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根本出發點還不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

在大唐編年史中,徐子陵與寇仲被師妃暄空口白牙地一嚇就驟然驚恐,彷彿突厥一南下,就能立即統一中原,將他們變作亡國奴似的,簡直是迫害妄想症!

結果就是雙雙被忽悠傻了,把自己人坑死,再將天下拱手讓給李世民!

從師妃暄走得毫不猶豫便可看出,這一次和解失敗,慈航靜齋日後必將顧沖當成大敵,不惜一切代價打擊。

不說了空、四大聖僧、還有寧道奇,梵清惠,便是師妃暄也觸摸到了劍心通明之境,大宗師級的劍法施展開來,足以對顧沖形成牽制。

但顧沖卻絲毫不後悔,甚至,眼眸當中還有一絲冷冽之意。

顧沖武力值太強,一旦掌權,得大隋龍氣之助,一躍成為天下第一高手都不是難事,那樣對佛魔兩道而言,無疑是一場災難。

因此,慈航靜齋對於他的防備,更在他那便宜老爹楊廣之上,也絕不會容忍他登上帝位。

雙方根本就沒有合作的基礎。

天下熙熙攘攘,皆為利往。

實際上,別看顧沖差不多把與魔門三大勢力得罪光了,而慈航靜齋又和魔門是死敵。

但一旦顧沖得勢,縱使慈航靜齋與魔門聯手,要坑害他,他亦不會太過吃驚。

爭霸天下,本來就是無所不用其極,任何溫情與軟弱者,都只會慘遭淘汰,甚至屍骨無存!

……

接下來,顧沖難得的度過了一段平靜的日子。

他每日除了關注瓦崗寨的進展,就是在折騰異人營的韭菜。

不過這群玩家數量才一千餘人,哪怕顧沖提着皮鞭上陣,產量也是有限的,而顧沖一窮二白,又急需經驗值加點,所以哪怕一些韭菜營養不良,他也忍疼割了下來。

沒事,反正韭菜能煥發第二春,不給他們一些生存的壓力,韭菜都不知道自己的生長潛力有多大。

這不,顧沖幾鐮刀下去之後,窮的只剩底庫的玩家,一個個紅着眼衝上了戰場,殺起四大寇的盜賊多起勁兒?

正當顧沖手下的勢力有條不紊的絞殺着四大寇的五萬盜匪時,北地傳來了一個壞消息和一個好消息。

壞消息是大隋派出增援虎門關的幾萬軍隊,被瓦崗寨殺得潰不成軍,主將劉長恭更是偷換士兵盔甲落荒而逃,被人戲稱「草包武將」。

讓人見識到了什麼是「將帥無能,累死三軍」。

最後還是傷勢痊癒,化作裴矩的石之軒展露修為,和宋缺大戰一場,才沒有使虎門關失守。

不過經此一戰,石之軒的身份暴露,天下嘩然之餘,又遭到一眾大臣的彈劾,卻是難以長久在虎門關待下去。

世人皆知天刀宋缺曾敗於顧沖之手,在要求太子複位的聲音高漲之下,眾怒難犯,楊廣也只得招顧沖回京,並許諾只要他能平定瓦崗寨之亂,他的種種過往就既往不咎,並且恢復他太子的位置。

這當為一個好消息。

得到這個消息,顧沖並不意外。

大隋只有兩尊無上大宗師,那就是石之軒和楊廣。

石之軒的魔門中人的身份見光死,用通俗一點的話而來,魔門跟恐怖組織莫得區別,楊廣可以暗中使用,但絕不能拿到明面上來用。 John和多多結婚之後,就一直住在近郊的別墅里。

