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最為重要的是……

蕭逸發現,自己這一擊已經是無比恐怖,無比強大了,按理說是能夠橫推大量的道皇強者什麼的,可……

在他這等攻擊之下,只見他眼前的蕭一龍竟是沒有死掉,更準確的說是蕭一龍背後的那個虛影中年男子還存著。

如此情況,讓蕭逸的心神下意識的為之一震。

自從他獲得了如意金箍棒作為底牌了后,這還是首次施展如意金箍棒,而沒能建功。

這還是首次都已經催動出了千鈞澄玉宇,都沒能將敵人給滅殺。

「這才是你最強底牌?沒想到,你的最強底牌,竟是如此厲害……這是什麼武器,這又是什麼神通?好可怕,你那一招,好可怕……」

蕭一龍滿臉動容的看著蕭逸,雖然因為藉助到了遠古先祖的力量的緣故,他在遠古先祖力量的保護下,沒有被蕭逸這一招給滅殺,但是&……

蕭逸這一招所具備的力量,卻也是深深的被蕭一龍給感知到了。

如果是處於正常狀態,他在被蕭逸這樣的攻擊給擊中了后,必輸無疑,那必然是有死無生的局面。

很厲害!!!

真的是很厲害啊……

雖然因為眼前這蕭逸,讓他根基受損,讓他從此很難在踏入道皇層次了,讓他幾乎是喪失了成為老祖級別的無上存在。

但……

在這一刻,在如今這等節骨眼上,蕭一龍卻是不得不承認,不得不承認,自己輸得不冤。

真的是一點都不冤。

直到現在這一刻,他才明白了蕭逸到底妖孽到了何等程度。

這樣的妖孽,哪怕是去了中洲都絕對能夠同樣算是妖孽,且怕還不僅僅只是中洲,就算是去了其他的世界都是如此。

僅僅只是以聖尊層次的武道等級,就能夠發揮出這等可怕攻擊力。


滅殺道皇,那絕對是能夠輕鬆橫推道皇級別的無上攻擊啊。

不能讓他繼續活著了,絕對是不能再讓他有絲毫繼續活下去的可能。

眼前這蕭逸對我蕭家的危險性實在是太大了。

如今,我蕭家已經算是完全得罪了他,既然是如此,那麼這一次不論怎麼樣,我都必須得出手將他給拿下,將他給轟殺。

哪怕……

就算是會將我的性命給搭上也不要緊。

如此一來……

其實僅僅只是損失了不能成為道皇的機會,並不算什麼。

「可就算是如此,不也還是沒能將你給斬殺,相對於我的手段而言,你的手段才是真正的可怕。」蕭逸正色的看著蕭一龍,神情是非常的感慨。

「我們之間的情況並不一樣,畢竟,我這樣的手段是家族底蘊,而你的,沒有錯的話,因該都是你的機緣吧,你的福緣真的是太深厚了,深厚到讓人無比無比的嫉妒,不過,不管你的福緣有多深厚,但是今天……

蕭逸你都必將會死在這裡,因為,你太危險了,我不能讓你成長起來,我是絕對不可能讓你成長起來的,所以,今天你必死,你必須得死在這裡……」蕭一龍感慨的搖了搖自己的頭,然後面色無比凝重的看著蕭逸,說出這話的時候,身上氣勢涌動,滾滾龍捲風暴,竟是以他為中心,驟然成形。

看他這個樣子,明顯是在醞釀更為可怕的攻擊!!!

看他這個樣子,是準備完全拚命了。

蕭逸見狀,眉頭皺了起來。

「我還那句話,話不要說得太早,我並不可能會死在這裡。」蕭逸皺眉的同時,對蕭一龍說道。

「是的,我相信你的話,但,我也相信,蕭逸你真的是不一定能夠安然的活著……接我最強一擊吧,接我生命當中,最為璀璨的一擊吧……」

蕭一龍聽得蕭逸的話,這一次竟是沒有辯駁蕭逸的話,而是對蕭逸微笑的點了一下頭,一副贊同蕭逸的話語的樣子,不過,在他點頭贊同的同時,他話鋒也是驀地一轉,臉上流露出來了濃濃的自信,以及……


悲哀!!

