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鶴的那份是特別為她準備的青椒肉絲蓋飯,幸好便當盒的質量合格,保溫效果不錯,否則就只好用微波爐加熱一下。

「新一,我討厭這個傢伙,我不想跟她一起吃飯。」源·迷糊·梨雅抱着他的手臂氣呼呼的說道。

羽沢千鶴平靜的看了他一眼,嘗了一口青椒,感覺到辣味在口腔里炸開,明明味道不錯,卻覺得今天的飯菜特別難吃。

「肉質太老,青椒不新鮮,不僅油膩還很咸,大蒜味兒太重,肉絲和青椒的比例過於失衡,街邊的任何一家中華料理店都比你做得像樣,一句話,難吃。」

羽沢千鶴吃了一口就放下筷子,毫不客氣的發動毒舌點評技能,把這道菜評價得一文不值。

江源新一默默的夾了一筷子,肉質細膩,青椒軟硬適中帶着絲絲辣味,鹹淡正合適,根本就不像她說的那樣難吃。

一瞬間,江源新一就明白了,這個女人拿源梨雅沒辦法,所以就故意挑他的刺?

真是個性格惡劣的女人。

完全沒法相處。

他沉下臉:「我做的沒有問題,愛吃不吃。」

江源新一拉着源梨雅,帶上自己的便當盒,走到另一邊跟田宮和高村拼桌吃飯。

他淡淡的說道:「若是以後也不想吃的話,就趁早告訴我,省得我弄得難吃,噁心到了你的胃口,正好我每天可以節省下大量弄飯的時間。」

羽沢千鶴的嘴皮微微動了兩下,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夾了一筷子肉絲喂進嘴裏,細細咀嚼。

她確實是被突然出現的吸血鬼氣到了,而這傢伙居然對他也變得有恃無恐起來。

所以才會有剛才不過腦子,就埋怨的一句話。

真讓她離開這傢伙的做的飯菜,恐怕會難受得吃不下任何食物。

江源新一用餘光看到了這一幕,發出一聲輕笑,這女人唯一的弱點現在被他拿捏得死死的。

這個世界上除了他,再沒有任何人能夠做出,可以讓她肆意享受的辣菜。

剛才的評價有多麼毒舌,現在就全部給老子咽回去!

江源新一狠狠的咬了一口叉燒,像是在發泄心中的不快。

「源同學,今天謝謝你,終於有人替我報仇了!嗚嗚嗚……」高村介明明長著一身腱子肉,此時卻哭得像個孩子。

「誒?」

源梨雅用懵逼的眼神看向江源新一,她這幅迷迷糊糊的樣子,哪裏像早會時不可一世的魔王。

江源新一在她耳邊輕聲說了羽沢千鶴入學時,把他強行攆走的事。

「喔,你是說那個討厭的傢伙啊,不要害怕,我……我很厲害噠!」

源迷糊拍著顫巍巍的胸口,頗有一副天底下我第一,她第二的氣勢。

若不是剛才所有人都看到了,她跟羽沢千鶴正面硬鋼的情景,誰會相信這個一臉迷糊的美少女,在翻臉的時候會那麼可怕?

一旁的田宮勇斗同時嗚咽了一聲:「可是你對我做了跟她一樣的事情……」

「誒?新一,他說的什麼意思?」

江源新一臉皮狠狠一抽:「田宮的意思是,你今天也搶了他的位置。」

源迷糊終於理解似的點點頭:「謝謝你讓給我座位啦~」

讓?