兩人原本還養了幾隻貓,但是多多懷孕之後,擔心會有病毒,所以John直接把貓送去託管站了,家裡連一根貓毛都找不到。

多多從小就喜歡貓,而且她以前喜歡研究菜品,或者是做烘焙,閑暇時間就是逗貓。

現在懷著寶寶,不但沒貓沒有了,就連家裡的廚房也成了她的禁地,因為John擔心烤箱和微波爐會有輻射,會傷害到她和寶寶。

多多徹底成為了一個廢人,有些哭笑不得,只能抱怨John想太多。

即將升級為人父的John,笑起來莫名有種憨憨的感覺:「小心駛得萬年船,好好保養總不會有錯的!」

多多覺著自己懷了孕之後,就徹底成了一個花瓶,每天擦洗得乾乾淨淨的,擺放在精美的檯子上,一點用都沒有。

因為過於無聊,所以但凡家裡來一個客人,她都會十分開心。

江小魚就是趕在這個當口上過來的,所以多多開心的拉著她說話,還想要像以前一樣,下廚給她做點東西吃:「我前幾天在雜誌上新學了一道菜,不過暫時還沒有機會嘗試。剛好你來了,我做給你嘗嘗……」

「不用了,我沒有胃口!」

江小魚在沙發上坐下來,把帶來的葉酸給她放到茶几上,道:「你別忙了,我就過來串串門子,不想吃什麼。」

多多者才注意到她神色不對勁,忍不住道:「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兒了?工作不順心?」

「還好」,江小魚不太想提自己的那些不開心的事情,所以坐起身來,看著多多的肚子,說:「你最近挺好的吧?寶寶怎麼樣?會鬧你嗎?」

多多笑了笑,帶著初次懷寶寶的羞澀:「還沒到那個月份呢,不過昨天去做孕檢,醫生說寶寶很健康!」

江小魚笑著點點頭:「那就好……」

說完,她忽然意識到:為了散心就來弟弟家,是個很錯誤的決定。

人家愛情的小樹一直在茁壯成長,連果實都要成熟了。而她至今,還沒有把自己的感情問題處理明白,所以來看望多多,似乎有點自找狗糧吃的嫌疑。

江小魚想到這裡,就覺著自己已經有點笑不出來了。

她用力向後靠在沙發上,忽然問道:「多多,你說——要是John在外面欠錢了,欠很多錢,那麼你應該怎麼辦?」

多多愣住,隨後笑了笑:「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嘛,我應該和他一起努力,把錢給還了啊!」

她並不是在有錢家庭長大的女孩子,所以哪怕現在嫁給了John,也一直生活得很低調很節儉。

除了在婚禮上鋪張浪費一點,其餘的生活里,多多一直以來,也算得上是勤儉持家。

對於那些奢侈品的包包首飾,她並沒有特別偏愛。迄今為止唯一在乎的,大概也就是John送給她的結婚戒指。

John要是還在外面欠錢了,她就跟著他一起還錢。John要是破產了,她就努力工作,一起陪著他走出低谷期。

江小魚想了想,又問:「要是還不起,人家要拿John來抵債,你該怎麼辦?」

多多聽了,微微瞠目,完全沒有get到江小魚的點:「他欠高利貸了?」

在她的認知里,除了高利貸,哪裡有需要用人來抵債的?

不過,多多知道,John是個有分寸的人,才不會犯這種錯誤。

她甚至還笑著向江小魚道:「如果真的有人要拿John來抵債,那我想,我應該做的是去請個好點的律師!」

江小魚笑了笑,就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不直說的話,多多是不會懂得的,而她又不是很想向別人去剖白自己的情感問題。

