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這傢伙可是被手下人害的蹲了大牢!

「運氣?王海林你能要點臉嗎?你敢拍著胸脯說你手下有一個項目是憑自己本事接的嗎?遠的不說,就你現在快完工的金陵跨江大橋,不是靠爺爺的學生?」

葉雲沉默,但一旁的王文文可不是安分的主。

「文文說的在理,葉先生的能力我們可都是看到的,還真不像某個人。王海林,葉先生沒說,但我還是要警告你,趕緊給我滾,別在這丟人現眼!」

聽到王海林嘲諷葉雲,王美玲亦是不甘示弱。

「你們!!!」

王海林真差點要氣的吐血了。

蒼天!

妹妹,女兒,你們倆能長長心嗎?

不是被人騙了還幫人數錢嗎?

「你覺得買下雄按縣步行街,僅僅三四天時間上面就下政策是運氣?」王衛國此時也道。

王衛國一開口,立刻讓王海林語塞。

可輸人不輸陣,依舊硬著頭皮道。

「不是運氣還能怎麼著?難不成他是分析出上面要加強雄按縣建設,知道那兒要提升到副省級經濟特區?他以為他是誰,神嗎?」

「哼,沒想到你這個豬腦子還有聰明的時候。沒錯,你猜對了!葉先生就是自己分析出來的!」

能罵自己父親是豬,王文文也算頭一個了。

「文文說的沒錯,葉小友確實是自己分析出來的,海林,他在經濟方面的能力,我活了一輩子,都能排進前三。在他面前……你真的蠢笨如豬!」

兒子一直喋喋不休,王衛國心裡同樣不滿。

當了一輩子的兵,最討厭的就是那些不接受上級意見的。

而且說實話,在他心裡,自家兒子比起葉雲自然是遠遠不如。

另一方面,自己也沒幾年好活了,得罪葉雲對自家來說絕對百害無一利。

如此說法,也是在安撫葉雲,不想再激化葉雲王海林間的矛盾。 太陽,往往代表了生命和希望,就在宇智波斑斬殺【暗之守護神】的同時,天邊的太陽開始冉冉升起,刺眼的金光穿透了天上的烏雲,讓聚集在淺間山周圍的忍者們感覺到了一絲暖意。

戰鬥已經結束,馬上就能回到木葉享受悠哉快樂的日子了。

斑直接解除了須佐狀態,躺在了水面上,巨大的【閃電之劍】和【破邪之大劍】慢慢變小,變成了兩張閃閃發光的卡片,奈良謙介和油女浩彰第一時間就被吸引到了目光,兩人眼神交流了一番,決定上前問一下。

「斑大人,這兩張。。。」

「斑,那邊有情況!」

旋渦水戶那邊直接喊了起來,把奈良謙介的話直接給堵住,她站在山頂的邊緣,那最靠近陽光的地方,頭上的金色皇冠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兩張掛在髮髻上的靈符隨風舞動,染血的白色和服看上去就像是一朵嬌艷的玫瑰,讓人不免心馳神往。

她在同意斑的條件併發下誓言后就退到了這裡默默療傷,同時為斑掠陣,隨時準備再一次進入戰場,雖然他知道這個男人很強,但是她也和【暗之守護神】戰鬥了有這麼長時間,知道這個怪物是多麼的恐怖。

但是她一直在那裡坐到了太陽升起,都沒有看到斑有一絲一毫的退卻,這個男人簡直就是壓著【暗之守護神】打!明明那個怪物發出的攻勢變得更強了,但就是無法對斑造成絲毫的傷害,斑發出的斬擊波不僅僅將怪物的攻擊全部都給擊碎了,餘波還衝擊到了怪物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裂痕,接著就是飛速靠近,四把銳利的長劍不停地劈砍,直接將這個怪物給大卸八塊、賦予了它死無全屍的無上榮耀。

這個男人強的簡直匪夷所思,完全超過了水戶的想象!

而戰鬥結束的那一刻,也就是太陽升起的那一刻,戰鬥徹底結束,水戶原本想上前對斑說些感謝的話,但是卻從身後感受到了一股邪惡到極致的氣機,就像是雪之國最北邊的冰山,那股仿若穿透了時間的寒冷瞬間刺穿了她的心房,讓她開始冷汗直流。

轉過頭,一片無法述說的裂縫出現在了她的眼前,天空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樣,那一道道清晰可見的裂痕看上去讓人作嘔,黑暗又五顏六色的眼色填充了裂縫中的空白,給人一種五花繚亂的感覺。

