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人劍氣破空而來,儼然劍道修為,更在劉何兩人之上。

三人鼎立自然打破與慕雲霆分庭抗禮的局面,而這一次完全可以看得出,百秀劍門對慕雲霆的必殺之心。

醉天陽收了酒氣醉態,開始關心起場面上的變化「看來是有了難關!不過還是讓人很是期待啊!」

與之前不同,此人並不是獨自前來。

在百秀劍門的弟子注視下,四人同行而來,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連同劉不牧與何仲川,劍門六魁首齊聚一堂。

「白律一招大江東流可以看出,劍上修為遠勝之前兩人。」虛玄天並沒有為慕雲霆擔心的意思,只是對於百秀劍門的中堅力量比較關心。

靈妙天道「雖說是六門末流,但也不是那麼不堪。」

「扮豬吃老虎嗎?對於百秀劍門我有點好奇了!」

六魁首集體出現,只為了慕雲霆的項上頭顱。

見眼前這般景象,鄭揚心中莫名激動開來,想來這一次若不是自己的回稟,怎能查出同門被殺的謎案了,宗門提拔肯定是少不了。

大魁首一身劍氣磅礴如雲海,面容滄桑,眼中老練,絕對是一位不容忽視的存在,劍還未出鞘,地獄大門卻早已經打開。 絕境死劫

慕雲霆孤身一人力抗六魁首,面色鐵青,眼神深邃,戰意蔽天而起。

一舉一動中,如聞聽猛獸咆哮。

威風蕩蕩,足可驚艷大殿內的每一個人。

沉睡中的凶獸再度蘇醒,一場嗜血的饕餮盛宴就此拉開帷幕。

如此模樣的慕雲霆,孔嵩青自然沒有見過,心中不免寒意大盛,不禁將自己與之比較「哼!就算再強悍,現在可是面對劍門六魁首!」

目光如寒芒利刃,誰能夠與之四目相對。

強勢之下,鄭揚同樣顯得心驚「此人果然可怕,但但但今天絕對是他的斷頭日!」

六道身影如六座高峰,各有殺意的劍之高峰,如同天外隕石一般向慕雲霆壓來。

何仲川一手持劍內元飽提,一手怒指著「黃口小兒,今日就是你殞命時刻,老夫若不將你碎屍萬段,難平我心中大恨!」

音落劍出,劍氣千道,瞬成困地牢籠大陣。

衫長袍獵獵作響,耳畔劍鳴嘶吼不斷。

「死來!」

獸威滔天不絕,慕雲霆不動如山猛力沖霄,一拳過後萬千劍氣粉碎在前。

簡單直接更是霸道,戰場凶獸總是一次有一次,刺激著在場眾人神經。

作壁上觀的烈東宇顯然,對慕雲霆越發感興趣「看來之前與本王子過招,還是有所保留啊!」

暴雨城主無言淡看兩強爭鋒,但內心卻無外表一般平靜「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讓人充滿期待啊!」

靈妙天剛欲言語,就被虛玄天攔下笑道「安心觀戰!」

「劍門魁首?不外如是!」

「不外如是?」聽聞慕雲霆這一言語,白律自然心中不滿,拔劍出鞘光芒寒九州「看你還能夠逞強道何時!」

快到無形無影,又行詭異變化。

白律劍法精妙常人自然難以揣摩,起劍一刻點鋒芒閃耀,無論慕雲霆如何防禦,下一刻劍鋒總能砍殺而來。

「錚!」

劍鳴悠遠

鐵臂同長劍交織過一簇簇火花,慕雲霆甚至有種錯覺,完全是自己湊上去讓白律劈砍。

白律劍上不留情,步伐飄忽,劍行無念中,貫雄渾功力入劍,奈何卻是不能將慕雲霆撕裂在前,心道「好強悍的肉身!簡直聞所未聞。」

大殿之上


白律完全壓境慕雲霆,卻不見絲毫勝算。如此場面在趙雲浪看來,宛如置身夢幻一般「沒想到,沒想到,劉師兄居然強道這種地步。」

陸萬里一聲嘆息,眼前人無論如何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惜他不是我們的劉師兄,哎!」

「喝!」

一聲長嘯

慕雲霆反撲過來,納一身功力,氣動山河,以大拙破巧變劍氣。

「蠻牛沖!」

塵囂過境,蠻力隨即頂開白律劍氣!