池容和姚烈的事兒,是小概率事件,只不過是碰巧被她給遇上了而已。

「對了,姐」,江小魚像是想到了什麼,問:「你什麼時候帶著姚先生,回來見見爸媽?」

姚烈的事兒,江小魚一直都沒有刻意瞞著家人。

而且,姚烈現在的在圈子裡混得還算不錯,人也比以前更加的成熟穩重,江晟景和於嘉都沒有阻攔的必要,甚至在背地裡還肯定過姚烈的工作能力。

這麼一看,兩人的事情,似乎是水到渠成的。

而池容,就是憑空生出來的一點波瀾。

「待定吧!」

江小魚說,她覺著,這三個字差不多都要成為自己的口頭禪了。

一想到這裡,她倒是期盼著《唐歌行》劇組早點開機,早點去影視城拍戲。有了事情做,她也就不用時刻都在糾結姚烈和池容的事情了。

下午的時候,John提前回家,剛好帶著妻子和姐姐一起回了趟父母那裡,合家小團圓一下。

江小魚自己開著車,沒有和他們一起。

打開車門的時候,她一眼就看到了汽車後排座位上放著的保溫飯桶,那是出門前,姚烈給她親手做的早餐。

她拿過飯煲來打開,裡面的小籠包還溫這。拿了一個塞進嘴巴里,還沒來得及細嘗一下,後面的John朝著她按了下喇叭,示意她該走了。

江小魚也就沒有再管包子的事兒,直接一腳油門,將車開出了別墅苑子。

去父母家的路上,姚烈給她打了電話:「魚兒,在哪裡呢?」

江小魚的語氣聽起來很平靜:「準備回父母家裡,和家人一起吃個飯。」

姚烈哦了聲,然後試探著問:「那……那我今晚上,可以去你家裡住嗎?」

江小魚:「……隨便吧,我在開車,回頭再說吧!」

說完,不等姚烈開口,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下班時間,回到父母家的時候,已經傍晚了。

由於事先打過電話,所以家裡早就準備好了豐盛的晚餐,進門剛好吃飯。

和家人在一起,江小魚心情難得的好了一點。飯後,外面下起了雨,她父母不太相信她的車技,便留她在家裡住一晚上。

江小魚想了想,便同意了。

洗了臉,卸完妝,江小魚上樓去給姚烈打了個電話:「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就住在我父母這裡了……」

其實兩人沒結婚,她晚上的行蹤,是沒有義務向姚烈報備的。但是她反覆想了會兒,覺著跟他說一聲也沒什麼不好。如果不說的話,無疑會將兩個人的矛盾擴大化。

她承認,她和姚烈之間,因為池容的存在,而存在了一些問題,但是,至少現在,她還沒有打算放棄掉這段感情。

現在,江小魚就只是想冷靜一下而已!

。 王小花聽着三個人的對話,總覺得要發生什麼大的事情,並且這件事情還和自己有很大的關係,這讓她感覺到了危險,可是偏偏她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這讓她感覺到了煩燥,可是現在這些都沒有用,首先要解決的就是這個老太婆,必須要讓對方打消她心裏的那些想法。

「娘,娘,我怕,我怕。」剛剛穿越過來,就感覺得到自己如果覺得害怕,那個又胞胎弟弟也一樣會感覺到,有了一樣的感受,如果她倒霉了,這個弟弟也是一樣的待遇,就不相信老太婆會不關心自己的親孫子。

果然她這裏才說話,那邊王福哥兒馬上就跟着哭起來,緊緊的拉着姐姐的手,他是被全家人寵著長大的,四歲的年紀,什麼也不懂,但這些都是沒有關係的,他只要緊緊跟着姐姐就好。

王老太太盯着小孫女,眼神暗了暗,她對這個孫女沒有一點好感,可是孫子不願意和這個孫女分開,那她就沒有辦法了,只能盡量安撫對方,賣掉也不可能了,再看看前面幾個孫女,最後定睛了三丫,這個孫女沒有看好那個不聽話的賤丫頭,吃些苦頭也是能說得過去的。

第二天三丫就被帶出去了,再也沒有回來,在第三天王家就購買了一處山地,這裏的山比原來宋家購買的山頭還不如,不過這些都沒有關係,種草種樹都是可以賺到錢的,她一點也不擔心賠本的事情。

王小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那自然是不可能的,可是她就假裝自己是個小姑娘,不止是像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還像是被王老太太嚇病了,整天都沒有精神,她這一病王福也跟着病了,兩個孩子已經好幾天沒有出門,也就不知道家裏發生的事情。

