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鄭重地點頭,希望梅鶴老人能查出他們身上有無毒。

希望能在老巫婆身上找到破綻,軒轅昊走後,兩人監視老巫婆的一舉一動。

可惜,一晚上過去,巫九靈只是在為宴會的事部署,並沒有泄露任何關於控制他們的事。

第二天早上,司徒耀如常地出現在了朝堂之上,神情威嚴,除了臉色有些蒼老之色,與尋常無異樣。

巫九靈看著他老實地下旨,沒有不自量力,很滿意。

鳳陽宮凝香殿內,樂小米安然地坐在梳妝鏡前,像木偶一般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任一群宮女忙前忙后地給她著裝打扮。

今晚是司徒凝香驚艷隆重亮相的日子,巫九靈為她的重生歸來,準備了一場血的洗禮盛宴,要讓她將仇恨深深刻在骨子裡,記住今天的血禮,永生難忘。


看著鏡子中精緻美得讓人晃神的臉,樂小米臉上的笑有些發僵。

她一瞬不瞬地盯著鏡子里的人,而鏡中人也緊緊地盯著她。

那麼美的一張臉,她沒有半絲賞心悅目,反而是心口莫名地堵得慌,好似真是司徒凝香在鏡子中看著她般,總是讓人毛骨悚然。

重生在司徒凝香身上后,她從未單獨照鏡子,更不曾像在夏可欣身體里時,每天早上都對著鏡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後自戀般對著鏡子搔首弄姿,引得夏可欣各種提醒那不是她的身體,再自戀也無用。

她怕透過鏡子,透過皮肉看到身體深處,她魂魄的背後還沉睡了與這張臉一模一樣的殘魂。

重生在司徒凝香身上前,她就排斥用司徒凝香的身體,如今重新活了,她高興中隱藏了心底的不安。

白天,她一直在瞎折騰,不覺得什麼,但每一個夜晚,夜深人靜,她其實都睡不安穩。

特別是軒轅昊不在身邊,她獨自一人躺在床鋪上時,總會不由地心顫,莫名地就覺得她與司徒凝香在同床共枕。

司徒凝香!

她一直有覺得,她沒死!

她只是沉睡在身體中,隨時都會醒來質問她為何要霸佔她身體,還與她喜歡的男人相愛。

。 但好在,這麼久了,未曾做過噩夢,未曾夢境司徒凝香來質問她什麼。

她內心終究是對司徒凝香有些內疚和虧欠的。

如果她是用別人的身體愛著軒轅昊,她會愛得理所當然。

但,這是司徒凝香,一個同樣也愛軒轅昊的女人。

她用司徒凝香的身體去愛著司徒凝香愛的人,終究做不到心安理得,所以,心不安。

樂小米微微抬頭摸著被描畫得更為精緻美麗的臉,好在是有溫度的。

她又摸向胸口,感知著胸口的心跳。

司徒凝香,不知道她是否對外界有感知,但今晚,她們是兩個人承受血的洗禮,承受巫九靈強加而來的仇恨。

或許,司徒凝香,她不能感知外界的一切,也是幸運的吧。

不會感知到軒轅昊不愛她,而她的身體被人佔有,用來愛著她愛的男人的痛苦。

不會感知到她母后只是把她當成了復仇工具的痛苦,也不會感知到她母后今夜特意用她親族的血來為她準備的仇恨洗禮的悲痛。

司徒凝香,至少這一刻,你是幸運的!

