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場就要百萬起步。

連一般的中等公司都請不起他。

但……林肖現在別的沒有,就是他媽錢多!

只要能出口惡氣,錢算什麼?

“李國棟律師?”李哥皺了皺眉,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現在兩名犯罪嫌疑人已經到案,我們派出所會自行起訴,用不着麻煩您了。”

“而且您的委託人林肖先生,他也是一次暴力犯罪的嫌疑人,我現在就要對他進行逮捕!”

林國棟輕輕一擺手,然後從皮夾裏掏出問案記錄儀插在胸口的口袋中,打開一份文件遞到李哥面前說道:“你誤會了,我的當事人要起訴的不是這兩名嫌疑人,而是……你!”

此話一出,整個審訊室都靜止了。

足足十幾秒之後,李哥才冷笑幾聲說道:“你腦子出毛病了吧?”

他實在想不明白,林肖居然敢起訴他!

“我現在有幾個問題,希望你正面回答我。”李國棟微微一笑,然後整理了一下文案問道:“根據我的瞭解,今天凌晨六點鐘,當你把我的當事人袁幼薇女士和其他幾名嫌疑人帶到派出所時,你只是單純的詢問了對方的口供,而並沒有去查詢物證和其他人證,對嗎?”

李哥一愣,然後磕磕巴巴的說道:“當時……是因爲時間太緊迫了。”

“那麼現在呢?現在距離案情發生已經過去了將近四個小時,涉事KTV、酒店的監控錄像你拿到了嗎?”李國棟面無表情的問道。

“我……”李哥皺着眉頭。

他哪有什麼監控錄像啊!

他根本就沒有去調!

“別慌,我帶來了。”李國棟將手中一個U盤遞了過去,說道:“連我一個非專業執法人士,都可以在三十分鐘內拿到錄像,我實在搞不懂,你這樣一個專業人士,爲什麼過去了四個小時,案情連一點進展都沒有?”

直到此時,李哥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對方這不僅是要搞姚平和王公子,而且連他都要一起搞啊!

“接下來我們來聊聊你的審訊過程。”李國棟話鋒一轉,緊接着說道:“在辦理案件之前,首先要搞清楚案件所涉及的雙方人員被害者和嫌疑人的具體身份,也需要調查他們的社會關係。”

“我的當事人是欒城大學的在讀學生,中文系,大三,成績優異,名列前茅,常年拿學校的獎學金!而且在同學和老師之中口碑非常好。”

“而林美美和王博,我調查到他們是流連於各大酒吧,靠仙人跳和碰瓷過活的慣犯,我相信他們一定是有案底的犯罪人員。”

“從雙方的社會關係來看,很顯然,是我的當事人可信度更高一點。”

“但我卻聽我的當事人說,你在沒有經過任何調查的情況下,貿然將這起明顯的誘拐、誘姦案件定義爲組織賣淫。”

“而且還根據對我的當事人進行了口頭訓斥。”

“我想請問,這是一個合格的執法者該做的事嗎?”

李國棟面無表情的推了推鼻樑上的金絲眼鏡,平靜的說道:“我的問題問完了,請你正面回答!”

李哥傻眼了。

李國棟這一連串的小炮拳打的他毫無還手之力,他甚至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什麼時候訓斥她了?”良久,李哥咬着牙問道。

“你當時有沒有拍着桌子,對我的當事人開口說:你說話注意點!”?李國棟眼神銳利如劍,盯着李哥的臉問道。

“我……那是她當時……”李哥心亂如麻,手忙腳亂的就要解釋兩句。

“有沒有說過!?”李國棟打斷了李哥的話,加重了語氣問道。

李哥沉默了,許久開口說道:“說過。”

“好。”李國棟整理了一下材料,然後說道:“辦案效率低下、沒有證據貿然對受害者定義、恐嚇受害者,結合這三條因素,我有理由懷疑你和嫌疑人之間存在不正當的交際關係。”

“我會以這三條理由起訴你,下午,你就會接到法院的傳票。”李國棟平靜的挑了挑眉毛,輕聲說道:“你……等着挨處分吧。” 專業!

真tm的專業!

林肖不禁感嘆。

做這種事,還是需要李國棟這種人!

一頓小炮拳,把李哥打的暈頭轉向。

之前林肖在醫院聽到袁幼薇講事情的經過時,就憤怒的無以言表。

如果說其他的犯罪者,污衊栽贓袁幼薇也就罷了。

可這個人,他可是個執法者!

居然做出這種與自身職業相悖的事來。

那就對不起了!