「大姐。」王二丫並不怎麼想要照顧王小花,覺得都是因為對方的關係,才讓三丫被賣掉,他們有可能再也見不到三丫了,想到了這樣的可能,二丫的眼圈又紅了。

「二丫,別想那麼多,我問過爹三丫是被賣到縣裏吳家做丫頭,在那裏至少比咱們好,吃得飽穿得暖,這樣就很好了。」大丫不像妹妹們是小姑娘,她知道得更多一些,如果讓她選擇,被賣其實並不是一件壞事,至少不用被打罵,還能吃飽飯,想到這裏她就有些羨慕起三丫來。

可是就算是這樣,她也不敢真的鬧出什麼事情來,因為她心裏很清楚,奶奶並不是什麼好人,那怕是被賣掉,也有很多種賣法,如果讓奶奶不高興了,他們很可能會被賣到紅樓,所以那怕是羨慕那些去做丫鬟的小姑娘,她也從來不敢讓奶奶知道這件事情。

因為你不清楚,今天和明天,那一天會更慘。命運並沒有在自己的手裏,唯一能做的就是盡自己最大的能力,讓自己在有限的選擇里過得更好。

娘當年能嫁給爹,就是這樣的選擇,自己也可以和娘一樣,只是她並不想要再像娘這樣,生下一串的女兒,如果可以她想要生兒子,一輩子都生兒子,這樣她以後那怕是成親了,也能在家裏有地位,不用擔心被婆婆責罵。

一顆小小的種子生根發芽,他們不遠的地方,王小花癟癟嘴,對兩個小姑娘說的話,她是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在她的心裏,賣掉三丫的人又不是她,她也沒有讓三丫往上面沖,這些事情怎麼能怪到她的頭上。

沒有覺得自己有什麼錯,反而覺得兩個姐姐給的葯太淡了,一定是不想要讓好好,就這一件事情,心裏已經將這兩個姐姐給記恨上了。

王大丫王二丫都不知道這些事情,他們整天都在外面打豬草,將這些賣給宋家,換了銅板回來,給家裏多增加一些收入,家裏的日子好了,他們也能吃飽飯了,這就是他們想要的生活。

王三丫被賣,家裏能帶孩子的就只剩下王四丫,小姑娘膽子特別小,以前就只跟在姐姐後面做事,自己只要看着點聽話的小妹妹就好,可是現在她不止要看着不聽話的弟弟,還得看着變得不聽話的妹妹,本來就只有六歲的孩子,覺得太累了,回來就只想要躺下休息,就更加不願意說話了,就這樣王四丫在王家過着像是隱形人的生活,也沒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王家多出一個山頭,宋家那邊並沒有給他們家樹苗,山頭還是荒在那裏,這下王家寶有些急了,家裏老太太喜歡鬧事情,他自己也是被寵著長大的,沒有什麼擔當,腦子比起王老太太還是要清楚得多,他很清楚的知道鬧是沒有用的,如果家裏的山頭不種上東西,他們家的山頭就白買了。

王家寶拿了銀錢,到宋家,想着樹苗可能沒有,那草仔總是有的吧?以前他們也去宋家要過草仔,就是裏面種出來的草仔,長出來的苜蓿草並不是很好,想要賺到更多的錢,還是要去購買草仔,價格也不是很貴,十五文一兩的草仔,,他們家山頭並不是很大,也就只有三兩草仔就可以了,但他準備購買四兩,將家裏周邊也種上,以後長出來了,也能賣出去不少的銀子。

王老太太對於兒子想要銀錢,雖然奇怪,還是一點沒問拿出一小塊銀角子給對方,還讓兒子在鎮上慢慢轉,不用急着回來,想吃肉也可以買些肉回來,對兒子這就很大方了。

宋大今天去了鎮上,他們家現在種地養雞養兔子,東西太多了,要的人手也變多了,娘說還要購買一處池塘,準備養鴨子,家裏的人手就有些不足了,他就準備去鎮上再購買一些下人回來。