一座又一座標記有一塊【闇】字牆壁的浮空宮殿開始從裂縫中穿越過來,出現在遠處,不停地有人影從宮殿上掉落到地面,一股黑暗的氛圍從這些人影身上傳來,原本暗黃色的土壤在他們腳下變成黑色,翠綠的樹叢開始枯萎,眨眼之間就進入了死亡。

黑暗的土地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生命氣息,突然,一尊高大的人影從宮殿上落下,踩死踩上無數先前落下的生命,周圍的人影彷彿見到了神明一樣,開始對這個怪物頂禮膜拜,供他踐踏,但凡這個怪物移動到的地方,就必然有著死亡,但是隨後而來的出乎了水戶的意料。

一大片的骷髏破土而出,有的身上還帶有盔甲,與那些怪物不同的是,這些盔甲有著強烈的戰國時代的標識,她甚至還看到了盔甲上的宇智波一族和千手一族的族徽!

「是。。。」

水戶的聲音有些顫抖,站著的身體也在顫抖,面如土色的臉龐上處處寫著恐懼二字。

「看來【暗黑界】的怪物已經到了啊,奈良謙介,趕快以最快的速度發動五影會談,我們沒多少時間了!」

斑走到了水戶的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用著略顯沉重的語氣對著奈良謙介二人下達命令,那兩人也被嚇的不清,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

「水戶,不用擔心,你先回村子里把所有中忍以上的忍者集齊,這裡我可以先頂住。」

隨後斑掏出了一個十字架一樣的東西,放到水戶的手中,他很想像柱間一樣,捏一下這個女人的臉,把臉上的憂愁給捏掉,這是他所知道的唯一一個逗女人開心的辦法,不過這是千手柱間的女人,就讓千手柱間來讓她開心吧。

「這個東西具有復活的效果,拿去復活柱間,直接放到柱間的屍體上就行,火影的位置還是交給他吧,這個位置對我已經沒有意義了。」

【死者蘇生】,這是斑擊敗【門之守護者】的收穫之一,他已經發動了效果,這張卡片直接具現成了卡片上的模樣。

宇智波斑費勁了千辛萬苦才擊敗了【門之守護者】,雖然期間被這個怪物卡住了三個月的時間,不過最後得到的獎勵也能匹配上的努力,擊敗它得到獎勵加在一起一共有三個。

閃卡、魔法卡【破邪之大劍-黃昏】:從手牌送進墓地一張卡,此卡才能進行裝備。裝備此卡的怪物攻擊力上升500點。被裝備此卡的怪物戰鬥破壞的效果怪物的效果無效化。

升級卡一張,可以將一張平卡升級為閃卡。

魔法卡【死者蘇生】:以自己或者對方的墓地1隻怪獸為對象才能發動。那隻怪獸在自己場上特殊召喚。

他之前所獲得的所有卡片都是平卡,就是只能使用一次的卡片,閃卡和平卡的效果一樣,稀有的原因是因為特性,這是一種可以多次重複性使用的卡片。

就像是他之前所使用的裝備卡【閃電之劍】,只要使用了一次,卡片就會破碎,具現化之後的【閃電之劍】只能一直以武器的形式出現,再也沒法將其變成卡片,而閃卡就具備這種功能,所以他第一時間將【閃電之劍】升級成了閃卡。

據【指名者】所說,卡片一共分為多個級別,他現在知道的就只有平卡、閃卡這兩個級別,因為他也只接觸到了這兩個級別的卡片,閃卡因為特性的原因,比平卡更為實用,怪獸卡這一種類是最能夠體現的。

平卡級別的怪獸卡在具現化之後,部分怪獸因為特性的原因可以很好地隱藏起來,其餘的都無法回歸到卡片的狀態,所以之前千手扉間只能將那些被召喚出來的怪獸藏在通往【迷宮之門】的隧道當中,畢竟這些怪獸各個都長得奇形怪狀,而且似乎沒有思維能力,只會聽從召喚者的命令行動,就如同傀儡一樣。

而閃卡級別的怪獸卡在具現化之後就開始擁有了思維能力,基本和十八九歲的成年人一樣,因為被召喚出來的原因,天生就和召喚者有著極為親切的關係,甚至能當半個僕人去使用,當然,如果召喚者經常打罵他們,他們也會有違背命令的舉措,這些都是正常的。

所以斑就沒有將他手裡的怪獸卡升級為閃卡,他不擅長與人交友,甚至他都只有千手柱間這麼一個朋友。

而現在,他就是要復活這個曾經的好友,再一次與他並肩作戰。

畢竟現在的忍界已經不在他的眼裡了,他的未來,在那無窮的諸天萬界! 所有人心有餘悸地抹了把冷汗。

他們心裡清楚,自己這群人適才鬼門關前打了個轉。

只要大白澤稍微有一點殺意,這會兒大夥真要排隊去枉死城點卯了。

姬茗正想詢問羽塵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有一肚子疑惑想問。

但一旁的雲霄確是徑直走到羽塵身旁,氣呼呼得伸出縴手在羽塵手臂掐了一下:「讓你再敢戲弄我。」

羽塵:「抱歉,抱歉,這次真的是我錯了。。。下次還敢。」

雲霄啐了一口:「你真是越來越皮了,比你師傅還皮。逍遙派果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

