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專業老師,也給學員們划着重點,帶着學員們緊張的複習着。

月考關係着,學員們,在接下來的定級,也關係着班級的榮譽。

班級整體排名差的,連同班主任和各任課老師,都會受到學院的懲罰。

紫羽學院是半軍事化學院,爲的就是選拔頂尖人才,加入紫淵衛。

紫羽學院,在考試上面,抓的重點一點不含糊。

南天則是利用這幾天的空檔,將尹語雨給自己的試卷和複習資料,都熟背了好幾遍。

因爲修煉古武,南天的記憶力特別的強,背誦這點玩意,十分輕鬆。

爲了防止,題庫出題,與這試卷上的有些出處。

南天還耐着性子,將一些重難點題目,歸納總結,反覆演練了幾遍,終於做到了舉一反三,融會貫通!

至於《綜合實戰課》,南天則是一點兒,都不擔心。

刀槍棍棒十八般武藝,南天樣樣精通,就連佔據實戰分數,最大的一塊:射擊和格鬥!

南天更是信手拈來,得心應手!

有古武祕技“百步穿揚“在,南天一槍而出,把把十環,無人可以爭鋒!

南天改良的軍體拳,更是得到了格鬥教練鮑伍的大家讚許,鮑伍都提前給南天申請了滿分!

唯一,南天有些期待的就是最後一門課《隨機模擬任務》!

【紫羽學院,會給自己出什麼樣的任務呢?】南天期待無比。

…………..

時間一天天的過着!

很快,到了月末!

伴隨着,“噹噹”古老的響鈴聲。

紫羽學院全部學員,都進入了月考的考場上!

與此同時,爲了保證考試過程的絕對治安和考場秩序。

紫羽學院的執法處的人,傾巢而出。

還有,紫羽學院數萬個保安機器人,也是在學院內來回的巡邏着。

一旦有任何作弊者,被抓住了,就會接受嚴厲的處罰。

紫羽學院是半軍事化學院,執法處擁有區域性生殺大權。

曾經,就有學院作弊,被抓住。

執法處人員,當場將這學員槍斃的先例。

但是,一些真正有權勢的學員,早在事先,就做好了準備。

看似沒有作弊,實則早就作弊好了。

執法處的人,根本很難抓住。

南天戴上考試專用的頭盔。

眼前,瞬間出現了許多虛擬試卷。

南天大致掃了掃試卷。

這電子試卷上面題目,都是尹語雨給自己題庫上面的。

當然,也有一些改了數字,但是南天早就把這些重點題型,舉一反三,融會貫通了。

這點難度的題目,根本無法難住南天。

南天手持電子筆,下筆飛快,在虛擬屏幕上的,觸碰連連,龍飛鳳舞。

不到一個時辰,南天就把《綜合文化課》幾十門專業文化課的試卷,全部寫完了。

學院規定的是,給學員們,三個時辰做題目。

南天只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就全部搞定了。

“交卷!”

南天按下按鈕。

電子試卷,提交了過去。

南天泰然自若地,離開了考場。

下一門課《綜合實戰課》,將在明天早上舉行!

南天一出考場,立馬被一些巡考人員盯上了。

南天第一個走出考場,甚是引人注目。

巡考人員,簡單地詢問了一下南天,確定南天是學員和沒有作弊後,便要放南天走。

巡考人員,搖了搖頭,看着南天,低頭啐了一口:“這新學員態度,實在是太惡劣了!這可是月考呀,他這麼馬虎的對待!還剩下兩個時辰內,也不多檢查一下試卷!萬一有錯誤呢!”

“在紫羽學院,因爲一分之差,被甩開幾十名,上百名,是常有的事情。”

另一個巡考人員,也是南天鄙夷無比。

“這種學員,就是接下來的鐵牌學員,專門來打掃男.女廁-所的!”

這巡考人員啐罵道。

弱者被人瞧不起,強者受人尊重!

這在神聖的校園裏頭,同樣是不變的法則!

與此同時,在教師後臺界面,也出現了南天提交過來的試卷。

教師辦公室內,喧譁一片。

“嗬,這麼早就有人交試卷了!真是不可救藥的渣子!”

一禿頭老師,輕蔑地說道。

“查一下,這學員的信息!”

有的教師來了興趣。

經過考試組的組長親自,打開密碼權限,滿足了大家的好奇心。

不少老師哈哈一笑:“哈哈,汪老師,這是你們三十五班的學生呀!名叫,南天!他的膽子,還真是夠大的,這麼早交試卷,全院第一,就是不知道,他到底能夠考多少分數?是滿分,還是大0蛋呀?我們很是好奇呀!”

這些老師都是和汪紅,素有間隙的同僚。

班級與班級之間,相互競爭,看不見的血1腥,在紫羽學院裏頭,處處存在。

“哦,儲老師,你把這試卷,給我改吧!”

