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們跟着鼓掌起鬨。

「快唱!」

「唱一個!」

「哈哈哈。」

大家都知道,當初劉洋也是吳珊妮的追求者之一,只不過被白雲飛追到了,而現在吳珊妮和白雲飛已經分手了。

劉洋重新發起攻勢,也可以理解了。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在白雲飛、吳珊妮、劉洋之間流轉。

白雲飛突然接收到這麼多的信息,壓根沒心思關注吳珊妮那邊,他現在急需理清腦子裏亂糟糟的記憶和系統。

劉洋和吳珊妮站起身,向唱台走去,不知道他們怎麼交涉的,那名剛唱完的歌手轉身離開,走到音響那裏擺弄起來。

很快,伴奏響起。

同學們一聽伴奏,立刻就知道劉洋和吳珊妮要唱什麼了。

「是《彼此相伴》!」

「哈哈哈,這明明是一首情歌好吧,劉洋和吳珊妮真會玩。」

「嘖嘖,小聲點,某人聽了扎心。」

「呃,其實也挺應景的,大家以後互相扶持嘛。」

劉洋和吳珊妮開始唱了,酒吧里其他人也都鼓掌支持。

他們雖然是演員班,但也是有音樂課的,雖然不能和專業的比,但唱的還是不錯的。

……..

