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道寒光,撕裂蒼穹,電閃雷鳴,朝蘇飛當空罩下。

PS:謝謝大家支持,這一周,我會在保持每天更新的基礎上,把加更的章節,一一補上,手機網的PK票,互聯網的貴賓、蓋章、鮮花,都達到要求,並且還不是一章兩章要加更。雖然加更,人會累一點,但是更多的,是無比的喜悅。不多說,繼續碼字。 「好人哥!」寒煙一向都是這麼稱呼郝仁。

「哥哥!」這是宣萱的習慣性叫法。

「老公、老公!」這是吳雙和海瑟薇在叫。她們一旦成為郝仁的人,就是這麼稱呼郝仁的。

「師父!」睿雅最初纏上郝仁,就是以拜師為名。不過,平時睿雅都叫郝仁「老公的」,只有她與郝仁單獨在一起時,才叫「師父」。估計是十來天不見,她已經想得慌了,大庭廣眾之下也叫「師父」了。

「相公!」這是阿斯的聲音。之前寒煙她們也叫過「相公」,不過那是她們調戲郝仁,嘲笑他打麻將的事。只有阿斯這麼叫,才不含貶義。

「主人!」不用看也知道這是夏子在呼喚。

寒煙他們本來長得就美,為了迎接郝仁,更是穿得花枝招展,她們站在一起,吸引了無數的目光。這些目光不只是男人的,也有女人的。

不同的是,男人的目光中,有垂涎、自慚形穢和恨;女人的目光則是羨慕、嫉妒和恨。

男人們垂涎寒煙她們的美色,卻又自慚形穢,覺得自己配不上,反過來又恨那個能抱得美人歸的男人。

女人們則羨慕寒煙她們的容貌、皮膚、氣質以及一切勝過自己的東西,嫉妒她們的容貌、皮膚、氣質以及一切勝過自己的東西,恨自己為什麼不能擁有這一切。

呵呵,太誇張了!

不過,大家都在想,這一幫美女聚在這裡,他們是在等誰呢?

終於,人們的謎底解開了,原來這些美女在等這樣一個其貌不揚的男人啊!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聽稱呼這麼亂!

此時,郝仁已經帶著瑪絲洛娃來到寒煙她們的面前。幾個美女把郝仁簇擁在中間,上下打量,唯恐他哪裡少了一個「零件」。

郝仁笑著對幾個美女說道:「我來給介紹一下,這位就是你們一直想見的瑪絲洛娃!」

寒煙第一個張開雙臂,和瑪絲洛娃擁抱了一下:「歡迎你加入我們這個大家庭!」

「謝謝!」瑪絲洛娃也很落落大方。

接下來,宣萱、吳雙、睿雅、海瑟薇、夏子和阿斯也都和瑪絲洛娃做了擁抱。

「好了,別在這裡秀恩愛了,我們早點回家!」郝仁已經能感覺到周圍男人的目光中滿滿的恨意了,他實在不想在這裡拉仇恨。

寒煙她們這次開了兩輛車出來,一輛奧迪Q7,一輛寶馬,一男八女,正好裝下。他們家中豪車倒是不少,但是兩輛法拉利和一輛蘭博基尼都只能坐兩個人,真正能用來拉人的,也只有這兩輛了。

郝仁暗想:「這要是再添老婆,或者孩子多了,長大了,也跟著出來,就得買房車了!」

轉念一想:「呸,八個老婆正好,夠吉利,不能再添了。咱不能跟那些幹部比,人家老婆多,有國家養著!」

「好人哥,怎麼不上車啊!」寒煙說著,將郝仁往車裡推,自己順勢坐在他的身邊。


郝仁、瑪絲洛娃、寒煙、睿雅和宣萱五人坐奧迪,吳雙、海瑟薇、夏子和阿斯四人坐寶馬,兩輛車一前一後往龍城市西山區駛去。

車子開上西山,從兩邊都是水杉的山路上駛過,直接開進了「赫園」。

瑪絲洛娃笑著對郝仁說道:「先生,我認得莊園牌匾上的漢字!」

瑪絲洛娃此前一直用英語與大家溝通,現在她突然說認識漢字,郝仁很奇怪就問道:「你讀給我聽聽?」

瑪絲洛娃指著「赫園」的「赫」字,說道:「我知道,這個字讀『郝』,先生,你就姓這個字。我說過,我以後就是你的人了。所以你走之後,我在國內那段時間,專門找人學了華夏語的。這樣方便以後跟你交流啊!」

