寒問道。

「跟我來。」沈未晞歡快的說道。

傅錦寒看著她緊緊握著他大手的小手,低聲說道,「慢點,小心腳下。」

沈未晞見他不再那麼抗拒,低聲笑道,「放心吧,我可沒那麼脆弱。」

待走到路江的身邊,沈未晞鬆開了他的手,對路江笑道,「路特助,這裡交給我了,你去忙別的去吧。」

路江正拿著用竹枝串起來的肉串,看看她,又看看傅錦寒,見自家少主面無表情,忙笑道,「沈小姐,你陪著少主就好,這些我一個人足以。」

「他不需要陪,我覺得我需要和他一起運動運動。」沈未晞淡笑。

路江怔住,喃喃的道,「運動?和少主?現在?」

「路特助,你在想什麼呢?」沈未晞揉了揉眉心,意味深長的笑道。

路江怔了一下,連忙低頭說道,「抱歉,是我言語不當。」

沈未晞微微搖頭,「沒事。」

路江暗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真是掉以輕心了,對沈小姐居然會說出這樣不得體的話來,轉身一看,差點撞上傅錦寒,頓時脊背一寒。

「少主。」

傅錦寒淡漠的瞥他一眼,冷冷淡淡的說道,「最近你很閑。」

路江心裡感嘆,您最近清閑,所以我也會清閑的,想來這種日子還是要比工作要舒服的。

見他低著頭不說話,傅錦寒涼薄的哼了一聲。

路江立刻噤聲轉身離開。

沈未晞接下了路江手中的活,看了一眼站著不動的傅錦寒,微微笑道,「既然來了,就放下你的身份,融入我們,你看,很有意思的。」

「這有什麼意思。」傅錦寒看著她拿著先前就已經準備好的肉串放到火上烤,淡淡的說道。

「怎麼沒意思,這是野外燒烤啊,而且燒烤的也是我們親自打的獵物。」沈未晞不解的看了他一眼,既然他不願意親自動手,也無所謂了,所以盤腿在一塊石頭上坐下來,一邊烤串,一邊撒調料。

傅錦寒站在原地沒有挪動分毫,居高臨下的盯著他看了半響,最終嘆息一聲,蹲下來拿了烤串來烤。

「你不是不做這些的嗎?還是妥協了嘛?」沈未晞笑的有幾分得意。 沈未晞笑著點頭。

到了飯點。

在林間的小溪邊,大家將打好的獵物洗好,摸上帶來的調料,放到火堆上烤。

沈未晞想要走上前幫忙,傅錦寒握住了她的手。

「不需要你親自做這個,交給路江就可以。」

「都叫給他,我們什麼也不做,那我們來是做什麼的。」沈未晞眨眨眼笑著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