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飛機上,一抹藍色的身影坐在窗前,想著:『小亞夢,想我了不。』

——————————————–分割線——————————————-

玥:我更的是不是比熙快?哈哈,因為我五年級,熙初一。

熙來插嘴:徵求男主的出場方式,有四個男的。玥你給我好好更,更到去血界就行啦,會放你假的哦。玥(敬個禮):是,大神。 熙:啦啦啦~,我回來了,更新文文啊。,玥啊,太不負責。徵求:你們是想看幾夢還是唯夢還是別的男主,熙要寫別的男主,好嗎。廢話不說,開始正文:

這一天,雨夢剛醒過來,便聽見手機在響,翻出來,接通:「喂,請問你找誰。」那邊傳來了一個富有磁性的嗓音:「亞夢,好久不見。」雨夢瞪大了眼睛:「你是。。幾斗?」幾斗:「呦,亞夢,我馬上到飛機場啦,你不來接我嗎?」雨夢:「想去,去不成,你又沒給我說哪一個機場。」幾斗:「在xx機場,機號是xh59211,在29號接機口下來,你要來哦。」雨夢:「好吧,不過我現在換樣子了,還有我叫夏木雨夢具體的見了你再說。」幾斗高興:「好啊,亞夢你要等我。」雨夢:「我叫雨夢,喂喂。」雨夢:『可惡的幾斗,敢掛我電話。』

雨夢走下樓,對雨露和妹妹們說:「我出去一下。」「好,但要讓管家和你一起去。」雨夢無奈:「好吧。」

機場。一輛藍色的布加迪威龍supersport開了進機場停車場,從車裡下來了一位絕世滴大美女,那個就是我們的雨夢啦。進了(熙:我懶的寫草痴了)接客大廳,廣播里就傳來一陣聲音:「迎接旅客的各位請注意,由美國飛來的xh59211趟飛機已到達本站,請。。。。。」雨夢聽見了,就朝著29接機口走去,同時也吩咐管家:「你回車裡。」管家:「是,小姐。」在接機口前等幾斗,當然是在第一排等著啦。雨夢拿出手機,看著手機上的各種消息,有唯世發來的,全部刪掉。突然,一抹藍色的身影出來了,他一眼就看見了雨夢,他還在疑惑,為什麼那個女孩拿著亞夢的手機,應該是同款。他便打給亞夢。就在這時,雨夢的手機響了:「筆落紙簽若雪我寫滿了一襲香。。。」幾斗驚:『那不是亞夢的手機鈴聲嗎。』雨夢接了,自己的手機也通了,手機接通那邊和雨夢那裡傳來聲音:「什麼事?」幾斗衝過去,問她:「你是亞夢對不對。」雨夢也沒有反對:「是的,只不過,那是以前的名字。我現在叫夏木雨夢。你先出來。」幾斗被亞夢拉出來。幾斗:「怎麼回事?」雨夢:「我懶得說了,玫雅你們出來說吧。」「是。」雨夢背後冒出14個甜心,一個頭飾是玫瑰的甜心飛了出來:「我是玫雅,以前的戴雅,事情是這樣的balabala。明白了不?」幾斗點點頭:「明白了,那個小鬼國王和叫什麼末雨的真賤。對了,你們介紹一下你們自己吧。」雨夢:「說吧。」「薰蘭/音琪/糖絲,以前的小蘭/美琪/小絲。」「瑰雅/雲幻/靈翼/芷璇/願。願是胚胎。」甜心。fairy:「冰/紗/怡/鈺/源,都是fairy。」幾斗:「fairy是這個嗎?」幾斗捧著一個蛋。源上前,聞了聞:「不是,他只是全能,不是修羅。」幾斗又暈了:「修羅又是個啥玩意兒?」源只好無奈的解釋:「守護甜心分為五個等級,平民,貴族,皇室,全能,超神。fairy是特殊的存在,比超神還要高一個等級:修羅。你的阿夜是平民,這顆蛋好像是。。。」源還沒說完,那顆蛋就裂開了,毫不掩飾地說:「皇室。」這時,雨夢好奇地問:「幾斗你不是已經成年了嗎,阿夜為什麼沒消失?」幾斗攤攤手,無奈的說:「布吉島(不知道)。」雨夢喃喃的說:「心中的願望還沒消失嗎?」幾斗發現了:「亞夢你在嘟囔啥?」雨夢擺擺手:「無礙(熙:你古人啊,說個話那麼文。雨夢:還不是你寫的,對了,該發工資了。後面衝過來我們的其他三個女主,嚷:我們也要。熙無奈的掏出了一大堆銀幣(分幣),嘩啦啦倒在了地上,腳下抹油似的跑了。四女:別走啊,過來,這些角票。。不,是分票哪夠啊。),走吧。」幾斗嗯了一聲。便跟著雨夢出了機場。走上了自家的加長林肯。

