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從第一個報告開始,短短數十秒之內,前方的防線居然連續告破,別說是擊殺目標了,連阻擋對方一下都做不到。

而且跟黑森傭兵團一樣,凡是被突破的防線,那裏的所有傭兵殺手就失去聯繫,肯定全部被殺死了。

區區數十秒,連續突破十幾道防線,並且殺死數千精英傭兵殺手,這種手段在他們所有人看來,簡直是無法想象。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居然能無視現代武器?”

“這傢伙該不會是超人吧!”

一幫頭目面面相覷,表情僵硬。

“無論什麼敵人!面對我們的力量,都不可能活着離開!”

一個頭目憤怒嘶吼,之前覆滅的幾隻傭兵小隊,都是他麾下的精英力量。

原本他是打算讓手下佔據地利,拔個頭籌,沒想到卻成爲第一批死掉的倒黴蛋……

“我們還有數萬個全副武裝的戰士,我們還有導彈大炮!一定可以擋住他!”

“沒錯!”另一個頭目也站了起來,大聲說道:“目標能連續突破十幾道防線,實力的確恐怖,很有可能是超強者!但是那又如何,當年美軍進軍伊拉克,在輪番轟炸之下,劍聖薩達木最後還不是難逃一死!”

“沒錯!超強者也不是神,美軍能殺,我們同樣也能殺!”

“說的好!”又一個頭目赫然站起,眼中滿是殺戮的光芒,“如果能幹掉一個超強者,我們的組織肯定名聲大漲,以後別說一個百億了,就是兩百億、三百億也能賺來!”

“轟隆!”

就在一幫人越說越興奮的時候,一道驚天動地的爆炸聲突然響起,升騰而起的巨大火光瞬間映紅了整個天空!

衆人全身一抖,齊齊轉頭看過去。

那是最後一道防線,距離他們的戰陣只剩下不到五公里。

在那個位置,他們佈下了足足數噸TNT炸藥,外面還包裹着大量鋼釘鐵片等殺傷性物體。

一旦爆炸,威力足以驚天動地,方圓上百米之內,絕不可能有任何生物倖存。

“就算真是超強者,在這種爆炸下,至少也得受重傷吧……”

“死吧死吧……求求你快死吧……”

一幫頭目看着瀰漫的硝煙,眼中滿是期待。

超強者雖然強大,但也只是針對普通武器而言,面對這種足以炸塌一座山峯的攻擊,絕不可能扛得住。

但是他們卻沒想到,雖然都是超強者,但卻有一個特例,那就是張誠!

他這種變態,在以前就能硬抗導彈而不死,更何況現在。

不過,張誠只有一個,而且出世到現在時間也不算長,還不能改變這些人對超強者根深蒂固的映像,此時也沒人想到他身上去。

然而今天……這些人的三觀註定會被刷新。

因爲在期待之後,出現在他們所有人面前的,卻是一幕震撼至極的畫面。

一道身影,從漫天火焰中踏出,毫髮無傷,全身上下金光燦燦,神光縈繞,宛如神話傳說中的絕世魔神一樣。

“黑髮黑瞳……他是……”

當看清人影面容的一瞬間,無數人瞳孔一縮,一幫頭目更是瞬間石化,險些當場暈過去。

“張誠?”

“怎麼會是那個華夏妖孽!”

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這些勢力頭目雖然沒親眼見過張誠,但都聽說過他的大名,得到過他的照片。

而且在印國事件之後,各大勢力的紅名單上,張誠都被列爲最不能招惹的人!

如果現在出現的是教皇,他們都不會有絲毫懼怕,但是站在對面這位,卻讓所有人心裏發寒,全身顫抖。

因爲他可是號稱華夏鬼物之王,軍隊剋星的絕世妖孽啊!

闖東瀛……

踏印國……

所過之處均化爲一片焦土,但最後依舊毫髮無損,這已經不能說是人了,簡直就是神!

連正規部隊,導彈坦克都奈何不了的變態,他們就算再佈置幾十條防線,又能有個雞毛卵用!

張誠緩緩擡起頭,看着前方陷入一片死寂的衆人,眼中出現了一絲怒意。

他一路殺來,本以爲這些人已經知道了厲害,不會再來阻擾他。

沒想到剛清淨了半天,這些蒼蠅就又冒出來了,而且比之前還多的多!

“既然你們這麼想死,那就別怪我了!”

看着眼前黑壓壓的一片人羣,張誠眼中殺意大勝,身上神光暴漲,身形化爲一陣颶風,朝着戰陣掠去。

“我的天!目標居然是張誠!”

“完了!是東方絕世妖孽!”