然後,就見他的身體當中,一股非常非常恐怖的力量噴發了出來,這股力量,透著毀滅,透著獻祭的氣息。

隨著這等氣息浮現,緊跟著一個讓人感到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出現了。

只見……

蕭一龍的身體,忽然化為血粉,接著向著蕭一龍背後所出現的身穿戰甲的中年人的虛影融入了進去。

幾乎是在這些血粉融入在了虛影當中的霎間。

只見那虛影,竟是瞬間就好似完完全全的有了生命。

就好似……

一下子活了過來,伴隨著他這樣的情況,蕭逸的瞳孔一縮,心神大震。

而與此同時,周榜那些關注到這一幕的東洲武者,也都紛紛面色大變。

這是遠古強者復活?!!

我艹……

坑爹啊,這是……

這簡直就是超強開掛!!! 「撕拉!!」

「嘭!!」

「嗤嗤……」

隨著那身穿戰甲的中年人的虛影,有了復活的氣息,頓時就見空間忽然傳出了刺耳的聲響,然後一股恍如乃至太古的超級強者威壓,驟然出現,以中年人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擴散了出去。

「噗,噗,噗,噗……」

「嘭嘭嘭嘭嘭嘭……」

緊跟著接連噴血和跪倒在地的聲音突兀響起,伴隨著這股威壓向著周邊輻射了出去,只見周邊的武者,但凡被這等威壓給籠罩的霎間,都竟是紛紛張口噴血,然後驀地不受控制的跪倒在了地上。

不議論是那隱藏在虛空的,還是處於地面的都同樣是此等情況。

僅僅只是眨眼間,方圓萬里之內,竟……

只有兩個人還站著。

一個是戰甲中年人,一個是……

蕭逸!!!

不過,這一刻的蕭逸面色也是很能看,七竅竟是都流出血來。

身體在恐怖的威壓籠罩下,竟是有著顫抖。

危險!!!

無比無比的危險……

這等危險,竟是比之蕭逸前不久在那個神幻領域當中,遭遇了牛二娃的時候,都還要強烈很多很多倍。

「不能讓這人繼續這麼復活下去。」

「必須得打斷他,必須得打斷他現在的行為!!」

「談笑退天兵!!」

眼見如此情況,蕭逸七竅流血的同時,心神也是劇烈一震,然後驀地狠狠一咬嘴唇,讓自己強行從這等強大的威壓籠罩下,脫身而出,然後,揮動手中的如意金箍棒向著戰甲中年人攻擊了上去。

一擊攻擊上去……

如意金箍棒的配套神通絕殺攻擊,就從蕭逸的手中再次施展而出。

這一次的蕭逸所施展的實神通絕殺,是他以前從來都不曾施展過的。

這還是首次揮動如意金箍棒發出這等攻擊,這等神通。

隨著他如此,幾乎是在他這等攻擊打出去的霎間,空間都震蕩了起來,放眼看去,天地間好似忽然只有一根閃爍著金光的巨大棒子,從天而降,以毀滅一切,談笑轟滅萬界之勢,向著戰甲中年人攻擊而上。

恐怖的力量在攻擊上去的霎間爆發,將戰甲中年人給完全吞噬。


而幾乎在攻擊將戰甲中年人給吞噬的霎間,只見那戰甲中年人的眉頭一皺,然後竟是驀地伸出了一隻手,向著蕭逸的攻擊轟擊了上來。

他的右手握成拳頭,隨手轟出一拳。

一拳轟出,恍如古神發威,世界崩滅,大陸破碎……

「鏘!!!」

「咔嚓!!」

「噗……」

然後,只聽金戈交擊的聲音響起,聲音響起的同時,骨頭斷裂的聲音也驀地響起,緊跟著還有噴血的聲音出現。

放眼看去……

只見那身穿著戰甲的中年武者,其右手揮出一拳了后,硬生生的將蕭逸的攻擊給擋住,但在擋住了攻擊的同時,右手拳頭卻是全然碎裂了開來,更是隨著骨頭的碎裂,身體也是受到了創傷,而不由自禁的張口噴血。