——————————————–分割線——————————————-

熙:嘎嘎,久違的更更,熙上初中了,會很忙,文更的不好,更的時間慢請諒解哈。有時候我會讓玥更的。另外,本書如果出了的話,會有等級分別哦:貢獻值1~10:無名小卒。貢獻值11~50:初出茅廬。貢獻值51~100:嶄露頭角。貢獻值101~120:舉人。貢獻值121~140:同進士。貢獻值141~160:進士。貢獻值161~180:探花。貢獻值181~200:榜眼。貢獻值201~220:狀元。貢獻值221~240:七品。貢獻值241~260:六品。貢獻值261~280:五品。貢獻值281~300:四品。貢獻值301~320:三品。貢獻值321~340:二品。貢獻值340以上的統稱為一品。貢獻值500以上的統稱為妃子(熙:是不是有點。。。汗,還是不改啦,男的叫將軍行了吧。)。另外熙的加更有條件的哦:大家加在一起出1000貢獻值加一更。5000加三更。至於別的我還沒想好。

大家給一點安慰吧(抱著一個破爛不堪的碗,在秋天吹著電吹風坐在樹下。熙:。。。主頁君和字幕組你們出來我保證不殺你們。)。 「誒呀姐,你就一起去嘛去嘛。」雨纖搖著他姐姐雨夢的手臂,弄得雨夢頭上十字路口使勁的冒呀。「好,定了,姐姐們快走啊。」說完,雨纖拉著三個姐姐往外跑。她們硬是被雨纖給拽上車了。雨夢她們不高興的原因是:雨纖要去遊樂園。紡看見了小聲對翠說:「雨纖這孩子,是不是快覺醒啦。」翠看著雨纖的背影說道:「好像是吧,雨纖覺醒了我們就去血界。該回去看看了呢。」

遊樂園。

一架。。。額。。玩具飛機上坐著4個人:雨纖玩得不亦樂乎,雨露雨夢雨茉一臉憤恨的看著雨纖。雨纖玩夠了,雨夢一臉報復的表情把雨纖拽上了過!山!車!雨纖可是最害怕過山車的,但她的三個姐姐都不害怕。於是,過山車上就出現了這樣一幅場景:雨露雨夢雨茉悠閑的吹著口哨。雨纖在那哇哇哇的喊。雨纖下了過山車后便是一陣狂吐。吐完后,便對著姐姐們說道:「我錯啦我錯啦我錯了啊。」三人答:「知道就好,下不為例。」雨纖又對雨露說:「雨露姐,你甜心是啥我們還不知道呢。」雨露說:「好吧給你們看看,竺依,你們出來。」從背後冒出來了5個甜心一個fairy:「我是竺依,以前的娜娜。」「我是樂斕/燦星/憶姝/玢莉。」「我是晶,雨露,有魔怨蛋哦。要去看看嘛。」雨茉:「魔怨蛋是啥。」雨夢對雨茉說:「比壞蛋要強大幾百倍,新的蛋。」雨夢勾起一抹笑:「去看看吧,說不定還會遇到『他們』呢。」雨茉恍然大悟:「哦~姐,你想的這個法子啊。」雨露和雨纖一臉迷惑。洛溪跳(熙:你確定不是飛)出來說了雨夢受害的經歷,他倆才知道這件事。雨纖憤恨:「虧我以前還認為他們是好人,是我姐姐最親密的朋友呢,敢不相信我姐姐,你們死定了,除了未雨姐姐。」雨夢聳聳肩,帶著大家轉移到了魔怨蛋出現的地方,躲到了一棵樹上。

