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次爭奪的時候,不會私底下交戰,一旦發現,這些使者會瞬間誅殺出手者。

最後一輪耗費了半個時辰,全部結束,休息一會,準備第二輪抽籤。

除掉一些身受重傷不能參加下一輪,差不多五百六十多人晉級。

「開始第二輪抽籤,規則跟剛才一樣!」

姜開城將所有號牌回收,留下需要的名次,丟進箱子。

花費了一炷香多時間,每個人手裏多了一枚號牌,這一次柳無邪抽到了二十號,第二輪上場。

能進入下一輪,絕對都是佼佼之輩,實力非常之強,真丹一重未必能走到最後,一切看運氣。

例如真丹一重碰到真丹三重,結果可想而知。

運氣好碰到對手比較弱,順利晉級。

基本成了那些超級大國的舞台,中品國許多天驕,陸陸續續失敗。

第一輪結束,三組同歸於盡,只有七人順利晉級。

戰況越來越激烈,許多同一皇朝師兄弟,發生了生死決鬥。

第二輪很快開始,柳無邪掠上最後一座擂台,對手已經先上去了。

四目對視,無窮的殺意在醞釀。

「太巧合了,這小子怎麼會碰到青雄皇朝的人,還是殺人狂魔…武正!」

人群傳來一陣驚呼,竟然遭遇青雄皇朝的天才。

武正有個綽號,人稱殺人狂魔。

這些年死在他手裏的修士,不計其數,以殺人成名。

狂暴的真丹三重之勢,碾壓柳無邪,上來就來一個下馬威。

「這下子有熱鬧看了,柳無邪誅殺了好幾名青雄帝國的高手,已經人盡皆知!」

一個個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柳無邪不僅得到八十多道龍氣,還得到一枚龍骨,引來很多人不滿,他不過小小下品國的垃圾而已。

偏偏是這樣的垃圾,一次次扇他們的耳光,讓他們顏面無存。

尤其是青雄帝國,對柳無邪可以說是恨之入骨,吳康死在柳無邪手裏,又錯失龍骨,如何不怒。

「看這小子怎麼死吧!」

黑楚帝國那邊傳來冷笑聲,拉攏是一方面,他們更希望柳無邪死。

無盡的殺意,從武正身上迸射而出,雙目猩紅,不愧是殺人狂魔,身上的殺氣,已經形成了實質。

「柳無邪,聽到沒有,只要你肯乖乖的做我們青雄帝國一條狗,我會考慮留你一條狗命。」

武正舔了舔猩紅的嘴唇,露出森白的樣子,看起來很是恐怖。

「出手吧!」

碰到任何對手,柳無邪回答他們的只有這三個字。

多一個字都沒有,手底下見真章,誰生誰死,戰過之後才知道。

拿下這一輪,距離前一百,越來越近。

淡淡的無視感,讓武正無比的惱怒,發出一聲狂笑,高塔一般的身體,突然彈射出去,猶如一道流星。

沒想到如此高大的身軀,速度竟不在柳無邪之下,又是真丹三重境,這下子柳無邪危險了。

失去速度優勢,沒有人看好柳無邪。

眼眸一縮,柳無邪嘴角露出一副嘲諷的笑意。

猶如仙鶴獨立,柳無邪竟然單腳站在原地,雙手前傾,這個動作,讓很多人一頭霧水。

說時遲,那時快!

武正一掌碾壓而下,奇快無比,柳無邪想要閃避,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單腳突然離地而起,抬起的那隻腳,突然踩向武正的腦袋。

發生的太快了,眾人的思維都跟不上,這是仙鶴擒拿獵物的時候,才會使用這一招。

腳底形成一道恐怖的腳印,狠狠的踩向武正。

變招之快,令人咂舌。

武正剛出招,就陷入被動,柳無邪封死了他的招式,只能被動防守。

身體急速爆退,避開這踏天一腳。 侍女畢恭畢敬的道:「小姐在房間睡著了。」

聽到顧小雨睡著之後,夜霖這才鬆了口氣,邁步走向了後院。

他的手剛放到房門口,門中便傳來顧小雨撕心裂肺的聲音。

那聲音帶著痛苦。

「嗚嗚,求求你了,別靠近我,我好痛苦——」

「你滾啊,你快給我滾,阿霖哥哥救我!!!」

這聲音讓夜霖的臉色變了,匆忙推開了房門走了進去。

一眼他就望見了躺在床上的顧小雨。

顧小雨許是做了噩夢,臉色蒼白,淚水從眼眶流淌而下,整個人都捲縮成了一團。

她這模樣,讓夜霖越發的後悔與內疚,輕輕的將手放在了顧小雨的額頭之上。

顧小雨緩緩的睜開了眼,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邊的夜霖,她的眼眶紅了,嗚咽一聲撲到了夜霖的懷中。

