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軍問題並未解決。行宮附近還有不少原本屬於彭里察的武士,其他地方也有甚至是四面山上的樹林里,哲可定都懷疑還有叛軍殘餘。

一兩個叛軍武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這些叛軍多數是以十幾人為一組,甚至還是同氏族兄弟,根本不懼怕哲可定的攻擊。

彭里察是死了,可是他留下的問題太大了。

大妃所在的行宮也被焚毀,到現在還在燒,而大妃卻不知去向。如果找不到大妃那麼哲可定營救的功勞就要被消去大半,甚至無功有過。

「行宮後院中間那棵樹下有一個地下密室,大妃他們在裏面。」

離開神殿的時候,凜風叫住了哲可定,和他單獨說了這些。

哲可定明白凜風的意思。

行宮有地下室這件事不能隨便告訴別人,而大妃目前來說應該還是安全的,所以他也不必擔心。

哲可定拍了拍凜風的肩膀:「我聽說你殺了好幾個叛軍,很不錯,我會為你請功。」

凜風只是微笑,心裏卻道:「彭里察也是我殺的。」但他不想說。

看着哲可定離開,有些暴躁的夜弁炤很不開心。好不容易熬過三十鞭子后,夜弁炤趕緊召集了他的那些伴當。

折九淵三人也在其中。剛才他們隨着眾人一路衝到神殿前,之後他們就守着神殿門口,哪裏都不去。

他不打算為高亘的任何人拚命。無論他是汗王、大妃還是沃卡王,統統與他無關。他現在想要找到禮笑言,剛才他偷偷的找過幾個女教徒詢問,已經確信有一個太昊人就在谷中。

有人看見那個太昊人被大妃帶到了行宮裏——同時被帶過去的還有現在正捆在石柱上的凜風。

剛才人多,他不便上前,連夜弁炤也急吼吼的帶着伴當衝到行宮那邊去找人搶攻去了。

折九淵自然不會跟去,他假裝有意無意的走到凜風身邊。

「你叫凜風?」

凜風轉過頭打量着眼前這個十分陌生的高亘人:「你是誰?」

「夜弁炤的一個朋友,」折九淵淡淡的說,他不想告訴對方自己的名字。

凜風卻搖頭道:「奇怪,那我怎麼從沒見過你。」

折九淵對他如此的警惕卻沒有什麼耐心:「我是來找一個朋友的,就是你帶到月牙谷來的那個太昊人。」

凜風仔細打量了一番折九淵,不禁冷笑:「我不明白你說的話,你要找人自己去找便是。」

折九淵嘆了口氣:「我的朋友第一次到草原上來,他或許有什麼得罪你家大小姐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

凜風看了他一眼,卻沒有說話。折九淵的詢問在他看來毫無意義,因為他不相信折九淵會是「陸攀」的真朋友,因為自己才是,或者說會是。而且「陸攀」和大妃他們正躲在行宮之下,過一會就會被哲可定救出來。到時,「陸攀」自然會告訴自己這位陌生的「夜弁炤的朋友」到底是不是朋友。

何況此時的自己還被捆在石柱上呢。

凜風到也不在乎自己殺了彭里察立下了多少功勞。眼前的混亂雖然比較麻煩,可在他看來也不過是一連串的任務觸發「事件」而已,他被捆在這裏,就要安心的等待。

大妃出來后,自然會命人放了他。

所以他很安心的閉上眼,乾脆打起瞌睡來。這一宿沒睡,眼睛一閉,果然睡得快。

……

夢裏的自己彷彿回到了過去,大雪紛飛之際,他正蹲在樹杈上。原本打算用弓箭射殺獵物的他,終究還是因為這遮天蔽日的雪花而放棄。

那時的他有兩把匕首。

其中一把就是在這次捕獵的行動中斷成兩截。

這也是他捕殺過最大的獵物——嵬熊。

一種體態非常巨大的熊。春秋時多為棕色或者黑色,到了深秋,毛髮就會開始褪色,直到變成灰白色。

最難的一見的就是純白色,高亘人稱之為白嵬熊。

白嵬熊也是極度危險的動物,別看那胖乎乎的傻樣,可暴怒下的白嵬熊比馬跑的都快。而且白嵬熊還能爬樹,鑽洞,遇到人甚至還會攻擊。

高亘人都已獵熊為樂,甚至以兄弟一起獵殺熊為樂。後來便有了扎塔——異姓兄弟——必須是一起獵殺熊,並且分食活熊膽為準。

再次面對白嵬熊的凜風,少了當初的那份惶恐和焦慮,卻多了幾分冷靜。

而且——這是夢啊。

凜風剛入夢時就發覺了這一點。所以他更為肆無忌憚的拿着匕首狂砍那白嵬熊。

不過他這次注意到自己手裏的兩把匕首,都還是完好無損的狀況。而攻擊這頭白嵬熊的時候,他也特意避開白嵬熊當時導致匕首折斷的那一記重掌!

