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沒想到意外發生,她遊了沒兩下居然抽筋了,趕緊對馬丁靈喊:「小靈,別,別鬧……我抽筋了,唔……」

說着就沉了下去。

馬丁靈開始以為她耍詐,過了一會才感覺不對,一邊將月半夏抱上來,一邊朝陳陸喊:「陳陸,快來,半夏抽筋了!」

陳陸這時正好下車,把小白狗從籠子裏放出來,聞言趕緊沖了過去。

剛才距離有點遠,這會兒近距離一看,差點都驚呆了,這是怎麼一副出水芙蓉……不對,這簡直就是超級福利的畫面。

馬丁靈抱着月半夏的膻中位置,艱難的從中間游過來。

「喂,你還不快下來幫忙?」馬丁靈催促,其實她現在腳都可以踮到泳池底部了,只是因為緊張,忘記其實就算不用陳陸幫忙,也沒多大問題。

陳陸連忙脫了衣服下水。

馬丁靈可能是累了,想都沒想,直接把月半夏送到了陳陸的懷裏,下一秒,溫香軟玉的一個大美人在抱,陳陸一下子有點發懵。

心臟都快要停跳了。

手托著的地方一片豐腴滑膩。

「啊,放開我——」

正在這個時候,月半夏驚叫一聲,抬手就給了陳陸一個巴掌,「啪」的一聲,好清脆的說,緊接着月半夏猛從陳陸身上掙脫開,魚一樣的滑遠。

陳陸瞬間懵逼,臉上火辣辣的,說不出話來。

有這麼坑爹的嗎?

馬丁靈也驚訝了:「半夏,你居然真的是假裝的。」

月半夏在五米遠的水裏:「我不是假裝,是真的抽筋了,只是現在好了。」

「那你……那也不用打陳陸一巴掌吧?他是來幫忙的。」

月半夏哼了一聲:「誰讓他不老實。」

馬丁靈看向陳陸:「……」

陳陸那個氣啊,道:「我怎麼不老實了?我沒怎麼你吧?要不是靈姐叫我幫忙,看你在水裏淹死我都不救你,什麼毛病。」

這下,月半夏也來火氣了:「誰要你救?誰要你救了?你以為你是我什麼人啊?你跟我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陳陸道:「那我謝謝你,傻子才想跟你有關係,難怪找不到老公。」

月半夏大叫:「你給我滾!」

正在這時,小白狗突然對着一棵樹拚命的叫。

「汪汪汪,汪汪汪!」

非常凶的樣子。

似乎有什麼東西威脅了它。

但是別墅的警報器並沒有響起。

陳陸朝那邊望過去,並沒有看到人,卻看到了一道鬼氣。

「嗯?」

他連忙開啟了天眼,再看時,猛的一驚。

只見那棵樹的下面,竟然站着一個死鬼,滿臉都是血,兩眼血紅,盯着小白狗,很是嚇人。

「凶魂!」

一瞬間,陳陸就知道這傢伙的等級了。

而就在這時,那個凶魂不再理會小白狗,而是徑直朝着別墅裏面飄了進去。

「他想幹什麼?」

「月牙兒……」

陳陸馬上心頭一跳,知道這個凶魂必然是沖着月牙兒去的,哪裏還敢怠慢,猛的一跳,直接從游泳池裏面跳了起來,躍到了泳池邊上。

這要是個普通人,絕對很難做到。

陳陸剛剛的位置,距離泳池邊還有兩米多遠,而水深一直到他的胸口,這得要有多大的爆發力?

