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護法:「教主夫人,您放心,我做飯那是公認的好吃,大廚級別的。」

左護法趕忙點頭:「教主夫人,石頭是咱們大本營做飯最好吃的。」

不爭聽兩人這麼說,勉為其難的點了點頭。

「那行吧,就給我做幾樣肉菜吧。」

要吃,就要吃肉!

「好的教主夫人!」石頭趕忙點頭,狗腿的不行。

並且已經開始想,要給教主夫人做什麼肉菜了。

某教主,瞥了一眼自家左右護法兩人。

默默的搖頭。

不過是去了一趟武林大會,瞧瞧他們兩個的狗腿樣兒,叛徒!

「還沒有到嗎?」

不爭都快要走困了。

用翻山越嶺來形容,都不為過。

太么的長了吧?

這條路。

「教主夫人,就快到了。」左明趕忙開始解釋。

教主夫人可不能因為路太遠,從而甩了我家教主!

左護法頻頻給自家教主使眼色,可他家教主就像是雙耳不聞窗外事一樣?

除了趕路,就還是趕路!

教主啊!

您這樣,遲早會沒有媳婦噠。

瞧瞧您這表現,還像是個男人,爺們嗎?

教主夫人都已經在嫌棄路長了,那明顯就是累了啊!

教主夫人都累了,您都不開口說句話?

這不要太過分!

您這種時候,就應該說,我背你吧!

這才是真爺們該乾的事情啊。

左明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自家教主,都恨不得將他射穿了。

眼神幽怨。

若愛如初 楊天寧:!!!

左明這個腦子有問題的傢伙,又想幹什麼?

無視!

「教主夫人,我們到了!」

半山腰的另一邊,村莊田地出現在令不爭的眼中。

一路走過去,頻頻有人朝他們打招呼,嘴上喊著『教主好』『教主回來了』『教主英明神武』。

看上去,他們好像是魔教教徒。

可是他們身上穿著的卻是農民的衣服,農名啊!

特別是,這些人不是在田裡幹活,就是在林子里砍菜,挖野菜……

這些,就是令明耀那個狗渣爹口中的,魔教暴徒嗎?

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可她只看到了,他們的辛勤勞作。

並且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表情,一看就不是心理陰暗的人啊。

「教主夫人,這些都是咱們的人。」左護法對令不爭解釋道。

「咱們魔教的人,那可都是淳樸的老百姓,從來不幹壞事的。」

「那令明耀?」

左明聽到令不爭的話,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得難看了起來。

「誰知道那個老傢伙是怎麼回事啊?真是什麼屎盆子都往我們身上扣,太缺德了!」

左明的嘴裡,不停的叨叨叨,全是說令明耀的壞話的。

突然,他意識到了,那不是人的,缺德的令明耀,似乎是他家教主夫人的爹啊? 「這樣做的話當真是極好的,還不需要您主動出手了。」小趙也明白對待像劉明這樣的人,老爺子可能心裡,還是不想自己出手吧。

可能是礙於他們之間的關係,不過面對這樣的人也實在是太噁心了,這樣也好,老爺子起碼也不用再看見他生氣了。

「不過那個周安,他能斗得過劉明嗎?」雖然小趙心裡也知道周安不是一般人,心裡也覺得劉明是鬥不過周安的,但是他還是有這個疑慮在,萬一不能藉助周安來斗劉明呢,畢竟這個誰也說不準。

他和周安之間的交道也沒有很深,所以並不是很了解這個人,不過接觸到現在來說的話,他的為人,肯定是要比劉明要好很多的,。

如果他鬥不過的話,也許他們也可以幫幫周安呢。他這個人還是不錯的,而且今天還幫了老爺子。

「你放心,我心裡自有定奪,周安也不是一個普通人,從他今天做了這些事就能夠看出來了,劉明並不是他的對手,甚至完全都不過他,他們兩者根本就不在一個級別。」劉全也是經過自己的深思熟慮的。

經過今天,發生的這些事,足以證明周安並不是一個普通的人。對於這樣的人才,他當然要抓住,當然,最好能讓這樣的人成為自己的人,能為自己做事就是在好不過了。

槓上澀總裁 「可是周安他勢單力薄,我們是不是也要在一些事情上幫助一下他呢?」小趙大概也明白了周安的厲害之處,但是周安畢竟現在也沒有什麼勢力,劉明現在手下還有很多人,所以他還是有自己擔心的部分。

反正他們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幫助他,倒不如借這次機會把這個人收到他們的手底下。小趙也足以看出老爺子對這個人的重視,現在可能也是要借著周安的手,除掉劉明罷了。

不過這也只是他現在的猜測,他也不知道老爺子到底想對劉明做些什麼,如果能除掉劉明,那當然是最好的,如果他還念著往日舊情,不想對他下死手的話,自己也是能夠理解的。

「我們當然要看著他們,也不要讓劉明傷害到了周安,對於周安這樣的人才。我們還是要伸出一下橄欖枝的,不要強迫,周安不是用強迫可以壓制住的人。」劉全這個人,他一向都是很惜才的,如今見到了周安,他自然是知道周安的不同之處。

周安和劉明戰鬥的時候,僅僅只用了一招,就把劉明打敗了,劉明雖然有一些廢物,但是也並不是一事無成,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能力的。可是周安在對付劉明的時候根本就用不上什麼實力,僅僅一招,就已經打敗了,劉明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

