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說很多天國的富豪都和他們接觸過。

但看看人家這位,再對比天國那些所謂的富豪……秒成渣渣!

為此哪怕是再度數千億的單子,負責的人淡然很多了,連帶著冷月也習慣了,之前還彙報給藍鈺大人,而今只是喔了一聲,便不管不問了。

這位,根本無法以常理揣度。

兩天的時間,不間斷的跑,林楠也累的不輕。

好在,沒有再出現其他的變故,各地的妖族徹底退卻了,沒有再敢進犯各地邊境線。

各地的大軍,依舊在嚴陣以待,沒人敢放鬆下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寧城外迎來一位特殊的客人,林楠也第一時間趕回。

當第一眼看到之際,饒是林楠也不由心中微震。

魔情障 通神境!

「見過人皇!」這人很客氣,哪怕林楠只是化靈境,但絲毫沒有小覷。

皇者,擁有不可思議之力,這點他深知。

「道友如何稱呼?」林楠開口。

「妖皇殿,蛟王!」

來人,正是妖皇殿的那位通神境蛟王。

在他身邊,還跟著足足八位妖王,有之前的那四位,還有幾位都是五階巔峰的妖王境強者。

雖然全部化成人形,但身上的那股氣息瞞不過林楠。

甚至,有兩位妖王渾身散發著敵意。

林楠深深看了一眼周圍諸位妖王,尤其是這位蛟王。

妖皇殿,單單這個名字就不能讓林楠小覷。

與皇者有關,就沒有小事。

同時林楠心中也早已做好了準備,一旦有任何變故,便會直接動手。

一位通神境的老妖王,八大頂級妖王,饒是林楠也遠遠不是對手。

「道友是代表妖皇?」林楠開口問道。

他是人皇,這人來自妖皇殿,林楠自然想到了妖皇。

「不!」蛟王搖頭。

「妖皇大人還未正式出世,我只是代表妖族,來和人皇談一談人族妖族之事。」

林楠一聽,心中不由一喜。

這也正是他期待的。

「願聞其詳!」

蛟王點頭,而後心中一動,虛空中直接擺出一副桌椅,兩幅酒盞,並且做出了一個請的舉動。

林楠藝高人膽大,哪怕是在一群妖王的包圍下,從容落座。

「早就聽聞人皇手中有極品靈酒,我們妖皇殿也有著一種聖酒,人皇可以品嘗一番如何。」蛟王淡笑道,酒水已然斟滿,就這般看著林楠。

他倒也想看看,這位人皇是否有這個膽量。

不過,下一刻他心中微震,周圍一群妖王也是如此。

人皇林楠,直接連眉頭都微皺,直接喝了下去。

「不愧是皇者,本王佩服!」蛟王贊道,隨即也一口吟了下去。

這酒,自然不會有假,但林楠能如此喝下,這是膽量的問題。

然而素不知,就在林楠剛坐下的瞬間,便已然悄然開啟超級通天眼對這杯聖酒進行過特殊檢測,並且確認沒有問題。

否則,林楠也沒有那麼心大……

他也害怕這群妖族王者對他起什麼歹意。

「蛟王客氣了,不愧是聖酒!」林楠淡笑,隨即心中一動,一瓶價值百萬點靈氣值的極品靈酒拿了出來。

「嘗嘗我這裡的,應該也不逞多讓!」

話音一落,已然將桌上的酒杯斟滿。

蛟王見狀,同樣眉頭都不眨,直接端杯喝了下去。

「好酒!」

剎那間,蛟王開口贊了一聲,林楠這裡有好酒,這是無數人都知道的,但真正喝過的並不多,畢竟很貴。

尤其是這種極品,喝過的更少了。

即便是蛟王這種通神境強者,對於這種極品靈酒也大為滿意,甚至比聖酒稍微還要好上一些。

要知道聖酒可是當年妖皇煉製的,超級珍貴,而且數量及其稀少。

「人皇這酒,還可販賣?」蛟王開口。

對於好酒,無論是人是妖,都喜歡。

周圍八大妖王看到林楠和蛟王坐在中間品嘗極品靈酒和聖酒,早就饞的不行了。

「自然能,不過極品靈酒不可多得,代價也不低!」林楠開口。

蛟王一聽,頓時大喜。

「自然!」

隨即,二人好似多年未見老友一般,在細細品嘗桌上的兩種靈酒,各有特色,不相上下。

這更是讓一旁的八大妖王心中饞的不行。

終於,兩壺靈酒下肚,該寒暄的也夠了,到了正題了。

「人皇覺得人族和妖族,能如何相處?」蛟王開口。

對此,林楠心中早有打算。

「共存!」

兩個字,代表林楠的態度,他不會奢望去滅除,那不現實。

居安思危,有壓力,才能有動力。

而且存在就有道理,這一點林楠深信不疑,哪怕是他真的要斬盡殺絕,估計也殺不絕。

天地復甦,大量的普通野獸也會逐漸演變成妖族,全部殺了?

不可能。

「好一個共存!」蛟王開口,周圍八大妖王一個個眉頭微皺,顯然都在考慮著這兩個字。

「如何共存?」蛟王再度開口。

林楠看了看百裡外的城牆工事。

「以此為界,兩族共存,下面的事情,隨意,但是我等不可插手!」林楠淡淡說道。

霸道總裁濃濃愛 而後,林楠細細將自己的想法介紹了一遍。

共存,就要有一個協議,要雙方達成共識,這點很重要。

林楠仔細闡述,其實也簡單。

妖族要地盤,索性外面便都給它們,反正眼下足夠人族生存繁衍,就以華夏為例,哪怕放棄很多,但因為天地復甦擴大,反而大上不少,足夠了。

世界其他國家也類似。

如此的話,那麼多地方要幹嘛?

