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真各派與御鬼宗是世仇,非常了解御鬼宗的情況,聽到石堅拿太陰鬼錄換紫星鐵,都很吃驚。

其蘊道長沒想到石堅能拿出太陰鬼錄,面上露出喜色,趕忙吩咐茅山弟子去問紫星鐵主人的意見。

茅山弟子這次去的時間比較長,估計紫星鐵主人的心裡也很糾結,太陰鬼錄是頂級鬼道功法,又還附贈兩門鬼術,不眼熱是不可能的,唯一的缺點是功法不全,僅能修鍊到陰神一流。

不換吧。

錯過這村可能就沒這店了。

最麻煩的是,紫星鐵暴露,茅山派或許可以剋制貪慾,其他旁門散修呢?

一柱香過後,茅山弟子回到拍賣場。

其蘊道長笑容燦爛道:「恭喜始終師侄,紫星鐵主人願意交換。始終師侄,你上前來把功法給我,我查驗無誤后,會轉交給對方。」

石堅精神振奮,順著樓梯走道上前,路過前排時,他感覺有兩道陰冷的目光正盯著自己看。

偏頭望去,赫然是其守道長發出了死亡凝視!

得,高興早了。長公主的眼睛在塗了兩天紅霉素眼膏后,漸漸的不癢,也不痛,更不流膿了。

她的眼睛明顯有好轉,看著有恢復的跡象,她簡直高興得合不攏嘴來。

但她並沒有感謝雲若月,在雲若月面前也沒有表現出感激的神色來。

她認為這是雲家欠她的,雲若月只是在替她父親贖罪,所以她心安理得的繼續忽視雲若月,還正大光明的使用著她的藥膏。

雲若月不是小氣之人,她懶得和長公主計較。

她只想治好太后的病,好早日回府。

又過了幾天,太

《雲若月楚玄辰》第128章沈副將出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此時的韓江,就在附近遊盪。韓江也不知道自己的腳步怎麼就帶着自己來了這裏,街道上有西河的影子,空氣里有咖啡和蛋糕的香氣,耳邊總有小工小可吵鬧和歡笑。當然也有那個討人厭的左燃和滿院子的紅袖箍。

韓江不期待偶遇,西河現在不是如自己所願,已經住進了大宅子。只是那感覺,怎麼呢,就是有點不對,昨晚聽見小可和西河的對話。自己變的不能賴皮賴臉的,像之前那樣自然的粘著西河,一路耍孩子脾氣;看見西河要抱抱,和小可一樣。自己似乎做不出來了。

感情也好,事業也罷。窗戶紙捅破了,就會尷尬;喜歡的人靠近了,也會不知所措。心尖上的人,相碰又不敢碰,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慫,韓江邊走邊想,漫無目的。

韓氏王座,有多重要,責任多於榮耀。韓江喜歡大褲衩人字拖打遊戲麻辣燙,西裝PPT談判簽合同能有多好玩。韓江抬頭看看天,夏盡秋初,在盛夏結束前三秒,天很藍。不遠處是小可得幼兒園,那小子一定午飯吃的很飽在睡覺了吧。韓江想。

小可。

小可眼睛盯着電梯突然間下墜的數字,耳邊是從遠方忽然靠近的小孩的尖叫!驚嚇的站在原地。電梯的數字停在三樓!

小可猛然驚醒,狂跑到三樓!敲擊電梯的門。「小工!小甜!你們在嗎?」電梯轎廂里有女孩嚶嚶的啜泣聲。小可聽到小工在對着電梯救援電話的「喂喂喂!聽到嗎?有人在嗎?」

「小工!你能打開電梯門嗎?」小可着急的問。

「我不能!電梯門卡住了!」小工的聲音從小可頭頂傳來。電梯卡在三樓和四樓之間。

「救援電話沒有人接!」小工緊急的說,「我們都好,小甜也好!但是電梯里沒有燈!」

怎麼辦,怎麼辦?!小可急得原地轉圈。

「我按下全部樓層,我么需要找大人來幫忙!」小工的沉着冷靜,是左燃教的。

「我打給韓江!」小可的電話手錶有一鍵直達。

「我打給左燃!」小工的老式電話,需要輸入十一位號碼。

「爸爸!」小可聽見韓江接了電話,急得大哭出來。

韓江正想批評小可,大中午的,不睡覺在玩兒電話手錶嗎你這個臭兒子!「喂,中午玩手錶,老師會批評啊。」

「韓江——快來救我們!」小可努力忍着哽咽,喊出了聲。「小,工——工電梯,卡住了。」

「什麼!」韓江大喊,「別掛電話,開着你的定位!」

街邊的路人,一定覺得韓江瘋了。衣冠楚楚的挺正常的一個男人,突然像獵豹一樣加速奔跑。幼兒園的監控鏡頭裏,一個成年男人抄最近的路線,越過護欄直奔圖書樓。

在一樓,韓江看見一隻拖鞋,貌似是兒子的尺寸,心裏一緊,嚇得差點尿出來。什麼都不顧了,跑上三樓,韓江救看見兒子小可一個人坐在地上,兒子的一隻腳光着,一隻腳穿着拖鞋,眼淚把睡覺背心打濕了一片。