以前不管有用沒用,他們家出去購買大件的東西,都會帶着很多人一起去,現在就不一樣了,想要購買什麼,自己帶上幾個下人一起,直接就會進鎮上去購買,不止是購買人回來,還會先拉到大夫那裏看看,是不是有病,身體都是好的,才會將人購買下來,那怕是同情了,也只會購買小病能治好的。

接着就是帶到客棧里,將所有的人都清洗幹將,再穿上新衣,好好的吃上一頓飽飯,這才會將人帶回去,乾乾淨淨精精神神的,讓人看着才舒服。

也正是因為這樣,家裏就只有張氏和宋綿綿兩個大人在,老太太前段時間想着將家裏的物產都進行再加工的事情,精神有些不太好,在家裏躺着休息,張氏就成了唯一能做主的人,她對這個並不是很清楚,就想要問一問婆婆,還沒有進屋,就看到婆婆正躺在搖椅上休息,想到自己可是宋家唯一的兒媳婦,家裏的事情她還不能做主?

張氏問也沒問,直接就將家裏泡好的種子給了對方四兩,收了銅板,也沒有準備拿出來,別人都說宋家日子好過了,娘家人也覺得他們家日子好過了,就想要讓她幫着點娘家的兄弟,結果銀錢從來就沒有過過她的手,這還是她第一次拿到銀錢。

宋綿綿躺下好好休息了一下,讓自己的精神慢慢放鬆,又開始修練起來,這次小小的喝了一口靈泉水,不管怎麼樣,將自己的身體養好才是正道,這個世界能得到的東西有很多,特別是種子類的東西,她穿越世界給的金手指,從來就不是拿着好看的,怎麼都是帶着一些意義的,現在可能沒有看出來,對她也不會有太多的用處,可是以後必定是有用的,所以她想要活得久一點,看看到底是個什麼變化。

再次醒來,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還沒有出去,就聽到前院有吵鬧的聲音,這就有些奇怪了,家裏這段時間一向和和氣氣的,怎麼就鬧起來了,更重要的是宋二正在罵人,張氏的哭聲,怎麼都覺得有些奇怪。

老太太慢慢的往外走去,速度不慢,慢慢的走着,也能聽清楚他們所說的事情。還沒有進入前院,就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張氏將泡過神奇泉水的種子賣人了,說起這個神奇泉水是她前幾天才開出來的東西,看過說明,知道對種植很有幫助,但是到底有什麼用處,她又不是很清楚,就拿了一些種子泡地神奇泉水,看看有什麼效果。

只是她沒有想到,家裏還沒有種出來看看是什麼,張氏就直接將種子賣出去了,這兒媳婦她都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那位公公再怎麼討厭她這個兒媳婦,也不能明著坑他們吧?這張家到底是做了什麼,讓他非得讓張家的人進門,鬧的這一出一出的,說真的,她是真的有些想要將人趕出門了。

「老二,跟我進來。」有大嫂吵起來,這事好說不好聽,二兒子還沒有說親,她也不想要讓這件事情鬧大,還是讓老大回來自己處理,她將老二叫走,人家想要怎麼樣,她就不用管了。

「娘。」宋二不太高興,他本來就不是一個氣量大的人,帶着一些小自私,跟着娘一起之後,將娘哥哥弟弟劃到了自己人之內,可是張氏這個大嫂,可不在自己人之內的,這位還能鬧出這樣的事情出來,他怎麼可能忍得下脾氣。

「行了,有你大哥處理就好,你個做弟弟的,不用管那麼多。」這個兒媳婦又退不了,只能讓老大自己處理,她覺得以前老大能壓制着張氏,以後也是可以的。

。 「那。」柳文茵用手指指臉盆架,示意把臉盆放在那。

等著洛泱背過去悄咪咪的上前。

「疼,疼,疼…」剛想偷襲洛泱的柳文茵,此時身體已經被扳過來,臉扭曲在一起。

都是女孩子怕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