郝仁笑道:「洛娃,你確定你讀對了嗎?」


郝仁這麼一說,瑪絲洛娃頓時拿不準了:「難道我讀錯了嗎?」

郝仁拿出手機,用手寫漢字輸入法將「郝」字和「赫」字都寫了出來,然後他說道:「洛娃,你看清了,『郝』字是一個赤身果體的人旁邊有個耳朵,『赫』字是兩個赤身果體的人睡在一起!」

郝仁的話剛說完,寒煙幾個人都沖了過來,一人在他的身上擂了一記粉拳。

寒煙把粉面羞紅的瑪絲洛娃拉到一邊:「洛娃,你別信他的,想學華夏語,以後我們教你!」

家宴已經備好,郝仁帶著老婆們來到餐廳坐下。今天廚師專門做了一桌淮揚菜,無論是大煮乾絲、蟹粉獅子頭,還是松鼠鱖魚、水晶蝦餅,無一樣不是精工細作,吃得瑪絲洛娃大叫開心。

睿雅說道:「洛娃姐姐,我看了你們羅剎國的食譜,很多都是高熱量的食物,長此以往,會吃胖的。以後你沒事就來龍城,多吃我們華夏菜,就不會有那樣的憂慮了!」

瑪絲洛娃笑道:「謝謝妹妹,你們的身材這麼好,先生才喜歡。我怎麼可能把自己變成一個肥婆招人厭呢!」

瑪絲洛娃就這樣在郝仁的家中住了下來。北極熊堂主聯盟的事,他就交給伏契克、格拉西姆和幾個堂主共同商討。

八個老婆在身邊,郝仁自然是夜夜笙歌。不過,這幾個老婆現在都是先天修為,她們的床第功夫也大有長進,郝仁竟然和她們戰成平手。這回,他是真的不敢再招惹別的女人了,否則身體也受不了。

雖然已經逼近過年,大家白天忙著處理公司的事,晚上回家仍然輪流陪著郝仁。郝仁已經打定主意,過一段時間要去道統空間和大儒空間,所以,他要趁這段時間儘可能多的讓幾個老婆懷上孩子。

下次出門,郝仁說什麼也要把五行至寶的雷鎔和魂汁搶到手的。因為元神和縹緲翁都說了,只有五行至寶集齊了,才有把握挺過渡劫境的天劫。

至於象雷公那種情況,只能說他幸運,因為他在渡劫境的三次天劫都是雷電,而他的體質也夠強悍,居然能把雷電吸收進自己的體內,並化為己用。也就是說,三次天劫,除了讓他前期受一點痛苦,後期都被他吸收了。郝仁可不敢把自己的安全寄托在幸運上。

郝仁一家就這樣忙忙碌碌的迎來了除夕。 這是郝仁在福利院外度過的第三個春節。今年他已經不再傷感,不再憶苦思甜了。

看著八個老婆、四個弟弟妹妹爭著逗孩子,小思華和小思文咿呀學語,郝仁的心中湧上一股暖流。他就納悶了:「在幾個老婆身上耕耘這麼久,播下了數以百億計的種子,怎麼才這點收成?看來今後還要繼續努力!」

龍霆集團和塞尚公司都運轉良好,一入正月,寒煙她們把事情交給下面的人,一家人乘海瑟薇的私人飛機前往海瑟薇島。

藍天、白雲、大海、椰子樹,如畫般的美景呈現在大家的面前。他們剛剛從因為不禁煙花而導致硝煙瀰漫的龍城出來,面對眼前的一切,越發地感到空氣的純凈,且不帶一絲煙火氣。


「海水,我來了!我要在這裡游個夠,不然我就不回龍城了!」寒煙換上一身泳裝跑向沙灘。

這一年多,因為懷孕、生產和哺乳,她放鬆的機會很少。現在孩子有女兵們幫著帶,她終於可以親近一下海水了。

「鮑魚、龍蝦、海鮮們,我來了!我要在這裡吃個夠,不然我也不回龍城了!」阿斯也學著寒煙的樣子,誇張地說道。

在龍城的這段時間,阿斯嘗遍了各式南北大菜。但是,這些菜吃多了,她也不太喜歡。在天獄城的時候,她吃的菜都是來自黑暗沼澤,那些食材可都是帶著靈氣的。地球上的菜肴,在她看來,都不可避免地帶了一些濁氣。