「小可,你沒事吧,爸爸在。」韓江蹲下抱起小可,「小工呢?」

「小——小工在那!」小可抽泣著,手指指著斜上方三四樓之間。

韓江瞬間明白了,草,電梯事故。「小工!你在裏面嗎?我是爸爸。」韓江拍打電梯門。

「韓——爸爸。」聽到來了援兵,小工也帶着哭腔。「我們在,還有小甜。」

「等我!小工你快點報警!」

電梯這個時候又在發出不正常得轟鳴,韓江一秒都不敢耽誤,直接把跑上四樓。四樓的電梯門開了一半,韓江可以看見轎廂的上半部,轎廂里的兩個小孩,團成一團,小工護著小甜,蹲在角落。這個高度,孩子是沒有辦法自己爬上來的。

微光之中,小工看見頭頂的韓江。委屈的向上伸出雙手,「爸爸——」

「小工不怕,你們兩個不要動爸爸來了!」韓江找來四樓電梯間的垃圾桶塞在半開的電梯門之間。然而身邊沒有幫手,左顧右看,韓江決定自己跳進轎廂。

電梯門在不斷擠壓垃圾桶,隨時有再次掉落的可能。韓江手攀著四樓的樓板,落在電梯轎廂里的重量,仍然令電梯令人恐懼的顫抖了一下。

三樓聽見小可哇的一聲哭出來。

然而沒有時間安慰。「小可你閉嘴!」韓江命令道。

韓江先抱起小甜,把小甜托舉過頭頂,托出電梯,放在四樓的平台上;隨後抱起小工,小工在韓江的耳邊說了聲「爸爸。」

一股暖流,韓江親了一口兒子的臉,「抓緊了,爸爸在呢!」一股洪荒之力,把小工托上了四樓平台。

這頭電梯怪獸似乎沒耐心再等了,轟鳴聲和震動一起表達躁動,韓江的兩次托舉,用盡了力氣。努力嘗試,自己抓住四樓平台,但是沒有力量和高度,把自己在拉上去。電梯的抖動越來越厲害,韓江幾次嘗試失敗后,身處黑黑的電梯轎廂,只有頭頂那一點微光。小工小甜探頭過來。

「爸爸!」小工哭着伸手說,「你加油啊。求你了。」

韓江看着小工,笑了,臉上衣服上都是電梯的潤滑污漬,他對着小工揮揮手,可能告別很突然,沒有時間說再見。

「傻b么,過來!」就在這時,頭頂光亮處,伸過來一隻手臂,手臂盡量放低,低到韓江可以夠到的地方。

是左燃啊!

左燃一把拉住韓江的手,肌肉緊繃成年男人之間的借力,把韓江從轎廂里,直接拉了上來。

韓江還未站穩,電梯轟鳴著直線下墜,直接下墜砸在地下一層。一陣濃烈的灰塵一路上行,噴滿了電梯間。警報應聲響起!這時候,老師和幼兒園保安從樓下趕上來,小可被老師抱着,也是滿臉都是灰

小工哭着上前,左燃順勢把小工抱起來。和韓江交換眼神,韓江心領神會。

韓江抱起小可,正好擋住來人的全部視線。韓江一手抱着小可,一手指著趕來的幼兒園園長鼻子怒吼,霸總再上線一次,「這樣的管理合格嗎!」

園長和保安部長忙不迭的道歉,鞠躬如搗蒜。

左燃給小工戴好帽子抱在肩頭,繞過轉角。悄悄從消防通道樓梯走了。 卻說這時潞州城中百姓有膽大去圍觀英雄大會的,但大多見今日城中不少拿刀拿槍、凶神惡煞的江湖人來來往往,都待在了家裡不敢出門。

