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害怕蘇逸雲說出一些不該說的話,只能坐在這裡看著。如果蘇逸雲真的說了,他會及時進行制止,將宴會結束。

「葉子,我有事情要說。」

機械族只智能光腦突然間開口,葉子晨聞言抬眉。

「怎麼?」

旋即,貝力就在腦海中說了幾句。

葉子晨聞言眉毛一沉。

「我知道了,等會咱們再說這個事情,這段時間你密切注意一下,看看他們這麼做的目的。」

「交給我。」貝力點頭。

「不要被他們發現。」

「切,就憑他們……」

伴著嗤笑,貝力就從葉子晨的肩膀處消失。

蘇逸雲和巴德倆人足足喝了兩個多小時,醉話說到最後吐字都不太清晰,直到兩人雙雙倒在酒桌上,葉子晨才分別將他們抗回到房間。

「貝音,這裡就麻煩你了。」葉子晨看著房間中的狼藉開口。

「這是我應該做的。」

直到回到房間,葉子晨將房門反鎖,才重新將貝力喊了出來。

「情況如何?」

「沒有什麼變化,他們一直在查你得信息,我給他們硬塞了一下假消息。」貝力得意的笑著。

葉子晨聞言皺眉。

剛剛貝力聯繫他,就是說他查到有人在查葉子晨的個人信息。

突然有人查自己的消息。

葉子晨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會不會自己的身份被人懷疑。

不管怎麼說……

他不是柏瑙星系的人,他的身份其實屬於假的身份,儘管他是在柏瑙星系登錄的宇宙公民信息。

可……

之前他的住處和履歷全部都是空白的。

還有之前貝玉被捉。

那些人也是準備剝離她的記憶。

葉子晨就不由得會懷疑,是不是有人懷疑到了他的頭上。

「能查到是什麼人在查我么?」

「等等,我試試。」機械族在這方面都擁有著很高的天賦和能力,貝力沉浸到虛擬網路中沒多久就又冒了出來,「查到了,源頭就是在藍河星內部。」

「藍河星?!」葉子晨皺眉。

「對,登錄和退出點都是藍河星。」貝力點頭。

「退出?他們已經沒有再查了么?」

「是的,這些人好像在查你得住處,我給他們塞了幾個假的信息,他們得到之後就全部離開虛擬網路,沒有再查你得相關信息。」

離開虛擬網路。

只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找不到,只能放棄。

還有一種就是,已經得到了他們想要的信息,其他的信息對他們都不重要。

在葉子晨看來。

他們退出虛擬網路的理由顯然是第二種,因為貝力提到,他給這些人塞了一些信息,他們就心滿意足的退出。

「查我的住處。」葉子晨眯著眼睛,一時間想不到這些人要這麼乾的目的,「能不能查出他們的信息來,關於他們的一切情報。」

「簡單!」

貝力自信的笑著,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又從虛擬網路中鑽了出來。

「找到了,是哈卡派人查的你。」

「哈卡?」

葉子晨皺眉。

對這個名字葉子晨沒有任何印象。

「就是這個人。」

貝力話音未落。

旋即,葉子晨的眼前就出現一個人族的網路照片。

看到之後葉子晨眉毛上抬著點頭。

「原來是他!」 怕就怕這種人。

打了他一回,之後還會有更多的麻煩。

這才多久……

就開始派人來調查自己的住處。

他這是想來自己的城堡找麻煩?

葉子晨朝著外面看去。

城堡中戒備森嚴,星辰級侍衛有三十多名,星系級別侍衛也有十幾個。

這些都是葉子晨讓貝音幫忙購買來的。

哈卡就是個星辰七重。

來他這裡根本就是找死。

或者說……

他雇傭了殺手?!

「你確定是他沒錯吧。」

葉子晨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也不是不相信貝力的偵查能力,就是下意識的想要確定一下。

「確定!」

貝力鄭重的點頭。

「我黑進了虛擬世界集團和城市監控的系統,查你得人是房屋交易處的人。他們之前接觸了幾個人,那幾個人是哈卡的下屬。」

「我又查了哈卡……」

足足說了五分鐘,貝力才將他的豐功偉績都說完。

在這期間葉子晨也沒有打斷他。

其實他就是想確認一下,根本不需要貝力解釋這麼多。可貝力既然想展示一下他的實力,葉子晨也就讓他繼續。

話音落下……

貝力就跟要邀功的小朋友似的挺著胸,想要得到葉子晨的誇獎。

「做的好!」

「不愧是機械族的王子,虛擬世界集團和城市監控都能黑進去,牛!」

葉子晨豎起大拇指。

貝力得意的鼻子都要長長几公分。

「那你看看,我貝力可是機械族的天才。」

「哈哈哈。」葉子晨大笑著,「那就麻煩機械族的天才王子,再費費心幫我查一下,這個哈卡現在在什麼位置。」

「你查他的位置?」貝力皺眉。

「對。」

「你查他幹嘛?你不會是想……」

「我還能等著他來找我麻煩么?」葉子晨眯著眼睛,「他的位置查出來,這傢伙活著是禍害。」

「沒問題!」

貝力的眼睛瞬間一亮。

「這種事兒,我最喜歡幹了。」

……

……

……

一處被粉紅色霓虹燈覆蓋的長街。

街道中到處都能看到面露痴態的男人,臉上閃爍著盪笑,身邊還跟著幾個衣著暴露的女人。

到處都是糜爛不堪的氣味。

這裡就屬於藍河星的紅燈區。

相對地球而言,在藍河星這種紅燈區是合法存在的。

街道的屋頂上。

幾名穿著夜行衣戴著面巾人匆匆從房頂一閃而逝。

沒有人注意到他們的存在。

直到來到一處牌匾上烙著貓咪圖案的店鋪前,眾人才都停了下來。

「不要耽誤時間。」

「主人的目標都清楚了吧。」

「清楚!」

黑夜下幾個夜行衣人都跟著點頭。

「下去。」

咻咻咻……

幾個夜行衣人都從房頂一躍而下,他們沒有走後門也沒有破窗,就直接從正門走進。

不到半分鐘的時間。

店鋪跑出大量顧客,之後沒多久,幾個夜行衣人就又從店鋪中走了出來。

他們的手上握著哈卡的不記名晶卡。

旋即,從懷中取出一個信號彈。

就當中眾人的面放出信號。

「走!」

從開始到結束都沒有到五分鐘的時間。

直到他們離開,顧客重新回到店鋪中,就看到店鋪二樓的一個房間正往外淌著殷紅的血。

哈卡就倒在血泊中。

在房間的角落,蹲著名衣衫襤褸的貓人族美人,雙眸恐懼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結束了。」

坐在城堡院落中的葉子晨嘴臉露出笑容。

那幾個夜行衣人就是他的奴隸,釋放的信號槍也是經過特殊改造,哪怕相隔幾個城區也能夠看的一清二楚。

信號為綠色……

也就說明他們已經成功得手。

哈卡已經死亡。

「你們人族都這麼謹慎,還是就你自己這樣。」貝力坐在葉子晨的肩膀,神情中有些懼怕,「我都有些懷疑,剛剛的人真的是你么?」

「怎麼?」葉子晨歪頭。

「查出哈卡的位置,派奴隸去。不拖泥帶水,直接擊殺。成功釋放信號,事後離開藍河星,不回城堡……」

「這不是很正常?」葉子晨苦笑。

星辰級實力已經擁有了宇宙公民身份,更何況是在藍河星這種小地方,星辰級在星球內的地位不低。

他的死亡,地方管理局肯定會出面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