三十五班的政-治老教授,出言道。

“行呀!”

姓儲的老師,和老教授關係不錯,沒有任何猶豫,就把電子試卷,轉發給了老教授。

修真橫行 汪紅也是舒了一口氣。

這個政-治老教授,歸根結底是自己三十五班的專業老師。

有他在,最起碼,南天的試卷分數,應該不會改得太低。

“砰!”

教師辦公室突然被打開。

一隊黑衣人走了進來。

這隊黑衣人拱衛着一個,胸口彆着利劍“徽章”的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鶴立雞羣”,面容刻板,嚴謹肅穆。

這考試組的教師辦公室裏頭,足足有幾百號教師。

但是,他們見到了這個男子,都是一愣,本能地有些畏懼。

最後,考試組長上前,低頭哈腰地道:“副處長,您親自來了?這只是月考,不是期末考。一般不是隻有期末考,您才親自來嗎?”

原來,這白衣男子,就是尹語雨父親的好友,紫羽學院監察處的副處長。

白衣男子聲音冰冷:“我接到舉報,說這裏,有教師徇私舞弊,收受賄-賂,企圖在改卷的時候,作弊!”

聽到白衣男子的言語,那個老教授,嚇得一跳。

【難不成,副處長,發現了自己的行爲?】

【不過,還好,我並沒有改卷呢!】

【現在,公正的改卷,但願應該還來得及!】

老教授心中冷汗直流。 “諾,聽說,現在就有一學生,提前交了卷子,已經在你們教師後臺上了。抓緊時間吧,現在就開始改吧!”

白衣男子揹負雙手,嚴肅地說道。

“副處長,請您放心,我一定會抓好考試紀律的。”

考試組長,點頭哈腰地道。

“副處長,您若有其它公事,可以去忙其它的。剩下的交給我們就行了。”

考試組長,笑了笑道。

白衣男子擺了擺手:“不,不,我今天就要看着你們該卷子!”

“你們改吧!”

白衣男子下令。

老教授冷汗直流,在白衣男子的注視下,緊張地將南天的試卷比照標準答案,全部改完。

本來,他想徇私,和沈三潔約定好的那樣做。

可是,監察處副處長親臨,一隊監察員,都在這辦公室裏頭。

這老教授根本不敢。

再者,南天答題答得非常漂亮,答案極其完美,根本挑不出一絲毛病。

老教授只得硬着頭皮,給了南天滿分!

與此同時,在紫羽學院大門口的公示大屏幕上,南天的成績,也被同一時間,同步了開來。

“南天,三十五班學員,《綜合文化課》100分,答題耗時:一個時辰!”

在電子大屏幕上,有着這樣一行字體。

那些巡邏人員,也被驚訝到了。

在紫羽學院的考試當中,《綜合文化課》雖然是最簡單的,水分也是最大的一門課。但是,想要在一個時辰內答完題目,並且考出滿分的好成績,這也是非常困難的!

南天傲然一笑,大步走出學院,伴隨着,那些人驚愕又羨慕,嫉妒的目光。

不過,仍舊有一些人,在竊竊私語。

這些人,或多或少與沈三潔,與永北侯府有關係。

“哼,別看他,現在《綜合文化課》考了滿分!這只是月考的其中一項罷了!況且,《綜合文化課》在總分數中,只佔據了30%的分數,大部分學員只要認真背背知識點,都能考得不錯。後面還有《綜合實戰課》《隨機模擬任務》,這兩門課,纔是拉分的重中之重。”

有人嘿嘿笑道。

“這小子,看起來文弱得很。後面的考試,他肯定會一敗塗地!”

又有人譏諷道。

南天根本沒有理會這些跳樑小醜,安心地回去睡一覺,補充好精-力,明天好好大1戰一番就行了!

南天出了學院,就直奔自己的農場。

在農場裏頭,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覺。

翌日清晨,南天精神抖擻地來到了學院。

《綜合實戰課》和《綜合文化課》不一樣。

《綜合實戰課》在學院裏頭的訓練場舉行。

雖然,考試時間還沒有到,但是訓練場上,已經陸陸續續有不少學員到了。

尹語雨也早就到了。

見到南天,尹語雨上前打了個招呼。

反穿之貴妃駕到娛樂圈 尹語雨壓低聲音道:“南天你考的不錯呀。全學院第一個交卷的,而且還考了滿分!一下子,就在紫羽學院揚名了。”

南天呵呵一笑:“還不是多虧了,你尹大小姐相助!”

“對了,你考得怎麼樣?”

南天隨口問道。

“二個時辰,100分。比你差了多少。真的沒看出來,你平日裏頭,看起來,也沒有怎麼用功,考試考得倒是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