不過……

雖然戰甲中年人噴血了,可他的身體卻是沒有因為蕭逸的攻擊而崩滅,其不但是沒有崩滅不說,戰甲中年人的異變狀態,也同樣並沒有因為這樣的原因而打斷什麼,他身上氣血涌動,竟是仍舊在向著復活發展,肉身更為的飽()滿,凝實。

更是隨著蕭逸的攻擊,只見那中年人的神情竟是也在這一刻變得更為靈動了起來。

他的眼睛驀地迸射出了一抹精芒,然後死死的落在了蕭逸手中的如意金箍棒上面。

「該死的傢伙,這樣竟然都不死,此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蕭逸的面色很難看。

施展出千鈞澄玉宇沒能將蕭一龍給斬殺也就算了,現在他可是將如意金箍棒的第二招配套神通殺招給施展了出來,這等攻擊,遠超第一擊,他有著信心,普通的道皇強者,被他此等攻擊給擊中,絕對活不了。

但……

眼前這戰甲中年明明處於詭異的狀態,處於了一種還沒有完全復活的狀態,竟是見他的攻擊給接下來,如此情況,實在是讓他很震驚。

「我就不相信,轟滅不了你!!!」

「倒掛老君爐!!」

蕭逸震驚之下,眼中狠色一閃,然後竟是全然不顧御使如意金箍棒第三招會有什麼危險,一下子將自己從來未有施展過的如意金箍棒第三招配套神通殺招,也給一下子施展了出來。

隨著他如此,如意金箍棒再次爆發出恐怖的力量,如火山爆發一般的將戰甲中年人給吞沒。

幾乎是在被這等力量給吞沒的霎間,戰甲中間人的身體就接連顫抖,接連噴血……

其面色瞬間蒼白了起來……

然後,那復活的氣息在這一刻受到了阻礙,看樣子是有了停止復活的趨勢。

但……

還不待蕭逸高興或者是心情輕鬆什麼,就見戰甲中年人的身邊竟是忽然出現了一個時空之門,隨著時空之門的出現,滾滾恐怖的元氣不知道什麼地方源源不斷的向著戰甲中年人匯聚而至,讓戰甲中年人的復活程度,在這頃刻間加快了不少。

只是一個眨眼間……

戰甲中年的身體就全然化為了血肉之軀。

給人了一種生機勃勃,蘊含無窮無盡的生機一般的氣息。

讓人在見著了他后,全然是不敢想過,眼前這戰甲中年人剛剛還並不是一個真正的『人』,而僅僅只是一個從遠古時期而投射到現在這個時間段的的強者虛影。

「大哥哥,你這樣是不行的,趕緊施展霹靂三打,絕對不能讓此人繼續進行下去。」

忽然,四糸奈的聲音傳入了蕭逸的耳中。

「霹靂三打?」

蕭逸眉頭一皺,然後眼中精芒一閃,隨著精芒一閃,只見他再次揮動起來如意金箍棒,然後向著戰甲中年人攻擊。

所謂霹靂三打!!

也就是所謂的將,千鈞澄玉宇,談笑退天兵,以及倒掛老君爐等,如意金箍棒的配套殺招,給以連擊的方式施展出來,而不是一下一下子的斷斷續續施展。

當連擊施展出出來了后,這等神通戰績的威力是遠超分開將千鈞澄玉宇等攻擊給施展出來的。

不過……

這等攻擊厲害是厲害,但攻擊厲害的同時,對使用者的要求,限制也是非常大。

幾乎是在蕭逸將此等攻擊給施展出來的霎間,他的身體就猛地一顫,然後噴出鮮血,面色也都是一下子變得慘白了起來。 不過,雖然限制很大,隨著這等攻擊一出,讓蕭逸瞬間就噴血了。

但是……


在噴血的霎間,恐怖的力量卻是爆發了出來。

其攻擊之強,遠遠超過了蕭逸任何時候所展現出來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