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長三尺,喚名無命。

刀刃在趙客手中,斬出丁字殺氣,迎頭一刀,劈向肥豬頭顱。

如今趙客殺掉了一位假體后,有劍怨、以及武器大師、和辛酉刀法的加成。

刀走靈巧,一刀落下,緊跟著後腿小步,雙手反握刀刃,再是一刀重斬。

正是辛酉刀法刀法的另一招,閃退回殺。

一連兩刀斬下。

正所謂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老練狠辣的手法,已然將辛酉刀法發揮到登峰造極的程度。

連肥豬都沒想到,趙客在使用唐橫刀的能力上,造詣上絲毫不比老六差多少。

不過面對眼前兩刀。

卻見肥豬的頭顱突然在刀刃下炸開,頓時血污化作蝙蝠,不僅躲開了襲來的刀氣,還在趙客的身上,狠狠咬上兩口。

看了一眼傷口,傷的並不重,但短暫被蝙蝠咬傷了兩口,趙客就覺得傷口又麻又癢,立即用攝源手,將傷口周圍的污血清理乾淨。

目光看向半空,蝙蝠重新匯聚在一起,重新凝成了肥豬的腦袋。

趙客神情變得嚴肅起來:「吸血鬼?我曾經見過這樣的能力,不過對方可比你講究多了。」

趙客所指的是曾經在恐怖空間里,遇到的那個吳亞。

瞧瞧人家那個講究。

至少吃相不難看。

比肥豬這傢伙,要讓趙客順眼的多。

不過趙客有個疑惑。

吸血鬼,並不代表著不死之身。

肥豬的腦袋都被砍了下來,至於肉體,基本上已經八分熟。

這傢伙居然還活著。

實在讓人匪夷所思。

似乎是吸到了趙客的鮮血。

肥豬臉上變得比之前鮮活了許多,對於趙客口中的吸血鬼吳亞。

肥豬臉上反而露出了嘲諷和不屑。

「別把我和那種垃圾混為一談,他們是吸血鬼,但我本身就是殭屍,只不過融合了吸血鬼的能力,成為了血僵。」

對於自己的身份,肥豬並不是很喜歡。

其實成為郵差之前,他就已經是一個死人。

只不過死後變成了殭屍,被一個盜墓賊給挖了出來。

隨後他就隱藏了身份,躲藏在現實的世界里。

為了讓自己更像是人。

他特別用道家的手法,隱藏了自己的能力,令自己看上去,和活人一般無二。

會流血,會手上。

只有在遭到了重創后,才會暴露出殭屍的本相。

直到某一天,他意外的獲得收到了一張郵票。

從此成為了一名郵差。

不過正是因為自己是殭屍的原因。

肥豬的運氣一直不怎麼好。

正所謂,殭屍不在五行之中,不入輪迴之列。

但後面還有一句話,天厭地棄,人神得而誅之。

所以肥豬需要運氣。

大量的運氣。

否則,他根本活不了多久,特別是在恐怖空間這種地方。

比他強大的生靈太多了。

他甚至懷疑,這裡才是真正的神明誕生之地。

於是隱藏了身份,混跡在各個隊伍里,盜取他們的運氣,奪走他們的機緣。

一時間,也算是混的風生水起。

可想不到,萬萬想不到。

自己從趙客身上抽走的那團粉紅色的運氣,居然是更加倒霉的災厄。

「嘶……」

肥豬不由深吸口氣,發自靈魂的感到顫抖,哦,如果他有靈魂的話。

猩紅的血眸,死死盯著趙客。

怨恨像是三月天的池水,冷的讓人心寒。

「你是個災星轉世么?」

「你是北斗星的親戚,掃把星么?」

「你是上輩子在如來佛手指上撒尿的孫猴子么?」

肥豬簡直氣急敗壞,恨得咬牙切齒。

倒霉催,倒霉催,倒霉催都不足以形容這傢伙的運氣有多糟糕。

肥豬真的很懷疑,這傢伙,究竟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更倒霉的是,自己居然吸收了他的厄運。