這樣的人實力一定很強,而且今天找他來幫自己療愈身體,他只用了十分鐘,便可以完全治癒了自己身上的傷勢,這不是隨便一個人就能夠做到的,起碼他自己還沒遇上過這樣的人才。

周安,一定不僅僅是戰鬥上的天才,他的天賦可以說是驚人的,而且在煉丹上也有自己的成就,能看出來也很不凡,如果能夠把這樣的人受到靡下,那絕對是一筆財富。

小趙現在也完全明白了周安的實力,他們確實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人,在戰鬥和煉丹上,都很有能力,不管從哪一個方面來說都是人才,而且還是兩樣都很精通,目前,周安也僅僅是向他們展現了這兩方面,還不知道周安是不是還有其他擅長的部分。

老爺子一定不願意放過這樣的人才,如果能夠把周安收下來的話,那完全是一件好事。他們也可以幫助周安完成他想要完成的事,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只不過這還要看周安自己本人的意願了。

老爺子是不願意強迫任何人加入他們的,但是現在也的確需要藉助周安的手來除掉劉明,看來老爺子已經想清楚了,他和劉明之間的感情可能早就已經沒有了,現在事實擺到了眼前,他也只能選擇相信。

大概也是不準備再念著舊情了吧,小趙也覺得這些事情就應該處理的痛快一點,長痛不如短痛,還是應該著眼於未來的事,再怎麼說,老爺子現在的身體還是很好的。

「劉明這件事情我並不打算出面針對他,就是藉助著周安的手來除掉劉明吧,這件事也該結束了,糾纏這麼多年,我不也應該明白了嗎?」如果說劉全之前還是捨不得,那麼現在已經完全不是這樣了,他已經看清了現在的局勢。

劉明已經早就做出了選擇,他那心裡早就容不下自己這個父親了,如此貪心和不思進取,貪得無厭的人,自己不應該早就看清楚這樣的人了嗎?只是還是不願意相信,現在所有的事情都是一種諷刺。

都是因為自己把這個兒子看得太重要了,不過,他們之間的感情早就已經被耗費沒了,被劉明做的好事耗費沒了,他早就寒心了,不過他還是不願意單獨出面處理這些事,他們之間也確實需要徹底解決了,再折騰下去,對誰都沒有沒有好處。

他也不願做意再做那些無謂的偽裝,本身就沒有感情,又何必呢?

「劉明知道了他的產業被送給周安之後,他一定會忍不住的。」小趙太明白劉明這個人了,他從來都不會去壓抑自己的性情,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完全都不像是一個中年人該做的事。

如果沒有老爺子這麼多年的保護的話,恐怕他早就沒有性命了,偏偏這樣的人,還是一個不講情分的,現在他們做出這樣的事,完全只是劉明自己的責任,從他做選擇那一刻起,他們就已經是仇人了。

而小趙也很慶幸,以後再也不用和這樣的人打交道了,也不用再每天都在家裡看到他,做那些假惺惺的動作,還覺得身邊的人都看不出來呢。

其實他們早就都明白了,只不過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劉明既然願意裝,他們就陪著他繼續裝。 怎麼辦,怎麼辦?

他還有救嗎?

還來得及補救嗎?

左護法愣住了,臉上的小表情很糾結。

最快太了,一時沒有控制住。

不爭見左明停下來了,眼神看向他,問道:「怎麼不說了?繼續說啊。」

我還想知道,令明耀那個狗渣爹,還做過什麼沒臉沒皮的事情?

可這話聽到左護法耳中,那就是教主夫人生氣了。

再怎麼說,教主夫人和令明耀也是父女關係。

就算兩人現如今鬧的很兇,可血脈是割不斷的。

所以……

左明不敢說了,緊閉著嘴巴。

不爭挑眉看向他,薄唇輕泯。

我還等著呢?

你不說話是什麼意思?

楊天寧一直都注意著這邊的情況,見自家左護法不敢說了,淡淡道:「說吧,你家教主夫人是真想聽。」

他可是看的明白,眼前這醜丫頭對令明耀,那是真狠心。

嘖嘖嘖。

也不知道令明耀是怎麼教孩子的?

竟然令不爭教成現在這個樣子。

放著親爹,不親?

非要來親他這個魔教教主。

難道是看上他,魔教教主夫人這個位置了?

還是……真的看上他這個人了?

是看上他的臉了吧?

楊天寧別的不說,對自己這張臉的容貌,還是很自信的。

左明:「教主夫人,您是真的想聽?」

教主的話,他不太敢相信。

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令不爭。

「當然!」女孩兒表情凝重。

完全不像是開玩笑。

左明這才算相信自家教主的話。

見教主夫人是真想聽,那嘴巴就又開始巴拉巴拉起來。

說的那是抑揚頓挫,都能跟說書的比了。

「真不是人。」不爭聽完后,來了一句總結。

雖然沒說是誰?

可誰還不知道,令不爭說的是誰啊?

「教主夫人,我們到了。」

不爭抬眸,看向眼前這處,很普通,特別普通的宅院,抿了抿唇。

這和她想象中的,金碧輝煌的大宮殿,有點不一樣啊?

太不一樣了!

簡直一個天,一個地。

女孩兒揚起一張小臉,看向楊天寧。

「你就住,這裡?」

男人點點頭。

不爭:!!!

這是有多窮啊?

瞧瞧人家令明耀?

唉。

沒法比。

光是看外面,不爭就已經猜到了裡面是什麼樣子的。

進去后,果然如她所想。

窮。

真是窮。

可他一個窮教主,穿的倒是很不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