一聲聲驚呼驟然響起,整個軍陣瞬間陷入一片混亂。

張誠這兩個字,現在已經是當世神話,真正的萬人敵。

而且傳說聖城之事就與張誠有關,原本很多人還不信,但此時看到張誠現身,那傳聞就必定是真的了。

毀掉聖城之後萬里追殺,其目標是誰,自然也不言而喻。

在張誠沒出現之前,這些人想過很多種可能,但萬萬沒想到,他們要迎擊的強者,居然就是那位悍然崛起的無敵神話!

“該死的教廷!這任務肯定就是他們發佈的!他們要是說對手是張誠,別說一百億了,就是給一千億一萬億,老子都不來啊!”

“教皇這個王八蛋!爲了自己保命,把我們所有人都坑了!”

“教廷這幫狗雜碎!老子就算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 當確定張誠身份那一刻,所有傭兵頭目的臉都紫了,瞬間也猜到了來龍去脈。

聖城雖然被毀,但教皇畢竟是老牌超強者,很有可能還沒死,而張誠一路橫跨兩國,明顯是在追蹤什麼,現在想來,必定是教皇無疑了。

能出得起百億賞金的勢力,肯定不一般,而教廷自然位列其中,奧國也是教廷的一大教區,對方卻不動用自己的力量,反而出錢讓傭兵出手,明顯是知道張誠的恐怖,讓他們來當炮灰!

“退!所有人撤退!不要攻擊!”

一幫頭目反應過來之後,立刻拿起電臺一通大吼,可惜的是……已經晚了。

望着那道橫衝直撞而來,帶起滔天殺氣的身影,一幫頭目的心都沉到了谷底,最後只能苦笑一聲。

“能逃的就逃吧……不能逃的自由開火……只希望張誠沒有傳說中那麼恐怖。”

“轟轟轟!”

“呯呯呯!”

在一陣槍炮聲中,張誠的身影與數萬傭兵撞擊在一起。

無數子彈炮火組成的金屬風暴,卻無法阻擋張誠絲毫,一道五色神芒如利劍般在人羣中穿梭,眨眼就劈開整個陣勢,勢如破竹,無法阻擋。

無論是全副武裝的僱傭兵還是裝甲車,在張誠面前,都是一刀爲二,無一例外。

殺到興起,張誠甚至放出殺生之劍,任其在人羣中自行劈砍穿梭。

一時之間,奧國西部,血流成河,薩爾茨堡郊外,屍橫遍野。

2018年的最後一個月,原本是世界各地辭舊迎新的節日,但是在這一天,歐洲的傭兵界卻遭到毀滅性的打擊,排行前列的傭兵團和殺手組織幾乎全軍覆沒,死傷人數無法統計!

消息傳出,世界再次震動。

自15世紀以來,歐洲就是世界的主宰,雖然之後美國崛起,取得了世界霸主的地位,但是歐洲還是發達國家的主要分佈地。

曾幾何時,這些意英法德奧等歐洲強國仗着船堅炮利,橫掃世界,都有過獨領風騷的時代。

這些國家的殖民地更是遍佈五大洲、七大洋,勢力遍佈全球。

哪怕現在,歐洲依舊是世界的中心,強國的搖籃。

無論是崛起的華夏,還是紅日西垂的俄國,在國內資源不足、生產力過盛的情況下,也無法染指西方,都只能另闢蹊徑,一個向非洲發展,一個向中東轉移。

但今天,一個人卻橫衝直撞而來,橫跨兩大歐洲強國,一人一劍,屠殺數萬人。

這已經不單單是教廷的事了,也不是僱傭兵界的事,張誠的舉動,無疑觸碰了所有歐洲列強的底線。

“該死的,這個張誠到底想幹什麼!”

“教廷發佈的任務,目標竟然是張誠!這簡直是找死啊!”

“張誠絕對是追殺教皇來的!現在聖城已滅,就算剩下的教區聯手,估計也擋不住張誠……”

“他們誰生誰死無所謂,但是這麼搞,政府的威信何在!”

“沒錯!這些超自然的東西我們向來嚴格管控,民衆一直不知情,要是事件繼續擴散,我們的權利絕對會受到影響!”

歐洲各國收到消息,齊齊震怒,張誠展現出來的實力的確讓他們震驚,如果可以,他們也不想跟這種瘋子對上。

但是張誠的所作所爲,明顯已經超過了所有人的承受範圍,要是再不制止,整個世界都會陷入動盪!

各國政府費盡心力,才讓科學盛行,如果讓民衆接觸到這些東西,那對整個社會體系和層級都會造成致命的打擊!

修煉就可以擁有超人的力量,就可以爲所欲爲?

那誰還會安心上學,拼命工作?

沒有這些底層勞動力,誰來交稅?誰來爲國家權力機構創造財富?

官員的別墅豪車從哪來?

每年數百億的軍費又從哪來?

失去了軍隊,政府就如同空中樓閣,隨時可能傾覆!

