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主力戰場無疑是謫仙老人和遠古魔神的本體。

接下來的就是林錚四人了。

雖然林四人不是主力,但是戰鬥的餘波也能將一座山峰給摧毀了。

「八荒劍意!」

林錚一上來就施展出強大的劍招。

接著只見施展出的八荒劍意的林錚在的身旁,立即出現把柄巨大的劍。

這些巨劍雖然是靈氣所化,但是威力卻是不小。

僅僅一招就將那遠古魔神的分身給擊退了。

不過,這個遠古魔神分身似乎不怕疼一樣,攻擊起來也都是不要命的那種,這讓林錚感覺有些吃力。

不過好在,他還能夠應付過來,但是想要擊殺的話,還有需要一段時間。

在林錚跟遠古魔神的分身激戰的時候,而蕭蒼也是跟一個遠古魔神激戰在一起。

兩者相實力相當,蕭蒼跟這個遠古魔神的分身戰的如火如荼,一時間些來竟然也難以分出勝負。

在者就是玄青子這邊。

此時的玄青子也在跟一個遠古魔神分身激戰著,不過他的似乎是追著那個遠古魔神打的,但是那個遠古魔神似乎防禦很強,他也難以在短時間內殺掉對方。

「孽畜受死吧。」

只見手持火焰長刀的屠烈,跟一個遠古魔神分身也是戰鬥厄難捨難分的。

他的火焰長刀,將遠古魔神分身砍的遍體鱗傷,用不了多久就能殺死這個遠古魔神分身了了。

轟隆隆……

五處戰鬥進行到一刻鐘后,那遠古魔神的分身一接著一個,被林錚他們擊殺。

首先是蕭蒼將對手擊敗,隨後就是屠烈。

接下來便是林錚,最後才是玄青子。

而謫仙老人還在跟遠古魔神的本體大戰著,雙方實力不分上下,一時間也誰也不能取勝。

「走,我們去幫謫仙前輩。」

蕭蒼看到遠古魔神還在跟謫仙老人對抗,連忙朝林錚幾人說道。

「嗯。」

林錚幾人點了點頭,朝遠古魔神掠過。

而此時的遠古魔神看到林錚幾人竟然沒死,而且都朝它這邊來了,頓時狂暴起來。

它狂暴起來就連謫仙老人都不是它的對手。

「你們不要過來,我來對付它就可以,林錚把謫仙劍給我。」

在林錚幾人想要衝過去的時候,謫仙老人朝林錚幾人說道。

「李伯接著。」

林錚沒有絲毫的猶豫,將手中的謫仙劍拋給謫仙老人。

而蕭蒼幾人聽到謫仙老人的話也立刻止住拉力腳步,謫仙老人的話,他們不敢不聽,不然都不光是今天就死了好幾次了。

謫仙老人接過林錚丟過去的謫仙劍,滿意的點了點頭,顯然是看出了謫仙劍比以前強大多了。

手持謫仙劍的謫仙老人,頓時氣勢大漲。

而謫仙劍在謫仙老人的手裡要比在林錚手裡要強大很多。

只見謫仙老人手持謫仙劍朝遠古魔神掠去。

那遠古魔神似乎也有些怕謫仙老人拿著謫仙劍對付它,光是那氣勢就嚇的恨不得立即逃跑。 「孽畜哪裡走?」

謫仙老人手持謫仙劍朝遠古魔神一劍劈了過去。

只見那雪白的謫仙劍被謫仙老人劈出一道強大的劍氣,這道劍氣捲起一陣狂風朝遠古魔神襲去。

噗哧——

這一劍來的太快了,就算是遠古魔神也是來不及閃躲,然後被謫仙老人所發出的劍氣掃到腿,頓時血肉翻滾。

嗷嗷……

遠古魔神此時似乎也知道謫仙老人的厲害,它再也不敢和謫仙老人對碰,只好頭也不回的就逃跑。

謫仙老人哪裡會讓它跑掉?他身形掠追過去又是一劍,而那遠古魔神的身上又多了一道半尺深的劍痕。

遠古魔神在前面跑,謫仙老人手持謫仙劍就在後面追,一人一獸就這麼追趕著。

等謫仙老人和遠古魔神都不見了,林錚幾人才回過神來。

「謫仙老人好強,特別是拿這謫仙劍的時候。」

蕭蒼一臉的驚震說道。

「沒想到謫仙前輩這麼強,真是我幽蘭域的福氣啊。」

屠烈也是心有餘悸的說道。

「沒想到李伯這麼強的。」

林錚也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說道。

要的剛剛那遠古魔神就算是自己四人聯手都不是對手,可是在謫仙老人的手裡卻只有逃跑的份。

他到底有多強?

