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黑色光芒,張牙舞爪俯衝而下,直奔平台而來,彷彿想要將整個平台都毀滅成齏粉,將所有的人,撕裂成肉醬!

聲勢之大,百里之外都可以目睹到,蒼穹之上那魔龍恐怖的身姿。

「魔龍滅世!!」

平台之上修者,無不變了顏色,震撼中瀰漫著恐懼。

這股聲勢,她們如何能夠抵擋的下來!

楚南率先反應過來:「他媽的快布陣啊!」

聽到楚南的咆哮眾人這才如夢初醒,在這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所有人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

流光泛濫。

這無數的防禦招數,匯聚成一層巨大的屏障,將大家全部聚攏在一起!

所有的修者都拼盡全力,不斷催動著內力,手中的手訣不斷變化,施展出一層層的防禦屏障,疊加在這巨大的屏障之上。

他們想要儘可能的,把屏障疊加到最厚!

至於能不能抵禦的了魔龍的攻擊,大家心中根本沒有底氣,只好聽天由命了!

「轟!」

那魔龍的手爪終於轟然落下,與屏障撞擊在一起。

頃刻間,歇斯底里的魔龍嘶吼聲,夾雜著爆炸聲,橫盪整個天地。

整座擎天山都不住的搖晃,碎石亂飛,不斷從山頂跌落石頭,順著山路滾落或者從懸崖上掉下去。

好比發生了九級大地震,整個山體都在晃動,竟然從山體內部,由上而下裂出一條極大的溝壑,威力無窮!

眼見著屏障不斷的晃動,最外層的防禦屏障好像紙片一樣被撕碎。

魔龍還沒有絲毫銷聲匿跡的趨勢。

所有人都感覺到,頭頂上的巨大壓力,足矣將自己壓成肉沫。

但是他們根本不敢掉以輕心,已經沒有退路了!

一旦鬆口氣,下一刻就會被魔龍的利爪撕成碎片!

魔龍歇斯底里怒吼一聲,又是一爪對準屏障橫拍下去。

「轟!」

屏障晃動的更厲害了,不斷泛起讓人心中害怕的漣漪,好像隨時都要崩塌。

「不行,再這樣下去根本承受不住!」楚南心中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他看了虛空之中通玄妖尊一眼。

眼中露出了一絲決然,狠光乍現。

楚南竟是整個?整個人飛速的從屏障遮掩的範圍之中突破,化作一道殘影,帶著雷霆之勢,以z型閃電行動軌跡,朝著通玄妖尊撲殺過去。

「什麼!」眾人看到這一幕,被震驚住,滿臉的不可置信,心臟極速的跳動收縮。

楚南莫非是瘋了嗎,對方可是道玄境強者,他這樣貿然撲殺過去,簡直是飛蛾撲火,自尋死路!

可是楚南已經管不到這麼多了,眨眼間,他已經衝出了屏障的防禦。

發現這個變故之後,通玄妖尊目光流轉,鎖定住楚南,隨即鼻孔中發出濃濃的不屑與蔑視的冷哼。

「哼。」

他的雙手反握兩柄魔劍,魔劍刀身呈弧線形彎曲,勾勒出精銳的寒芒。

隨手一揮。

魔劍頓然在虛空中,劃出一條優雅的黑色弧線,這個黑色弧線運動的軌跡,已然劈開的空間。


空間之上,碎片不斷的跌落,咔嚓咔嚓。

隨著魔劍劈開弧線的詭異移動,整面空間猶如鏡子般碎裂。

裂開的黑色虛無之中,突兀的,從內伸展出一隻黑色龍爪,猙獰可怖。

這隻龍爪扒在空間裂縫邊緣,龍首探出,瘋狂咆哮一聲。

龍嘯驚天!

龍爪帶著毀滅天地的威勢,朝著楚南奮力撲殺過去,恨不得將其一巴掌拍成肉醬,碾成齏粉!

楚南只感覺自己頭頂的天空頓時黑了下來。他下意識抬頭往上看去,自己頭頂的上空,被一隻巨大的龍爪完全遮掩住。

那黑色龍鱗條紋分明,泛著寒芒,龍爪之上,倒鉤刺精光閃爍,煞氣逼人。

「我了個靠,來真的啊!」楚南嚇得魂兒都沒了,他現在很後悔自己怎麼一時衝動跑出來了,不過已經沒有退路,楚南只好硬著頭皮往前沖。

他的身影移動速度變幻莫測,不斷以s型v型弧線,飛速的掠過。

龍爪轟然撞擊在地面!

「轟!」

整個擎天山地動山搖,好像足足要從中,由上而下裂成兩半!

身後平台一片狼藉,滿目瘡痍,只剩下斷壁殘垣,盡皆被毀盡!

楚南狡猾的身影,一度的從龍爪身邊掠過,險象環生!

不過好在楚南的反應速度極快,每次都是有驚無險,從龍爪的縫隙之中鑽擠而出。

楚南終於靠近了通玄妖尊!

龍爪再度瘋狂撲殺而下,橫掃千軍,想將楚南抓在手中,碾成碎片!


只是這一次——

楚南卻再未閃躲,而是忽然頓住腳步,翻過身來如臨大敵,凝神戒備的緊盯著那龍爪。

在這千鈞一髮,危難關鍵時刻,楚南這突兀的舉動,嚇傻了一群人。

「少主怎麼不跑了!」小青大驚失色,臉色滿是焦急。

這一擊若是被龍爪抓中,絕對十死無生!

