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霜之靈慢慢的靠近着姜峯,速度很慢,已經沒有了之前的迅捷,或許此時是因爲對姜峯產生了畏懼,才行事這麼小心。

畢竟不論是人類還是魔獸,天生就對未知的事物有種天生的畏懼,對於姜峯之前佈下的防禦陣法,冰霜之靈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看到那華麗的場面,內心定然是忌憚的。

三步、兩步、一步,姜峯一邊注意着身後冰霜之靈的動靜,一邊數着冰霜之靈還剩餘的步數。

而就在姜峯數到還剩下一步之時,姜峯突然暴起,直接一個飛快的轉身,一隻手順勢劃過,對着冰霜之靈所在的位置一握。

空間禁錮!

“咔咔!”

瞬間,冰霜之靈猶如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死死的捏住,不能動彈絲毫,但是冰霜之靈依舊不斷的掙扎,這也使得因爲身體與那無形的大手摩擦,發出絲絲的咔咔聲響。

姜峯沒有遲疑,立刻對着冰霜之靈,飛快的結出許多道手印,然後手印一凝,打出一道靈魂印記,這也是姜峯計劃的一部分。

姜峯的計劃大致是,先故意露出破綻,引冰霜之靈現身,再出其不意的突然出手,用空間之力禁錮冰霜之靈,最後再在其體內留下一道靈魂印記,這樣做自然是無法殺死冰霜之靈,但是隻要靈魂印記被植入成功了,那冰霜之靈的空間隱匿就如同虛設了。

這植入靈魂印記的方法也是姜峯在經歷了與血族隱匿者一戰後,獲得的寶貴戰鬥經驗,之前沒有使用,也是因爲沒有機會,不過這植入靈魂印記的方法也是有弊端的,那就是姜峯的魂力必須高於對方,不然植入了靈魂印記,反倒被抹殺,那姜峯就得不償失了。

就在姜峯成功植入靈魂印記之時,冰霜之靈受到的空間禁錮也在它的掙扎下破碎了。

見到冰霜之靈掙脫了禁錮,姜峯沒有絲毫沮喪,姜峯不可能天真的認爲空間禁錮能禁錮冰霜之靈一輩子,再說,姜峯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就算冰霜之靈掙脫了空間禁錮,那姜峯也已經穩穩的站在上風了。


冰霜之靈在重新獲得了自由的一瞬間,又是身形一閃,再次使出了空間隱匿,從姜峯眼前消失了。

姜峯嘴角掛起一抹奸邪的微笑,然後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

“呼呼~!”

一道道無形的靈魂漣漪擴散而出,以姜峯爲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溢出。

“**,還敢玩背後偷襲!”

姜峯猛的睜開眼睛,口中小聲的嘀咕着,一邊嘀咕,一邊對着身後的空間打出了一拳。

這一圈可不是普通的一拳,而是蘊含空間之力的空間震盪拳,一拳下去,姜峯拳風所指的那塊地方,出現了一道道裂縫,裂縫在崩潰後一瞬,立刻又複合了,畢竟以姜峯這種初獲空間之力的人,還不能夠使空間長時間的崩塌。

不過僅僅是這一瞬就已經夠了,因爲姜峯拳頭的靈力,在這空間崩塌的一瞬,被射進了異空間內,自然,這些靈力都完全的轟在了冰霜之靈身上。

“嗚嗚~!”

一道哀鳴聲憑空響起,這聲音的主人,姜峯自然知道,自然便是那受到重創的冰霜之靈。

聲音落下,冰霜之魂的身影再次浮現了出來,這不過,這次有點狼狽,冰霜之魂身上的冰塊原本是平滑規則的,但是此時卻是出現了許多的細小坑窪。

而也是此時,姜峯發現,原來這冰霜之魂是有血液的,只是這血液是透明的,之前用肉眼看,根本什麼都看不到,但是現在用靈魂之力看,卻能看到有液體流出。

“嗷嗷~!”