右手的匕首終究是躲開了,可依然聽見一音效卡塔之聲。另一把匕首被白嵬熊生生壓斷。

「當你嫌外面吵鬧關上窗戶時,上帝會悄悄的給你打開大門。」

這是他十六年來的總結。

耳邊的吵鬧聲讓他終於脫離了夢境,漸漸醒來。

「你說什麼!」模糊之中他勉強認出站在眼前的就是烏拉娜大祭司,「找不到大妃!怎麼可能,帶我去看!」

。 點開信息框,他看到了幾條留言。

【與情報中心的交談】

情報中心:尊敬的衛士,歡迎來到勻衡遺產。

情報中心:為了向您提供更好的情報服務,請輸入您所在的區域及城市名稱

看那字裡行間的語氣,感覺像是藍星的客服。

這個副本的人性化程度,讓黎朴有些意外。

「情報服務,聽上去挺不錯的樣子。」

他想了想,便輸入:澤荷城。

【叮鈴!】

【你的信息已發送,預計12小時後到達】

「什麼鬼,半天的延時?這又不是銀行轉賬。」

瞥了瞥嘴,他也沒再理會。

徑直點擊了【闖關模式】。

……

LV20區域人族主城,某棟小辦公樓。

秦豹沒有午睡的習慣,所以在外面隨便吃了飯後就回到了。

「小鹽,不去吃飯嗎。」

此時他的實習生還坐在前台,滿臉潮紅。

「呼哧呼哧…」

碩大的電鍍鋼啞鈴,正在她手上不停的一上一下。

看到這幕,秦豹的眼角微微跳動。

他想沒人能夠想象得到,這個兔耳娘並非外表看上去那樣嬌嬌滴滴。

實際上那正裝之下,藏著一副精壯的軀體。

金剛芭比,說的就是這類姑娘。

此時兔耳娘抬了抬眼,刻意把聲音壓得低沉:「叫人家小甜甜!」

秦豹:「……」

他手下的這個實習生,是一個具有雙重人格的金剛芭比兔耳娘。

說實話,自己目前還分不太清楚這雙重人格會在什麼場合什麼條件下轉換,總之可鹽可甜就對了。

走進小黑屋辦公室,秦豹坐下來揉了揉額頭。

「呼……」

長長出了一口氣,他顯得有點疲憊。

最近他們這個圈子可是亂了套,這一切,都是因為【勻衡遺產】里那位打出了S評分的新人。

很多情報探子看過戰鬥回放后,都在打聽此人的消息。

同時也傳出了各種猜測或謠言,什麼勻衡之神私生子,隱世家族後裔,以及各種神的替身之類的。

大夥給那位起了個外號,叫做很生氣的刁鑽哥。

秦豹覺得這個倒很貼切,因為他後來又看了前面兩場的回放,此人戰鬥的時候招招刁鑽致命又刁鑽。

為什麼要說兩次刁鑽,因為實在是太刁鑽了,誰看誰疼。

其實這本來只是區區一個LV5的關卡而已,按理說不應該引起那麼多業內人士的關注。

但關鍵就在S的評分實在太誇張,充分證明了此人的潛力。

他們這行的任務,就是挖掘出有潛力的人才。

至於潛力最終能不能兌現,大家都不太關心,那是聯盟戰隊方需要考慮的事情。

所以就連秦豹也是在賭罷了,賭這是下一個韓F539774,或者超越韓F539774的存在。

如果能夠找到此人,自己的業內地位極有可能變得更加鞏固。

「不知道他會不會回復,我應該是第一個發現的人吧…」

喃喃自語著,秦豹放出了副本光門。

在【勻衡遺產】里,觀看回放的費用和留言,會在12小時后達到。

按理說自己的信息應該早就到了,可是最近他每天都進入副本查看幾十次,並沒有收到任何回復。

帶著鬱悶的心情,他再次邁進了光門裡。

三分鐘后,辦公樓里突然響起了秦豹激動的呼喊。

「戴鹽!立即收拾行李,我們去澤荷城!要快!」

「要說多少次!叫我小甜甜!」

……

【勻衡遺產】副本里,第9關。

黎朴疲憊的坐在三扇木門前,正面對著下一關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