跳上去之後,陳陸立馬狂奔。

「怎麼回事?他發什麼瘋?」月半夏看着跑動如脫韁野狗的陳陸,臉露詫異。

馬丁靈也不明白。

而那凶魂,也發現朝自己狂奔而來的陳陸,這傢伙第一反應不是害怕,而是驚訝!大概不知道陳陸發什麼神經,他並不覺得陳陸能發現自己。

直到陳陸衝到身前,他依然不閃不避,按照經驗,陳陸會直接從他的鬼體中間穿過……

結果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陳陸抬手一掌朝他拍了下來。

「龍神敕令,乾坤借法,誅邪!」

那手掌,竟然有種讓他魂飛魄散的力量。

鬼體本能的感到顫抖,滿臉是血的臉上全部是恐懼,趕緊要逃離現場,可是剛剛的自以為是讓他失去了先機,來不及了。

「轟——」

血光乍現,死鬼突然想起了生前最後一刻的遭遇,他是被一輛卡車迎面撞擊撞死的,而現在陳陸的一掌拍下來,讓他有了類似的感覺。

凶魂鬼體都差點被打散架。

「你……你是誰,你怎麼可能傷到我?」凶魂大聲吼叫,聲音非常難聽,像老舊的機械卡住了啟動后發出的噶噶聲。

陳陸心中微嘆,還是修為不夠。

一個凶魂竟然沒有一掌拍死。

「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陳陸輕聲說道。

凶魂很暴躁,也很恐懼,這是他的本能;這種東西比陰魂更高級一些,對身死有怨念,會想要害人,但不會有太多對生前的記憶……因為被怨念支配了靈魂,這種東西,留在世上只有禍害。

他飛快的逃入別墅裏面。

想要從另一邊穿牆而過,並且他選擇的方向正是陳陸的保姆房,可是下一刻,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陳陸的房間里不知怎麼出現了一股吸力。

牢牢的鎖定住了這頭凶魂。

「啊啊啊啊——」凶魂發出來自靈魂的瘋狂大叫,「什麼東西,是什麼東西?不要,不要啊——」

下一秒,凶魂直接被那股吸力強行吸了進去。

聲音也戛然而止。

陳陸眼神狂閃,他自己同樣莫名其妙,那一股吸力到底是哪裏來的?他趕緊衝進自己的保姆房,看到凶魂的最後一點陰氣被扯進了抽屜里。

「抽屜?」

「抽屜里有什麼啊?」

陳陸馬上走過去,小心翼翼的打開抽屜,看到的是那顆前幾天被他從石頭裏面解剖出來的石珠。

這……

陳陸驚呆了。

石珠之前剛剛從石頭裏解剖出來的時候,裏面蘊含着濃郁的特殊變種陰氣,最後被他吸收之後得到了很大的好處,使得修為也有提升!但是吸完陰氣之後,原本發出幽暗熒光的石珠就變成了普通石頭的樣子。

可是現在,石珠再次有了熒光。

一股特殊的陰氣,環繞着石珠,儘管比之前弱很多很多。

「這到底是什麼珠子?竟然能主動將一個凶魂吸進去?難道真是寶貝?」

陳陸將石珠抓在手中,體內龍血圖錄的功法運行,裏面那一絲奇異陰氣被他快速吸入體內,在經脈中遊走,最後匯入丹田。

雖然不多,但對他真的有益。

「好寶貝!」陳陸興奮的叫了一聲,有了這東西,以後自己修鍊是不是可以方便許多了?不不不,他忽然想到另一個可能……今天的凶魂明顯是沖月牙兒來的,石珠可以主動攻擊凶魂陰靈,將其吞噬然後化為特殊陰氣,那石珠是不是可以保護月牙兒?

一念及此,陳陸更加激動的要跳起來。

正在這時,二姨走了進來,不滿的說道:「陳陸,你在幹什麼?能不能小點聲?月牙兒都要被你吵醒了。」

原來,月牙兒是跟二姨睡在一起。

難怪月半夏有時間去游泳了。

「我去看看小月牙。」陳陸躡手躡腳的走進二姨的房間,小夜燈的照明下,看到撅著小屁股趴着在睡覺的小月牙,頓時無比驚訝。 「砰!」

忽然出現的錦衣衛,使用暗器打落火把,使其沒有自焚成功。

豐老如同殘影衝出,要控制住青年,否則他死了事小,陛下可就真背上黑鍋了。

幾百年後,後人會恥笑這個時代和陛下的。

「不要過來!」

青年瘋狂嘶吼,用匕首狠狠抵住了自己脖頸,猩紅鮮血瞬間滑落。

人群中,又是一陣的驚叫。

也有許多讀書人發出譴責,聲稱要朝廷給個正面解釋。

於是,城防軍動手了。

「住手!!」

秦雲怒吼,聲音傳遍四周。

豐老也被迫停手。

「砰砰!!」

某一團人群,秦雲一腳一個,狠狠的踢翻了城防軍。

他怒不可遏的罵道:「他媽的,誰給你們的命令,驅趕毆打百姓的?!」

城防軍顫抖跪下:「陛下,是……是他們污衊您在先的。」

「我們沒辦法啊。」

「事情越來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