冰霜之靈倒也是個不怕死的角色,在哀鳴了一聲之後,又對着姜峯狂吼了一聲,然後又一次消失在了姜峯的眼前。

“哎!別人都說吃一塹長一智,MD,你這貨都不知道吃了多少塹了,竟然還沒長一智,這尼瑪就是傳說中的有靈智的魔獸?”姜峯不屑的說了句,再次故技重施,就在冰霜之靈正要靠近之時,又是一記帶着空間之力的拳頭朝着冰霜之靈的方向轟去。 結局毫無懸念是一樣的,冰霜之靈再次被姜峯一拳打出了異空間。

這樣的情況,一連發生了三次,冰霜之靈在第三次重創後沒有繼續使用空間隱匿,它腦袋終於開竅了,發現空間隱匿這種手段已經對付不了姜峯了。

此時,冰霜之靈和姜峯保持着一定距離,站在原地,靜靜的看着姜峯,頭上的兩個小光團一閃閃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姜峯也靜靜的看着冰霜之靈,想看看冰霜之靈接下來還能耍出什麼新花樣,不過,在姜峯看來,冰霜之靈已經黔驢技窮了,之前若是不使用空間隱匿,而是與自己硬碰硬,或許還能與姜峯戰上一戰,但是現在已經是重傷之軀了,姜峯有信心,百招之內解決掉冰霜之靈。


冰霜之靈看了一會姜峯,便轉頭看向血仇二人的方向,突然,冰霜之靈雙腿一蹬,以極快的速度朝着血仇二人方向疾馳而去。

看到冰霜之靈的去向,姜峯臉色頓時一變,在姜峯看來,這冰霜之靈定是覺得自己不可戰勝,轉而去擊殺血仇這兩個實力不濟者。

姜峯的反應也很快,就在冰霜之靈疾馳而去後的一瞬,姜峯立刻將紫火變成了青火,尾隨着冰霜之靈而去。

直到此時,姜峯才發現,原來冰霜之靈不僅攻擊極強,而且速度竟然還極快,以姜峯青火加持下的速度,竟然還不能超過其絲毫。

姜峯心中焦急萬分,姜峯知道,若是血仇二人現在中止施法,那冰霜之魂便會脫離束縛,但是若是血仇二人繼續施法,那冰霜之靈近身後,血仇二人的處境就十分危險了。

姜峯可是領教過冰霜之靈那極強的攻擊力,在姜峯看來,連自己這麼強悍的身子都要受到重傷,那就不用想血仇二人那羸弱的身子了,二人若是捱上冰霜之靈的一次攻擊,只有一種結果,那就是死亡。

。。。

見到緊追不上,姜峯也不敢遲疑,立刻大聲喊道:“快跑!快!”

姜峯的聲音傳播速度是肯定沒有冰霜之靈的移動速度快的,但是之前冰霜之靈襲來的時候,血仇二人也注意到了,但是沒得到姜峯指示,二人卻不敢胡亂亂來,此時雖然沒有聽到姜峯的聲音,但是二人通過讀脣,讀出了姜峯的意思。

當下立刻結了幾道手印,停止了施法,二人對視了一眼,分頭朝着反方向狂奔。

二人埋頭狂奔,但是沒有注意到,身後的冰霜之靈在二人分開後,根本沒有去追二人,而是立馬轉變了方向。

“壞了!”

看到冰霜之靈此時移動的方向,姜峯心中立刻大呼一聲不妙,因爲此時冰霜之靈並沒有追血仇二人中任何一人,而是朝着冰霜之魂的方向移動。

直到此時,姜峯不得不承認,這冰霜之靈的確有着一定的靈智,不然一向自詡聰明的姜峯,怎麼會被冰霜之靈玩弄。

看來這冰霜之靈一早就決定衝向冰霜之魂,而之前故意衝向血仇二人,也不過是一個障眼法,只是就算它來到了冰霜之魂身邊,又能做些什麼呢?就算血仇二人的施法中斷了,但是此時冰霜之魂依舊處於精神恍惚期,也沒有絲毫戰鬥力,難道冰霜之靈是想保護冰霜之魂?也不對啊!只要冰霜之靈被自己追上後控制住,那還如何保護冰霜之魂?姜峯心中出現無數的疑問。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讓姜峯所有的疑問全部被打消了。

冰霜之靈疾馳向冰霜之魂,就在離冰霜之魂極近的位置也沒有絲毫減速,眼看着就要撞到冰霜之魂的時候,突然冰霜之靈和冰霜之魂頭上的兩個小光團發出了強光。

。。。

“哇!”

