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你特么脫肛了嗎?!

他抬起右手遮住眼睛,不知是否在流淚,嘶啞的說道:「軒轅劍是一把邪劍,劍身寫著的心法是軒轅心法,練得人一定要殺掉自己的至親好友,殺掉自己家所有人。這樣才能心無旁騖,才能練到軒轅心法第九重,才能天下無敵。」

我的心一陣不妙,問:「誰練了?」

他面上那雙黑瞳閃過一絲殺機,露出一股與他年紀不同的成熟穩重,語氣冰冷的說道:「是我哥。他偷了軒轅派的軒轅劍。據說東風其實是軒轅派掌門人的兒子。前一陣子,我哥要去殺東風……」等到阿泰和蔣亦夢身影完全消失了,我才扭頭看著向妖黿那個方向。

姬叔的哭聲越來越小,而他緊緊抱在懷裡的姬嬸的身體已經越來越涼,已經失去了生命的特徵,而她手裡仍然緊緊地抓著那把陰陽分水刃。

姬叔伸手把姬嬸臉上的泥土和血跡全部擦了,然後把姬嬸的屍體抱到一塊大石頭旁邊。

姬叔冷眼看著妖黿,然後從包里摸出一顆閃閃發光的綠色小珠子吞了下去,然後咬破舌尖。將血噴在定江矛上。

原本黑色的定江矛……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三十七章·終誅妖黿 「我知道,結果被蕭鏡反殺了。」

「什麼?不是,是我哥哥嫉妒東風,於是他練了軒轅心法。」

「停!」 旋風百草2:心之萌 我揉揉額頭。

媽的!

劇情你妹的,你丫的居然真的脫肛了!!

亂的不能再亂了!

我記得原著中是這樣說的。

東風被陝西洛家的大公子挑釁,原因疑似因為一姑娘,東風是萬人迷,洛家大公子喜歡的姑娘看到東風之後一見鍾情,於是洛大公子很不爽,四處刁難東風。洛家有秘制的毒藥,烈陽散,洛大公子用烈陽散暗算東風,東風中了烈陽散,全身像是火烤一樣,蕭鏡及時趕到,於是蕭鏡……後面又是全文馬賽克,高H劇情……兩人那個啥之後,內力大增,剛巧遇到洛大公子,於是洛大公子被蕭鏡滅了。

難道是因為我沒有作死,沒有害的東風蕭鏡雙雙落崖,他們沒有崖底定情啥的,於是他們的感情還沒進行到那一步,於是東風中了烈陽散,他們兩個沒有那個啥嗎?所以東風蕭鏡的武功還待在原地,洛大公子的武功還是能落荒而逃的,於是洛大公子也就沒有被蕭鏡殺掉?

於是洛大公子立刻回去練軒轅心法?

這麼說這都是我造成的?

獨孤雪……

東風……

東風到底姓什麼?

我心中有一股不妙的預感,問:「東風要真是軒轅派掌門人兒子的話,他姓什麼?」

洛非墨神色變得凝重起來,沉思一會兒,眉間皺成幾道波紋,道:「姓獨孤。」

明白了,明白為什麼獨孤雪想要殺東風了,我終於明白獨孤雪為什麼要殺軒轅派上下,因為他也是軒轅派掌門人的兒子,他要練軒轅心法……

我笑道:「你哥哥他肯定會來殺你的,你要變強嗎?」

「嗯。」他堅定的看著我。

我微微一笑,把我的功力傳給他,一邊傳一邊道:「他現在還沒練成功,你有了我的功力多半是能打得過他的。加油。」

反正我要走了,就當做一件好事吧。

而且困住我的夢境原因是我對於力量的渴望,想要出去很簡單,自廢武功就好,既然如此,不如把功力傳給別人好了。

看到他歡呼雀躍的下去,我笑道:「加油,未來的武林盟主、武林之星就是你哦!」

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面上頓時現出古怪的神情,道:「謝謝。」

「不客氣。」

看到他走了之後,我才發現我周圍一片混沌。

夢境破了嗎?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劉道合的聲音微微傳入我的耳中:「果然,不是心灰意冷之人,夢境困不住,那就再來一層夢境吧。」

我次噢!!

一層夢境你丫的還嫌不夠!居然還要再來一層?

有完沒完啊!!

放我出去不就好了嗎?

煩不煩?

混沌消失,我的眼前也明亮了。

街上人來人往,穿的還是古衣。

有完沒完?夢境是困不住我的!!

放我出去!!