夏可欣隱身而來,走去樂小米身側,手輕搭在她肩膀上,驚讚地看著鏡子中的人。

白皙無暇的面龐和精緻靈透的五官,美得挑不出任何瑕疵。

見過的女子中,無疑,司徒凝香是最美的,而且美得已經感覺到不真實了。

但小米,重生到現在,卻從未曾因為這美貌而露出一絲以前用她身體時的自戀,這是讓人很意外的一點。

夏可欣看向手放在胸口,盯著鏡子出神的人,傳音輕問,「小米,準備好了嗎?」

樂小米回神,盯著鏡子,嫣然一笑,美如曇花,耀眼而奪目。

「準備好了!」

樂小米微微抬頭看向身側的人,「依米,我們又將分開一段時間了!」

「是啊,怎麼感覺越分越遠了呢?」夏可欣垂頭盯著她,有些悵然。

之前兩人同住一身體,如今分開后,最近的距離便是兩個身體比肩而站,今晚又將分別,中間又隔了很遠的距離。

「怎麼,這麼捨不得我離開你身體,想我繼續霸佔你身體為所欲為?」樂小米不懷好意地一笑。

夏可欣的悵然瞬間消失,清瞥了她眼,「得了吧,你把我裡子面子都毀得真是讓人無顏苟活,誰樂意讓你霸佔?」

「嘿嘿……下次不敢了!」說這事,樂小米就理虧,之前是太肆意而為了。

「還下次?你還想住我身體?」夏可欣沒好氣地輕拍人,「你如今有身體了,居然還惦記著我身體,是不是討打?」

樂小米朝人嘿笑:「口誤口誤。」

「你得用這身體好好活著,我可不期待你會回到我身體的哪一天,懂嗎?」

夏可欣神色認真地盯著她,雙生魂一年的期限,是大家的心結,都不希望這一天的到來。

「自然!」她懂!

樂小米笑問:「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夏可欣神色微凝,點頭,「一切都準備好了,大將軍讓你別怕,一切有他!」

「恩,有他在,我不怕!」

樂小米鄭重點頭,有他在,她真的心穩妥妥的。

。 夜幕來臨,星光閃爍,整個皇宮燈火通明,富麗堂皇。

科技大智庫 ,這次卻破列,辦得額外的奢華隆重。

整個皇宮極為熱鬧,張燈結綵,為天翊國的第一美人回歸大肆鋪張慶祝一回。

皇帝和太后已經出現在了主位上坐著,妃嬪皇子皇妃都紛紛出席入座,文武百官也都遵照皇命,帶著家眷出席。

軒轅昊神情淡淡,坐在柳承禹身側,兩人淺淺交談,好似不知今晚是場鴻門宴般,輕鬆自在。


皇帝司徒耀坐在主位上,手持酒杯,臉上帶著威嚴又不失親和的笑意,龍威不減,好似今天之前不曾發生過讓人頹然絕望的事。

太后雍容清貴地坐在一側,臉上是和藹可親的慈笑,貴妃陳雅靜也是盛裝出席,與身旁位置的賢妃低笑細語。

洛華生激動中帶著喜色,卻看到軒轅昊時,不由地心裡有些忐忑和不安,害怕司徒凝香再次在宴會上愛上這個男人。

大皇子司徒凌,三皇子司徒傲都坐在相應的位置,臉上帶著笑意,只是眼底卻難以緊張之色,特別是大皇子司徒凌,幾個月不見,神情難掩頹然之色。

所有人都到齊了,唯獨今天的主角卻遲遲未到。

凝香公主消失八年再現的消息,這兩天在整個皇城都迅速驚傳,整個皇城上下都大為驚訝,猜測紛紛。


無數官家子弟都爭相地想能一睹風采,出席在宴會上的公子們,都倍感榮幸和激動。

宴席上,絲竹陣陣,歌舞昇平,卻無人去細聽和觀看,各個都難掩激動,翹首以盼地盯著入口。

卻不知,此宴實際是皇后精心為大家準備的華麗葬禮,今天在場的百官家眷,將會以他們的鮮血為重生后的司徒凝香做一場重大的洗禮。

當皇后攜著樂小米進入筵席那一刻,大堂內鼎沸的人聲瞬間消弭,好像時間在這一刻凍結了,所有的目光都統統看向那張美得沁人心魂的臉。

清秀絕俗的瓜子臉,精緻無瑕的五官,端莊略帶稚氣,神清骨秀,清麗絕俗,秀美至極, 逆天大小姐:妖孽邪尊,別亂來 ,驚艷而痴迷。

一襲粉色的華服宮裝裹身,外披白色紗衣,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和清晰可見的鎖骨,肌膚勝雪,清麗而美艷。