就在這時,正在飛行的秦風突然腦海傳來一陣劇痛,鮮血順着七孔流了出來,身子在空中掙扎了幾下,開始了自由落體。

感覺到異動,姜峯立刻轉頭望向秦風,在看到秦風的狀況之時,姜峯雖然不知道爲何秦風突然會受傷,但是姜峯也隱隱猜到這和冰霜之靈之前的行爲有關係,姜峯立馬做出指示,喊道:“血仇,快去照顧秦風!”

聽到姜峯的聲音,血仇立刻轉頭看去,當看到秦風下落的身體之時,當下也是一驚,旋即立刻改變飛行的身形,朝着秦風方向奔去。


“小心!那大傢伙破了我的夢境!”

秦風身子快速的下落着,頭腦昏沉到了極點,但是在即將昏過去的前一刻,秦風立刻將這十分重要的信息告訴了姜峯。

“怎麼可能!”

秦風的聲音傳到姜峯耳中之時,姜峯直接就震驚了,姜峯知道,攝魂夢寐這個職業雖然是半戰鬥職業,表面上是一個戰鬥很弱的職業,其實不然,若是單論攝魂夢寐這個職業,的確不適合戰鬥,但是若是有其他人幫助下,攝魂夢寐將會很強。

攝魂夢寐弱就弱在攝魂的成功機率上,紫老曾經給姜峯大致講過,攝魂夢寐修煉對上比自己低一級之人,攝魂成功率有五成,而每再低一級,攝魂成功機率提高約兩成,而對上同級之人,攝魂成功率僅有兩成到三成左右,但對上高級之人,成功率不高於一成。

也正因爲這低得不能再低的攝魂機率,讓得攝魂夢寐不適合戰鬥,但攝魂夢寐的強大卻是毋庸置疑的,只要攝魂成功,便可以立刻廢掉一個敵人,若是夢境造得好,還有可能讓被攝魂的敵人變成暫時的盟友。

曾經秦風在斜陽宗的那一手攝魂,就是攝魂夢寐強大的憑證,當時以秦風皇級中等實力,卻是操控了三個皇級強者與其他強者互相殘殺,不可謂不強。

攝魂夢寐的強大之處,自然與其造夢分不開,但若是夢境這麼容易被受控者打碎,那攝魂夢寐就絕對一點也不適合戰鬥。

而姜峯自然知道,成功造夢後的夢境極難破碎,但之前秦風卻說,冰霜之魂破了他的夢境,而且秦風還因爲靈魂反噬,受了重傷,這種情況,如何不讓姜峯震驚?姜峯很想知道冰霜之魂到底是通過什麼手段才破了夢境的,但是理論上講,姜峯是不可能知道的。

。。。

姜峯轉過頭,又看向冰霜之靈的方向,但是此時除了那冰霜之魂依舊站在原地,哪裏還有冰霜之靈的身影。

難道又空間隱匿了?姜峯想到,想着,姜峯又閉上了雙眼,用出了靈魂查探。

瞬息之後,姜峯猛的睜開雙眼,看向冰霜之魂,漸漸的,姜峯的眉頭開始皺了起來,越皺越緊。

這是怎麼回事?明明就靈魂印記就沒有破碎,但是卻絲毫感覺不到它的位置,到底發生了什麼?姜峯心中又想到。

而就在姜峯深思之時,冰霜之魂頭上的小光團光芒大作,緊接着胸口處又出現了一個略大的光團,發着淡藍的幽光。

“嗷嗷~!”

突然,冰霜之魂仰起頭,咆哮兩聲,似乎在釋放心中的怒氣,畢竟被兩個人類玩弄了這麼久,還差點玩死了,冰霜之魂不怒纔怪了。


就在冰霜之魂仰天咆哮的時候,姜峯終於看清楚了,在冰霜之魂龐大的身軀內,大約在胸腔部位,還有一個有些模糊輪廓,而那個輪廓,姜峯很熟悉,那就是冰霜之靈。

“難道這冰霜之靈和冰霜之魂合體了?”姜峯自言自語的說了聲。

說實話,姜峯說出這句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畢竟合體這種情況,姜峯可是從來都沒有見過,甚至連聽都沒聽過,若不是眼前的景象無法解釋清楚,姜峯也不會聯想到合體。

姜峯想問問紫老,但是話到嘴邊,卻是沒有說出,不是姜峯還在和紫老賭氣,而是姜峯想起之前藍老的話,說紫老對這冰霜之靈乃至極寒地域都不瞭解這話,想必此時的情況紫老也是解釋不了。