我獨自一人在熙熙攘攘地街頭像個幽靈一般遊盪,內心一陣無語,走在各種窄街小巷裡,盡頭可能是小地攤。

小地攤上面有幾本書,我拿過來一看……

艹!!

去你妹的悲風志!!

林靜怡寫的破小說居然能在兩個夢境中都出現!

這本破書真是打不死的小強啊!!

我一時好奇翻開悲風志,這才發現結局改了,魔教妖女琳琅的命運改了……

後記……

洛非墨才是大BOSS,他為了練軒轅心法,殺了自家爹爹,滅了整個陝西洛家,只有洛大公子一人外逃,洛大公子武功很高,洛非墨的軒轅心法也練得不到位,為了殺掉洛大公子,必須要有個絕世高手肯把畢生功力傳給他!

你妹的!!那個絕世高手居然就是我!!

我說他那時怎麼那麼古怪呢!原來他騙我!他明明說是他哥哥練那武功的,結果是他!

氣死我了!

我要回去打死他!

算了,我就算回去我也沒功力了,打不死他的,說不定還會被他反殺掉。

再說了,不就是一本書里的人物嘛,幹嘛這麼較真。

他們所有人都是假的,都是林靜怡筆下的人物而已。

我再看看洛非墨的結局,嗯,他真的成為武林之星,武林第一大魔頭!艹天艹地,艹的武林雞犬不寧!!

好好的一個呆萌小捕頭,居然變成大魔頭……

上天啊,這次要是能讓我出去,我發誓再也不看林靜怡寫的小黃文了!

都是她寫的小黃文惹的禍……

建康城又名金陵,也就是現代的南京,城內水路頗多,多半商旅都比較喜歡水運,故而水道兩邊房舍頗多,水道波光粼粼……

停停停……

為什麼我腦中會出現那麼多細膩而又拖沓墨跡的寫景描寫?!

我看過的哪一個小說寫景最拖沓!!

沒錯!

就是《皇女嫁到》啊!!

等等!

我不會是皇女嫁到裡面的小妖女宴澄吧?

我不會當了兩次妖女吧!

我看過去,有一段拖沓的寫景描寫映入我腦海中,對,沒錯,就是燕麥叔叔寫的皇女嫁到裡面窮奢極侈拖沓虛幻的寫景描寫,拖沓墨跡成什麼情況呢?這小說簡直像是散文一樣,描寫一個金陵城就這麼寫的:

金陵的夜晚熱鬧無比,家家戶戶都在門口掛著兩盞燈籠,彷彿有如無數琉璃折射出渾厚的火光,呈現出萬家燈火的美景。

夜風飄涼,月光空明如積水。

紅樓外,紅燈籠一串一串掛起,冷風襲來一陣輕寒。

紅樓旁,一條大河緊緊躺著,水天一色,皆墨藍澄澈,映著天上碎銀般細細點點閃爍的繁星。

平靜的河水廣闊無際,清風徐來,水波不興,白露橫江,煙波浩淼。街道上的行人漸少,商販在自己的小鋪上也燃起幾盞燈籠。

河上的精緻豪華畫舫個個燈火通明,裡面傳來歡聲笑語,鶯歌燕舞,香風浮動。畫舫鱗次櫛比的排列著,映的河水一片明紅爛黃。

華燈照耀,絲竹靡靡之音亂耳,輕紗浮動,整個冬夜彷彿都變得溫暖了。

城內歌舞昇平,才子美人笑語不斷。江湖少俠飛檐走壁,見怪不怪。終於成功誅殺了在此興風作浪的千年妖黿,而世間最後兩名陰河靈官也就此隕落。

而我知道,這條流淌了幾萬年的河裡,絕不只妖黿這一隻妖物,比它道行更高的也多的是。

那幾架直升機在水面上盤旋了一會兒,然後便飛走了,隨著一陣陣馬達聲的轟鳴,一艘艘快艇出現在水面上,而此時的天色也越來越暗。

「王兄弟,你們還好吧!」老秦穿著防護服拎著一把自動步槍走了過來,後面跟著幾個同樣穿著防護服荷槍實彈的士兵……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三十八章·取水靈丹 黑漆漆的星空上,兩道極光劃破黑暗,一追一逃,快速的消失在這片殘破的星域之中。

這邊,太空堡壘之上,所有人如夢初醒,一個個還沒從震撼之中清醒過來,太過驚人了。

嗡!