不一會,守護者他們趕過來了。末雨看著這一大片的壞蛋,不悅道:「怎麼這麼多啊。」唯世眼尖,發現了魔怨蛋,對著末雨小聲說道:「中間的那個蛋很危險,不然我們這次別凈化了。」凪彥聽見了,沖著唯世憤憤的喊道:「邊里唯世,你個懦夫。連個壞蛋都不敢凈化。」唯世怒了:「你才是懦夫。你全家都是懦夫。」樹上的夢和茉他們笑了笑,內訌了吧。未雨看不下去了,先變身:「涼鈴,我的心,解鎖。」(熙:以後就這樣叫了啊,老是打字母太麻煩。)(玥:自從雨夢的能力提高了后,雨夢便分出了一些再生能量給了未雨,所以未雨的能力也提高了,也可以使用『光之line,變身』了,但未雨不想用,因為她知道這能量是亞夢給她的,不能在姐姐面前暴露。同時新甜心顏夕也沒有暴露出來。ps:顏夕等級:超神。現在目前沒有fairy,但以後會有。)「變身,清涼風鈴。涼風鈴樂。」未雨發出的能量把壞蛋和四分之一的魔怨蛋凈化了。末雨張大嘴,未雨啥時候變這麼厲害了?自己是守護者表面上最強的,自己都不能凈化掉那一大片壞蛋,可未雨做到了。她不服。未雨咬咬牙,道:「咖璇,啡璇,合體變身。涼鈴替換。」(亞夢走了,涼鈴也出生了,咖璇和啡璇也開發了合體變身。)「咖啡璇夢,迷惑純夢。」未雨把剩下的四分之三凈化了。唯世也驚呆了,隨後,便宣布:「星櫻末雨降為queen'schair。未雨升為joker。」看向未雨有著濃濃的愛意。末雨的眼睛都要噴出火來了。她星櫻未雨在這裡發誓:『一定要把唯世和joker搶回來。』雨夢輕笑:『唯世啊唯世,真沒想道你這麼花心。』隨後又對未雨傳音:『未雨,堅定不移的友誼(熙:估計大家都忘了吧,忘了的自動去翻第007章。)。末雨要陷害你。』末雨疑惑的往那邊看,一是為什麼她知道我和亞夢的暗號,二是自己體內的能量與她產生了共鳴。未雨堅定的看著這個棕紫色長發的女孩,想:『她就是亞夢!』雨夢:『我就是亞夢,明天這裡,我會和你解釋一切。』未雨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解除了變身。


——————————————–分割線——————————————-


熙:下一章,驚喜多多哦,喜歡本文的親們千萬不要錯過。no。8雨纖覺醒,多了個妹妹第008章假日熙更文會快一點,兩天一章。下次,該玥更了,熙要出去玩啦。有什麼問題問玥去吧。玥:抗議,你才更了多長時間就讓我更,不公平。熙:抗議無效,你也就更了兩篇而已,我更的是你更的的三倍誒。不管啦,反正下次你更。

雨露/雨夢/雨茉/雨曦/雨纖:我們要工資來啦。熙又丟下了一群各國人民,腳下抹油跑了。留下五個在風中凌亂的美少女。 第二天一大早,紡便把雨茉雨曦叫了起來。翠把雨纖拖了出來(熙:額。。)。雨夢坐在沙發上悠閑地喝茶,雨夢在收拾東西。(熙:真不知道你在收拾啥,明明血界那邊都有。雨夢:你懂啥。)「都準備好了吧。」五姐妹:「是的。」翠:「到了血界,千萬別暴露自己的身份,要知道,血界公主可是很尊貴的。」五姐妹:「好的好的。」

飛機場。

雨夢對翠說:「為啥要去英國?不是去血界嗎?」翠:「是啊,可是血界在英國那邊啊,所以要過去呀。」雨夢:「我暈機。」翠:「那是以前的事情,現在肯定不暈,要不,我把你傳送過去?」雨夢:「乾脆把大家都傳送過去好了。」翠:「我只能傳送一個人,而且你爸不會。」紡:「說啥呢?關於我嗎?」雨夢+翠:「沒你事。」紡:「好吧。」翠:「我們坐的是頭等艙,沒事的,反正就十六個小時。」雨夢驚:「十六個小時?」翠:「沒事,晚點了也說不定。」雨夢真暈了。「尊敬的旅客您好,從日本到英國的5908號飛機已開始檢票,請到174號檢票口檢票,。。。。。。(英文)」翠:「雨夢,走吧,你要是真暈我就把你傳送過去了。」雨夢點點頭。紡招呼著其他四姐妹一起走。到了檢票口,紡把機票一亮,那些工作人員就屁顛屁顛的說:「呦,哪陣風把您老吹來了呀,快請進快請進。」紡他們就鎮定自若地走了進去。後面的人不滿:「為啥他們的待遇那麼好?」工作人員白了他一眼:「傻瓜,那是世界第一首富的人,你惹得起?」