我就連你一起收拾!

而此時站在審訊室內的李哥,明顯懵逼了。

他足足反應了半天,才怒氣衝衝的說道:“現在是我審你,還是你審我?”

“林肖,我現在以暴力傷人罪逮捕你!”

說罷,李哥掏出手銬,就要去鎖林肖。


“抓我可以。”林肖淡淡的問道:“證據呢?”

李哥一愣,然後指着王公子和姚平說道:“他們兩個都被打成這樣了,你還想抵賴?”

“誰能證明?”李國棟面無表情的說道:“誰能證明林先生打了人?”

姚平瞪着不可置信的眼睛,說道:“當時在潤豐公司會議室,很多人都看到了,而且難道我還會把自己打成這樣去栽贓林肖嗎?”

“呵呵……現在故意找茬訛人的事,很少見嗎?”李國棟呵呵一笑,然後平靜的說話。

姚平頓時無語了。

這句話,就是當初他說袁幼薇的那句。

現在被完完全全的返還了回來。

“小警官,這件案子你還是仔細調查一下吧!我剛剛問過了我的委託人和圍觀者,他們的口供完全一致,只有這兩個人和他們說的不一樣,所以……你不能單憑這兩人的口供,就判處我的委託人有罪。”李國棟拍了拍李哥的肩膀,表情平靜的說道。

姚平等幾人聽到這句話之後,臉色更難看了。


“但凡你能找到一樣證據,證明我的委託人犯了法,不用你動手,我親自把他送到派出所。”李國棟看着姚平和李哥,嘴角微微翹起:“如果沒有……那就,乖乖閉嘴。”

幾分鐘後。

林肖和李國棟並肩走出。


“李律師,麻煩了。”林肖笑着拍了拍李國棟的手臂。

“您出錢,我辦事,大家各取所需!”李國棟十分有職業道德的點了點頭。

……

雨終於停了。

林肖趁着中午的時間返回到醫院。

那幫自媒體人,早已經被急於表現的郭文藝給揍跑了。

林肖坐在牀邊,將事情的經過講給袁幼薇聽,只不過忽略了一些細節。

比如處理林美美和王博這兩個人渣。

有點血腥。

“林先生,謝謝您……”袁幼薇躺着病牀上,此時的精神狀態看起來已經好很多了,她白嫩的雙手手指糾纏在一起,臉色看起來有些羞澀:“您,爲什麼一直要對我這麼好啊?”

“因爲,我們算朋友吧!”林肖笑了笑,削完了一隻蘋果遞到袁幼薇手裏。

袁幼薇接過蘋果,鼓足了勇氣說道:“林先生,我不想跟您做朋友了……”

“嗯?”林肖一愣。

這姑娘,抽什麼風呢?

袁幼薇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輕輕咬着下脣:“我可以追您嗎?”

“這個……不……不太好吧!”林肖硬着頭皮說道。

幹什麼?

怎麼自己身邊的姑娘,一個個好像都要當自己的女朋友?


自己已經稀裏糊塗多了一個蘇紅葉了。

再來一個袁幼薇,這誰能受得了?

額……貌似,也能受得了!

不過……這樣的話,我豈不是變成了渣男?

林肖無比糾結的想着。

“不!我不渣,我只是想給每個女孩一個溫暖的家!”

忽然,林肖的腦海裏閃過了某個時間管理大師的名言。

他看着袁幼薇,緊緊皺着眉頭。

林肖根本想不到,他今天的挺身而出,對於原本已經陷入絕望中的袁幼薇而言代表的是什麼。

哪個女孩子不希望有自己的超級英雄?

林肖,現在已經成爲了袁幼薇的鋼鐵俠、校花的近身護衛!

如果說林肖之前送她車,是讓袁幼薇對林肖心存感激的話,那麼今天的事,則是讓袁幼薇徹底淪陷了。

試問,哪個女孩能拒絕像林肖這種既多金、又帥氣,而且男友力爆棚的人?

“怎麼?您不喜歡我嗎?”袁幼薇可憐兮兮的問道。

該怎麼說呢?

林肖看着袁幼薇,說實話,面對如此清純漂亮的女孩,不動心是不可能的。

“不,如果單從性格和相貌上來看,只要不是瞎子,就不會不喜歡你。”林肖笑了笑,淡淡的說道。

“那您爲什麼……”袁幼薇張了張嘴問道。

“我有未婚妻,而且……還有一個女朋友。”林肖想了想,還是開口說了出來,自嘲的笑道:“我可能並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好,其實,我挺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