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獸和人不同,部分兇獸天生就擁有飛行能力,飛行對於他們來說消耗的僅僅只是體力而並不消耗魂力。

末日森林的兇獸落到舟普島之後,除了那本身就是人形狀態的七人之外,其餘八人也第一時間變成了人樣。

“我記得兇獸的實力達到武尊層次也就是八階之後才能夠化成人形吧?眼前這十五位兇獸強者皆是六階,相當於人類武皇的實力,按理來說不應該具有化成人形的能力吧?”

夜無悔有些納悶的問道,對於兇獸夜無悔多少還是有些瞭解的。知道兇獸能夠化成人形,也知道兇獸的實力只有達到武尊之後才能夠化成人形。

“老大,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有一種丹藥叫做化形丹,煉製相當的繁瑣,雖然只是七階丹藥,淡水八階煉藥師也不一定會煉製!”

藥不死對夜無悔說道,一說到丹藥,藥不死就興奮。

在藥不死還是武王的時候就已經嘗試煉製八階丹藥的了,並且成功了一次,現在實力達到武皇層次的他,八階丹藥已經是很熟練了,煉製八階丹藥的成功率絕對在五成以上,至於這化形丹在藥不死兗州高也不算什麼。

“化形丹?也不知道末日森林的強者是怎麼搞到這麼多的化形丹的!”

夜無悔苦笑着說道。

看樣子末日森林的兇獸可是相當的囂張,自己你不允許任何人進入到末日森林之中,但是自己的額強者卻可以從人類的手上弄到化形丹,還是大量的化形丹,不得不說,末日森林的手段還真是高明。

現在整個末日森林之中,已經擁有化形能力的強者起碼有數百,此番來的這十五人應該是末日森林六階兇獸當中的佼佼者吧。

“雲壞這些兇獸的資料你有沒有? 種田之娘子有空間 !”

風陽湊到雲壞的身邊,好奇的對雲壞問道。

“我們無情門從來不接刺殺兇獸的任務,兇獸的資料當然是沒有!”

雲壞苦笑着說道,面前的這十五人他是一個都不認識。

“末日森林一方的實力看上去強大,到時候必然會被爭對,我們只要保持低調就好,就我們的這點實力,估計沒有多少人會注意我們!”

夜無悔這五人看上去好像是實力最弱的一方,甚至要比五大宗的強者還弱,所以受到的關注必然不多,這對於夜無悔五人來說是一件好事。


但是,事實真的是如此麼?恐怕在場這麼多強者當中,沒有多少人會真正小瞧夜無悔他們,至少不會小瞧夜無悔。

因爲他們都知道,夜無悔可是那名神祕的超級強者的弟子,手中究竟有什麼厲害的手段他們也不知道。

“師非,那人就是夜無悔,王讓我們特別照顧這個叫做夜無悔的!”

末日森林一方,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對着他身邊的另外一名青年說道。

這名青年便是師非,一頭金色的長髮,彪悍強壯的身材,他也是此番末日森林一行人實際的領頭人物,本體乃是獅頭虎身獸。

獅頭虎身獸乃是末日森林之中非常強大的一個種族,乃是虎類兇獸和獅類兇獸繁衍而生,集合了兩類兇獸的特點,但是也因爲血脈不純正的關係,導致獅頭虎身獸根本沒有可能達到八階。

但是在同階兇獸當中,獅頭虎身獸絕對是極其強悍的存在,要不然的話,他也不能夠成爲此行末日森林的首領了。

“我懂!”師非淡淡的說了一句。

此行末日森林一共是來了十五名強者,毫無疑問這十五人的實力都很強,但是說到最強的還是要說這三人。

第一人便是獅頭虎身獸師非。

第二人便是剛纔對師非提醒的那彪悍青年胡卓,本體乃是闇冥虎,和夜無悔服用的八階獸丹的主人闇冥虎胡戰乃是同一種族。

闇冥虎在末日森林乃是最強大的種族之中,其族內的強者不在少數,此翻前來的末日森林強者當中,有五人乃是闇冥虎族的,而胡卓乃是闇冥虎族的天才人物,可見其實力有多強。

第三人則是一旁一直沉默不語的精瘦青年彭羽,本體乃是金翅大鵬,飛行類兇獸,剛纔他也是唯一個沒有被其他兇獸乘騎的飛行兇獸。

彭羽的地位不必胡卓低,他們這一行人當中敢乘騎彭羽的估計還真沒有,就算是師非也未必有這分量。

金翅大鵬是飛行類兇獸之中的王者,此行十五人有八人乃是飛行類兇獸,算上彭羽有三人乃是金翅大鵬族,另外三人是追風雕,兩人是金焰神鷹。

總體來說,末日森林這一次前來的強者實力都十分的強勁,其他任何一個勢力單獨和末日森林相抗的話,估計都不會末日森林的對手。

四十五名強者足足在這裏等了三日,計算着時間,幽冥宮這個時候也該出世了,正在這時,舟普島的地面猛烈的顫抖了起來。

“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隨着舟普島的地面開始震顫,夜無悔的心中響起了這樣一道老者的聲音。