雨夢走進了艙門,一屁股坐到了頭等艙,紡他們也坐下。隨後上來的人都戰戰兢兢的。

十六個小時后。(熙:他們光睡覺就睡了11個小時。剩下的5個小時在玩。雨夢一家人:「死作者你給我滾出來。)

雨夢說:「果然沒暈耶。」翠:「都說了你以後坐飛機不會暈了。」隨後掏出手機:「喂,我到英國了,把我那棟別墅,整理一下。」雨茉(我這一張貌似54你們很久誒。雨茉:「哼哼,你知道的。」):「不是要去血界嗎?」紡搶著回答:「在這裡玩幾天嗎。好長時間沒過來了,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樣。」雨茉:「好吧,玩幾天就玩幾天。」【畫外音:於是,他們就玩了幾個月。幾個月對於他們來說,就像幾天一樣。雨露:你是主頁君還是字幕組?說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畫外音:看玩笑的啦,表不要當真。其實你們就玩了一個星期而已。雨露:呵,呵呵。你是作者對吧。熙:矮油,被識破了。】

紡:「現在已經玩夠了,我們明天就動身去血界。」雨曦:「好的。」

——————————————-分割線——————————————–

熙:今天更的文文有點少,主要是因為熙在複習。還要開一篇新文文,還不知道能不能過呢。如果大家無聊的話我推薦幾部小說:最喜歡的:《鳳臨天下:九歲小魔醫》比較喜歡:《葯香天下:嫡女傳奇》《守護甜心之吸血鬼騎士》《田園閨秀:種個俊美師兄》《三大惡魔獨寵我》《三大惡魔寵上癮》一般般啦:《總裁好大膽:本宮不饒你》《守護甜心之水晶破碎》額,是不是有些多,我相信大家看文的能力絕對不亞於我,這是我在這一周看完的小說認為還好的。還有好多,以後每篇文章我都會推薦一篇小說噠。熙的新文文名字叫:《夢回闌珊》。過了會告訴大家的。 紡帶著雨夢她們剛到了血界在人間界的入口的拐角處,(其實就是個小店)有一輛車就開了過來,直衝著雨夢他們開。(熙:咳咳,這車主有病吧,沖著人家開。車主:再來二斤二鍋頭。。嗚哇哇吐了。。我還沒醉。。給我拿酒來。。熙:暈死,原來是醉酒了。)雨夢她們來不及閃躲,只有紡,翠和雨纖用吸血鬼的能力躲過一劫。翠焦急地喊:「雨夢雨露雨茉雨曦,你們沒事吧?你們在哪啊?」雨纖:「爸媽,快來把姐姐們拖出來呀。」雨纖雖然已經覺醒,但是還沒有完成初夜,(就是讓一個吸血鬼吸雨纖的血)故而能力沒多大。

雨夢他們四個出來后,望著眼前的事物迷茫的說:「你們是誰?我是誰?我在那裡?」紡像是遭受了晴天霹靂一樣,亂叫:「啊啊啊啊,我的孩子們失憶啦,不要啊不要啊。」翠比較冷靜一些,指著雨露雨夢雨茉雨曦說:「你叫夏木雨露/夏木雨夢/夏木雨茉/夏木雨曦。我是你們的媽媽,那個瘋子是爸爸,旁邊的是你們的妹妹夏木雨纖。你們都是吸血鬼,你們都沒有覺醒。『覺醒后可能會恢復記憶吧【小聲】』」雨夢四個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分割線—————————————–

熙:我承認,這章是有點少。(眾讀者咆哮:就這麼點你也好意思發出來?)但熙保證,下次(或下下次)會有男主出現哦。大家是想看眾男追女呢,還是單一愛情呢?