給就給了!

但有一點,妖族不得組織大群妖獸發動對人類獸潮襲擊,這種太可怕。

尤其是高階妖獸,四階五階妖獸不允許對普通人類動手,不允許踏入人類生存範圍內。

而同樣的,人類強者也不允許隨意對妖族出手屠戮。

至於普通的妖族,普通的人類修鍊者,之間的廝殺隨意。

這也是鍛煉之法,林楠同意。 許沫兒頓時尷尬的咳嗽了一聲:"那個……咳咳咳,我吃飽了,你們先吃飯,我走了!"

許沫兒說完,直接轉身,逃也似的跑上樓了。

林彬看著她的背影,無奈的嘆口氣,看了一眼路彥昭:"老大,我上樓去看看!"

路彥昭的眸子閃了閃:"去吧!"

結果,林彬一走,秦未央也站起來:"我吃飽了,你們繼續!"

秦未央一站起來,路彥昭的臉色,就沉下來了。

他安靜的坐在位置上,坐了幾分鐘,直接站了起來。

結果,他剛站起來,許沫兒就起身,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彥昭哥哥,你不吃了嗎?我根本就沒有看見你怎麼吃啊,你再吃點東西吧,不要因為這些小事情,弄得身體不好了!"

路彥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將胳膊從她的手裡抽出來,搖了搖頭:"不用了,你自己繼續吃吧!"

路彥昭說完,就轉身,向著樓上走去。

話說,林彬跟著許沫兒上了樓,還沒有進房間,就追上去,拉住了許沫兒的胳膊:"沫兒,你怎麼了?生氣了嗎?對不起,我剛才說話沒有經過大腦,你別生氣,好不好?"

許沫兒轉身,氣呼呼的瞪著他:"什麼叫女人都愛口是心非,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是不是我在你心裡就是一副口是心非的形象啊,所以,你就藉此來給所有女人都下了一個定論!"

林彬心裡,那叫一個苦啊,他無奈的苦笑著搖頭:"沫兒啊,我發誓,我真的沒有這樣的想法,我就是覺得未央可能有點口是心非,她對老大的態度,我們都看在眼裡,並不是全然不在乎的,所以啊,你說她冷冰冰的,我估摸著,應該是吃醋了,所以才表現的冷冷的,我說的真的不是你啊!"

許沫兒聽到他的解釋,眸子閃了閃,看了他一眼,生氣的開口道:"就算是你說未央也不行,她才不是那種口是心非的女人呢,就算是真的口是心非,那也是情非得已,畢竟,那個冷汐月那麼不要臉,她總不能跟那種人上計較吧!"

林彬無奈的點點頭:"對對對,你說的都對,她真的不是那種人!"

許沫兒這才覺得心裡舒服了,她看了一眼林彬:"好了,你也不用跟我道歉了,我是那麼小氣的人嗎?我不生氣,我就是覺得剛剛沒忍住,突然說話,有點尷尬而已,你跟著我跑上來,你估計還沒吃飽吧!"

林彬乾笑了一聲,果然啊,女人的心思你永遠都不要猜。

他開口道:"你不用擔心我,我吃飽了,要是餓了,上午隨便吃點就好!"

許沫兒點了點頭,推開門,進了房間。

空間田園醫妃 林彬跟著進去了。

秦未央剛上樓,就看見這倆人進房間了,她的眸子閃了閃,本來打算進房間的。

可是,想到早上的一些列事情,只覺得心裡亂的厲害。

她深吸了一口氣,直接走到走廊盡頭,從走廊盡頭的窗戶,直接向著一樓平底翻下去了。

路彥昭上樓,就看見秦未央從窗戶邊上,一躍而下。

他快速的追上去,卻只看見秦未央向著遠處走去。

他本來也想翻下去的,可是,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最終還是無奈的苦笑了一聲。

果然,傷殘人士還是要注意點,不能隨意逞強。

想到這裡,他無奈的嘆口氣,搖了搖頭,回了自己房間。

路彥昭回到房間沒多久,林彬就過來找他了。

"老大,成玉在別墅外面,想見你!"

路彥昭看了一眼林彬:"讓她進來!"

林彬有些吃驚,成玉把路彥昭害成這樣,他有些震驚,難道路彥昭就這樣放過成玉了?

看著路彥昭這一臉吃驚的表情,路彥昭勾了勾唇,開口道:"不用這麼吃驚,讓她進來,在偏廳等著,我出去散散步!"

聽到路彥昭這樣說,林彬這才鬆了口氣。

這才符合路彥昭的性格嘛。

他剛才差點以為,路彥昭轉性了呢!

路彥昭跟林彬交代完,直接下樓,向著別墅遠出走去。

林彬則安排人,讓門衛放成玉進來。

路彥昭下了樓,就順著剛才秦未央跳下去的地方,慢慢悠悠的向著遠處走去。

話說,秦未央從樓上跳下來,漫無目的的在別墅里亂逛。

在別墅大門口不遠處,她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成玉。

說實話,秦未央並沒有近距離的見過成玉,一次是大晚上的,被成玉追殺,另一次是在海邊,還是被成玉追殺。

可是,看著不遠處,站在別墅大門口的女人,秦未央就是知道,那個女人,肯定是成玉。

她的眸子閃了閃,看來,路彥昭有的忙了。

想到這裡,她又向著別墅深處走去。

別墅很大,尤其是花園裡,有些花齊人高,人站在花叢里,也不一定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