而陷入無政府狀態的世界,也就意味着失去了管控,人類的劣根性很快就會暴露出來,整個人類文明都會倒退,甚至毀滅!

這並不是危言聳聽,看看那些連連戰亂的國家,就是鮮明的例子。

所以無論是爲了整個人類社會還是爲了他們自己,都必須要阻止張誠,不能讓他繼續肆意妄爲下去!

“立刻派人警告張誠,只要他再繼續下去,就是我們和他全面開戰的時候!”

“我們是世界的主宰者,個人力量就算再強,也不可能跟國家對抗,張誠最好明白這一點!”

“我們可不是華夏,會任憑他作亂!要是現在退去,一切還好商量,否則就別怪我們不留情面了!”

歐洲各國的將軍們,在得到消息那一刻,立刻齊聚德國柏林,組成聯席指揮部,訂下了針對張誠的計劃。

如果普通修行者,他們根本就懶得理會,歐洲作爲世界文明的搖籃,從中世紀開始,黑暗勢力從沒少過。

意國古老的吸血鬼家族,英國的狼人族羣,德國的石像鬼,愛爾蘭的精靈族和半獸人,還有北歐海域的幽靈海盜,這些黑暗生物,在普通人看來只是傳說而已,只會在小說和魔幻電影裏出現。

但是這些國家高層卻是知道,這些東西都是真實存在的,而且一直都是各國政府強力滅殺的目標。

這些年來,死在各國政府手中的黑暗生物不計其數,真要論數量的話,比教廷滅掉的還要多出幾倍。

這沒什麼好意外的,滅殺妖魔雖然是教廷的本質,但是沒有暗哪有光,沒有夜哪有晝。

如果妖魔都滅除乾淨了,那教廷還有存在的價值嗎?人們還會因恐懼而信奉上帝嗎?

這一點,其實在各國修煉界都差不多,就算華夏也不例外,有陰纔有陽,當一方消失,另一方也就不久於世了。

所以如果什麼地方出現黑暗生物,正統宗教勢力並不會第一時間派人滅殺,而是希望影響越大越好,這樣纔會有更多人尋求神靈的庇佑。

但是政府的態度卻正好相反,他們不需要民衆的膜拜,他們需要的只是穩定,維持自己權利的穩定。 黑暗生物就算再強,能擋得住飛機導彈?能擋得住高科技武器?能擋得住核彈?

這些年來,死在各國政府手中的黑暗生物數不勝數,哪怕是意國最古老的吸血鬼家族,也被連根拔起,煙消雲散。

所以如果是普通黑暗生物,各國政府根本不會如此重視,直接一聲令下,滅了就是了。

可是張誠不同,他出世以來的戰績實在是太過彪悍……

闖東瀛、踏印國,現在又連跨意國奧國兩大強國,斬殺數萬僱傭兵!

現在就算這些歐洲強國齊聚,也依舊要給予足夠重視,如果張誠能知難而退,那就再好不過了。

薩爾茨堡郊外一戰之後,張誠繼續前進,身後留下成片的屍骸。

然而他剛進入薩爾茨堡市,就有幾名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乘坐直升機而來,降落在了他的前方。

“尊敬的張先生,我叫傑文斯,我們代表歐洲聯合指揮部而來。”

一個站在前面的男人一見到張誠的身影,立刻開口大喊,生怕張誠將他們也當成僱傭兵,隨手滅殺。

以前,張誠雖然名聲很大,但也只是新晉強者,其實力仍然被很多人懷疑。

但是現在,他已經是名副其實的東方第一人,論個人實力,甚至是世界第一人,就算傑文斯代表歐洲諸國,也不敢有一絲傲氣,直接躬下身去,表達了足夠的尊敬。

“歐洲聯合指揮部,什麼東西?”張誠眉頭微皺。

還不等傑文斯繼續開口,身後一個白人男子已經上前一步,用高傲的腔調說道:“我是德國陸軍弗雷德.布拉格上將!現在帶來歐洲聯合指揮部的決議,命令你,立刻停止前進,你的前方就是德國領土,一旦進入,將作爲整個歐洲聯合指揮部的敵人,必將受到毀滅性的……”

德國雖然也是二戰軸心國,但是投降之後,跟東瀛的待遇可不同。

作爲一個歐洲內陸大國,二戰之後這個國家就遭到了分裂,分爲西德與東德兩部分,舉世聞名的柏林牆就是二者的邊界。

而控制這兩個部分的,就是當時的兩大超級大國,美國與蘇聯。

兩者一直在國際上對抗,在這件事情上也是不例外的。

美國爲了防止蘇聯繼續向西擴張,所以就以西德爲防線,就這樣西德的軍隊得到了完好的保存。

而蘇聯也是一樣的想法,所以東德的軍事力量也得到保留。

蘇聯解體之後,德國統一,東西軍隊組合在一起,形成了現在的聯邦德國國防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