熙:我現在發現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熙的新文撞名了。所以熙就把名字改成了:《廢柴逆天:驚世紅雨》嘿嘿。對了,上次發的推薦文大家都看了嗎?我把推薦文文改成五篇一次好不好?熙實在是沒時間看那麼多文文啊。

本次推薦:《極品廢柴之全能召喚師》霸吻系列:《霸吻小小寵兒的唇》

以下湊字(可無視):.......................................................................................................................................................................................................................................................................................................................................好了,夠了。 凌玖寒從一個酒吧里出來,搖搖晃晃的走到一個小巷子里一陣狂吐。嘴裡還口齒不清地說:「拉琴路認粘桑了狠怎都,(那群女人臉上的粉真多)拉過林索拉你好的。(那個人說那裡好的)」suddnly,(熙:補充英文知識:突然。讀者:我們知道,寫你的文去吧。)他看見了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帶著一群少女走過,他一眼就看中了最左邊的少女。(熙:所謂的一見鍾情?)於是他便跟著他們,一邊跟一邊想:我堂堂東方吸血鬼王子,怎麼成了007了。他看見那個女人帶著他們進了一間小店,他也跟了進去。但是沒發現他們的身影。他就左看右看,有些疑惑:一是他們怎麼不見了。二是這裡不是血界的入口嗎,他們會不會是血界的人。他想著想著,便開啟了通往東方血界的法陣,但被彈回去了。嘟囔出聲:「我為什麼進不去呢?難不成。。。這裡是總血界的入口??!」他又開啟了法陣,但這次是通往四方血界的。還是被彈了回來。『沒錯了,這裡就是總血界的入口了,真想不到呢。』說罷,他又開啟了通往總血界的法陣。「這個法陣很費能量呢,剛才的女人是有多強大呀,一瞬間就傳送了那麼多人過去,要知道,多傳送一個人便多費一份能量呀。」凌玖寒,「呼呼,終於開了,累死我了。」說完就鑽進了法陣內。

通道里,雨纖感受到一個不知名的能量正在靠近,好像是東方吸血鬼。雨纖:「好像有一個未知的能量進來了,要不要我把他打出去?」翠+紡:「不用了,讓他進來,量他也不敢動我們。」雨纖點點頭,沖著她的姐姐們說:「姐姐,我們快到了哦,做好準備。」雨夢四人點點頭。

血界,紡和翠華麗麗的降落,雨夢五姐妹華麗麗的摔到地上。(五姐妹咆哮:作者你出來。熙:我出來了,再見。)隨後,凌玖寒也降落了,摔在了雨纖的脖子上,看見了那血管,一口咬了下去。雨纖感覺到,脖子上一陣刺痛,自己身體里的能量便開始沸騰。將自己圍了個圈飛到天空上,一個耳釘飛到雨纖眼前:「我的主人,請帶上我,那時,您就真真正正的覺醒了。」雨纖點頭:「好。」凌玖寒看著這一切,懵了:『這個女的不是我先前看上的那個女的嗎?她也是吸血鬼嗎?雨纖回頭,用凌厲的眼光看向了凌玖寒,(凌玖寒是男六號哦)櫻唇微啟:「謝謝,謝謝你幫我完成初擁。」於是呢,凌玖寒的臉就華麗麗的紅了。(作者哈哈哈哈的笑啊)回應:「沒關係的。」頓了頓,大聲喊道:「我—喜—歡—你。」雨纖也褪去了裝出來的高冷。(熙:額,原來高冷也是可以裝的啊。)傲然道:「那要看看你合不合格再做決定。」凌玖寒灰常高興,臉都漲紅了,抱著剛降落下來的雨纖一陣狂親。翠在一旁插嘴:「那個男的,你叫啥,我女兒同意了我還沒同意呢。還有,你是不是跟蹤我們?」凌玖寒(以後簡稱寒):「是在跟蹤啊。」他抬頭看清了女人的長相后,連忙跪下,驚慌的說:「不知鬼后駕臨,還請責罰。」他又往旁邊一看,我滴奶奶呀,鬼王也在。死定了。翠卻沒有責罰他:「好了,看在你是我女兒暫時承認的男朋友的份上,暫且饒你一回。」