幸好,海瑟薇島附近出產的一些海鮮,也不知道是因為無污染,還是因為靠近麒麟洞,味道好不說,還乾淨,雖然不帶靈氣,卻也沒有濁氣。阿斯上次從麒麟洞出來,吃過幾次,就忘不了了。

「美女們,我來了!這次我一定要讓你們都懷上我的孩子,不然我也不回龍城了!」郝仁大笑著沖向海水中。正好寒煙在他的身邊,被他一把抱住,不免上下其手,摸得寒煙大聲尖叫。而其他美女們看到郝仁的急色相,紛紛往他們的身上潑水。

晚上,一家十一口(九個成年人和兩個嬰兒)坐滿了一個桌子。島上的廚子專門為他們做了最具南太平洋風味的海鮮,至於酒,則是扎雷王子從法國波爾多原產地帶來的極品羅曼尼.康帝。

就在大家品著名酒、名菜悠然自得的時候,寒煙卻按住了郝仁的杯子,她問道:「好人哥,你白天說,這次一定要讓我們都懷上你的孩子。你這是什麼意思?如果我們在同一時間都懷孕了,你怎麼辦,難道又要往家裡領女人嗎?」

郝仁這才知道,白天說出了心裡話,被寒煙聽出蹊蹺了。他苦笑道:「我向大家保證,再也不會往家裡領女人!哪怕是再漂亮,我也不會動心!」

宣萱不相信:「哥哥,你就吹吧!就你那無肉不歡的性子,我們要是都懷上了,你十個月不碰我們,還不把你饞死!真要到那個時候,我們也不忍心啊!說不定,我們看到你那猴急猴急的樣子,會主動給你找個女人回來!」

吳雙則說道:「就是,你的身子骨那麼好,一個女人根本不夠你耍的!」

睿雅也誇張地說道:「這麼說,我們的隊伍又要擴大!師父,還到底要找多少老婆,你給我們個准數,讓我們心裡也有底!」

幾個女人你一言、我一語,把郝仁弄得哭笑不得。他說道:「我有可能過一段時間還要再出一趟遠門,這一去,又要幾個月才能回來。我怕你們太孤單,就想讓你們懷上孩子,這樣你們也好有個慰藉!」

「你又要去哪裡?出去幹什麼?非去不可嗎?……」寒煙她們又是一輪的刨根問底。

郝仁說道:「我的修鍊如今卡在一個坎上,這個坎對我來說很重要。過了這個坎,我就高枕無憂,過不了這個坎,我隨時都有可能死去,而且會屍骨無存!」

郝仁知道,在座的除了宣萱之外,別人對於修鍊都知之甚少。所以他只是籠統地介紹了一下。

「哥哥,你已經進入渡劫境了!」宣萱驚叫道。

郝仁笑著點了點頭:「是的。上次在雜家空間的時候,我從天階合體境巔峰進入渡劫境小成,那時候,我只要由小成提升至大成,就會迎來一次天劫。所以,我一直小心翼翼,輕易不敢提升。但是,前一段時間,我在羅剎國的通古斯河邊上,陷入一個迷魂坑。為了走出迷魂坑,我不得不吸收了迷魂坑中的靈氣,卻一不小心由渡劫境小成提升至大成,因此迎來一次天劫!」