「阿霖哥哥,我做了一個夢,夢裡,那個壞蛋又把我禁錮住了,讓我無法逃脫,我好害怕,我拚命的想要喊你,但是我見到你跟著別的女人走了,你不要我了。」

「阿霖哥哥,你是不是要把我送給那個壞蛋?若是你把我丟給他,我不想活了,嗚嗚!」

她哭的凄慘。

那哭聲讓夜霖的心頭狠狠的一顫,逐漸的閉上了眼。

眼眸之中帶著痛苦之色。

容顏之上,更是有些掙扎。

他想要說些什麼,奈何話到了口邊,卻無法說出來,聲音哽咽的道:「小雨,他會好好對待你的。」

「阿霖哥哥你是想要將我送人嗎?」

顧小雨的表情很是瘋狂,她猛地推開了夜霖,站起身,一頭撞向了旁邊的牆壁。

夜霖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顧小雨的額頭就撞了上去,鮮血直流,觸目驚心。

「阿雨!!!」

夜霖慌了,匆忙上前想要扶住顧小雨,卻被顧小雨給猛地推開了。

「你滾,你滾!你都要把我送人了,還是送給一個欺負我的壞人,我昨晚夢見我爹爹了,他說只要我死了就能見他,若是阿霖哥哥把我送人,我不如去找爹爹。」

她哭的聲嘶力竭,雙眸泛紅,那張容顏凄楚可憐,淚水溢滿了眼眶。

夜霖的容顏越發慌張。

尤其是看到顧小雨額頭上滲出的血液,急忙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快讓大夫來救治她。」

「我不!」

顧小雨拚命的掙扎了起來,淚水覆蓋著凄楚的小臉:「阿霖哥哥都不要我了,那我活著還有什麼用?」

「在這個世上,我只有阿霖哥哥你這麼一個親人了,你都不要我了,我不如死了算了。」

她又哭了起來,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顧小雨那撕心裂肺的模樣,讓夜霖的身子狠狠的一震,沉痛的閉上了眼,緊緊的抱住了她。

「小雨,你放心,我不會拋棄你。」

在這個世上,小雨真的只有他了。

若是她再拋棄她,那他和畜生還有什麼區別?

他又有什麼臉面去追求幸福?

夜霖的喉嚨哽咽,像是有無盡的苦楚無法訴說,半響之後他才睜開眸子,目光望向了顧小雨,臉上帶著痛苦之色。

顧小雨嗚咽出聲:「我不信,我夢見你跟著別人走了,你把我丟給那個欺負我的人,我好害怕,我真的很害怕……」「凰兄且稍等片刻,等我們一下!」

秦某人哈哈大笑起來,見到凰天道那邊掃蕩群神,他也不甘落後。

億萬道黃金戰氣涌動,他的身形極速放大,現出萬丈法相,整個人仿若一尊不滅的古神出擊,踏裂天穹,僅僅以肉身橫擊,搏殺偽神雷龍。

成百上千的雷龍此時在他面前,像是小泥鰍一般,隨手

《無限仙凰道》第一百六十七章:再見隊友 聽到聲音,許十營猛然轉頭,眯著眼尋覓聲音的來源。

機器人一號和無人戰鬥機們,更是子彈上膛,等待命令,隨時開展掃射攻擊。

很快,無人戰鬥機群注意到,一座被凍住的山間小屋房頂后側,有一道人影,許十營望去,看到這是一個穿著破爛棉襖的小男孩。

其中一架無人戰鬥機變換成望遠鏡模式,許十營透過鏡頭,看到小男孩臉上髒兮兮的,吸溜著鼻涕,左手掌緊緊抓住房頂一角,滿臉緊張。

一旦鬆手,他就會從房頂上掉落下去,四米高度,一旦下去,會有生命危險。

是個孩子?

許十營心中有些疑惑。

他是第一個發現這裡的,車上有多少物資,他帶走多少,心裡一清二楚。

看這小子瘦弱的身子骨,弱不禁風的模樣,如果沒有官方避難所庇護,恐怕挺不過冰川時代的。

如果他搬運某一車廂或兩三個車廂的物資,他還能相信。

可將所有車廂物資搬運走,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就算是他,當時也只能迫不得已放棄許多東西。

交通工具承重量有限,不放棄也沒法子。

「這孩子就是偷盜者嗎?」

在夢落心裡,早已把眼前所有東西,都認定為自家所有。