——————————————–分割線——————————————-

熙:有沒有獎勵呢?熙冒著風險更了文。讀者:沒有,上次看的不過癮啊,就那麼點。熙:安啦,放假了我一定補回來。前三天一天兩更,好吧親們。讀者:這還差不多。

本章推薦:《霸吻小小公主的唇》《霸吻迷糊小嬌妻》《霸吻小小丫頭的唇》相信大家可以看完的,熙的文讀者親們看不夠的話就看熙推薦的文吧。

最後,熙的新文文《廢柴逆天:驚世紅雨》不一定能通過,望大家海涵(鞠躬),謝謝。 德安蘭雪學院,血族的古老學院,傳說中是學界唯一接受低等吸血鬼的學園,因此積了很好的口碑,也受到平困基地等吸血鬼的支持。吸血鬼分為七個等級:1奴隸級吸血鬼2平民級吸血鬼3士兵級吸血鬼4貴族級吸血鬼5爵士級吸血鬼6天命級吸血鬼7純血種吸血鬼。1:由人類被吸血鬼咬了而變成的血奴,永世不得翻身,甚至能力與平民級相差五個級別。2:能力高於奴隸的吸血鬼,是少部分墮落隱士家族的子弟或是由人類被吸血鬼咬了但是可以修鍊的吸血鬼,但是平民級的吸血鬼現在已經很少了,奴隸級的比較多。3:士兵級吸血鬼是血族的平民,所謂士兵,就是代替血族打仗用的,但他們打不死,用尖利的東西穿過他們的心臟也沒事。但是他們經過訓練變得六親不認,只有殘存的一點點記憶和感情,由每年士兵選拔的最後五十名得來。4:由純血種吸血鬼封的貴族位子,一生效忠於主人。5:一些與純血種無爭的隱世家族的子弟建立起來的,由純血種看錶現封於爵位。6:不被純血種吸血鬼待見的子嗣建立起來的,其位置僅僅次於純血種,所有的天命級都是經過了血煉門走出來的,功力和純血種是沒法比的。(血煉門:廢除功力的血族神聖之門。)7:純血種是天生的王者,其功力要比天命及高了幾百倍,純血種是血界里的強者,可以單手殺死一支由天命一萬人組成的軍隊。(熙:吸血鬼介紹完畢,我是有點廢話了吧。)

德安蘭雪學院。

四個美少女從四輛加長林肯上走下來,上面還有一個展開黑色雙翼的純血種(雨纖)在護航。因為雨夢她們都還沒有開啟能力,只是雨曦的封印有了一些鬆動的現象。

吸血鬼草痴1:「啊啊啊,好漂亮啊,做我的女朋友吧,做我的女朋友的話我願意用我幾輩子的幸運來換。」

吸血鬼草痴2:「上一邊去,他們是我的,美女我愛你。」說著還不忘向我們的五個女主角拋媚眼。(熙:大家是不是很奇怪凌玖寒上哪去了呢?讀者:快說。熙:矮油,其實凌玖寒就在這所學院上課。)

吸血鬼嫉妒女1:「哼,有什麼了不起的,一個個長得狐狸精樣。我還評上過校花呢。」吸血鬼草痴3:「誒誒誒,話可別這樣說啊。我看你啊,連人家的千分之一漂亮沒都沒有呢。」吸血鬼嫉妒女2:「切,再怎麼狐狸精也肯定迷惑不了寒,落塵和韋晨大人。」吸血鬼嫉妒女們:「是啊是啊,就她們那慫樣,還想迷惑我們的男神們,想都別想。我們看過了,只有那個黑翼女孩是純血種,其他的好像都是凡人。」

(草痴與嫉妒女噴口水中)

雨夢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雨纖敏感的察覺到姐姐的不耐煩,開口道:「你們都煩不煩啊,你們不煩是吧,你們不煩我們煩。說實話的,要不是姐姐討厭喧鬧,我根本就不屑開口。和你們一群敗類說話真是大大降低了我的身份呢。」嫉妒女們:「嘿,小娃娃口氣真大,今天就讓姐姐們調教調教你們。」說完就向雨纖施法。雨纖冷哼,動都沒動,那些攻擊線就被放大一百倍還了回去。拍拍手:「怎麼樣,服不服。」嫉妒女:「哼。」雨夢拍拍雨纖:「纖,別跟他們一群人渣。。。鬼渣計較。走吧,還要去找校長呢。」雨纖不甘心的點頭:「下次可就沒這樣容易了。」月落(嫉妒女1)看著雨夢她們的背影,暗暗咒罵道:「賤人,我要你們不得好死。」旁邊的女生說:「月落啊,我剛才好像聽到那個女的說人渣,她們會不會是人類啊。」月落笑:「哼,一定是的,叫我改天吸了她們的血。」 不論是誰。