田宮勇斗頓時感到自己的心口像是被狠狠插了一刀。

得,讓就讓吧。

誰讓他在面對魔王的時候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勇氣。

而且,這個迷糊少女在不翻臉覺醒成大魔王之前還是挺可愛的,性格也比較溫柔,不像那個冰冰冷冷的淡漠女王,實在是難以接近。

吃完午飯。

江源新一看着羽沢千鶴一個人上樓,想到她的習慣,應該是又跑到天台曬太陽去了。

趁午休的時間,他打算去學校圖書館查點資料。

迷糊少女對看書沒有任何興趣,寧願繼續呆在教室里睡覺,但是要求他一會兒回教室的時候,給她帶果汁和好吃的甜點。

他點頭答應下來。

走出教學大樓,不知不覺,天色逐漸暗了下來,青色的天空被層層彷彿魚鱗狀的烏雲擋住。

似乎是要下雨了,仔細想想,除了在東京的第一夜遇到雷陣雨,鎌倉似乎已經有大半個月都沒下雨了。

江源新一獨自一人來到圖書館,他的耳邊忽然響起一聲幽幽的嘆息。

他來到一樓大廳,找到圖書管理員詢問道。

「您好,我想查一下新聞資料。」

「請問,您想查哪方面的呢?」

他腦子裏忽然閃過一個極其模糊的記憶片段,想要努力回想,卻什麼也想不起來。

「拜託查一下十年前的校刊內容。」

「十年前啊,相關資料的話應該已經被積壓到文件室封存了,你有具體的關鍵詞嗎?」

江源新一低頭沉思了一番,緩緩道。

「那就查……「意外事故」或者「遇險」吧……」

……

(學姐的大劇情即將展開!)

更新方式投票:

1.萬字大章更新。

2.3000字分章更新。

7017k 市政廳的控制中心。

儘管別處一片漆黑,但這裡還是燈火通明。

周思白一走進指揮處,立馬就有一個隊員過來說:

「周隊,污染潮全面爆發了。」

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周思白點點頭,然後問:

「我們的防守能支撐多久?」

「知冬市共計十六隻控制小隊,算上普通軍隊,AI推算,我們的防守能支撐兩天。」

周思白想了想說:

「兩天時間,足夠那些傢伙趕過來的。」

隊員抖了抖,脖子縮緊,

「分部安排了那些傢伙嗎?」

「黑色革命有人在這裡。」

「難怪。」

「別想太多,安心做你自己的事吧。」

「是!」

喬巡看了看明顯有些心驚膽戰的隊員,然後問周思白:

「那些傢伙,是什麼?很可怕嗎?」

「不是很可怕,而是非常可怕。他們有一個算一個,全都是大型移動污染源。」

「什麼意思?」

「進化者們在長期與污染生物的戰鬥中,不可避免遭到污染,通常,我們是用『塔』設計的污染值分析程序判斷一個人遭受污染的程度。普通人的污染值在20以下,而污染生物普遍高於100,一般的蛙人、魚人等等在150左右,像之前那隻千眼章魚,污染值就是950左右。我口中的『那些傢伙』,在『塔』里正規名字是『特別派遣隊』,一般負責大型污染事件。特遣隊里基本就沒有污染值低於1000的。」

喬巡問:

「那他們靠什麼不畸變呢?」

「第五類人。『塔』有四類人,領袖負責指揮,嚮導負責感知,哨兵負責偵查,戰士負責對抗。控制小隊只有這四類人,而特遣隊存在第五類人『醫生』。醫生們掌握著極其珍稀的治癒系天賦,可以調控特遣隊隊員們的身體和精神狀態。每一個醫生,都是極其珍貴的人才,可以說特遣隊大多數人都靠著醫生活。」

「治癒系天賦……為什麼很珍稀?」

「一類逆進化的天賦,當然十分難得。就像之前那個少女『紅』,你知道她有一個怎樣的天賦嗎?」

少女「紅」的全部天賦喬巡都知道,但他還是搖頭。

周思白神情嚴肅異常,瞳孔不斷放縮著。

「『宿命論』!一個可以逆轉生死的天賦!雖然幾乎沒有人見她用過,但我們從來不敢低估這個天賦可能會造成怎樣的影響。」

「宿命論」這個天賦,在之前的消化信息里標註的是神選天賦。

本來他還不以為然,但聽著周思白這麼誇張地說辭,才意識到自己撿了個多麼大的便宜。

他不著邊際地想:

謝謝你,送天賦的好妹妹。

喬巡問:

「治癒系天賦有哪些呢?」

周思白和善一笑,不知從哪兒搞出來一份協議,

「就業協議簽了,這些事想了解多少就了解多少。」

圖窮匕見了屬於是。

喬巡拿來協議,上上下下每個字都看了一遍,反覆確定不是什麼陰陽協議后,他拿起筆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周思白立馬喜笑顏開,伸出手:

「恭喜你喬醫生,你現在是『應急處理中心』的一員了,等之後身份信息入庫后,你就會成為『塔』的一員。『塔』會根據你的綜合能力給你安排任務。」

喬巡莫名有種自己被賣了的感覺。他皮笑肉不笑,

「我能反悔嗎?」

「當然可以,你隨時可以離開『塔』,不過,在離開之前,你會被清除相關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