墨玉般的青絲,簡單地綰個飛仙髻,幾枚飽滿圓潤的珍珠隨意點綴發間,讓烏雲般的秀髮,更顯柔亮潤澤

裙幅如雪月光華流動輕瀉於地,挽迤三尺,使得她步態愈加雍容柔美,綽約多姿,風華絕代,是人世間極少的絕美女子。

鄉野小村醫

洛華生痴迷地看著大殿門口翩然走來的人兒,他的整個世界,只有她一人的存在。

看著娉婷裊娜走入的人,軒轅昊神情一如八年前,初次見司徒凝香,神情淡漠。

只是這次,也有些不同,他是透過了皮囊看到身體深處的人,淡漠的雙眸深處是溫溫柔情,只是不曾有人知曉。

。 樂小米不驚不訝的隨著巫九靈走進大殿,美眸顧盼間華彩流溢,紅唇間漾著清淡淺笑。

只是她手卻緊緊地抓著攜著她的巫九靈手臂,讓其感知她內心的緊張和不安。

巫九靈笑得雍容華貴,不露痕迹地輕拍拍她手,安撫她緊張的情緒。

四十多歲的皇后,看起來也不過二十七八的最芳華年紀,少了少女的稚嫩和羞赧,多了成熟和嫵媚,莊重而典雅。

即便與精緻得脫俗驚美的女兒司徒凝香走在一起,也未曾將巫九靈的鋒芒和氣勢消減。

母女都是容貌絕麗,一個美得雍容華貴,一個美得清貴脫俗,讓整個大殿的女眷們都安然失色,公子哥們神情痴迷獃滯。

百官目光一直隨著樂小米移動,直至皇后攜著樂小米去坐在皇後主位上,再定格在皇後身側的人身上,都沒回過神來行君臣之禮。

樂小米不是去坐在她該坐的位置,而是被皇后攜著坐在了她皇后的位置上,而皇帝太后都一臉慈笑,一副對其榮寵至極的畫面。

皇帝司徒耀淡笑地掃了大殿一圈,不由地多看了兩眼軒轅昊和洛華生,才開口說辭一番。

皇帝聲音讓大殿上被司徒凝香美貌迷惑的百官貴族子弟都漸漸地回了神,隨之才想起剛才的失禮,都有些惶恐。

好在見皇帝皇后太后都沒有一點不悅,他們的忐忑才消散些,收斂了不少盯著美得如天仙的人身上的目光,卻止不住地時時瞄上一眼。


特別是那些和宦官子弟,貴族子弟,都被司徒凝香的美貌所震撼,難以置信消失八年回歸的司徒凝香,本以二十三歲,卻一如十五歲的少女,未曾多一絲歲月的痕迹。

樂小米淑雅地坐在巫九靈身側,臉上帶著清淺的笑意,趁巫九靈苦訴一番司徒凝香消失八年的原因和如何救活的時候,打量著整個大殿。

左側坐著的是軒轅昊和柳承禹,兩人同等品階,都是一品官員。

兩人臉上不喜不悲,也就皇后攜著她走入時,他們看了她一眼,便再無目光落在她身上,如今好似聽不見巫九靈訴說司徒凝香的消失的原委,都各自喝著被他們悄然替換的酒。

看到大皇子司徒凌,樂小米眼裡閃過訝然之色。

當初在皇城和春城見到的一貴氣非凡,翩翩如玉公子,如今消瘦得不復當初的存在,兩眼青黑,顯然是日夜難眠導致的。

也難怪,雖然帝、后之子,又是大皇子,本該是集百般寵愛和朝中大臣追捧。

但巫九靈從未曾當過她是她孩兒,未曾為他將來和皇位籌劃半分。

滅司徒一族,巫九靈也將會無情地殺了他,更別說有點母子間的親情關懷。