哪怕只是一個撿著被人扔掉的汽水瓶,空瓶子的乞討者。

心裡,總住著那麼一位柔情。

我們穿梭在大街上,互不相識,形同陌路。

在下雨天,從高高的天台往下看,五顏六色的傘不斷地變換著路線,令密集恐懼者作嘔。

有人打架,有人搶劫,有隻狗被碾死,出了車禍。圍觀者無數,可是就是沒有多少人拿出手機撥打了110或120。

上天給了我們生命。

從未珍惜著自己的雙手雙腳和那顆跳動真摯的心臟。

來來往往的將會從不熟悉變得如此了解。

總有一條錢,被月老牽著。

總有一碗水,是忘情水。

總有一個人,是你的終生。

總有一件事,令你不能忘。

當生命結束的那一刻,眼前的那張笑臉,既是天使,又是死神。

心裡的海,有多深,自己不知道。

有多冷,自己感受不到。

這就是人性。

我的生活,很少可以如意過。我只是一個富豪商撿來的女兒,這個富豪商姓冉,16歲之前,我很少能見到那位養我到18歲的男人。

他身材高大,表情冷淡,只有見到一個很漂亮的女人才會露出那唯一的笑臉。

笑起來極其好看,轉身看到了那個女人的容貌,傾國傾城,和男人如此般配。

六歲,男人帶著女人回到了家。

女人對我很好,她並不嫌棄我。男人笑著揉著我的頭,頭一次感到那麼的溫暖和幸福。

他們牽著彼此的手,走進男人經常辦公的房間。我跑到那個房間門口,手裡抱著一隻女人回來買給我的毛絨兔。

我聽到了房間里的談話。

女人好聽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里:「你不打算給那個你撿回來的小女孩起個名字嗎?」

男人說:「叫琳琳吧,那時候撿她回來下著大雨。」

冉琳琳,我的名字。我也知道了它的由來。

女人說:「你為什麼要撿她回來呢?要是有些沒有生育能力的人見到了也會撿回去養的吧。」

男人輕輕地笑了,笑聲很好聽。也許是我聽力太發達,聽到了。

男人說:「下著雨,如果不把她撿回來,她會死的。我看到有很多人路過她被遺棄的地方。可是沒有人將她抱起來過。只有一個乞討的老奶奶給她撐了一把傘。」

女人說:「那就把琳琳給保姆養著吧,我們還要去英國見你的媽媽呢。蕭,我們去英國了,還會回來么。」

男人說:「會的,到琳琳16歲的時候,我們會回來的。」

女人不禁地哭起來。哭聲傳到我的耳朵里。

我站在門外,他們走出來看見了我,我呆若木雞地望著他們,帶著一點難受又奶聲奶氣地語氣問他們:「我是不是又要被丟下。」

聽到我的話,女人又哭起來,她趴在男人的胸口上,抽泣著。她捨不得我,她說她很喜歡我。男人說,他不會丟下我。他說他只是去辦事。

男人帶著女人收拾了行李,在我睡覺的時候。離開了。 男人終究還是帶著女人飛到了英國。

保姆讓冉琳琳管她叫於媽媽,於媽媽對冉琳琳很好,是一位上了30歲的女人。其實還是挺年輕的。

一天,於媽媽讓冉琳琳穿上裙子去見一位小少爺。

冉琳琳不喜歡裙子,雖然於媽媽拿出來的那件裙子實在是十分漂亮,蕾絲邊,南瓜蓬,很可愛。於媽媽說很適合琳琳穿,說有小公主的氣質。

但是,冉琳琳並沒有穿上那件很好看的裙子。

相反的,冉琳琳穿上了一個南瓜褲,上身穿了一件很樸素的衣服。這樣穿,實在不好看,有點小男生的感覺。於媽媽是這麼說冉琳琳的。

可是冉琳琳就是喜歡這樣穿,於媽媽拿琳琳沒轍,只好任著冉琳琳。

車子停在了一個很漂亮的別墅的大鐵門外,小時候的琳琳拍著車窗眼睛放光著激動地看著這座大城堡。

於媽媽笑著說這是別墅,不是城堡喲。

從車上下來,於媽媽滿臉微笑地看著從別墅里出來的一對夫妻,男方長得十分精緻,像是在苦笑著看著於媽媽,他旁邊的女人如同童話里的王后活生生地出現在冉琳琳的面前。冉琳琳小小又驚訝地目光落在了這對夫妻一起牽著的男孩的身上。

