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厲霆攬住她的身體,輕輕吻了上去,這是一個猶如櫻花般的吻,很輕很輕……

顧錦感覺到一股視線,她朝著後面看去,一個滿頭花白的老婆婆立馬轉向了窗外。

「厲霆哥哥,你別這樣,還有其他人。」

「好。」司厲霆知道她臉皮薄,也就不再鬧她。

下了小火車,兩人十指緊扣準備去下一個地點,迪斯尼。

等兩人下車,打扮土氣的「老婆婆」也跳下了車,一旁的乘客都很驚訝。

看著頭髮都白了的老年人居然跑得這麼快,也不怕摔了。

顧錦猛的一回頭,回頭看到一個「老婆婆」抱著一棵大樹,神經病一樣將頭塞了進去。

「蘇蘇,你在看什麼?」

「沒什麼?」顧錦嘴角勾起一笑。

她拿出手機給唐茗發了一條信息,「過來收妖。」

很快唐茗的信息就回了過來,「朝你正前方三點鐘方向看。」

顧錦一抬頭看到人群之中的唐茗,原來顧安南跟著她,唐茗跟著顧安南。

「厲霆哥哥,我突然覺得其實茗哥哥挺聰明的,是我太小看他了。」

「你啊管好自己就行,還真以為唐茗蠢?他要是蠢唐家早就被唐鄀給奪去了。

小笨蛋,別以為你玩了一兩年的金融就覺得別人是傻子了,唐茗要真的想和你玩,你分分鐘要被他弄死好么?

當初要不是你老公技高一籌,拿墳地去壓他,正好唐鄀也從國外回來,他當時走入絕境才會選擇和你離婚。

別被他衣冠楚楚的表面給騙了,商場的男人又有幾個是真的溫文爾雅的?

要真是良善的人早就被人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他只是在你面前表現得紳士大方而已。

其實本質和我差不多,都是大尾巴狼,與其擔心他,你不如擔心一下你的妹妹。

他們兩人究竟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要說唐茗沒有一點手段我是不信的。」

司厲霆高深莫測的一笑,彷彿已經看穿了一些事情。

想著他之前的話,顧錦也是無奈一笑。

「你總算承認你是大尾巴狼了,至少茗哥哥有一點比你好,他不會強來。」

「小蘇蘇,最好不要在你男人面前說別的男人有多好,否則……」司厲霆陰沉沉的話語在顧錦耳邊掠過。

「嗚嗚嗚,你有必要這麼嚴肅的對你老婆說話么?小心肝都被你打擊碎了。」

司厲霆趕緊喜笑顏開,「老婆別生氣了,哪裡疼,讓我揉揉看。」

「呸,大流氓!」

「今天是我們兩人的二人世界,你就不要去管別人了。」

顧錦被司厲霆拉著進了迪斯尼,顧錦對唐茗比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司厲霆說的沒錯,唐茗一開始是不喜歡自己才對自己疏遠,後來他追悔莫及想要採取措施卻已經晚了。

那時候他背著自己找家人拿了戶口本偷偷領了結婚證,逼自己和他在一起就能夠看出他也是有心機和手段的。

如果不是遇到一個更無賴手段更強硬的男人,說不定自己和他還有一些牽扯。

相比之下顧安南一開始出場陰暗又神秘,等她曝光了以後,覺得她就是一個大孩子而已。

一個看似囂張跋扈的熊孩子,一個看似溫爾如雅的男人,表面上是顧安南佔據上風。

其實她在不知道的時候就被唐茗放了追蹤器,這一點就能證明唐茗還是有些無恥的。

顧大鎚啊,姐姐只有在心裡為你祈禱了。

「你在笑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厲霆哥哥太厲害了!」她絕對不會說自己在心裡吐槽他無賴。

一進門顧錦就被裡面的場景所震撼,裡面大多都是孩子和一些漂亮的年輕女孩。

顧錦盯著一些女孩兒頭上戴的頭飾,大多是一些動漫中人物的飾品。

以前她從來沒有戴過這些,現在都是孩子他媽更不好意思戴。

每次路過的時候仍舊眼睛都不眨的看,司厲霆看到她這個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蘇蘇,等我一下,我去買水。」

「好。」

顧錦乖巧的在原地等待,司厲霆跑到一個店裡挑選。

當他出現的四周的女孩兒全都驚叫,以為他是哪個明星,還想要讓他簽名。

司厲霆從一堆髮飾之中挑出了一個貓耳朵,付了錢。

顧錦站在原地聽到旁邊一對情侶在吵架,女生想要男生給她買頭飾。

男人有些不耐煩,「你又不是妖怪,幹嘛頭上要戴角?」

「你不覺得可愛嗎?」

「不覺得,建國后不許動物成精,走了。」

很多男生都理解不了,女生卻喜歡,顧錦有些失望,所以她剛剛也沒有給司厲霆說。

怕他覺得自己都一把年紀了還裝嫩。

頭上突然多了一物,顧錦一愣,回頭對上司厲霆的笑容。

「厲霆哥哥,你……」

「貓咪耳朵,你會喜歡嗎?有很多髮飾,我覺得這個和你的裙子顏色比較搭。」

他淺淺一笑,藍色雙通明凈溫暖。

顧錦有些不好意思,「我,我都這麼大的人了,戴這個不太合適。」

「不,老婆戴上很漂亮。」司厲霆牽著她的手,「我們去坐旋轉木馬。」

旁邊的女生一臉羨慕的看著顧錦,「你看看別人的老公。」

「你以為叫老婆就結婚了?看他那樣就知道是甜蜜期,一旦結婚後哪裡還會這樣?