「林錚好像你跟謫仙老人很久前就認識啊?」

蕭蒼朝林錚問道。

「是的,在我還沒有成為武者的時候就認識李伯了,也就是李伯教我修鍊的,謫仙劍也是他給的,要不是李伯,我的修為也沒有這麼多啊。」

林錚點了點頭說道。

「原來是謫仙老人的弟子,難怪小小年紀就如此出色,真是難得啊。」蕭蒼幾人感嘆道。

「這些都是李伯的功勞,如果不是他教導我,哪有今天的我啊。」

林錚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話不能這麼說,這也是因為你天資聰穎,不然謫仙老人也不會指導你。」

蕭蒼笑道。

「蕭族長,我們還是去看看李伯殺死那遠古魔神沒有吧。」

林錚換了個話題說道。

「好的。」

接著林錚幾人對視一眼,朝東南方向掠過去。

他們雖然沒有看到謫仙老人和遠古魔神,但是這些對於武者來說都是簡單的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

一處海邊,遍體鱗傷的遠古魔神正在和謫仙老人拚命,估計是甩又甩不掉謫仙老人,所以打算放手一搏。

此時,遠古魔神的只手臂已經被謫仙老人砍下來了,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劍痕。

嗷嗷……

遠古魔神痛苦的叫著。

不過謫仙老人卻是絲毫沒有手下留情,而且一招比一招要狠。

鏗鏘——

謫仙老人一劍過去。

只見遠古魔神身上又少了一塊肉。

遠古魔神和謫仙老人呢激戰與海邊,海邊的不少海水都被遠古魔神的血水給染紅了。

「極地冰寒!」

謫仙老人雙指合併,朝那遠古魔神揮去。

喀嚓喀嚓……

只見那遠古魔神那水裡的身體瞬間就被冰凍起來。

謫仙老人趁著這個時候,身形一躍直接來到遠古魔神的頭頂,然後直接一劍朝它的頭劈了過去。

砰!

只見遠古魔神那巨大的頭顱瞬間被爆開來。

接著遠古魔神的屍體也緩緩倒了下去。

林錚幾人看到這裡心裡總算是真正的放下心來了。

蕭蒼笑了,林錚笑了,玄青子和屠烈也笑了,最後謫仙老人也笑了。

「呼——總算是殺死遠古魔神了。」

林錚嘆了一口氣說道。

「是啊,總算是殺死了。」

蕭蒼幾人也是跟著感嘆道。

要知道,他們一直跟這遠古魔神作戰,早就累了。

要不是有堅強的意志,估計早就累垮了,畢竟他們只是武者,也不是神。

就在這時候,遠古魔神的屍體從出現一團黑氣。

這團黑氣似乎很怕林錚幾人,剛剛出來瞬間鑽入虛空。

「那是什麼?」

林錚和蕭蒼幾人幾乎同時問道。

「該死的還是讓它給逃了,是我大意了。」

謫仙老人有些自責的說道。

「謫仙前輩,剛剛那黑氣是什麼?」

「蕭蒼幾人恭敬的問道。

「那是遠古魔神的靈魂。」

謫仙老人淡淡的說道。

「那它不是要是逃跑了?」

可能是畏懼與遠古魔神的實力吧,蕭蒼有些驚恐道。

「你們不不必但心,這魔頭的靈魂去了上界,已經不足為禍。」

謫仙老人淡淡的說道。

「上界?」

林錚幾人疑惑道。

「上界就是洪荒世界,這裡的洪荒神兵和遠古魔神都是來自那個世界。」

謫仙老人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啊,那洪荒世界是怎麼樣的一個世界啊?」

林錚幾人很是好奇的問道。

「洪荒世界,高手眾多,像我這樣的算是勉強能存活下去,一個個實力強大無比。」

「不是吧,這麼強?那我們過去不是存活都很難?」

蕭蒼幾人吃驚的問道。

「嗯,那遠古魔神只是洪荒世界的一種一般的妖獸,就連我對付起來都是極為麻煩,何況是你們。」

謫仙老人點點頭說道。

「好了,林錚謫仙劍還給你,我要去追遠古魔神的靈魂了。」

說著謫仙老人也不管林錚同意不同意,將謫仙劍拋想林錚,然後身形一閃,也鑽如入到虛空當中消失不見。

看到這裡,林錚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後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走吧,回去吧,現在遠古魔神已經殺死了,我們就回去吧,以免讓人擔心,特別是你。」

說話的是蕭蒼,當他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似乎有意無意的看了看林錚。

當然就算是蕭蒼不點名,在場的人能走到這種位置有那一個是傻的,大家都明白蕭蒼說的是誰。

……

這場大戰過一個月後,原先被戰鬥波及到的城池經過一個月的恢復,現在已經跟原來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