這已經不是壽星吃砒霜,而是壽星覺得自己獲得太久,乾脆,直播吃炸彈得了,死的壯烈。

面對肥豬的指責。

修煉從崩死師兄開始 趙客也不禁愣然在那裡。

他不知道肥豬盜運的問題。

但說到倒霉,自己確實挺倒霉的。

如當初五鬼說的那樣,自己是個倒霉催,誰碰到誰倒霉的那種。

不過,自己運氣不好,肥豬幹什麼如此氣急敗壞。

倒是肥豬是殭屍,這個答案,還真讓趙客有些吃驚。

小心拍拍自己的胸口。

差點吃下一塊陳年老牛排。

「我吃了你!」

肥豬越想越氣,自己運氣本來就差的沒譜。

這下又融合了趙客的厄運。

就怕這次恐怖空間,僥倖活下來,以後怕也是沒好日子過了。

張開血盆大嘴,朝著趙客再次撲上來。

只是這一次,肥豬失算了。

只見趙客把手上唐橫刀收起。

雙手迅速結印。

頓時佛光沸騰,梵音頌唱。

一團佛光正打在肥豬的臉上。

是趙客並不常用的八字真言咒。

只聽「滋」的一聲,肥豬發出一聲慘叫,感覺整張臉像是掉進了油鍋里,燙的把臉撞在地板上,左右摩擦。

隨後抬起頭來,一臉見鬼的模樣盯著趙客。

「聖光系??」

趙客居然還有聖光系的能力??

一時間,肥豬只覺得腦子嗡的一下,嗡嗡作響。

自己這個運氣,簡直是差的沒譜了。

這傢伙身上,那裡來的這麼多能力? 農家醜媳賊旺夫 他真的是災星轉世么?

驚愣之中,肥豬怪叫了一聲化作一團血霧,順著管道迅速衝出廚房。

遇到了趙客這樣的剋星,他心裡一陣暗恨,不管不顧的衝出廚房后。

肥豬目光一閃,正看到醫院的牆角,一個體形強壯的黑人。

眼睛一亮,迅速衝上去。

趁著黑人還未回神,一口要斷了黑人的脖子,將自己的腦袋轉移在黑人的脖子上。

頓時間,就見傷口迅速癒合。

和黑人的身體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除了兩者之間的膚色。

「不錯,還挺強壯的,哼,等我恢復過來,看我怎麼收拾你。」

肥豬叫罵的同時,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標識:「嘉吉爾?什麼爛名字。」

說著肥豬邁步就要走,只是沒走兩步,肥豬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伸手一抹褲襠。

頓時就見肥豬的臉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我艹!真的沒J2。」 「跑的真快!」

趙客雖然不知道肥豬說的一番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難道自己運氣不好,也得罪他了??

不過這傢伙跑得倒是快。

就剩下一個腦袋,居然還有這樣的能力。

真要是讓他殺掉自己的假體,實力恢復巔峰,自己還未必就是他的對手。

不過趙客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連殭屍,都能成為郵差?那麼古往今來,歷史上多少被描述的玄乎其玄的能人呢?」

頓時間,趙客突然忍不住打起一個寒顫。

這個問題,細想一下,實在有些腦洞大開了。

況且這些東西,想的再多也是空談。

自己也沒功夫去想這些問題。

廚房側面,趙客找到了一間小門。

趙客眯著眼睛正打算邁步往裡面走,不過餘光突然看到一件東西。

一柄特大號的電鋸。

心頭一動,將電鋸也給一併順走。

走出廚房,空氣中,開始瀰漫著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是之前,暴動軍團所佔領的那家醫院。

趙客依舊沒有找到克里·拉斯的蹤跡。

不僅沒有克里·拉斯的蹤跡。

趙客甚至連暴動軍團的士兵,也沒看到。

五感散開,這一層樓房,都是空空蕩蕩。

連一個人影都沒有。

走到窗檯前,將窗戶打開。

醫院外的廣場上,空蕩蕩的,之前的防禦設施已經被拆除。

只是在外圍,偶爾有一些士兵。

但這些士兵哪怕穿戴著高級戰士的裝備。

可仔細看,趙客卻看到了不少熟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