這聲音來自於幽冥劍靈,之前他一直陷入到陳帥之中,隨着幽冥宮的出世,幽冥劍靈也甦醒了過來。

對於此次幽冥宮之行,夜無悔是勢在必得,除了對自己以及雲壞等人的實力自信之外,夜無悔手中更大的依仗便是這幽冥劍靈。

“你確定你有把握讓我成爲幽冥宮的主人?”

夜無悔在心中對幽冥劍靈說道,之前幽冥劍靈可是做出這樣的承諾過,但是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程度,夜無悔可就不相信之前幽冥劍靈說的。

“把握只能說是七成,而其他人成爲幽冥宮主人的可能性是三成,你能不能夠成功,最主要還是要靠你的實力!”

現在幽冥劍靈說的話和之前卻不一樣了,不過夜無悔也沒有怎麼在意,因爲之前夜無悔早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說話間,一座小型的宮殿從地面之下拔地而起,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這座宮殿看上去不大,但是實際上卻不盡然。

這時,宮殿的門開了。

隨着宮殿大門的打開,其他幾個勢力的強者立刻取出了幽冥劍,幽冥劍乃是進入幽冥宮的鑰匙,現在雖然幽冥宮的門敞開,但是沒有幽冥劍肯定是進不去的。

“取出幽冥劍,用幽冥之光籠罩你們五人,然後進入到幽冥宮!”

幽冥劍靈對夜無悔說道。

隨着幽冥劍靈的話音落下,夜無悔立刻取出了幽冥劍,在幽冥劍之上散發出了一震強光,直接籠罩了夜無悔,於此同時將夜無悔身邊的雲壞,風陽,賴青天,藥不死四人一起籠罩在了其中。

“不開離我太遠,我們進去!”

夜無悔對雲壞等人說道,隨後幾人滿滿的靠近幽冥宮,進入到了幽冥宮的大門之中,其他各大勢力的強者見到夜無悔等人進入幽冥宮之內,立刻紛紛效仿,很快所有的四十五人便進入到了幽冥宮之內,而此刻幽冥宮的大門則是僅僅的閉合了起來。 從外面看,幽冥宮之內的空間似乎不大,但是實際上,幽冥宮之內大的驚人,夜無悔等衆人所處的位置只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雖然夜無悔等人進入了幽冥宮,進入到了幽冥宮之內,但是緊接着又是一扇大門出現在衆人的面前。

“這是什麼情況?”

夜無悔見到這一幕很是訝異,不單單是夜無悔,就連其他所有人都是一臉的茫然。

“幽冥宮分爲內宮和外宮,現在你們正是出於外宮之中,要進入內宮還需要經過三關!”

幽冥劍靈的聲音響起在夜無悔的心中,只有夜無悔一人聽到幽冥劍靈的話,或許這就是此行夜無悔身上所具有的最大優勢。

“眼前這一關是什麼意思?”

夜無悔接着對幽冥劍靈問道。

“還問我?門上不是清楚的寫着麼?”

幽冥劍靈對夜無悔說道的同時,夜無悔朝面前這扇巨大的鐵門看了過去。不單單的夜無悔,其他的強者也注意到了這扇鐵門。

鐵門之上寫着幾行字:欲入內宮,必經此路,單人獨行可活,成羣結隊必死。

這段話的意思並不難懂,也就是說要進入到其中只能夠一個個進去,若是兩個一同進去,那麼兩個人就都只有死路一條。

雖然大家都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作爲第一個人進入到這扇門之中,因爲每一個人都有着自己的諸多顧忌。

首先,這扇門之中的情況是什麼樣的誰都不清楚,貿然進入遇到什麼危險,恐怕難以應對,在確認能夠安全進入之後,纔會有人不斷的進去。

其次,若是有人第一個進入之後,還沒有出去,第二個人就緊跟着進來,按照這扇門上的提示,兩人均必死。

不過相較之下,擔心第一點的人佔了大多數,他們都等着其他人做這第一個出頭鳥,若是在成功之後,估計就會瘋狂的搶第二個位置,但是若是失敗,估計這些人都會有另外的想法了。

“幽冥劍靈,進入沒有任何的危險麼?”