可是突然,在龍爪即將擒住楚南的瞬間。楚南忽然開始動了起來。

他脊背拉扯繃緊,渾身的肌肉骨骼因為緊繃到極點,發出噼啪的聲響。

所有的筋骨血肉凝聚在一起,力量從小腿出迸發出來,隨即轟然飛上蒼穹,竟是直迎著龍爪而去。

他的腳尖,在龍爪的龍指上,連連蹬踏。

頭皮近乎是擦著那鋒利的倒鉤刺掠過,若是偏差幾分,就可能被抓殺成肉醬。

借著勢,楚南再次彈跳而起,在身形飛速上**到巔峰的時刻。

楚南的腰身猛然扭曲,韌性到極點,強制轉過身來。

血刀咆哮,鳳鳴龍嘯混雜在一起。

「九焰劍訣第八式!」楚南雙目之中猛然掠出一道精光,對準龍爪奮力劈砍而下。

「呵,不自量力。」看到這一幕,通玄妖尊蔑視一笑。

他承認楚南這一擊很強大,但是若想要劈碎龍爪,這魔龍一爭高下,還是太過不切實際!

魔龍,可是整個魔族的聖獸!

以通玄妖尊此刻的修為,也只能解封禁錮,彷彿魔龍的一部分,比如龍爪。

一旦他的修為達到巔峰,藉助著上古帝魔的力量,將整條魔龍從空間枷鎖之中解封出來的話。

恐怕整個天地都要毀於一旦!

這等恐怖級別的存在,又豈是楚南區區一個御靈境修者,能夠對抗的?

狂躁的氣浪,夾雜著剛勁暴戾的鳳凰之焱。

血刀奮然劈砍在魔龍龍爪之上!

結果也根本不出乎人的意料。

以楚南全勝狀態下的力量,施展九焰劍訣第八式,足矣滅殺洞虛境強者。

可是這一刀卻只在龍爪之上留下一個淺淺的刀痕,剝落下手掌大一點的龍鱗,根本無關痛癢,毫無效果!

倒是楚南整個人,被強大的力量反噬,反彈而回,好像風箏一樣連連倒退,噴出一口鮮血。

看到這一幕,眾人的神色黯淡了下來。

雖然沒有指望著楚南能夠力挽狂瀾,但是真正看到唯一的希望,楚南如此慘敗之後。

唯一的希望徹底落空,只剩下無比的絕望。

在這樣下去,自己遲早會被那頭頂上空的魔龍碾碎,屏障根本持續不到片刻!

那頭頂的魔龍,雖然只有半截身子,一隻龍爪與龍首,但是施展出的恐怖力量與壓力,卻讓人到了崩潰邊緣。

恐懼,驚慌在蔓延。

就在此刻,小青卻是目光一凝,驚呼道:「你看!」

下意識大家看去。


楚南被彈射倒退的身影,不偏不倚,竟然直接徑直衝向虛空中的通玄妖尊!

小青頓時眼睛一亮,雙手都激動的顫抖。

她終於知道楚南的用意。

少主根本不是不自量力想要撼動魔龍,而是想藉助著這一擊的力量,造成假象,讓通玄妖尊麻痹大意。

他想藉助著這力量反噬之後的反彈,讓自己靠近通玄妖尊!

此刻, 我瞎了卻變強了 ,明白了楚南的意圖。


不過他卻不算很擔心,這小子御靈境修為,螻蟻般的存在,有何忌憚。自己隨手一擊便能夠將其碾成齏粉!

通玄妖尊哼笑一聲:「既然自己送上門來,那本尊就先送你去死吧!」

說著,通玄妖尊右手揚起,虛空一劃。

魔劍斬裂空氣,對準楚南猛撲而去。

「轟!」

這一刀,變化莫測,空間法則的效用之下,產生出無數幻象,衍變萬千。

讓人的靈魂不斷產生幻覺,全身麻痹,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閃躲開。

若是楚南被擊殺中,定會被滅殺!

此刻楚南身體一僵,眼神中浮現出迷離之色,那早已揚起的血刀,滯納在虛空中,卻遲遲都劈砍不下。

「桀桀,去死吧。」通玄妖尊張狂大笑。

眼見著魔劍即將貫穿楚南的剎那。

後者迷離的目光頓然轉換,目光流轉,精光爆閃,竟是流露出一絲得逞。

「嗯?」通玄妖尊一怔,還不明白楚南這個眼神的意圖。

滔天的白色火焰,瞬間迸發傾瀉,瀰漫而出!

「什麼!」通玄妖尊眼睛陡然睜大,倏然一驚:「柔水之火!」

下一刻,兩人盡皆被柔水之火,團團覆蓋。 第373章領域

通玄妖尊存活數萬年,乃是太古遺種,哪會不認識這柔水之火!

柔水之火,乃是魔族的天敵!

楚南之所以敢如此大膽,冒險犯難,拼著九死一生,也要試上一試,豈是沒有半點兒把握的?

這都是血之鳳凰暗地裡提醒他。

萬載之前,魔族就是天生怕水又怕火。

被封印如此多年,對水火的免疫力,更是下降到一個恐怖地帶。

而柔水之火,恰好又是水火相容,水火併存的存在。

對魔族的殺傷力,呈幾何倍的增長。

可以說,柔水之火是魔族最為忌憚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