這就是那位要見面的小少爺嗎。

這個男孩冰冷冷地,沒有什麼表情,只是淡淡地看著眼前的自己。讓冉琳琳一下子就不想和他接觸。

於媽媽丟下冉琳琳同那對般配的夫妻走進了別墅。

冰冷冷的男孩走近冉琳琳,冷淡的臉龐突然笑起來牽著冉琳琳的手。

冉琳琳略微反抗地望著這個男孩,男孩目光里是溫柔而不是暴力的。冉琳琳一下子就沒了警戒。畢竟於媽媽也在這座大大的別墅里。

「我叫子夜純楓,你呢?」這個叫子夜純楓的小少爺純真的笑著看著冉琳琳。

冉琳琳吞吞吐吐的,也許是不太和別人接觸的關係。

冉琳琳的手被子夜純楓握緊,好像是怕冉琳琳要掙脫跑開一樣。

「我叫冉琳琳。。那個。。你能別抓著我的手嗎。。」冉琳琳小巧的臉上抹上了一絲紅暈,別過臉去彆扭地說。

子夜純楓看著冉琳琳的動作不禁得被逗樂起來。

別墅的窗口上,子夜純楓的爸爸正看著他兒子可愛的笑臉。畢竟自己的兒子很少會笑。

「唔,你笑什麼嘛!」冉琳琳不好意思地看著這個繼承了那對夫妻帥氣又傾國傾城容貌的小少爺。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很可愛啊。」子夜純楓認真地看著冉琳琳說。

他也只是比冉琳琳大兩歲,卻對這個跟自己並不熟的女孩有著莫名的喜歡。

冉琳琳6歲,子夜純楓8歲。

子夜純楓雖然歲數算是挺小,但是身高卻有150。在身高只有132的冉琳琳面前就是一個10幾歲的大哥哥。

子夜純楓給冉琳琳掛上一條很好看的項鏈,這是一個只有一半的玉佩。

「這個和我這個是一對的喲。」子夜純楓從衣服里拿出掛在脖子上的另一半玉佩。


冉琳琳微笑地收下了這個禮物,並不知道那意味著什麼。

於媽媽也在別墅內和子夜純楓的父母定下了關於冉琳琳和子夜純楓娃娃親的事情。

於媽媽與般配的夫妻倆笑著走出了別墅,帶著冉琳琳回家。 一晃,十年過去了。

那個當年只有6歲的女孩長大了。

於媽媽給這個空蕩蕩的只有冉琳琳和她的別墅打掃著。

那兩個人,要回來了。

還在熟睡的冉琳琳絲毫不知道此事。睡相也真是有夠糟糕的,一個大字不橫部豎地擺在剛剛好的床上。呼吸聲是那麼得容易聽到,真夠沒有形象的。

卧室門被於媽媽打開了,於媽媽已經習慣了這丫頭的睡姿,幫冉琳琳摺疊好已經掉在地上的被單,輕輕地在冉琳琳耳邊說起床二字。冉琳琳睜開朦朧的眼,看著耳邊放大幾倍的於媽媽的臉,頓時清醒起來。

「於媽媽,你嚇到我了!!」冉琳琳大叫。一坐起來,蓬蓬的頭髮,還微微立起幾根雞毛般的頭髮插在冉琳琳的頭上。抱著大絨兔,驚恐地看著於媽媽。

於媽媽無奈地把鏡子地給人。冉琳琳看了鏡子里的自己,沒什麼嘛。

「今天,老爺他們就要回來了,琳琳啊,你不打算迎接嗎?」老爺?!太好了,時隔那麼多年,終於可以見到他們了。冉琳琳高興地從床上跳下去洗漱了一下,閃電般地整理了髮型。扎了兩個辮子落實在肩膀前,穿了一件很好看很輕盈的白色的長裙。

於媽媽看著冉琳琳,這丫頭第一次那麼有形象那麼淑女。

「老爺和夫人真是厲害啊!!」於媽媽由衷地敬佩老爺和夫人在冉琳琳心裡的位置和形象。不然一直那麼懶散假小子的丫頭會穿的那麼淑女了么。

「哼,於媽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冉琳琳鼓著臉嚼著於媽媽做好的早餐,不服氣地看了於媽媽。

「沒什麼意思。」於媽媽偷笑。外面傳來敲門聲,於媽媽趕緊地把門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