夜無悔對幽冥劍靈問道,幽冥劍靈肯定是知道其中的情況,如果夜無悔心中有點底,倒是願意做這第一個進去的人。

“沒有任何的危險說不上,在這扇門裏面,有一個惡魔傀儡,實力也就武皇層次,但是是殺不死,只要能夠繞過他,從另一扇門出去,那就安全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越到後來,這惡魔傀儡的實力越可怕,所以第一個進去絕對是最安全的嘗試!”

幽冥劍靈的笑聲響起在夜無悔的心中,這扇門之內的惡魔傀儡雖然只是一個傀儡,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他的實力卻會越來越強。

所以對於第一個進入其中的人來講,用最弱的實力相抗,倒成了一種特殊的福利。

聽了幽冥劍靈的話之後,夜無悔大概是明白了,但是他卻沒有急於自己進入其中,而是走到了藥不死的身邊,對藥不死小聲的說道。

“不死,你第一個進去!記住,不要管裏面碰到了什麼,發揮你自己最強的實力以最快的速度從另一扇門出去!出去之後在原地等着我們!”

“老大,不是吧?你要我第一個進去?我可不想死啊!”

藥不死顯然是有些害怕了,以爲夜無悔是拿自己當試驗品,頓時就虛了。

“相信我,你不會有事的,很簡單的!”

夜無悔笑了笑對藥不死說道,第一個進去的位置可以說是最容易得到的,因爲沒有人爭。

幽冥劍靈告訴夜無悔第一個進去是最安全的,同樣,最後一個進去卻是最危險的,夜無悔身邊的這幾人也就藥不死的實力最差,所以這最安全的一個位置自然是讓藥不死來享受。

在夜無悔的勸說之下,藥不死終於鼓起了勇氣,朝這扇門走了過去。

隨着藥不死走過去,沒有一個人阻擋甚至是喝止藥不死,因爲他們都等着看藥不死的好戲,究竟藥不死進去會是生還是死。

在藥不死進入之後,這扇鐵門便立刻緊緊的閉上,隨後夜無悔走到了賴青天的身邊。

“青天,等會兒門開了之後,你立刻進去,不要有絲毫的猶豫!”

夜無悔對賴青天說道。

賴青天點了點頭,但是還是有些疑惑的看向夜無悔對夜無悔問道:“老大,你這麼肯定藥不死會沒事?”


聽到賴青天這麼問,夜無悔笑了笑。

“我不會拿兄弟的性命開玩笑的!”

這句話足以證明夜無悔是何等的自信,夜無悔相信,只要幽冥劍靈對自己說的那些都是真的的話,那麼自己這麼做完全是正確的選擇。

之所以夜無悔讓賴青天第二個進去,原因很簡單。第一個名額沒有人會爭,第二個名額卻有很多人爭,但是夜無悔一方佔據了絕對的先機,夜無悔知道藥不死絕對會沒事,至於其他人估計心中多少還有些自己的盤算。

賴青天的實力比風陽和雲壞要弱,而且賴青天最擅長的是防守,進攻方面卻不是很強,眼下這種情況,賴青天留在這裏也沒有什麼用,總不可能靠賴青天守住這扇大門吧?他的防禦能力再強,也不是這麼多武皇強者的對手。

在藥不死進去之後兩分鐘,石門再度開了,但是卻沒有人知道藥不死是安全的通過了還是死在了裏面。

衆人還在猶豫的時候,賴青天卻第一時間衝了進去,而在賴青天進去之後,石門再度關上。

“夜無悔,你就這麼肯定,你的兩位朋友進去不是死在裏面了?”

雲頂天宮的風雨雷電四刀之中的老大林風終於是按捺不住了,對夜無悔問道。

“這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個個進去有生的可能,一起進去只有死路一條。終究要進去,先進去後進去有什麼區別呢?要是不想進去,諸位可以掉頭就走!”

夜無悔笑了笑說道。

他當然不會告訴別人,幽冥劍靈告訴自己的事情。不過這一番話無意之間卻是點醒了這些強者。

早晚都要進去,早進去和晚進去又有什麼分別呢?若是不敢進去,還不如現在就離開。

當然實際上早進去和晚進去是有分別的,只是難度上的區別而已,除了夜無悔之外沒有人知道這一點。

隨着夜無悔的話音落下,其他人好似都明白了什麼,朝夜無悔靠了過來,似乎是急着搶佔第三個進去的機會。

當然這種情況早就已經在夜無悔的預料之中,夜無悔示意了雲壞和風陽一眼,三人並沒有要走開的意思。

正在這時,鐵門再度開了,按照夜無悔事先和雲壞風陽商量好的,風陽第一個衝了進去,與此同時,其他的強者也一同朝鐵門方向衝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