角落裏一座隔間。。

李曼秋和秘書還有一個二十二三歲的年輕人在說着話。

李曼秋淡淡道:「薛仁,五年了,我可是一筆分紅的錢都沒拿到。」

年輕人正是深海酒吧的老闆薛仁。

薛仁撓了撓頭,「曼秋姐,我這酒吧不掙錢,去哪兒給您分紅。」

李曼秋瞥了一眼薛仁,薛仁縮了縮脖子,正巧外面有人上台唱歌了,薛仁連忙轉移話題,「曼秋姐,有人唱歌了,說不定是好苗子呢,正好您給簽走。」

李曼秋轉頭向外看去,一男一女正在台上唱着歌,男的還算英俊,女生更是有幾分姿色。

聽完之後,李曼秋搖頭道:「唱功不好,男的沒什麼價值,那個女孩子倒是不錯,包裝一下,可以試試出道。」

薛仁點頭道:「哈哈,我也覺得那美女挺漂亮,我去把她叫過來。」

說着,薛仁就要站起來向外跑。

李曼秋臉色不變,語氣平淡道:「坐下。」

薛仁苦着臉坐下來。

李曼秋拿起高腳杯,輕輕抿了一口,道:「她還不配讓我親自招攬。」

旁邊的女秘書江珊點頭道:「就是啊,我們璀璨娛樂可不是那麼好籤約的。」

薛仁點了點頭,當下華國娛樂圈娛樂公司眾多,但真正能算一流大公司的,只有那麼三四家,而璀璨娛樂,正是其中之一。

薛仁看向李曼秋,好奇問道:「曼秋姐,什麼樣的人能配得上您親自面試?」

李曼秋微抬下巴,自通道:「起碼你的酒吧里沒有這樣的人。」。 白洵回到家裡,就直接癱在了沙發上。

顧莎看到了之後,就當沒有看見一樣,徑直的走到廚房當中。

但是此時的白洵,已經沒有了計較這些的心思。

他就躺在那裡,雙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

此時的他,雖然躺在沙發上,但依舊就如同是躺在船上似的,不斷的晃啊晃啊。

他覺得現在的自己,就像是死掉了一樣。

所有的力氣,都被抽的一乾二淨。

甚至就連他的思想,都好像不受控制的越飄越遠一樣。

其實,本來今天白洵是沒有打算到這裡的,而是想著回家。

結果,在被那些遊樂設施,折磨了一下午之後,此時的他,只想要到顧莎身邊。

彷彿在這裡,可以療傷一樣。

許久之後,顧莎走出廚房,來到客廳,看到白洵還是躺在那裡,好像始終都沒有變過姿勢。

就那麼直勾勾的盯著天花板。

顧莎剛剛有些擔心,但是很快又回過神,本能的懷疑,白洵實在是在裝可憐,想要引得自己過去關心他。

他好趁機在對自己做些什麼。

像這種幼稚的招數,她又不是十七八歲的小女孩,怎麼可能會上當。

顧莎冷笑一聲,又去招呼女兒吃飯去了。

順帶一提,白洵在察覺到自己今天已經沒有辦法去接蘇伊方之後,就給顧莎發了條簡訊,提醒她接孩子。

「爸爸怎麼不吃呀?」

蘇伊方看了一眼躺在沙發上的白洵,然後歪著腦袋,對著顧莎問道。

「不用管他,你吃自己的就好。」

顧莎看都沒有看白洵一眼,直接對著女兒說道。

同時,還沒有忘記夾一筷子肉,放到女兒的碗里。

沒錯,這也是個愛吃肉的小傢伙。

簡直跟白洵的食性一毛一樣。

聽到媽媽的話,蘇伊方歪著腦袋看著媽媽,一臉似懂非懂的神情,興許是現在的她,還不能理解大人間那些複雜的事情。

既然想不明白,她也就沒有繼續多想,注意力很快就被碗里的好吃的給吸引了故去。

母女倆很快就吃完了晚餐。

但白洵依舊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顧莎這個時候,皺了皺眉頭。

即便是裝可憐,也沒必要一直這樣吧。

怪幼稚的。

想到這裡,顧莎走到白洵的面前,淡淡的說道:「吃飯了!」

然而,白洵就好像沒有聽到一樣,仍然躺在那裡,甚至眼神都沒有一絲變化。

這個時候,顧莎發現,白洵的眼神裡面,好像帶著一種茫然和渙散。

她總算是意識到有些不對。

猶豫了一下,用大腿輕輕的碰了一下白洵:「起來吃飯啦。」

語氣比起剛剛來說,要柔和了不少。

然而白洵依舊沒有反應,就好像,根本沒有聽到她的話一樣。

顧莎秀眉微顰,心裡總算是開始有了些擔心,一隻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用力的搖晃了一下:「白洵,你怎麼了?能聽到我說話嗎?」

「啊?……啊?」

白洵猛地被驚醒過來,一睜眼,就看到了顧莎眼睛里的那絲擔憂。

怎麼了這是?

白洵愣愣的看著顧莎,下意識的開口問道:「怎麼了?有什麼事兒嗎?」

看到白洵的樣子,顯然,剛剛自己跟他說的,他壓根兒就沒有聽到。

「你沒事吧?」

顧莎猶豫了一下,還是對著白洵開口問道。

不管怎麼說,眼前這個男人,本質上不壞,而且憑良心說,對自己也一直都不錯。

「沒什麼事兒啊……」

白洵搖了搖頭,然後又看到了已經乾乾淨淨的飯桌,和已經亮起燈來的客廳,外面已經是一片黑。

「你們都吃完了?」

白洵納悶的開口道。

「誰讓你剛剛不過來吃的,我可是喊過你了,但你就躺在那裡,就跟……就跟……」

後面的話顧莎沒有說出來,可能是覺得不好聽不吉利。

但是白洵能夠意識到顧莎的意思。

他摸了摸腦袋,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神色。

眼看著白洵好像沒有什麼事了,顧莎便又重新恢復了之前那冷淡的模樣,不打算再搭理這傢伙,可看著白洵那依舊有點兒愣頭愣腦的樣子,心裡到底還是有些擔心,忍不住問道:「你剛剛那是怎麼了?」

「嗨!」

白洵張了張嘴,臉上有點尷尬的神色,也不知道該怎麼跟顧莎說。

自己陪小助理去遊樂園玩結果搞成這個樣么?

而看到白洵那尷尬的樣子,顧莎下意識的以為,是跟林芝寧有關係,於是她乾脆就沒有再問。

也沒有再說什麼,輕哼一聲,便直接走開了。

看到顧莎的舉動,白洵站起身來,想要解釋,卻又不知該從何說起。

只能苦笑著嘆了一口氣,走到餐桌前,看到上面只剩下了一些殘羹冷炙,搖了搖頭,就那麼將就吃了起來。

看到白洵那可憐兮兮的樣子,顧莎心中啐了一口,然後扭過頭,想要裝作沒有看到。

可片刻之後,還是站起身來,接著起身走到餐桌前,將上面的菜給端走了。

白洵手裡端著一碗米飯,無辜的看著顧莎。

這是連剩飯都不打算給自己吃了么。

可顧莎進了廚房之後,並沒有出來,反倒是傳來一陣燃氣的聲音。

沒多久,顧莎再次出來的時候,她手裡端著的菜,已經冒出了熱氣。

原來她剛剛進去,是把菜又給自己加熱了一下。

「謝謝~」

白洵笑著對顧莎說道,看來,顧莎心裡還是軟的嘛。

美滋滋的填飽肚子,白洵感覺這會兒自己才好像重新活過來一樣。

晚上,白洵摟著顧莎,雖然她依舊背對著自己,但白洵依舊覺得十分的滿足。

第二天,把蘇伊方送到幼兒園之後,白洵就去了華興地產那邊。

也見到了別慶龍的老爸。

「別叔,打擾了~」

白洵笑呵呵的對著別建國客氣的說道。

雖然是老爸的手下,但白洵可沒有跟人家指手畫腳,在人家面前充當少爺的資格。

對於老闆的兒子,別建國對白洵也不算陌生,笑呵呵的把他拉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裡面。

關於別墅的事兒,昨天自己兒子就已經跟自己說過了。

在別建國的辦公室里聊了一會兒,等到HECT的財務過來,把錢款給交上。

昨天,白洵看中的那套別墅,便算正式的屬於他了。

今日第一更,求收藏,求訂閱

。楊婉妗好像是被顏開的情緒感染,直接將先前抽取出來的那一團三生石精華收起,仔細感應了一下,知道再繼續這樣試探下去,顏開可能插科打諢一歇半天都不會有半句實話,於是再次直接問道:「你知道這個天地的真正秘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