梭鏢客和毒王陰鬼沿著偏僻小巷行走,到得一處巷尾,毒王陰鬼指指旁邊宅第道:「老大,就這處吧。」

梭鏢客點點頭,吹個口哨,撲稜稜飛來兩隻烏鴉,一盞茶功夫后,已有一群十餘只烏鴉匯聚。

梭鏢客使烏鴉記住此地,隨後又將烏鴉盡數驅散。他自己縱身一躍,翻過這家院牆,又跳到這家屋頂上,沿著屋檐翻身入屋。

樓閣上正有一個女人在窗邊閑坐,梭鏢客不等她看見自己,一扣梭鏢,甩在她後頸上,那女人馬上兩眼一瞪,一聲不吭倒了下去。

這時梭鏢客聽得樓下似是有幾人吵吵鬧鬧,他輕輕翻下樓梯,樓下坐著一個中年男人和一對老夫老婦。

這三人突然見樓上下來一人,正大驚詫,還未及反應,梭鏢客手中一動,已將三人一擊斃命,這三人沒能發出一聲叫喊。

這時只聽得屋外一個孩童叫道:「爹爹,爹爹……」說著腳步靠近過來。

梭鏢客快步靠到門旁,待他一進屋中,上前一手按住這孩童口鼻,一手死死勒住他細嫩的脖頸,這孩童掙扎了片刻,小腿小胳膊一伸,便沒了性命。

梭鏢客將那孩童放下,又鎖上屋門,看著那孩童冷冷道:「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我若不殺你,遲早是個麻煩。」

梭鏢客想起當年的那一場行動,那時他和黑袍一起,殺了那家從上到下三十多口人,連一個最下賤的侍女都沒放過。

可唯獨要離開時,一個渾身白衣的小姑娘突然從外面回來。她怔怔看著血泊中的府邸,那將成為她一生的夢魘,為她編織了一張無法逃脫的仇恨之網。

那天的雨很大,雷聲也很大,空氣中瀰漫著大雨沖不散的血腥味。

那姑娘潔白的的傘落在地上,她渾身上下都是那麼的潔白,此刻卻站在了深不見底的黑夜中,任憑暴雨將她打入深淵。

梭鏢客的梭鏢已經按在了手上,卻突然被旁邊的黑袍客按住。

他記得,黑袍客當年就是戴著如今仍戴著的那頂斗笠。

「你先走,我解決她。」黑袍客說道。

梭鏢客警告他道:「你最好想清楚。」

黑袍客點點頭,又道:「給我個機會,我想讓她死得不那麼痛苦。」

梭鏢客不再說話,悄悄消失在了夜幕中。事後,他知道黑袍一定放過了那姑娘,不然他不會決然想要離開寒鴉。

想起這些,梭鏢客不是為了懷念自己和黑袍的一點點情義,他只是告訴自己:作為一個殺手心軟不得,他不想重蹈黑袍覆轍。

寒鴉中這樣重蹈覆轍的人很多,但他們都沒能活下去。

但也許黑袍不一樣,梭鏢客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讓他死,還是希望他活下來。所以他在轉魂面前立下軍令狀,強迫自己去殺他,因為這樣他就沒得選擇,也不必再猶豫。

因為猶豫是殺手的大忌。

半炷香功夫之後,已有十幾個寒鴉殺手陸陸續續從四面八方的陰暗角落靠攏到這房屋周圍,他們每人肩上都落了一隻烏鴉,是被烏鴉引到這個地方。

來者每人都挎了兩個包袱,一個包袱中裝了八九個迷倒柴嫣的圓筒,另一個包袱中儘是引火之物。

梭鏢客將毒王陰鬼喚進屋中,又攜他上到屋頂,一陣大風突然吹過,梭鏢客順風看去,郭家府邸只隔了一條街道。

「就是在此處放火嗎?」梭鏢客問毒王陰鬼道。

陰鬼咧咧嘴笑道:「老夫散神煙質重,嘿嘿,大風一吹,便能順著火氣落在對面府中。」

梭鏢客點點頭道:「幹得不錯。」

「那……老大……老夫就先撤了,咳咳……」

「你似乎對那姑娘很感興趣?」梭鏢客突然問道。

毒王陰鬼蠟黃臉上當即冷汗連連,臉龐扭作一團,隨後低下頭拱手舉過頭頂道:「老大,我不過是看她身上的藶火毒稀奇,有點意思……老大要是不讓我動她,老夫吃了豹子膽也不敢動。」

「她的毒,是主人種的。」梭鏢客繼續道。

毒王陰鬼想起主人那嬌滴滴的模樣,又看看自己經年累月與毒物打交道變成的樣子,一時難以相信轉魂也會用毒。

「你去用她煉毒吧,但別動她性命。」梭鏢客道,隨即梭鏢客又壓低了聲音,輕聲告訴毒王陰鬼暗藏柴嫣的地方。

毒王陰鬼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幾乎要將嘴咧到耳根,連聲道:「謝謝老大!謝謝老大!」

梭鏢客看看太陽位置,自言自語道:「江東徐家,有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