「哎呀,你已經挺過一次天劫啦!」宣萱的聲音憂中有喜,因為她讀過的古籍中有關於渡劫的描述,那是一種非常難挨的體驗,「哥哥,快說說,你經歷的是什麼天劫?」

郝仁見大家一副雖然不懂,卻還很關切的樣子,就把那次的經歷講給大家聽:「本來,以我的修鍊經驗,每當有一次大規模的吸收靈氣,就會有一定的提升。可是,在我吸收迷魂坑中的靈氣時,那裡的靈氣量並不多,卻也激發了一次提升。誰知,我才剛剛提升,我的真氣就出現異常,竟然從渾身上下無數個毛孔里向外溢出!」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失真天劫』嗎?」宣萱雖然熟讀古籍,卻從來沒有這樣的體驗,所以才這樣問道。

郝仁笑道:「你說對了!當時,要不是我體內的元神及時出手,將我所有的毛孔全部堵住,我的真氣可能就會因此散失得乾乾淨淨!你要知道,就在坑的上面,還有一個羅剎國的高手在等著,一旦真氣沒了,我就會死在他的手上!」

說到這裡,郝仁也不隱瞞了,就把那次天劫及前因後果都說了一遍。

最後,郝仁說道:「我的元神也不是萬能的,它也不見得就能抵擋接下來的兩次天劫。所以,為了萬無一失,我決定去強搶五行至寶。不過呢,在我臨走之前,我要讓你們都懷上我的孩子!」 面對秦逸無上威嚴,蘇飛頭皮,幾乎裂開,手腳冰涼,血液凝滯.

砰砰砰砰!

一連串爆炸,地面層層炸開,氣浪噴涌,如硝煙戰場,一片殺伐氣息。

蘇飛身體顫抖,他還從來沒有見到過,如此恐怖的戰力。

關鍵時刻,他神智清明,怒喝一聲,強提一口真氣,如利箭,向外飛射而去。

轟!

他原本站立的地方,破開一個巨坑。

方圓數十丈,都在顫抖,滾滾氣浪,搖得四周房屋,都要倒下。

圍觀弟子,發出陣陣驚呼,急忙避開。

他們臉上,都寫滿了震驚。

「我一定是在做夢!秦逸竟然壓得蘇師兄,毫無還手之力。」


「秦逸打敗了陳昊楓,打敗了李和強,現在竟然,連蘇飛師兄,都要被他打敗了!」

「難怪敢挑戰征天長老,秦逸簡直就是個怪物!」

「我、我恐怕連他一根手指,都打不過,這傢伙真的是今年剛入學院的嗎?」

四周議論紛紛,不少言語,都傳入了蘇飛耳中,讓他羞憤無比,恨不得撕了秦逸。

剛剛他雖然勉強,從秦逸的長槍下逃脫,但是衣袖被扯開一大塊,頭髮凌亂,狼狽無比,心臟現在還在怦怦急跳,彷彿要震裂胸膛。

眾目睽睽下,這種恥辱,從未有過!

「秦逸,今天我就殺了你!將你的屍體,吊在學院最高的旗杆上,讓他們看看,得罪我的下場!」蘇飛雙眼充血,面目猙獰,太陽穴一股一股,體內怒火奔騰,化作凌冽殺氣,覆蓋當場。

地面在他腳下,大片龜裂。

陣陣颶風,在他背後形成,吹得四周房屋瓦片,噼里啪啦,幾乎都要掀翻過來。

「廢物。」秦逸只說了兩個字。

「蘇飛師兄要使出絕招了!」

「秦逸終於徹底惹惱了蘇飛師兄了!」

「我們逃遠一點吧,要是被波及到,就倒了大霉了!」

轟!

不等這些弟子說完,一聲巨響,震得他們,氣血翻湧,腦子嗡的一聲,眼前視線模糊,幾乎失去了思考能力。

蘇飛的背後,真氣浩蕩,凝聚,形成一條巨大龍捲風,呼呼作響,卷得地面石板,如海浪般起伏。

龐大的吸引力,將天上雲朵,都拉扯下來!

「提筆揮毫,潑墨萬古!以我之靈,搖撼六合!」蘇飛一口血,噴在手中金筆上。

金筆霞光大盛,彷彿撕開虛空。

巨大龍捲風,拔地而起,隨著蘇飛的動作,在半空騰轉挪動,如同一支巨型毛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