冰霜之魂咆哮了幾聲後,慢慢的靜了下來,頭部的光亮慢慢的弱了下來,變成了和之前一樣,而在其胸口部位那個光團,光亮也慢慢的弱了下來,最終不再發亮。

而在此時,姜峯也看清了重疊在冰霜之魂和冰霜之靈胸口處那光團的真正模樣,原來那是一個淡藍色的珠子。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這時,紫老的聲音又響了起來,說了兩句之後,沒有繼續說下去。

姜峯知道這是紫老故意等着自己去問他,他自己給自己一個臺階下,既然紫老都不記仇了,那姜峯自然也不會耍什麼性子,當下便問道:“大師傅,到底什麼?”

“你看到那淡藍色的珠子了麼?你不覺得眼熟?”紫老語氣有些激動的說道。

聞言,姜峯點了點頭,之前的確覺得這珠子眼熟,而此時再聽到紫老的話,姜峯便猜到了些什麼。

“那珠子呈淡藍色,應該是水靈珠不假了。”紫老又說道。

“果然是!”姜峯心中也有些激動,這些靈珠都是天地的魁寶,得到一顆都不枉此生了,姜峯沒想到自己竟這麼好運,得到了兩顆,又遇到第三顆。

突然,姜峯有了一種想法,那就是集齊那八顆靈珠,若是集齊了八顆,修煉速度會大漲不說,而若是將八顆靈珠用於大陣,那威力,姜峯不敢想。 姜峯沒有多想,集齊八個靈珠這種超高難度的事情,不是想想就能實現的,這是需要機緣的和努力的,再說,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先擊敗這冰霜之魂和冰霜之靈的合成體,奪得水靈珠。

姜峯轉過頭看了看血**秦風,沉思了片刻後,搖了搖頭。

姜峯本來還想讓血仇二人故技重施,但是現在顯然這種想法是不可能的,秦風在服下丹藥後,傷勢雖然有所好轉,但此時也沒有了戰鬥力。

而血仇之前也因爲一直使用魂力激活精神屬性,消耗太大,現在也沒有多餘的魂力投入到戰鬥,二人都已經如同虛設,那姜峯也只能依靠自己來擊敗眼前這個合體怪物了。

姜峯迴過頭,不再多想,率先發難,對着冰霜魂靈(冰霜之魂與冰霜之靈的結合體,暫且稱爲冰霜魂靈)轟出一拳。

姜峯的速度很快,身形眨眼便到冰霜魂靈身前,或許由於是姜峯出手的突然性,冰霜魂靈竟然沒有反應過來,而做出絲毫抵抗。

“蹦~!”

一聲巨響響起,光聽這聲響,定然會覺得姜峯成功的重傷了冰霜魂靈,其實不然,姜峯看似威力巨大的一拳,打在冰霜魂靈身上,甚至連冰渣都沒有轟掉。

防禦力好強!姜峯震驚了一下,一擊失敗,立馬閃身後退,退到一定距離後,姜峯看了看自己有些發疼的手,只見關節處的表皮已經被磨破,周圍的皮膚也因爲巨力,有些發紅。

“嗷嗷~!”

冰霜魂靈受到姜峯的攻擊,雖然沒有受傷,但是依舊很裝逼的大怒了一下,叫了一聲,然後朝着姜峯奔襲而來。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幾道破風聲響起,冰霜魂靈以一種和這龐大身板完全不符的速度欺近姜峯,而在看到冰霜魂靈爆發出的速度之時,姜峯的臉色就是一變,心中又一次震驚道:“好快的速度!”

冰霜魂靈身影虛幻,就在靠近姜峯身前不遠處時,冰霜魂靈的拳頭舉了起來,直指姜峯,拳頭前段劃過一道耀眼的光芒,千萬不要覺得發出耀眼光芒的拳頭,是冰霜魂靈的什麼大招,其實這只是和陽光折射後的效果。

姜峯一直沒有動,只是在發現冰霜魂靈襲來之時,將身上的青火切成了紫火,然後雙手護胸,準備硬接冰霜魂靈的這一拳。

“蹦!”

又是一聲巨響,姜峯直接被冰霜魂靈那碩大的拳頭轟飛出去,口中鮮血如同不要錢一般,拼命的朝外噴灑而出,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