你見過把魚釣上來還餵食的人嘛?別傻了孩子,北上廣不相信眼淚。」

司厲霆腳步一頓,轉過頭來看著男人一字一句道:「我們已經結婚並育有一子。

非法成婚 女人不是獵物,而是珍寶,需要男人一生一世精心呵護,我會數十年如一日對她。」

王妃她只想守寡 等到司厲霆離開,女人雙手合十,「哇,他好帥啊!能夠嫁給他好幸福。」

「哼,有什麼幸福的。」男人不服氣的踢了踢地。顧錦卻是勾唇一笑,她的司三歲很帥。 第二天一早,電視台報道了一條特別消息。

蘇夢和蘇媽媽正在吃早餐,蘇媽媽手中的筷子跌落。

「知名企業總裁寧某今早猝死酒店,究竟是玩火自焚還是他殺?」

儘管畫面打了馬賽克,室內的一些畫面仍舊清晰入眼。

一看就是喜歡特殊癖好人,他死之前進行過某種運動,有可能是過度使用導致身亡。

他的喉嚨被人劃破,有他殺的嫌疑。

當然有一種患者就喜歡被人虐待找到快感,也有可能是他自願。

不管是他殺還是暴斃,總之某人死的是很不光彩的,還被記者大肆報道。

在寧家的人出面壓制之前就有人進行了報道,很快就家喻戶曉,網上也全是傳的這個消息。

蘇媽媽感嘆道:「還真是天理輪迴,他這樣喪心病狂的也就該有報應!」

當初寧總對蘇夢做的事情讓蘇媽媽一直耿耿於懷,以前蘇爸爸和他稱兄道弟。

蘇夢落難的時候你不加以援手相助,反而火上澆油,把蘇夢折磨成那個樣子。

蘇家沒落,蘇媽媽就算心裡不開心也沒有辦法,只好將這口氣給忍了下去。

在這個社會,有權有勢就是大佬,你沒權沒勢拿什麼和別人斗?

蘇夢看了一眼畫面,臉上並沒有太過於欣喜的表情。

「夢兒,抱歉,我提到你的傷心事了,我剛剛只是有些開心。」

蘇媽媽看到蘇夢的臉色並不好,她連忙道歉。

「媽,事情都過去這麼久,我早就忘記了,你放心,我現在過得很好。」

「放下就好,夢兒,我一直擔心那件事給你的打擊太大,甚至影響你的一生。

現在看到你活得這麼自在我也就放心了,你看真的是因果輪迴,他壞事做盡,老天爺來收他了。」

蘇夢在心中冷笑了一下,她的媽媽還是太天真了。

如果這個社會真的有天理,也不會讓那些畜生活得那麼自在了。

要不是自己替天行道,他怎麼可能有報應?

「是啊,壞人一定會有報應的。」蘇夢附和道。

「夢兒,多吃點。」蘇媽媽的心情很好。

「好。」

電話鈴聲響起,蘇媽媽提醒道:「夢兒,你電話響了。」

蘇夢看到來電提示臉色一變,「媽,我出去接一個電話。」

她走到洗手間接聽電話,「鞠馹。」

「人是你殺的?」

「是我。」

「你違背了我們的約定,BOSS可沒讓你現在就動手,你居然在酒店下手,萬一被查到了。」

「不會,我戴著手套根本不可能有我的指紋,我也沒有乘坐電梯,至於那一樓是VIP,沒有監控,除了那個禽獸沒有人看到我的臉,我很小心的。」

「你冒然殺人,boss很生氣,你馬上過來一趟。」

「是。」

蘇夢掛了電話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當初她和穆爺約定過,讓穆爺幫她報仇。

穆爺並沒有直接幫她殺人,而是讓人教她,這一年的時間裡,從一開始殺雞殺鴨,到後來真正殺人,蘇夢像是在做夢一樣。

她早就不是一年前的蘇夢,如今的她已經融入穆爺的集團,手上沾染了不少鮮血。

雖然那人很變態,但蘇夢卻莫名喜歡上了這種日子。

穆爺很喜歡讓人暴露出自己黑暗的一面,而他就站在高處細細欣賞。

他這種愛好是特別變態,儘管他非常變態,蘇夢卻沒有看到他和哪個女人走得很近。

穆爺,一個她看了一年都看不透的男人。

「媽,我有事情出去一趟。」

「夢兒,早飯還沒吃完呢。」

「我同學回國了,約我出去。」

「男同學還是女同學?夢兒,你是不是談戀愛了?如果是談戀愛了要帶回家給媽媽看看啊。」

「媽,就是普通朋友而已,你就不要亂想,我先走了。」

蘇媽媽目送著她急急忙忙離開的背影,想著蘇夢是不是在談戀愛呢?

蘇夢到了那人身邊,「主人。」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手指夾著雪茄,眼神冰冷,「擅自殺人,翅膀長硬了。」

「對不起,主人,我不該擅自做主。」

「我已經讓人去處理好後事,不要以為你做得很高明,你資歷尚淺,現在的警察查得很嚴,要是連累到我,我饒不了你。」

「主人,我知道錯了,請主人責罰。」

穆爺丟過來鐐銬,「戴上,沒有我的命令,休想再動手。」

「是,主人。」

蘇夢只好戴上了腳鐐,「主人,我還有個敵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下手。」

「我自有安排。」

當蘇夢聽到他這句話的時候她心情好了很多,穆爺的話幾乎就和聖旨一樣,他說了就一定會做到。

「跟我去個地方。」

「好的主人。」

蘇夢跟著他到了一個度假山莊,然而她並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碰到顧錦一家。

比起一年前,她的氣色更好了,而且還抱著一個孩子,一家三口其樂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