望著這兩口子打打鬧鬧,姬茗默不作聲得偏過頭去望向那被落寞的山風拂過空空的松枝,眼中流露出哀傷和悵然,卻濃得化也化不開。

「走吧。我帶你們去見眉仙子。」大白澤終於開口,冷冷得說道。

大白澤施展法力,驅散迷霧,露出了一條陽關大道,讓眾人行走。

在大白澤的恐怖威壓下,眾人也不敢多說什麼,只能老老實實跟在大白澤後面。

一路上,魏無忌終於忍不住悄悄問羽塵:「喂,羽塵,你到底是怎麼進來的。怎麼感覺這神獸白澤對你挺客氣呀。」

羽塵一本正經道:「自然是他們禮賢下士,請我來玉虛宮內幫忙鎮守的。作為報酬,還給了我一先天靈寶呢。」

魏無忌:「。。。。。」

雲霄確是壓根不信:「你不吹牛會死嗎?」

她知道羽塵確實很厲害,但要說大神們請他來鎮守玉虛宮,那就真的太誇張了。

玉虛宮內強者如雲,根本不會在乎這幾個凡人的戰力。

羽塵嘆了口氣:「為何我每次說實話的時候,總是沒人相信呢?不信你看,這是河洛山水圖,白鶴童子贈予我的。」

為了向雲霄證明自己,羽塵把白鶴童子送他的河洛山水圖取了出來。

雖然河洛山水圖只是最低級的先天靈寶,用從後天至寶孕養出來的,但也足夠讓凡人震撼了。

但這畢竟是先天靈寶啊。

不過這河洛山水圖雖然外表非常靈氣,但大家也從未見過先天靈寶長啥樣,就跟鑒定古董一樣瞅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

騎豬少俠:「這個,要怎麼用。」

羽塵:「圖內另有龐大山水世界,靈氣充裕,可供修鍊。若用法力催動此圖,可減緩圖內時間流動。一個時辰可當成四個時辰使用。」

琴劍眼睛一亮:「此靈寶擁有時光神通,可以減緩時間流動,果真是好東西。」

魏無忌也來了興趣:「可否讓我們見識一下。」

雲霄也是一臉期待的模樣。

「好。」羽塵深吸一口氣,將體內靈氣緩緩渡入靈寶中,想要激活靈寶。

一開始,受到靈氣激發,河洛山水圖逐步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圖內的景物象活物一般動了起來,江河開始流淌,鳥獸開始飛舞。

正當所有人睜大眼睛,準備看羽塵的精彩表演時。

但沒一會功夫,河洛山水圖的光芒卻很快又暗淡了下去。

「啊?」眾人眼神滿是失望之色。

一旁的哥舒心直口快:「這東西是假的吧。」

這話不知怎的,竟引得大白澤的不滿。

前面帶路的大白澤冷冷得回過頭來:「呵呵,果然魔族一個個都是有眼無珠,真寶貝你們也能當成假貨。在下佩服。」

大白澤的眼神確是一點佩服的意思都沒有,反而帶著一點殺意。

它本身就有精神潔癖,極其討厭妖魔,天生就是妖魔的剋星。

大白澤的一點情緒波動,就讓哥舒等一眾魔胎,嚇得肝膽俱裂,渾身僵硬,魂不守舍。

騎豬少俠汗流浹背,忙躬身討好大白澤:「大仙說得是,哥舒這狗東西本就是鄉下來的土包子,眼睛長在屁股上的,怎能識得真寶物。」

一眾魔胎都狠狠瞪了哥舒一眼,讓他自己體會。

你丫那狗嘴不會說話就給我閉上,會害死我們的。

哥舒默默得地下了頭。

這群魔胎此刻也真是人家棧板上的肉,只要大白澤有這個意思,隨時能要了他們的命,絲毫不會手軟。

現在的他們只能老老實實做人,小小心心做事,半點不得馬虎。

羽塵忙勸說:「白澤大仙,你可別嚇他們了。他們雖是魔胎,但也不是什麼壞人。啊,對了,這玩意到底要怎麼使?」

大白澤無奈嘆了口氣:「羽塵公子你雖是天縱奇才,奈何靈氣著實太弱了。先天靈寶若無浩瀚仙力,如何能驅使得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