他的存在,只是巫九靈當初為薇嬪時步步為營,多一層被皇帝關注的籌碼,多一份讓她順利成為皇后,保住鳳位的保障。

說到可憐,或許被巫九靈玩弄於股掌的皇帝司徒耀,也沒被巫九靈當成復仇工具的兒女可憐,而司徒凌無疑是最可憐之人。

。 司徒凌顯然也是個聰明的人,明白了其中的原委,所以,整個人才如此頹靡消沉。

樂小米又看向眉頭微凝的司徒傲,老熟人了,好久不見,還有幾分親切之感。

來到這個世界,最初見到的,便是夏可欣、司徒傲、夏雨欣。

如今已是物是人非!

夏雨欣逃亡,成為了巫冢宮的毒女,司徒傲依舊是他的三王爺,夏可欣是鬼見愁的女兒,三人中活得最好的人。

許久不見熟人了,如今見到司徒傲,她對他已經沒有了當初為夏可欣的事那般討厭他了,不知道夏可欣是否對其有所釋懷。

聽聞,最近,他都在暗中幫著軒轅昊和柳承禹做許多事,人也成熟穩重了不少。

其母親,當年的德妃,前任煞星盟盟主——秦素音,如今已經被蘇醒的穆雄星休了,去了司徒傲創建的梅蘭山莊,老實本分了不少,好似沒再一心想著回歸,扳倒皇后登上鳳位,讓其兒登上龍椅之位。

穆雄星而重新接手了煞星盟,大作了一番調整,清除了秦素音在煞星盟的實力,協助軒轅昊等人扳倒巫九靈。

劉清揚,二品將軍,因為知曉其中的真相,他多看了她幾眼,眼中閃過驚艷后,便不喜不怒,淡然地聽著皇帝皇后太后說辭。

這場宴會,還有一大功臣,卻未曾出席,那便是救活司徒凝香的國師。說是遠遊去了,連巫九靈的人也未曾找到其蹤跡。

聽了皇帝皇后的說辭后,百官震驚,隨之都齊齊起身,說著恭賀,獻上賀禮,但唯獨一人,沒有動。

軒轅昊!


樂小米不由地看向他,見他一杯杯喝著自己的酒,事不關己。

軒轅昊的舉動,也當不知內情的百官貴族子弟驚詫,他這是不高興未婚妻復活?

洛華生看軒轅昊的舉動,心中的不安稍微穩妥了。

軒轅昊一如八年前見到司徒凝香那般,不為凝香的美貌所動,也注意到,軒轅昊只是最初看了眼凝香,便再無半點目光落在她身上。

洛華生暗自高興,至少軒轅昊不會來跟他搶凝香,而如此冷酷無情的軒轅昊,想必凝香這次不會向八年前那般愛上他。

巫九靈看了眼軒轅昊,側身在樂小米耳邊低語幾句,就見她臉上出現驚訝之色,隨之便是冷意。

巫九靈很滿意她的表情,笑看向好似不知大家的目光都定格在他身上的軒轅昊:「軒轅大將軍,香兒的復活歸來,也不能讓你有半絲動容?」

軒轅昊慢條斯理地喝了酒杯里的酒,又倒了杯,才淡淡地抬眼,雙眸冷酷無情地看向盯著他的樂小米,聲音冷冽:「與我何干?」

大殿上的人,先是驚詫,隨之驚駭,目光遊離在軒轅昊和凝香公主之間,氣氛變得詭異起來了。

那些被司徒凝香容貌驚艷,心生愛慕的子弟,暗罵軒轅昊冷酷無情,生在福中不知福,如此傷佳人的心,對未婚妻如此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