此時,堡壘的能量系統修復,能量罩啓動,將外面的太空所有傷害立刻隔絕擋在外面。

一些漂浮着的人紛紛跌落下來,柳塵更是從空中落下,雙腳落在了破碎的太空堡壘缺口前。

他臉色凝重,看着黑漆漆的遙遠星空,依稀可見兩道強光正在碰撞,時不時的爆發出一股可怕的光芒。

漸漸地,他什麼都看不見,那兩股力量消失,已經無法感應了。

“1號….”柳塵喃喃自語,望着外面星空出神。

四周,雷昊天,烏凌等人紛紛起身走上來,一個個望着外面黑漆漆的太空有些出神。

這一戰勝利了,但卻差點慘遭屠滅,一尊超裂變級生命體,就差一點就將太空堡壘直接打爆,甚至屠光他們。

但最後很意外,1號出現,阻擋了這個超裂變生物,救下了整個第九軍團的主力,上百萬人的生命啊。

若沒有1號突然殺出,顯出了從未用過的終極形態,將那個超裂變生物打得逃走,追殺過去,可能他們都死光了。

“是1號救了我們。”雷昊天面色凝重無比,感到很沉重。

身爲一名指揮官,他之前的指揮作戰沒有一點錯誤,甚至可以說完美的完成了一次星際戰役,成功殲滅了敵人。

但卻殺不死對方隱藏的一個超裂變級強者,差點導致全軍覆沒,那感覺讓他想想都心悸。

這就是實力的不對等,讓他心裏有些沉重,感覺這一戰還是有些不夠完美啊,差點就全軍覆沒。

“是我的失職!”雷昊天有些自責的說了句。

他轉過身,看着四周殘破的指揮室裏,躺着不少人的屍體,甚至還有的已經漂入太空之中,找不到了。

這一戰本來不該有這些損失的,就因爲有些失職,沒有偵測到敵軍竟然隱藏着一個超裂變級強者存在。

“上將,這不是您的錯。”

烏凌走上前,心有餘悸道:“剛剛差點以爲我們都要戰死在這裏,沒想到,最後竟然是1號死囚救了我們。”

“不,我要糾正你一點。”雷昊天忽然嚴厲的打斷他,糾正道:“她已經不是死囚,這點你最好分清楚,而且她救了我們第九軍團上百萬戰士的性命。”

“是,我錯了。”烏凌苦笑,確實說錯了,1號已經不屬於死囚營了,是一個自由人。

“不過,我們誰都不知道1號的真名,她似乎沒有名字。”雷昊天喃喃自語,臉色很複雜。

是真的很複雜,曾經的一名死囚,竟然是一個實力超越他的超級強者,那最後一種終極形態,戰鬥力恐怖駭人。

甚至連那個超裂變級生物都被打得斷臂逃走,這戰力簡直令人震撼,感到不可思議。

“傳我命令,以後,我們第九軍團不再有死囚營,只有先鋒營的戰士。”

雷昊天忽然嚴肅的說了這句,做出這個決定,取消了死囚營的存在,不再需要這個死囚營了。

或許,1號的返回,救了堡壘所有人,讓他這位指揮官感觸很深,被深深的刺激和震撼了。

死囚營之名,就此取消了。

“工程師,維修人員,立刻維修!”

雷昊天一連下了幾個命令,整個太空堡壘開始恢復正常,能量系統恢復,主系統恢復,武器系統恢復。

本來癱瘓的系統都恢復正常,堡壘開啓能量罩,密密麻麻的維修工程機器人正在加緊維修着。

柳塵站在這裏看了許久,直到一大批工程維修機器人到來,才收回視線,轉身離開了這裏。

他直接回到了死囚營,也就是現在的先鋒營,未來,第九軍團就沒有死囚這個稱號了。

柳塵給數千死囚帶來了這一消息,立刻引起沸騰,許多死囚們露出一絲絲激動的神色。

其實,他們也是渴望被認可的,真正渴望被接納,而不是一種厭惡和排斥,一次次廝殺大戰,一次次悍不畏死的衝鋒陷陣。

認真來說所有死囚都渴望一種認可,他們更需要被尊重,更希望自己是一名真正的聯邦戰士,而不是一名死囚。

現在一聽這消息,所有人振奮,都忍不住歡呼,唯有最強的幾個人沉默不語的望着外面的星空宇宙。

“1號,隱藏的好深啊。”

2號一臉苦笑的搖頭,感覺很震撼,現在都沒有徹底清醒過來,實在是1號給他太大的震撼和衝擊了。

原本,他以爲自己跟1號就差一點點而已,但實際上差距根本衡量,甚至只能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