輪番斗戰

慕雲霆依舊屹立不倒,著實讓人沒有想到,豪氣干雲吼聲的振聾發聵。

「今日我就一一會會劍門魁首,看是爾等身首異處,還是吾輩伏誅!」

三聲大笑全場寂靜

「狂妄的人一般都死得早,不過這慕雲霆可是,本王子遇見最狂妄的人,卻也是活得最久的人。」

一個註定綻放光芒的人,唯有處在黑暗中,才能夠得到最大的驚艷,慕雲霆自然如此。

寂靜還在延續

彷佛時間已經被定格

不知過了多久,眾人耳畔只聽見一聲聲劍上樂章,一個挺拔的身姿,一個渾身上下充斥著純粹劍意的存在,出現在眾人眼前。


此人的出現著實讓虛玄天眼前一亮「百秀劍門中的大魁首,終於按耐不住了嗎?」

「大魁首!」

劍門弟子陣陣驚呼,慕雲霆心生警戒,冷眼一觀的「怎得,現在輪到你了?」

「小兒,陪老夫舞一套劍法如何?」

「有何不可?」

致命的邀請,慕雲霆應聲痛快!

起劍

行雲流水而來,劍走隨性,自憑心意。

收發自如間,又是殺人不滴血,看似毫無章法卻又暗合大道。

大魁首步伐緩慢,卻又是讓人捉摸不透。

下一刻

清風長劍近在眼前,慕雲霆不敢怠慢,騰轉間避開第一道殺招。

還未喘息

又一劍鬼出神沒自背後刺來,剛欲脫身卻發現,四周氣流儘是殺意。

慕雲霆完全被牽制。無奈納氣運功,強行擋下劍上鋒芒。

「噗呲!」

劍未破體,但氣勁猛然貫入!

一劍見高下,大魁首實力顯而易見。

眾人見慕雲霆殿上喋血,自然是各有心思想法。

欲菲艷冷笑道「慕雲霆,縱然你再是強悍,又怎是劍門大魁首的對手。」

劍門大魁首面無喜色,手中持劍,雙目如鷹「如何?這一套劍稱之松上望月!」

「松上望月?」鄭揚心中暗自震撼「這可是大魁首年少成名的劍訣,看來大魁首是對慕雲霆動了殺心了!」

「如何?」

慕雲霆反問一句體內屍血鼎沸不停,率先出招直面劍門大魁首,風馳電掣間,凶獸脫閘,一拳洪轟動四方!

「狼牙拳!」

勁力兇狠,化獠牙直撲劍門大魁首而去。


熱血燃燒中戰場凶獸慕雲霆,再動功體,掌心金光大放,閃耀大殿內外!

「黃金獅心印!」

萬獸武學浩蕩而來,劍門大魁首卻是一副穩如泰山模樣。


觀戰中的劉不牧與何仲川,無一不是心中大顫,慕雲霆的可怕程度完全超出了自己想象。

霎時里

大魁首出劍,殿上全感秋風拂面而來,一股枯榮敗喪氣息突生,隨之而來的則是繁華落幕景象。


「松上望月,往事成空莫追思!」

出劍入鞘一氣呵成

慕雲霆再受一道劍氣,入體的劍氣化饕餮欲吞噬一切。

只是大魁首並沒有想到,慕雲霆體內屍血的霸道,豈容異物放肆!

醉天陽道「不愧是劍門魁首,劍上造詣絕非常人能夠與之比肩!」

驚嘆

驚得是大魁首出神入化的劍法,嘆得是慕雲霆的不敗之體。

舞劍之約愈演愈烈,而在劍門大魁首滄桑的面容上,卻是沒有絲毫動容模樣。

「很好!你值得我繼續出劍!」

大魁首言畢,烈東宇心中同道「這慕雲霆同樣也值得,本王子拿出實力來。」

「放馬過來!」

劍上交鋒一觸即發

劍門大魁首之劍,盡顯紅塵百態,又超脫其外又獨賞寧靜之意。

一劍比一劍更加厚重,一劍比一劍還要兇猛!

面對強者打壓慕雲霆身如遭受五雷轟頂一般的洗禮,痛楚自然不言而喻,縱使是的不敗之體,也是留下諸多劍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